今晚再來一次

??四十八岁张扬明和四十五岁黄丽萍,他们是在珠海经餐饮生意,所以他们夫妇是长期住在珠海。但是,因为他们的十八岁儿子张永良和十六岁女儿张佩儿是在澳门念书。所以,张扬明夫妇就把张永良和张佩儿留在澳门的别墅。这里实在太清静了,日间尚有一个负责煮饭和打扫的女佣梅婶。晚上就只有张永良和张佩儿俩兄妹。

??张永良总是觉得太寂寞,但是张佩儿却不然,虽然她的年纪比张永良小,但是早熟的她却已经长得婷婷玉立,身边有着一大堆男朋友,她经常肆无忌惮地讲几个钟头电话。

??张永良一向很疼爱我这张佩儿,无论甚麽事情都顺从她。所以她对他的哥哥根本不存在避忌。她不但可以穿得很少在张永良眼前走来、走去,而且冲凉的时候,连门也不关。

??不过,张永良倒很自律,他是从来没有对妹妹存有邪念。但是张佩儿却对张永良渐渐发育成熟的身体十分好奇。有时候,张佩儿甚至还会跑过去抚摸张永良壮实的胸膛。每当张永良从泳池上岸时,她都十分注意他泳裤里隆起的部位。

??有一天晚上,张永良因为参加学校的活动,没有在家里吃饭。夜归回到家里。当他经过张佩儿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张永良不禁奇怪地走过去看看。谁知不看犹好,一看之下,不由得他的心卜卜乱跳。原来张佩儿一丝不挂地和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地搂成一团。张佩儿和那两个壮实的小夥子比较之下,她的肉体显得特别洁白、细嫩。

??张佩儿趴在一个男人身上,用小嘴吮吸着他的阴茎。另一个男人跪在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的阴道里频频抽送。

??张永良立即转身回他的房间拿出一根木棒,冲进张佩儿的房间对着两个男人大声喝着说:「你们是甚麽人,胆敢欺侮我妹妹!」

??张佩儿一听见张永良的声音,连忙爬了起来,赤身裸体地对着张永良,说:「哥哥不要动武,他们两个是我的同学,是我请他们来我们家玩的。」

??张永良不好意思继续在房间逗留,只好退出来,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张佩儿晶莹的肉体彷佛仍然在他眼前出现。

??张永良想到那两个男子的阳具倒和他差不多大小,可是因为他们不是张佩儿的哥哥,所以就可以进入她的肉体风流快活。

??想到这里,张永良不禁血脉愤张,裤子里的肉茎也不由得膨涨起来。

??过了一会儿,张永良听到外面有些动静。他想大概是张佩儿送走了她那两个同学。一切虽然恢复了平静,但是张永良的心情怎麽也平静不下来。他不禁伸手摸向自己的下体。

??就在这时候,张佩儿突然推门进来。她身上只穿着半透明的睡衣,玲珑浮凸的胴体若隐若现。张永良连忙要把握住阳具的手缩走,但张佩儿已经看见了。

??张佩儿微笑地坐到张永良身边,说:「原来哥哥也在自慰,不如让我来帮你啦!」

??张永良连忙阻止的说:「千万别这样,我们是兄妹,不能乱伦呀!」

??但是,不等张永良说完,张佩儿的手儿已经捉住了他那一根硬梆梆的阳具,笑着说:「又不是和你性交,怎麽可以叫乱伦呢?」

??张永良无言以答,加上张佩儿柔软的手儿握住他的肉茎很舒服,就以张永良任她所为,不加阻止。

??张佩儿的手儿把张永良的阴茎轻轻套弄,一对媚眼儿把他望得心慌意乱。张永良感到张佩儿实在太迷人了。

??张永良浑身血脉沸腾,一股精液从龟头疾射而出,喷了张佩儿一脸。他连忙用纸巾擦拭她的脸蛋,同时说:「佩儿,对不起了!」

??张佩儿对张永良妩媚一笑,说:「哥哥,你现在舒服了吧!刚才我和同学玩的事,你会不会告诉爸爸呢?」

??张永良摇了摇头,说:「佩儿,爸爸和妈妈因为生意就比较少理我们了,只有我们俩兄妹相依为命,我当然会样样护着你,不过你也实在太荒唐了,怎麽可以一个对两个,将来怎样嫁人呢?」

??张佩儿笑着说:「嫁人的事我现在还不想,现在最重要是玩地开心一点。其实,你刚才只看见我和两个男同学玩,有一次,我们在阿健家里大被同眠,那次共有四男、三女,玩起来才够刺激哩!」

??张永良说:「玩是玩,你可要小心,万一玩出事来就麻烦了。」

??张佩儿笑着说:「这我知道。我们都做足预防措施的。其实哥哥你也已经发育成熟了,应该交个女朋友了呀!」

??张永良说:「我比较内向,男朋友都不多个,你要我到那里去找女朋友呢?」

??张佩儿说:「我明天晚上就带周永昇和他的妹妹来一起玩,随便有个女人,都好过你刚才自己弄自己呀!」

??张永良双颊发烧,说:「佩儿你又笑我了,小心我打你!」

??张佩儿笑着说:「哟!恼羞成怒啦!我才不怕哩!」

??张永良捉住张佩儿的手腕,她却把她的娇躯依偎入张永良的怀里,笑着说:「你打吧!我随你怎样处置都行!」

??张永良叹了口气说:「你要不是妹妹该多好!」

??张佩儿说:「永昇妹婿的样子不会比我差,她一定会令你满意哩!」

??张永良说:「佩儿你还是回去睡吧!万一我忍不住侵犯了你就不好了。」

??张佩儿笑着说:「你刚才已经被我弄出来了,我才不信你还能对我怎麽样。」

??张永良说:「我被你这麽一挑逗,已经又硬起来了。你快走吧!」

??张佩儿双手摸到张永良粗硬的大阳具,撒娇地说:「哇!你这麽强呀!比我那些同学还要利害极了,要是你不是我亲大哥哥就好了。」

??张永良说:「所以你还是回去吧!万一我们都失去理智就不好了。」

??张佩儿听了张永良的话,仍然恋恋不舍地握住他的肉茎,脉脉含情地说:「哥哥,是不是只要你不在我身体里射精就不叫乱伦呢?」

??张永良答道:「我不知道,但是可能你刚才用手弄我已经就是乱伦了。」

??张佩儿粉面通红,双眼湿润地望着张永良,说:「既然已经乱了,为甚麽不乱个痛快,哥哥,让我试试你这里好不好呢?」

??张永良说:「佩儿,你刚才已经和同学玩过,明天又仍然可以和永昇玩,还是忍一忍吧!不要挑逗我吧!」

??张佩儿瞪着张永良,说:「是不是我不够吸引力,为甚麽你不肯理我呢?」

??张永良连忙哄着张佩儿,说:「一点儿也不是,只因为我们是兄张佩儿,我不能!」

??张佩儿不等张永良说完,就用她的樱唇堵住我的嘴。接着,又牵张永良的手去摸她的乳房。张永良的手一接触她的乳房,便舍不得再放开了。

??张永良把张佩儿的乳房又搓又捏,她舒服地呻叫出声。张佩儿把脚儿用力将张永良的裤子蹬下去,然後把头钻到他双腿中间,张开两片薄薄的嘴唇把她的亲生哥哥的龟头衔在她的小嘴里。

??一种难予形容的快感使张永良全身几乎麻醉了。他如果不是刚才被张佩儿的手儿弄出一次,张永良相信很快就回把精液喷入她的嘴里。

??张佩儿一边吮张永良的肉茎,一边把她的睡衣褪去。忽然,她骑到张永良的身上,把湿润的阴道套上他那粗硬的大阳具。

??张永良第一次进入女性的肉体,对手又是自己的亲生妹妹,真是百感交集。张永良觉得很不应该使事情发展到如此。但他见到张佩儿陶醉的表情,又觉得很安慰。

??张佩儿不停地扭腰摆臀,使她的阴道腔肉和张永良的肉茎挤压研磨。张永良觉得龟头痒麻。便争扎要和她的肉体脱离,并告诉她快要射精了。

??张佩儿让她的肉体和张永良脱离,但是立即用嘴含着他的阳具拚命吮吸。张永良我终於把精液射入她的嘴里。

??张佩儿把满嘴的精液吞咽下去,然後温柔地依偎在张永良的怀抱。他他们都累了。没有多说甚麽,就悄悄地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张永良醒来的时候,张佩儿已经不在身旁。她上学的时间比张永良早,看来已经不在家里了。张永良回忆了一会儿昨宵发生的事,也匆匆起床返学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黄昏,张永良回到家里时,女佣梅婶已经把饭菜做好。一会儿,张佩儿也带周永昇和他妹妹周嘉雯来到了。

??虽然张佩儿告诉过张永良,周嘉雯已经和她们贪玩的一群大被同眠过。但张永良觉得她不像张佩儿那麽大方。她很斯文,说话的时候也是阴声细气的,十足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晚饭过後,他们坐在厅里看电视。梅婶收拾好东西也离开了。张佩儿即把周嘉雯拖到张永良面前,说:「哥哥,我把周嘉雯交给你,你要好好应付,别让人家失望哦!」

??说着,张佩儿就把周嘉雯的娇躯推坐在张永良的怀里。周嘉雯娇羞地望了他一眼,垂着头儿,一声不响地依偎着张永良。

??张佩儿坐到周永昇身边,把手儿伸入他的裤摸了两摸,就把他的阴茎掏出来。笑嘻嘻地对张永良,说:「哥哥,你还楞着干甚麽呀!」

??张永良被张佩儿一说,才把手伸到周嘉雯的酥胸。她的身材比张佩儿稍微丰润,乳房也特别饱满,张永良把手伸到她内衣里贴肉地抚摸,觉非常滑美可爱。周嘉雯不但毫不推拒,还挺着胸部任他抚弄。

??另一边,周永昇和张佩儿已经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俩人还未合体,正在互相调情。

??周永昇一手摸捏张佩儿的乳房,一手挖弄她的阴户。张佩儿的手里握住周永昇那条粗硬的大阳具,回过头对周嘉雯,说:「嘉雯,我哥哥头一次玩这样的游戏,不如你主动一点,帮他脱脱衣服吧!」

??周嘉雯听了张佩儿的话,即开始替张永良宽衣解带。很快的,张永良就被她剥得精赤溜光。周嘉雯的手儿轻轻握住张永良的阳具,媚眼向他一抛。张永良立即会意,於是,他也动手脱她的衣服。

??周嘉雯的上身裸露了,一对白嫩尖挺的乳房出现在张永良眼前。张永良双手捏着,把嘴凑过去吮了吮两颗嫣红的乳尖,然後放开,继续把周嘉雯的裤子褪下。

??张永良见她的耻部光洁无毛,一个白馒头似的阴户涨卜卜的,中间一道粉红色的桃缝既可爱又诱人。

??张永良把周嘉雯的娇躯抱在怀里。爱抚着肉体的每一部份。周嘉雯和张永良嘴对嘴热吻着,小手儿紧紧握住他的阳具,任张永良抚摸着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浑圆粉臀,珠圆玉润的玉腿和玲珑的小脚。

??张永良望到张佩儿和周永昇那边,此刻周永昇的头朝张佩儿脚的方向趴在她上面,他双手捉住张佩儿一对白嫩的脚儿,埋头於雪白的粉腿,用舌头舔弄她的阴户。张佩儿也扶着男人的肉茎,把红卜卜的龟头又吮、又吸。

??张永良摸周嘉雯的阴户,发现桃溪已经非常湿润。张永良让她双腿分开跨坐在他的怀里,周嘉雯手儿轻轻捏着张永良的硬物对准她的桃缝,把身体向他一凑。像昨晚张佩儿弄张永良我的时候一样,一阵温软和舒适又包围住张永良的龟头。

??张永良望望周嘉雯的脸,她的脸蛋红红的,眉目间有无限春意。周嘉雯扭腰摆臀,让她的阴道和张永良的肉茎紧密配合。

??张永良又把她的乳房贴在他的胸部,这时的张永良享尽温柔,他捧着周嘉雯的粉臀站立起来,把她的娇躯抱进他的房间。

??张永良让周嘉雯躺在床沿,扶着她两条白嫩的粉腿,然後扭腰摆臀,张永良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小肉洞狂抽猛插。

??这是张永良头一次挥舞着我肉棍在女子的肉体横冲直撞,从周嘉雯的反应来看,张永良应该做得非常出色。周嘉雯不但阴道里分泌出大量阴水,眼眶也湿润了。她被张永良弄得如痴如醉。

??张永良告诉,周嘉雯,说:「我快要射精了。」

??周嘉雯立即像八爪鱼似的把张永良紧紧搂抱。张永良终於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他软绵绵地压在周嘉雯的肉体上,她也很满足地将张永良紧紧地搂抱。

??张永良的阳具渐渐在她阴道里缩小,终於滑出了来,周嘉雯温柔地帮他抹乾净阳具,张永良见到她那迷人的小肉缝里洋溢着他刚才射入的精液。

??虽然周嘉雯已经不是处女,但是她毕竟是第一个让张永良在阴道里射精的女人。张永良和周嘉雯亲热地依偎着。

??客厅里出来张佩儿放浪的呻叫声,原来她和周永昇就在沙发上肉搏。张佩儿的娇躯横陈,粉臀搁在沙发的扶手。耻部挺得高高,让男人的肉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抽、插插。

??突然张永良问:「嘉雯!你哥哥有没有和你这样玩呢?」

??周嘉雯说:「哥哥很风流,他那麽多女朋友都应付不来哩!」

??张永良追问:「你们之间曾经尝试过吗?」

??周嘉雯红着脸含羞地点了点头,问:「那你和佩儿有没有玩过呢?」

??张永良说:「佩儿很顽皮,她昨天晚上骑在我身上用阴户套我的阳具。但我不敢在她的阴道里射精。所以你是我第一个让我占有肉体的女人。」

??周嘉雯低声说:「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哥哥,他和我们的後母偷欢,碰巧被我看见了,他们怕我说出去,就把我拉下水。後来哥哥带我去参加他和同学的露营活动。我就是在那次活动认识你妹妹儿的,她和我同睡一个营幕。那天晚上,我们还没有睡,几个男同学就来摸营,因为女孩子只有三个,男孩子却有七、八个,所以每个女孩子要应付好几个男人。我记得曾经被三个男同学弄过。不过那时候黑灯瞎火的,到底被谁弄了都不知道。所以你刚才你我和那样玩才是最开心的一次哩!」

??张永良抚摸着周嘉雯的乳房,说:「你的乳房很有弹性,好逗人喜欢哩!」

??周嘉雯握住张永良的肉茎,说:「你这里也很壮,是我所试过最棒的一条。」

??张永良问:「你哥哥现在还有玩你吗?」

??周嘉雯低声说:「偶然都会的,他才没有你那些顾忌哩!每次他弄我,都一定要在我肉体里发泄的。他倒很会玩花式,但因为我是他的妹妹,所以和他玩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老是有一些阴影,玩起来总不能尽兴。」

??张永良抚摸周嘉雯光脱脱的耻部,说:「阿雯,刚才有没有弄痛你呢?」

??周嘉雯笑着说:「我早就不是处女了,还疼甚麽,虽然你比较大,我还是可以容纳得来的,假如你有兴趣再玩我,我都乐意再陪你呀!」

??张永良说:「好哇!我们今晚再来一次!」

上一篇:十年之痒 下一篇:强奸美女客户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