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特种兵女俘

??(上)

??趴在茂密的丛林中,我一动不动,眼睛瞄着前方的那一片丛林,一天下来,我已经看到了有十三只兔子从那片密林中跃过,有两只野猪也曾经在我的视野前跃过,风吹动前面的野草,发出簌簌的声音,我仔细聆听,判断着各种声音的性质——是风吹动树叶草丛的声音,还是人爬过的声音。

??当然,我也努力的调动着我的鼻子,我那虽然比不上狗的鼻子还是能够分辨出一些人的气味来的。

??特别的是,综合有关情报,我知道这次敌方出动的很可能是一个女的,至少其成员中有一个女性。

??临出发前,首长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

??「林卫啊,你是我军的一张王牌啊。」集团军首长来到我的住所,对我说:「首长,有什麽指示?」

??我向首长立正并敬军礼。

??呵呵,请坐,抽菸首长打亮了打火机,给我凑了一个火,「你这样的王牌一打出去就要起决定性作用。」首长眯缝着眼睛说:「首长要把我这张王牌打到什麽地方去?」我又站了起来,「呵呵,对方这次叫嚣着要与你决斗呢。」

??「是吗,呵呵。」他们想与我干,我还不一定愿意呢,我暗暗的想。

??「你看不起他们是吗。」首长看了我一眼。

??「手下败将,不值一提。」我说道。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我们的特种大队出击,损失惨重。」首长将菸头朝地板上恨恨的一扔,「最可恨的是我们出击的几个棒小夥下阴都遭到了重击!」

??「谁下的毒手?」

??「王林说,是一个女子下的毒手,她的飞镖非常准确。」

??A国的女特种兵有这麽厉害吗?我回想着当年我在陆军特种兵学校当教官时候的A国女学员,貌似没有多出众的啊,王林是我的手下,我很清楚他的身手,善於隐蔽,射击极其准确,只要被他发现了目标,那麽在0、3秒之内,对方将被从王林的子弹击中。

??「王林还说了,该女子在他失去战斗力以後,走到他面前,要求直接与你决战。」

??「这个女子知道我?」

??「是的。」

??这并不奇怪,毕竟我在多年以前在与另外一个国家的交战中也显现了一把身手,当时我直接的摸到了对方的集团军指挥部,将其指挥部解决掉,问题在於那是军事秘密看着我疑惑的眼神,首长说,「我们也一直将你的身份严格保密,但是对方这麽清楚你,那麽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她当年就是你的学员。」

??真是我的好学生啊,我暗暗的想。

??「另外,据情报,敌国国防部长的千金也来到了前线,而且就是在特种大队中。」

??「您的意思是说这个厉害的女特种兵就是国防部长的千金?」

??「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这也正是我将你派出的原因,如果对方真的是国防部长的千金的话,根据流传的说法,其父亲对其极端的宠爱,将其生擒,对这场战争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影响。」首长对我意味深长的一笑。

??「那首长,下命令吧。」

??「你来。」首长拉着我拉到地图前,「今天晚上十一时潜伏至这一地区。」

??「呼呼呼,呼呼呼……」这是一种野鸟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其实我明白,这是我的战友在与我联络,意思是没有发现敌情。

??不,我不能认同我的战友的看法,我对210米外的那片草丛非常的怀疑。

??为什麽?第一,我觉得从那里飘过来一片非常特殊的味道,我闻到了一股味道,这是什麽味道呢?

??对了,这是一种非常轻微的女人味,我对我的味觉还是有信心的第二,我看见嗜血的昆虫在那里一直的飞,那很可能是人的伤口被虫叮咬以後的结果,而对方对昆虫置之不理第三,感觉风吹过那片草丛的时候……

??我还在对我自己的感觉进行判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手腕上的无线电指示器在剧烈,方位正指向那一个方向。而我朝那个方向观察,果然看到那片草丛在轻轻的动。

??她正在发送什麽信号呢。

??我轻轻的按下了一个按钮。

??这是我遥控的一个装置,我按钮一动,就有一个类似於人头的东西在草丛中稍微的露出来,啪一声枪响——正是气味来源的那个位置。

??我用手枪打了一个轻巧的点射,然後我就站起了身,我确信对方已经暂时的失去了战斗力了。

??我走到目标位置,站住,一脚扫去,看到了一具女体。

??她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但是依然保持着射击的姿势,我低下身去,擦去她脸上的?装——这不正是我当年的学员娇威吗?

??她当年在学校中训练成绩并不突出,只有一次例外,唯一值得我记忆的是她非常丰满性感的身材和她火辣辣的眼神,曾经也想念过她一段时间,但是我是军人,对她的想念很快被我给压下去了。

??此刻,她丰满的身体就横陈在我的面前,尽管胸前已经涂抹了迷彩,但是近距离的观看,依然能够看到她那两个娇挺的乳房,纤细的腰,大而结实的臀部,几只苍蝇在她的伤口上飞着,我不由得把手伸向她的胸部,摸了一下,然後好奇的把手凑到鼻子边——这个女子还真有股奇香呢。

??但是马上我就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後悔了,对方会不会在胸前抹一种迷药。实际上我刚才向她发射的就是一种装着强度迷药的子弹,在0。1秒锺内,只要击中了对方,就可以让对方失去意识。

??还好,我发现自己的关注度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增加而下降,还是赶紧带着她撤吧,稍微有一点不对的是,我发觉自己的生殖器在挺起来。

??那是高烈度春药吗!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这是战场,而不是伊甸园。

??按照惯例,我是需要将她装入麻袋,然後迅速带走的,但再次看到了娇威,我发觉自己不忍心把她给装入麻袋中,我真的不想想像美丽的她给塞到麻袋中的样子,而且,她还有可能就是人家国防部长的公主呢——尽管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小。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我向我的战友们发出信号,意思是交互掩护,撤退。

??我用绳子把她的手和脚绑了起来,然後将她绑在自己的背上,沿着事先侦察好的撤退路线,撤!

??我背过很多女人,但是今天背着娇威,却让我一再的感到男性的躁动,她的大乳房压在我的背上,她呼吸出来的味道让我痴迷,我的生殖器越来越硬了。她在我的背上睡得非常的死。

??只要越过这一片山谷,那麽我们这次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我回头看了一下背上的战俘,她貌似还在沈睡,不同的是小嘴好像是撅了起来,貌似还挺可爱的样子。

??呼呼,呼呼,呼呼我的战友告诉我,没有发现敌情。

??按照预案,我与两位战友成倒三角队形,他们在两侧前突。

??问题在於这是一片诡异的山谷,只要对方控制了两遍的山地……

??如果我手上有一个连,我会让我的连队迅速占领那几个高地,但是我不是步兵连连长。

??「趴下,五点锺方向,500公尺。」一个声音从我的背後传来,这个声音不容质疑,我当即趴下。

??当当当,一大串子弹从我身边飞过,我身边的几颗小树迅速被打断。

??我知道,这是敌人的高射机枪。

??「林卫,你果然好样的。」背上的声音说当然,作为一个特种大队队长,利用地形地物跃进是平时就要养成的意识,所以尽管敌人先发现了我,但是我还是背着一个人,一点没有受到损伤。

??啪啪的子弹声密集了起来,我判断了一下方位,那是我的两个战友在与敌人交火,但是显然敌人人数很多,至少有一个连,不,加强连。

??怎麽办?我知道自己火力有限,我的手上有重要的目标,我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火力位置。

??「把我放下来。」

??背上的声音同样不容质疑。

??「为什麽呢?」

??「我带你到前面的地道。」

??我相信了她,我不怕对方骗我,决定一个人真正是否值得自己的信任也是来源於自己的直觉。

??「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对方继续在叫骂。

??枪声稍微挺寂了,我很悲哀的判断,我的两位战友已经光荣牺牲了。

??跟我来,我的战俘在前面爬着,我在後面跟着。

??她扒开了草丛,命令式的对我说,跳下去,说着她先跳了下去。

??我也跟着跳了下来。

??「你为什麽要这样做?」藉着腕上的无线电探测器的微弱火光,我望着对方的脸。

??她没有说话,眼睛却朝着我的下身看,我往下一看,自己的生殖器拱得更高了。

??「你给我下了春药?」因为我知道正场☆态下处於紧张的男人其生殖器是不会坚挺的。

??她点了点头。

??「为什麽你要这麽做?」我再一次重复了我的问题。

??她没有说话,掀起了自己的上衣,解下了乳罩,让我看到了她那没有抹迷彩的完整的乳房,我一阵眩晕——啊,药力发作了她解下了我的裤带,将我的生殖器夹在了她的两个大乳房中间,两个柔软的大肉团夹住了我的肉棒。

??「啊!」

??我突然想起以前做过一个类似的梦。

??「我爱你。」我迷糊中听到她那样说。

??「我也爱你。」我含糊的回答。

??「来,让我来舔舔你的鸡巴。」果然,她抓住了我的肉棒,津津有味的舔了起来,一股强烈的骚味从她的屁股那边泄露了出来,我发现自己的头正被她给压在了她的大屁股下,我的鼻子和嘴巴正好对着她的三角区。

??我不由得迅速的在她的腰上一扯,雪白的肉露出来的时候,也让我看到了她那稍微带着一点金黄色的整齐的阴毛,阴毛的下方是充满了皱褶的两片阴唇,微微的张开,露出一条红线。

??我抓住了她的阴唇,掰开,她的整个屄就像一朵花那样鲜红鲜艳,夹杂着一些露水。

??我把舌头对准了那些露水,轻轻的吸吮着。

??「亲爱的,我要。」含着我的肉棍的她在含糊的说着,我也不客气的两只手拉开阴唇不停的吸着里面的蜜水。

??「你的屄屄真甜啊!」我说。

??「是的,你的肉棒真骚。」

??「想要我插进去吗?」

??「是的。」

??於是我的肉棒从我刚才舔过的阴唇中插了进去,她发出了一声娇吟,我也浑然忘记了这是战场。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回合,当她还坐在我的肉棒上高频的上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现实。

??「停!」我说。

??「为什麽呢?」她没有停下她的动作,我的龟头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不由得抱住了她的酥腰,肉棒猛烈的快速的朝上顶去,其频率比起重机枪的频率不会慢多少,我看到一股红晕泛在她的脸上。

??终於一股冲动在我的股间传播,我迅速的将她给压在了身下,肉棒猛烈的砸下去拔出来,砸下去,拔出来,一股热烈的流体喷射了出来,迅速的装满了她的阴道。

??「为什麽你要这麽做?」

??我看着她用手整理着阴道口流出的我的精液,非常高兴的样子。

??「你不想我吗?」

??「你的真实身份?」我回避了她的问题,继续追问。

??「阿列克就是我的父亲,我讨厌这场战争,我想结束这场战争。」

??「你想怎麽结束这场战争呢?」我问。

??「就像刚才那样。」

??「用做爱代替作战?」我嘲讽的说道:「如果我们的爱可以弥合两个国家的裂痕的话。」

??「可你的父亲。」

??「让我做你的战俘,让我做你的妻子。」她顿了一顿,说到:「为了制止父亲的冲动,我只有这样做。」

??「你的父亲不会这麽小孩子气吧。」我说。

??突然,我发现鸡巴又在坚硬了起来,我的口气变得柔和了。

??「我父亲就是被一些人给骗了,那些骗我父亲的人已经被我派出杀手给干掉了,我父亲就是还有一个面子放不下。」

??「好了,问你一个实际的问题。」

??「你问吧。」

??「你知道前方高地上的是什麽部队吗?」

??我知道,阿西克的部队阿西克,贵国的秘密警察的站长?

??「不,他手上还掌握着一支特种部队,你看到了那支部队的素质了吗?」

??我点了点头。

??「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的未婚夫,但是我讨厌他。」我看到娇威的脸上浮起了一片红晕。「我知道他追求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我父亲的信任。」

??「阿西克现在在哪里?」

??「我对骗我父亲的骗子下手的时候,他已经调集了他的所有部队要来拦截你们。」

??「这麽说,要结束这场战争,首先要结束的就是阿西克的生命了。」

??「是的,其实我父亲现在也差不多要被阿西克给控制了。」

??「怪不得你放出话来说要与我决战呢。」

??「是的,我们再次来一场决战好吗?」

??她又用她的大乳房裹住了我那通红的肉棒。

??好的,请把你的屄屄朝过来她一个转身,她那硕大的丰满的大屁股和那正中间还留着一些刚才我的精液的通红的阴唇正对着我的嘴唇,我毫不客气的用嘴唇噙住了她的阴唇,舌头朝着她的屄屄身处探索进去……

??刷,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的屄屄里面喷了出来。

??「亲爱的,你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盼了多久了。」

??「我也一样,亲爱的。」,吸吮着她的阴水的我轻轻的回答说。

??「阿西克在哪里?」吮吸着她的我突然?起头来问她。

??「笨蛋,现在咱们不管那个笨蛋。」

??「是!」

??(下)

??她的大屁股像安了马达一样上上下下,不断的激发出里面的淫水,她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而我这个时候也闭上了眼睛,我在思考着对付阿西克的办法。看来,只有结果了阿西克,才能结束这场战争。

??「你在想什麽呢,呆子?」她一不小心把我的肉棒给滑了出来,手忙脚乱的把肉棒塞回去的时候,发现我似乎不在状态。

??「我在想接下来怎麽办。」我微笑着说。

??「你是想换个姿势?」

??她关切的询问。

??「那就换个姿势吧。」看到她那麽投入,我眼睛一瞧,原来里面都已经充满了白浆了,感到自己有一些歉意。

??於是我抱住了她的酥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提起了肛门,肉棒猛烈的朝前顶去,拉出来,顶进去,我看到她眼泪流了下来。

??「亲爱的,想被你这样插我已经想了很多年了!」

??「是吗?」

??「是的!」

??「那我们继续?」

??「当然!」

??我的屁股在努力的超前顶,我的两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压住,每一次肉棒几乎都顶到了最深处……

??我必须承认,第一次做爱主要是被她下的春药给控制了的,第二次我是用了情的。

??完事以後,她在那里擦着她的屄屄,而我则在一边擦着枪。

??「这里真是我们的洞房啊,你知道现在已经是几点锺了吗?」

??不用看表,我就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锺了。

??「我真想一直的住在这个咱们的洞房里。」

??「我也一样,亲爱的。」我扔下枪,给她一个拥抱和轻吻。

??「但是,你知道,咱们都是军人啊。」

??「是的,咱们是军人。」

??「下一步怎麽办?」我继续问她刚才在做爱的时候问过的问题。

??她脸上一红,嫣然一笑,然後问我一个问题:「你会开潜艇吗?」

??「当然,我会。」我简短的回答说。

??「你愿意被我绑起来,变成我的俘虏吗?」

??我头脑空白了一下。突然她一拳打过来,并且脚下一拌。我朝旁边一闪。

??再来,她又与我耍起来擒敌拳了,当然,我看得出来,她没有用多少力。我也开玩笑的闪开,让她抓不到自己。

??「笨蛋!」她着急的说。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好吧,我配合你。」我乖乖的把手伸出来。她麻利的用绳子把我的手脚绑住。

??「你试着用力崩一下能够不能够崩断?」

??我轻轻的运气一崩,绳子岿然不动,我知道我用全力去崩也会很困难。

??「这根绳子上面加一些药液的话,你用些力气就可以崩断了。」说完,她拿出一个小药瓶,倒了一些药液出来倒在绳子上。

??「你再试试看!」

??我再轻轻的用力一崩,果然啪的一声,绳子断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了。」

??「那好。」

??她拿起一根木棍朝我打来,我没有躲。然後她又朝自己打了几棍。

??「咱们走吧,阿西克在附近的一个水下基地里,咱们从这个地道出去,出去就可以坐潜水艇了,顺便到这海里抓些小鱼来吃。」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有一些饿了。

??「跳!」我们爬到了地道口,果然看到了大海,她拉住了我的手,两个人一起跳下去。

??「咱们先洗洗海水澡,然後我再带你到我的潜艇基地里去。」

??「好。」刚才在地道里藉着手腕上的指示仪的微弱的光,能看到她的裸体,现在来到了大海里,藉着月光,她的裸体纤毫毕现,我不由得眼光呆住了。

??「帮我洗洗。」

??「好。」我抓住了她的大乳房,轻轻的揉搓起来,她依偎在我的怀里。

??「你真是我的仙女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牛郎吗?」

??「差不多。」我一个下潜,钻到了她的下面,两手轻轻的抓住了她的阴唇,再次吮吸起来。

??「刚才里面你的精液还有很多呢。」

??「是啊,现在正好洗干净些,不然到时候阿西克会吃醋的哦。」

??「你与阿西克?」我疑惑的看着她。

??「这家夥一直追求我,给我送来了很多很多礼物。」

??「什麽样的礼物呢?」

??「等下我们要坐的潜艇就是他送给我的。」

??「这家夥对你不错啊。」

??「难说。这家夥对M国人更加的谄媚,他好像不知道我在他身边也有内线一样。」

??「这家夥看来就是对你父亲的权利感兴趣!」

??「当然不止这个。」她再次拉开自己的阴唇,你再给我舔舔看。

??「是啊,这家夥还想着你的美丽和性感呢。」

??「这次,我会让他舔,但是不会让他……」

??她伸手拉了拉我的肉棒,引向她的屄屄。

??「他没有这个福分。」我顺手抓住一条身边的小鱼,一口咬去,然後把小鱼给她,「你也吃一口。」

??恩,补充体力好继续做。

??一场水里的战斗又开始了,肉棒和屄屄交错的时候,很多的水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

??「小姐,你回来了。」

??「废话,我还带了个帅哥呢。」

??「小姐你真有福分啊。」对方打趣的说。

??「希里克呢?」

??「就在下面。」

??「那你站着干什麽?帮我把这个大帅哥给塞到潜艇里去。」

??「但,小姐你还没有学怎麽开潜艇啊!」

??「本小姐就爱这麽折腾,少废话。」娇威把此前已经五花大绑的我给抱了起来,对方也跑过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把我?进了潜艇。

??「要不要我也一起去?」

??「去你的!」说完,娇威砰的关上了舱门。

??这是一艘很小很小的潜艇,娇威专注的掌控着方向舵盘。她果然一学就会,只要我稍微指点一下,她就俨然成为了潜艇艇长了。

??「等下你可不要吃醋啊。」

??「好的,我听你的。」

??「刚才在地道里被我打得那几棍痛吗?」她关切的问。

??我摇摇头,不说话。

??「等下阿西克还要打你。」

??我微微一笑,抗打能力我还是有的。

??「等下我把药液洒在你的手上的时候,马上行动啊。」

??「好的,你把药液藏到什麽地方?」

??她朝我嫣然一笑,害羞的说:「不许偷看。」然後她背过身去。

??这个狡猾的家夥,看着她的背影,我心想。

??「对不起,威小姐,我还要与希司令汇报。」哨兵对急於闯进基地的我们说道。

??「你就与阿司令说,本小姐带来了一个重要的中国战俘。」说着,娇威扇了我两记耳光。

??「真痛快……司令,小姐来了,还带了一个中国战俘。」

??「告诉他,是中国的着名特种兵影子大队队长李卫被本小姐给抓住了。」

??「哪个战俘要往我这里带啊。」希里克在电话里说。

??「小姐说,是影子大队队长李卫。」

??「啊,快把他带进来,不,我亲自出来迎接小姐。」

??跪下,娇威看到阿西克走出来的身影,一脚朝我踢去,我滚了一下,她又一脚朝我踢来。

??「啊,我尊敬的可爱的美丽的娇威,你怎麽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

??「我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啊!这个人给你。」娇威又一脚朝我踢来,我被踢到希里克身边,希里克一脚把我踩住。

??「你怎麽来的?」

??「就是坐着你送给我的潜艇来的啊。」

??「我又没有教你怎麽开?」

??「本小姐什麽不是无师自通?」

??「是啊,小姐快请进!」

??「这个人怎麽办?」

??「叫哨兵带他到监狱里去就行了。」

??「好。」

??我被扔进了黑暗的监狱里,躺在地板上,我倾听着周围的声音。娇威娇笑的声音不时的传过来,在这个狭小的水下基地,她与希里克的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的好小姐,你真是帮了我的忙啊。」

??「那你准备用什麽来谢我呢?」

??「上次给了你一艘潜艇,这次难道要我给你一支舰队?」

??「怎麽不可以呢?」

??「这……」

??娇威脱下了上衣,解开了乳罩,她炫耀的摇动自己的乳房。

??「漂亮吗?想吃吗?」

??「这……」

??「还有更漂亮的呢!」娇威又脱下了裤子,只剩下三角短裤。

??阿西克呆呆的望着娇威的神秘部位,突然,他向娇威猛冲过去,娇威轻巧的一闪。希里克摔了个嘴啃泥。

??「怎麽样,本小姐的技术还不错吧,这还都是与林卫学的呢。」

??「噢,林卫。」希里克有一些清醒过来的样子。

??「你是怎麽把他给抓住的?」

??「告诉你,美人计,你过来,我告诉你。」

??娇威在阿西克耳边轻轻的把一天来的事情都说了,前面说的与真实的事情一样,只有到了地道里面以後的事情,她是这麽说的。

??「这个林卫在被我军封锁住退路以後,鬼使神差的让他给找到了一条地道,把本小姐带到地道里去以後,想奸淫我……」

??「後来怎麽样?」

??「好在本小姐胸前还涂了一些迷药在那里。」

??「这个林卫还被你的迷药给迷倒了?」

??「当然,迷药里面还有春药了,这个色鬼!」

??阿西克怔怔的看着娇威,吐了一口气。

??「亲爱的,我差点都要怀疑你了?」

??「是吗?」

??「我的那麽多重要的助手都被枪杀了,我不得不怀疑你啊。」

??「那不是林卫的影子大队的队员们干的吗?我这都抓了好多他们的人了。」

??「现在我彻底对你放心了,你真是我的好公主!让我抱你一下好吗?」

??「当然可以。」

??阿西克把娇威抱了起来,趴在她的身上,从上到下的吮吸起来。

??「这样不好玩!」娇威突然说。

??「要怎麽样才好玩呢?」

??「咱们到林卫身边去做爱,让他看着咱们两个人着急的样子才好玩呢。」

??「好吧,我的宝贝。」

??「走开!」,阿西克对监狱大门的卫兵吼道。

??「是。」

??阿西克和娇威打开大门走了进来,然後把大门锁上。

??阿西克低下身查看一下绑在我身上的绳索,拉了拉,放心的抱住了娇威娇威的两条大腿劈开,露出了红色的小内裤。

??阿西克像熊一样趴在娇威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娇威的乳房,娇威也很配合的抚摸着他的胸部。

??「刷!」阿西克将娇威的内裤用力一撕,娇威的肉瓣,肉缝,阴毛就清清楚楚的展现了出来。

??阿西克迅速的解下裤带,露出自己的肉棒,就想上。

??「没劲。」娇威挣紮的站了起来,「一点前戏都不做吗?」

??娇威抓住阿西克的手,指向自己的屄屄,「把我挠几下,我还会潮吹呢。」

??「是吗?」阿西克兴奋的说,他伸出粗大的手指插向娇威的屄屄,红色的屄肉不断的翻出来。

??「真棒!」娇威呻吟着说:「你太厉害了!」娇威的声音越来越大。

??「快让开!」娇威大声的说。说着娇威叉着腿来到了我的面前,「哗……」一股淫水从她的屄屄里咕咕咕的冒了出来,全部流在我的嘴边,我的手上。

??我轻轻的试了一下绳子,好,绳子松了。

??「淫水好吃吗?」,阿西克又踢了我一脚。

??「便宜你这小子了,让你见上帝前还能喝一把女人的淫水呢?」

??「亲爱的过来。」娇威对阿西克说。

??「怎麽做?」

??「我喜欢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娇威说。

??「那好。」

??阿西克满心欢喜的躺了下来,两手抚摸着自己即将插入娇威的大鸡巴,等着娇威前来。

??娇威迅速的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两手用力一崩,「叭!」绳子全断了。

??「嗨!」我大吼一声,从地板上鱼跃而起,扑向阿西克,我的两个铁肘猛的朝希里克的胸前砸去,「喀拉!」阿西克的胸部骨头被我的手肘被砸断了,与此同时,我的手指迅速的插向阿西克的喉咙,「啪!」我听到了气管破裂的声音。

??「宝贝,咱们继续吧。」我推开阿西克的屍体,对娇威说。

??「不急,你先和他换下衣服吧,我去和我父亲打个电话。」

??「是。」

??「做个美梦,在这里等我。」娇威看我换好了衣服,轻轻的在我额头上一个吻,走了出去……

??【全文完】

上一篇:我現在才知道,那一年我被 下一篇:我与我的特种兵女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