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清破涕为笑了,她不好意思的说:“那就有劳叁妹了。”“二姐,我捆的不好你可得教我呀。”“行。”美芳拿起刚捆绑她时使用的袜绳,秀清立刻反剪双手,美芳用袜绳先是反绑住秀清的双手,她用袜绳在秀清反剪的手臂上捆成十字,这样一来秀清就不好挣脱捆手的丝袜了,美芳又用袜绳捆绑秀清的胸部,秀清的乳房不大形纺锤状,美芳用袜绳先是在她的乳房上捆了一道,再绕过秀清的后背,从秀清的乳房下面又捆了一道,接着从秀清两乳之间,用袜绳交叉捆绑,使得秀清的双乳独立而又突出。秀清也对美芳的捆绑手法赞叹不已。“叁妹,这一手捆绑术,你是从哪里学来的。”美芳一边捆绑着秀清,一边说道:“二姐,这可是我无师自通呀,每次哥哥捆绑你们,或是你和大姐互绑,我都仔细的观察和留意,怎么样我捆得还可以吧。”说话间,美芳已经把秀清捆绑好了。“二姐,我可要动粗了。”说着美芳晃动起,刚才玩弄自己的大淫具。“二姐,我先给你热热身。”说着美芳用大淫具,在秀清的阴部来回摩擦着。美芳扒开秀清的阴唇,用淫具来回拨弄着秀清的阴蒂。秀清被刺激得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反绑着的身体向后仰去。美芳低下头用舌尖舔着秀清的阴蒂,秀清被美芳弄得淫水直流,她的嘴里轻声呻吟着。美芳一看时候到了,她对着秀清说道:“二姐,现在要给你来个痛快了。”秀清说道:“叁妹,你别忘了在淫具上套丝袜。”“二姐,你放心忘不了,我知道你最喜欢套丝袜奸了。”说着美芳在大淫具上套了一双肉色丝袜,美芳先是用秀清体内流出的淫水,将丝袜弄湿了。再将弄湿了的丝袜淫具,慢慢得插进秀清的阴道玩弄起来。反绑起来的秀清,被美芳用套着丝袜的淫具,玩弄得兴奋不已。她拼命地扭动着被捆绑的身体,来迎合着美芳对她的玩弄。她的嘴里大声呻吟着,很快就被美芳用丝袜堵住了嘴。再说如燕拿着美芳的白色短袜,回到了海涛的房间。海涛一见美芳的丝袜不禁兴奋起来,长长的阴茎慢慢的勃起了。如燕俯下身子,把海涛的阴茎放在了嘴里吸允着,她的双手慢慢剥开了海涛阴茎的包皮,如燕用她小巧灵活的舌头,舔着海涛的龟头和冠状沟,直到海涛的阴茎完全勃起了。如燕这才把美芳的白色丝袜,套在海涛的阴茎上。美芳的白色短丝袜,它的长短正好和海涛的阴茎相仿,刚刚好套在海涛的阴茎上,白色的袜尖紧紧贴在海涛的龟头上,带松紧带的袜口,紧紧卡在海涛的阴茎根部,完整地套住了海涛的两只睾丸。“好老婆,你是最懂我,最关心我,最爱护我,也是我最可心的女人了。”“以前是,以后就是别人了。”如燕酸楚地说道。我知道如燕又在吃醋了,我知道我对她再说些什么,也不如实际行动来得好。我蓦地扭住她的双手,不顾她的反对,用丝袜将她反绑起来。刚开始如燕还反抗着,不让我捆绑她。我用套着丝袜的大阴茎,在她的身上来回磨蹭着,如燕被我弄得放弃了抵抗,任凭我将她捆绑起来,紧接着我又用丝袜堵住了她的嘴。我在我套着丝袜的阴茎上,套上了安全套,我把捆绑好的如燕,放在沙发里,让她的脸朝下,屁股向上撅着。我挺起套着丝袜的阴茎,从她的身后插了进去。如燕的阴部早就湿透了,随着我对她的玩弄,她的淫水流得更多了,这样使我玩起来更加地痛快了。如燕她的身子伏在沙发里动弹不得,只得任我奸淫玩弄,她的小手被丝袜反绑在身后,两只小手握紧了粉拳。我在她的身后不紧不慢的奸淫着她的身体,如燕被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我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抽动,套着丝袜的粗大阴茎,在如燕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如燕也被我奸得有了反应,她拼命扭动被丝袜反绑起来的双手,不一会竟被她挣脱了。我骑在她的屁股上一边奸着她,一边抓过一双长丝袜,重新捆绑她的双手。再次将如燕绑好之后,我抱住她的屁股大力地抽插她,我一边使劲地奸着她,一边紧紧地抓住反绑她双手的丝袜,把她的上半身都拉了起来,我套着丝袜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狠狠地撞击着,如燕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也抖动起来,如燕顽强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扭回头来冲着我呜呜地直叫。我知道她这是快要达到高潮了,我拿出了她嘴里塞着的丝袜,随即我加快了大力抽插的速度,我又在她的体内抽插了一百多下。勐地我抽出了阴茎,一把扯掉上面的套子和丝袜,当我把红得发亮的龟头,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时,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滚烫的精液射进如燕的体内。我也累得伏趴在如燕的身上,一动也不想动了。过了好一会,如燕在我的身下说:“海涛,你起来一下好吗,我都快叫你给压死了。”我勉强起身抱着如燕躺倒在床上。“海涛,你给我松绑吧。”我强打着精神给如燕松绑,如燕一边活动着双手,一边说:“海涛,你真是男子汉。和二妹,叁妹,玩了两叁次之后,这次又奸了我有四十几分钟,难怪这几个女人都喜欢你。你累了,我给你套上美芳的丝袜,你休息一会吧。我去那屋看看她俩。”说完如燕用美芳的白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