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有个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他有个女朋友,叫小柔,是个舞女,在市中心的一家夜总会上班。
    小柔长的清秀漂亮,皮肤很白,一米六七八的样子,一头乌黑的长髮和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身材特棒,胸前的那对奶子应该有C罩杯。
    我这个同事也是位寻花问柳的狼,经常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女友多浪多骚。
    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喝酒寻欢作乐,他告诉我他的女友小柔是唯一一位肯让他干屁眼的小妞,尤其是她的口活非常出色。
    有一次,同事被总公司召回总部,由我暂时负责驻深圳办事处的业务。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也就是同事离开的一周后,我正在租借的公寓裡看着电视,心裡面还想着今晚到底要不要出去找小姐爽一爽。
    我和我的女友在几天前刚刚大吵了一架,她已经气得搬了出去。
    虽然当时很想出去放一炮,但由于工作的关係,身体很疲劳,也就作罢。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我起身开门,看到到访者居然是小柔。
    她问我小惠在吗?(小惠是我马子。)
    我说我们刚吵了架,她搬出去了。(我猜想她早已经知道此事,因为她和小惠关係不错,应该经常保持联络。)我请她进来坐,喝杯啤酒。我们坐在客厅沙发上,聊了一会。
    不久,她说起自己很孤独,不想回家想在这裡过一夜,问我可不可以。
    我说当然可以,只要她不介意。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
    这时已经夜深。我对她说我要衝个澡想睡觉了。
    她问我打算睡哪儿,我说我睡那间大卧室,你可以睡那间小间,被褥都有。
    我洗完后,回到卧室的床上躺下休息。小柔在我洗完后,也进去淋浴。
    我幻想着,同事曾经告诉我的,他的马子小柔喜欢肛交的事,嗯,真他妈的爽。
    当我逐渐进入梦乡的时候,感觉她悄悄滑进我的被裡,对我耳语说:「我很孤独,能不能和你睡在一起?」
    当然!干!她只穿了件蕾丝内裤,而我也习惯裸睡,于是我们肌肤相亲贴在一起。
    我们依偎了一会,然后开始亲吻。
    我的一隻手在她的后背上下抚摸,然后逐渐的按在丰腴的屁股上。
    她也把手悄悄移到我的阴茎上,紧紧地抓住。
    过了一会,我扶住她的肩部轻轻的向下按,她心领神会的向下挪动身子,直到嘴巴碰到我的阴茎。
    她用舌尖舔着龟头,然后含在嘴裡吸吮了一会。
    我忍不住快要射了,她好像知道更加快速地吞吐着,我不能再支撑了,一股脑的全部射进她的喉咙裡。
    她深深地吞嚥着,喉咙紧紧攥住龟头,我爽的不行了将更多的精液射进去。
    当全部射完,我已经快要虚脱了。
    当我缓过劲来,将她反转过来仰面躺下,然后我将脸埋进她的小穴部位。
    当我用手摸那些淫肉时,发现她的小穴非常光滑,很显然剃过了。
    当我探进阴唇间隙,感觉已经很湿了,应该高潮过一次了。
    我开始轻柔的用指尖摩擦阴蒂,她的那裡变得更加湿润,并开始蠕动阴部。
    我的两根手指轻易的伸进湿嗒嗒的阴道,开始慢慢的来回抽动,她丢的很快,大量的淫水从小穴裡喷溅了出来,搞得我手上湿淋淋的。
    没等她想喘息过来,我埋下去开始舔她的小穴,用舌尖快速拍打阴蒂,她再次的泉涌而出,我持续的舔吸,直到舌头发硬,她几乎动弹不得。
    她忍受不了强烈的刺激拚命想躲开我的舌头,但被我死死的压住。
    她的阴部潮湿的一塌煳涂,淫水顺着大腿和屁股缓缓下流,我的脸和床单都被打湿了。
    我停下来,她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我们又开始接吻。
    她舔着我脸上的淫水,我们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然后她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
    她引导着龟头上下在阴唇裂缝处来回摩擦,然后慢慢一寸一寸的把龟头压进洞穴,她蠕动着阴部直到整个的吞进阴道,开始来回的在阴茎上摆动臀部,阴蒂紧紧贴住我的腹股沟,我抓住她的屁股蛋,来回晃动,用嘴含住眼前晃动的那对大乳房。
    大约一分半鐘,她又丢了,等她抽搐完,我半蹲着抱住她的屁股,让她的胳膊环抱我的肩部,站了起来。
    小柔的体重很轻,我毫不费力抱着她,阴茎更加深入的插进她的体内,我感觉龟头已经抵住子宫口,她的子宫张开嘴巴迎接它。
    她喘息着,更加勐烈的上下吞吐,子宫口紧紧地含住了我的龟头,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她已经为我吹了一炮,因此我的第二炮可以持续很久。
    我托着她在我的腰间疯狂的上下抛动,阴茎在她的屁股下时隐时现,她不知道丢了多少次,反正是淫水不断得顺着她的屁股流淌到我的腿上。
    突然她的身子又一阵痉挛,感觉龟头似乎被一张小嘴巴紧紧咬住,我快要忍不住了,赶忙拔出来,把她放回床上,让她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从后面再次进入她的阴道。
    当我不断抽插时,我开始玩弄着她的屁眼,她的屁眼被淫液完全浸湿了,我伸出食指慢慢挤进肛门的括约肌中,她的屁眼随着我的抽插一张一缩,屁眼很有弹性,紧紧夹着我的食指。
    当我伸进指头时,她应和着用柔软的屁股顶回来,我狠狠的抽插她的小穴,手指不停的挑动她的屁眼,她的阴道勐烈的收缩,触发了我的第二次发射。
    我的意识裡依稀记得我没带避孕套,我也不清楚她是否服用了避孕药,于是我拔出阴茎,滚烫的精液悉数射在她的屁股和后背上。
    射完后,我瘫倒在她的身上,阴茎依然夹在她的股沟裡。
    我们俩渐渐的睡去。当我醒来时,我发现的我的阴茎还夹在她的屁股裡,双手押着她的大奶子。
    我懒懒的抓起毛毯盖在我们身上,继续睡。
    当我最终清醒时,我躺在那裡回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我的阴茎已经恢復元气,我开始一手抚摸小柔的左乳房,另一手伸到她的大腿间,用手指挑逗她的阴核。
    她的小穴很快湿润起来,乳头也涨立起来,她醒了,她转向我,深情地望着我,我们开始接吻,然后她说要去冲个澡,我说这是个好主意,因为我已经被尿憋得受不了了。
    我先让她去,听到淋浴声后我也进入洗手间,浴室在洗手间的角落裡,没有隔断也没有围帘,因此当我尿尿时,可以看到小柔,她正在洗阴部,我对她说要冲洗乾净,我不喜欢肥皂的味道,她听了之后笑得很厉害,差点站不住了。
    尿完后,我也加入她一起淋浴,我打了肥皂,开始洗她的背部,顺着向下洗她的屁股,后面完成后,我又来到正面,从她的腋下清洗她的乳房。
    我记得同事说小柔的嵴椎是敏感带,因此我开始顺着她的背部嵴椎开始亲吻,同时双手玩弄她的乳房和阴部,她的唿吸越来越重,两条腿逐渐打开,当我开始亲吻她的屁股时,她几乎站立不住了。
    我问她洗好了没,她低声说好了,我们擦乾身体,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她直接转过身去,用屁股摩擦我的脸。
    我的脸触摸着她的肥臀,说:「喜欢吗?」她没说什么,只是脸红了。
    我将枕头垫在她的阴部,轻轻打开她的双腿,使她的屁眼和阴部一併露出,我伸出手指挑逗她的阴核和肛门,然后用手掰开屁股肉,开始用舌尖舔她的肛门,在舔肛门的时候,手指插进阴户不断的抽插。
    我不知道她丢了几次,只知道床单被溅得很湿,她已经很疲惫了。
    过了一会,我开始用舌尖进出她的屁眼,以便让随后的阴茎能顺利插入。
    她已经很亢奋了,「干我!干我的屁眼!」我打开抽屉,拿出一瓶润手乳液,倒出一些在她的肛门处,然后用手指插进屁眼,她的屁眼很紧,她愉快地呻吟着,开始蠕动屁股抽插我的手指。
    她的屁眼虽然很紧,但我还是把手指顶到头,然后,我放进去两根手指,进出她的肛门。
    我準备干她的屁眼了。「小柔,帮我含含,然后再干你的屁屁好不好?」「好啊。」
    我在她面前跪下,将龟头挺进她的嘴裡,她张开嘴含住我的阴茎,她卖力的为我口交,等我快要发射时,我赶紧拔出来。
    「可以了,现在我要干你的屁屁!」我返回她身后,用润滑乳液覆满整根阴茎,然后把龟头抵住屁眼。
    她的屁眼皱褶抵抗了一会,然后屁眼打开,迎接我的大龟头进入,慢慢的,我的整根阴茎全部插进她的紧缩的屁股裡。
    我摩擦她的阴核,让她减少痛疼感,她好像已经进入状态,不需要我抽插,她自己开始前后晃动屁股,以我的阴茎为支撑,屁眼来回吞吐我的阴茎,每次的抽插都很深入,只留下我的睪丸在外面。
    我开始插入,然后抽出,起初缓慢,越往后速度越快,最后跟插她的阴户一样快。
    她喘息着,呻吟着,淫叫着,我使劲地干着她美丽的小屁眼,而她也在用手快速的揉搓阴核。
    干了好一会,我决定换一种姿势。
    我从屁眼裡拔出阴茎,翻身躺下,让她坐在我的阴茎上,她放鬆屁眼让我的大鸡巴从底下干进去,我抓住她的乳房使劲蹂躏。
    她疯狂的用屁眼吞吐我的阴茎,几乎立刻进入高潮状态,最后我也忍不住了,因为夹的实在太紧了,我把精液一次一次的射进她的直肠内。
    她在我上面向后躺去,我抓住她开始用手指搓她的阴核,直到她再次喷出淫液,我的阴茎仍然留在她的肛门裡,但慢慢变软。
    由于我射的太多,很难再立刻变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