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芳在一旁都看呆了。她仔细的看着如燕是怎样玩弄秀清的,不知不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淌。“大姐,我也想像二姐那样弄几下。”话一出口,美芳自己都大吃一惊。“小丫头,是不是也流水了。”“嗯。”美芳的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到。“这样,我先把你绑起来。等玩美了你二姐,我再玩你。”如燕把套袜的大淫具,深深地插进秀清的体内,让秀清自己先夹住。她用刚才捆绑美芳的袜绳,再次将美芳捆绑起来。如燕紧紧地反绑美芳的双手,再用剩余的袜绳捆绑美芳的胸部,袜绳紧紧地勒在美芳的身上,使她小小的乳号翘了起来。等把美芳绑好之后,如燕看到还剩下一段袜绳,她就把这段袜绳捆在了美芳的阴部。如燕用手扒开美芳的阴唇,把丝袜勒进了美芳阴部的肉缝里,并在美芳的阴部打了个袜结,使这个袜结正好顶在美芳的阴蒂上。如燕捆绑美芳的同时,秀清也停止扭动。她仔细的看着如燕捆绑美芳。反绑双手,捆绑乳房,勒紧阴部,如燕捆绑得多熟练呀。几分钟之后,一个被捆绑的小美人出现了,只见美芳双臂反绑,两乳突出,丝袜勒阴,面颊红晕,双目低垂,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真是惹人爱怜呀。“三妹你好好的看着,你二姐她很快就要达到高潮了。”如燕把捆绑好的美芳,放在了一边,继续玩弄着秀清的身体。又有十来分钟过去了,只见秀清疯狂地扭动着被绑的身躯,塞着丝袜的嘴里“呜,呜。”直叫。如燕这才从秀清体内拔出了大淫具,她知道秀清已经被她玩美了。如燕拿出了秀清堵嘴的丝袜,她又把大淫具上套着的丝袜取下来。如燕把大淫具插进自己的嘴里,她把淫具的龟头舔湿。如燕用手扒开勒着美芳阴部的丝袜,她把大淫具小心翼翼的插进了美芳的体内,慢慢地抽动起来。美芳也感到阴部涨的不行,她紧咬牙关坚持着。“小丫头舒服吗?是不是有又酸又涨的感觉。哦,还有点痛吧。”说话间,如燕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这时的美芳,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开始扭动起被捆绑的身体来,并大声叫着:“好大姐,你快住手,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快停下来。”“这就受不了了,你不是还想和你的涛哥玩吗?再弄几下吧。”如燕一边说着话,她的手没有停止动作。“涛哥,你快来救我吧。我快要被大姐弄死了。”美芳一边大叫着,一边疯狂的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如燕用丝袜把美芳的嘴堵住,她从美芳的体内抽出了大淫具。这时的美芳也安静了许多,如燕给美芳拿出了堵嘴的丝袜。“怎么样小丫头,还想试试吗?”如燕手举着大淫具,在美芳的面前晃来晃去。美芳吓得又是摇头又是闭眼。如燕先是给秀清松了绑,再给美芳解开了绑手的丝袜。“大姐,怎么你和二姐就能玩的时间长呢?我为什么不行呢?”美芳一边揉着捆麻了的胳膊,一边说着。“小丫头,你才和男人玩过几次。我和你二姐被男人玩过不下几百次了,甚至上千次都有了。”“可不是吗。新婚的时候,光是蜜月里就得被男人奸了差不多有百来次。”秀清答道。“可是,大姐,二姐,只要那个棒棒一捅进来,我的下身就疼。”如燕说:“你那是被男人强奸时,留下的毛病。强奸和做爱是两回事。男人爱你做爱时他会特别的温柔,先慢后快,充分满足你的需要。男人要是强奸你,他会毫不怜惜的粗暴的玩弄你的身体,直到他满足了为止。小妹,你被那个流氓强奸时,是不是你的阴水还没有时,他就把整条肉棒插进你的体内使劲的奸你,他的肉棒戳得你的阴道特别疼。”“就是,就是。大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你的阴道窄小,又没有阴水润滑,所以玩起来就特别疼。你现在是不是对男人既爱又怕。”“大姐,我的心思都让你知道了。”美芳扑在如燕的怀里大哭起来。她一边哭着,一边说:“我羡慕死你们了,今天这个和哥哥玩,明天那个和哥哥玩,就是没有我的份。我也想和哥哥玩,可我又怕哥哥顶得我下身疼。我该怎么是好呀。”“哎,小冤家。大姐,二姐,不是不让你和海涛玩,而是怕你受到伤害。因为你小的时候被男人强奸过,那种粗暴地性交,使你的身心受到了伤害。一旦你们玩不好,你就会对做爱产生惧怕的心理,很可能会导致你一生性冷淡。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不想让你,过早地和海涛做爱的原因。”如燕把美芳搂在怀里耐心的说着。“大姐,我错了。我认为你不让我和哥哥玩,是对我偏心呢。对不起,姐,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可是我经期一过,下身痒得十分厉害。总是想用手抠一抠,或是用笔捅一捅。”“小妹,你把双腿张开,让我和你二姐看一看。”美芳把双腿劈成了一字型。“小妹,你的身体真是很柔软呀。”如燕扒开了美芳的小阴唇,只见她粉嫩的阴部,一根阴毛都没有。美芳粉嫩的阴唇下裹着一颗小阴蒂,它就像刚长成的小花蕾,冒出了粉嫩的肉芽。如燕和秀清一见就相视一笑。“怎么样,大姐,二姐,我有病了吧?”秀清说:“三妹,你别紧张,没事你的身体发育了,说明你长大了。”“哎”如燕叹了口气。对着秀清说:“小妹成了大姑娘了。看来我们的作息表又要改了。”“大姐,我看未必是坏事。将来你怀孕了,我好侍候你呀。海涛正好有美芳来管着,这不是挺好的吗。”“对,等我顺利生下孩子。二妹,你也和海涛要个孩子。到时候还得要三妹看住海涛。”“大姐,二姐,你们说什么呢?”“三妹,我和大姐正想办法帮你呢。”“二姐,有什么好办法。”“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怕你受不了。”“什么办法?只要是把我的毛病治好,怎么样我都能忍受。”“那好。就是把你五花大绑起来,再用袜绳捆住你的阴部,同时把大淫具捆在你的体内,我们随时来玩弄你几下。这样过些时候你就会好的。怎么样你愿意吗?”“行,我愿意。现在就开始吧。”“小妹,等明天吧。今天太晚了。明天让你的海涛哥哥来捆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