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屋,秀清就问美芳“三妹,你说哥哥玩得好吗?”美芳说“哥哥玩的真好,二姐你玩的也不差呀,可惜我不能像你们那样,玩的时间长,要不多快活呀。”“三妹,你想玩的时间长吗?”“想呀,当然想了。”“那你就平时多让哥哥捆绑着玩你就是了。”“哥哥要休息,再说大姐在也不让我和哥哥多玩呢。”“要不二姐帮你弄几下,你看怎么样。”“太好了,二姐,我刚才被哥哥捆绑着玩弄得正兴奋呢,反正也睡不着,干脆你把我捆绑起来玩弄一番吧。”“那我就不客气了。”秀清说着把美芳用袜绳,狠狠的五花大绑起来。丝袜都勒进了美芳的肉里,“啊,二姐,你轻一点,你要把我捆死呀。啊,啊。”秀清脱下美芳脚上穿的白色短丝袜,把丝袜塞进了美芳的嘴里,又在外面勒上长筒丝袜,防止美芳吐出嘴里的丝袜。看到美芳再也出不了声了,秀清继续捆绑着美芳的身体,她一边捆绑美芳的小乳号,一边说道:“你个死丫头,刚才和我抢哥哥,后来又出言不逊,现在我要让你知道厉害。”这时美芳才知道,秀清是要报复她。美芳吓得直扭被绑的身体,她的嘴里塞着丝袜,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秀清把美芳捆绑好后,就拿出了一只大号的淫具,淫具的上面布满了疙疙瘩瘩的东西。美芳一见吓得并拢了双腿,秀清把美芳的双腿左右张开,用长筒丝袜把美芳的双腿捆住,牢牢的固定在两侧。秀清用大淫具来回得摩擦着美芳的阴部,秀清在手上套了丝袜,她用丝袜手扒开美芳粉嫩的小阴唇,露出了她的小阴蒂,秀清套着丝袜的手来回拨弄着美芳的小阴蒂,刺激得美芳拼命扭动被绑的身体,大量的蜜液从她的体内流出。秀清一见时机到了,她把大淫具“扑哧”一声插进了美芳的体内,快速的插拔起来。粗大的淫具在美芳的体内横冲直撞,同时粗大的淫具把美芳狭小的阴道塞得满满的。不一会美芳就被秀清玩得昏死过去,然而不一会她又被秀清玩弄得缓醒过来。就这样一会清醒,一会昏迷,美芳被秀清玩弄得死去活来。美芳在被秀清玩弄的同时,她的被虐心理也得到了升华。秀清刚开始玩弄她时,美芳还拼命扭动被绑的身体,到后来美芳一动不动的任凭秀清对她的玩弄,在这欲死欲仙的过程中,美芳学会了充分享受这快乐时光。再说我和如燕躺在床上,如燕依偎在我的怀里,她问我:“海涛,美芳好玩吗?”我知道如燕又在吃醋了,“美芳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好呢。还是你和秀清好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点顾虑都没有。”“美芳还小等她成熟了,我和秀清也该退休了”。“不过美芳的身体柔韧性非常好,用什么姿势奸她都行。我从正面奸她时,她还能把她的丝袜脚伸进我的嘴里。”“你看你口是心非了吧,提起美芳就兴奋了吧。”如燕说着,她摸了摸我的阴茎。我的阴茎不知不觉勃起了。“海涛,你有点蠢蠢欲动了,要不要我给你弄一弄。”“好的,谢谢老婆。”如燕拿过一双肉色丝袜,“老婆,我想用美芳穿的白丝袜弄。求求你了,老婆。”“唉,真是拿你没办法。我这就去拿。”如燕下床来到了秀清和美芳的屋里。她进屋一看,只见秀清正在用大淫具玩弄着捆绑起来的美芳。美芳被秀清玩得淫水直喷。如燕上前一把夺下了秀清手中的淫具,美芳也随着体内淫具的拔出,她也一下子昏迷了过去。“二妹,你要玩死三妹呀。”如燕一边说着,一边给美芳松绑并拿出了堵嘴的丝袜。“二妹,你捆三妹捆的也太紧了,这丝袜都勒紧肉里了。”秀清委屈的说道:“谁让她刚才和我抢哥哥的呢,再说了是她自己要求的。”如燕一边给美芳做人工呼吸,一边说:“二妹,你还不快来帮忙,海涛要是知道了,他不会原谅你的。”秀清一听赶忙给美芳掐人中,锤打前心和后背,不一会美芳悠悠的缓醒过来。“你好点了吗?三妹。”如燕急切地叫着。“唉,大姐,我好多了。二姐,你要玩死我呀。”秀清低下头“对不起,三妹,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你,你,。。。。。。”美芳刚要继续说,就被如燕打断了“好了,三妹,你二姐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再说你不是全对,要不是你让你二姐,满足你的欲望,能有这些事吗。二妹,再说了你比她大,你就不会让着她点吗。三妹,把你的白色短丝袜给我,你的哥哥要用。好了你俩看着办吧。我还要去海涛那里。”说完如燕就拿着美芳的丝袜走了。如燕走了之后,秀清满面惭愧地对美芳说:“好妹妹,都是姐姐不好,姐姐给你赔不是了。姐姐生病时,是妹妹收留了我,可是我却这样对待妹妹,真是惭愧呀。对不起了。”秀清说着说着掉泪了。美芳赶忙说:“二姐,你快别这样,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惹得二姐你生气了。我知道你和大姐都让着我,你们是我的好姐姐,以后我哪里做得不对,还请你们多担待呀。”“好妹妹,你原谅二姐了。”“原谅,原谅。要说起来还不是我要求的吗。咱们不提了好吗。要不二姐,我帮你弄一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