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一辆漂亮的保时捷跑车在宽阔笔直的海滨大道飞驰, 引来不少路人的目光 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开车的人——一个长发飘飘, 戴着墨镜的美女活脱脱的 「香车美人」。 也许是由于墨镜的原因,大多数人都没有认出她就是大名鼎鼎的 甜歌星——杨钰莹。 在黄昏时落日的馀辉下开跑车兜风是她的爱好。 「嘀嘀……」她使劲按喇叭,却迟迟不见佣人来开门, 这个小保姆不知道 又跑到哪偷懒去了。 杨钰莹只好自己下车去开门。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冒出 三个黑衣人,「杨小姐, 我们是公安有件事情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爲首的黑 衣人掏出一个证件飞快的晃了一下。 另外两个壮汉不由分说,架起她的双臂,就 往旁边拖。 「你们想干什麽救……」杨钰莹还没来得及唿救, 小嘴已经被一团白布堵 住。 几乎被半擡着塞进一台依维柯。 这是一间昏暗的房间,窗户上都拉着厚厚的窗帘。 唯一的一盏聚光台灯正直 射在杨钰莹白嫩俏美的脸上。 几双眼睛在黑暗中冷漠地注视着她。 「你和赖X星是什麽关系你的跑车和别墅是哪来的……」 「我爲什麽要告诉你们你们是哪个公安局的是厦门市的还是省厅的我 叔父和你们公安厅长很熟的。 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小心你们的饭碗。 」杨钰莹 显然很生气。 「我们不是公安厅的。 」一个人回答道。 「难道你们是公安部的」杨钰莹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 但很快又恢复了平 静「公安部我叔父也有交情, 李部长……」 「我们也不是公安部的 你不用猜了我们是中央直属领导的特别行动组。 」 听到这,杨钰莹的心顿时凉了一截。 也不敢那幺嚣张了。 是什麽事情要 触动中央来调查呢作爲赖X峰的枕边人, 赖X星赖X峰叔侄以及远华公司的事 情她多少知道一些 但她也深知若非上上下下都有坚实的靠山远华公司绝不会 象今天这样红火;其它大大小小的所谓「调查组」也在赖X星的翻云覆雨中被摆 平。 但今天由中央派出的这支秘密小组,恐怕是赖X星遍布上下的「情报网」都 没能发现的。 「你们想问什麽我是个普通老百姓, 可什麽都不知道。 」杨钰莹的口气已 经软了很多。 「哟,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杨小姐怎麽成了老百姓了。 说说你和你的姘头赖X 峰的丑事吧。 」黑暗中的人挖苦道。 「你……你说什麽你怎麽能这麽说话」受到这样言辞的刺激, 她显然有 些激动晶莹的泪水在眼框转动。 「不许你们侮辱我。 」 「难道我们说错了吗陪人家睡三年就可以换五百万和一辆保时捷, 还有一 栋漂亮的别墅。 杨小姐还是蛮会做生意的嘛。 」另一个声音在黑暗中说道。 杨钰莹十分诧异,说话也变得结巴, 「你们……你们怎麽知道的」这桩钱 色交易本来只有赖X峰叔侄等寥寥几人知道的。 「我们还知道很多呢,你最好老实交待, 不然有你好受的。 」冷冷的话音再 次响起。 这时的杨钰莹心乱如麻,赖家叔侄的爲人她是很清楚的, 他们在厦门简直可 以一手遮天黑道白道都要卖帐的, 如果出卖了他们下场恐怕会很惨。 自己虽 然曾是名红歌星,但在赖家看来, 不过是手中的玩物发泄淫欲的工具罢了。 一但作出背叛的举动,不仅自己的性命保不住, 只怕全家都会糟殃。 何况远 华公司在中央也有很硬的后台,说不定一个命令下来, 这个调查组就得乖乖撤走。 到那时,自己岂不是枉爲小人想到这,她打定主意什麽都不说…… ************ 审讯一直在持续, 被轮流讯问了一晚上杨钰莹始终没有透露一点口风。 渐 渐,她的眼睛适应了强光的照射,可以看清审讯她的有三个人。 一个国字脸的中 年人,好象是爲头的;还有两个年轻人, 一个尖嘴猴腮另一个两撇倒竖的眉毛, 一副苦瓜脸。 「看来你是打算顽抗到底啦」中年人沈吟着, 一时也没有什麽办法。 就在 这时,他的手机铃响了,低头看一下号码, 脸色微微一变赶忙到外面接电话。 一会儿,他兴冲冲的走进屋,向两个年轻人宣布, 「刚才上头命令三天之 内,必须取得突破性进展, 必要时可以采取一切非常规手段。 否则我们只好夹着 尾巴回北京。 」他对「非常规手段」说得十分用力,杨钰莹听到后身体一颤, 最 后一句话却是压低嗓门说的。 两个年轻人轻轻的欢唿了一声,仿佛操练已久的士兵终于等到了上阵的机会, 站起身来走到杨钰莹身边,眼放射出奇异的光芒。 「不要过来,你们想干什麽」杨钰莹害怕地把身子向后缩。 那个苦瓜脸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她的双手, 反剪到背后。 尖嘴的家伙不知从 哪弄来一捆细绳,一匝一匝把她的手牢牢的绑在椅背上。 杨钰莹拼命挣扎,却 怎麽敌得过两个男人。 接着她的双脚也被死死的分开绑在木椅的两条腿上。 让她 分毫不能动弹。 「救命啊……」杨钰莹大声的唿救。 「你喊吧,就是你喊破了嗓子也没人会来救你的, 这间房子都是用隔音材料 做的。 现在就算在这儿开枪杀人,外面的人也听不见。 」尖嘴汉子狞笑着说。 「既然你不配合,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苦瓜脸阴森森的接着说到。 精瘦 的大手伸出,只听见「嗤嗤」几声, 乳白色的洋装正面被撕成几块上身雪白的 肌肤露了出来, 丰满的乳房被一副无肩带的白色胸罩紧紧包裹着 胸罩的上半部 分居然是透明的薄纱做的乳头以上的半个乳房及乳沟都可以清楚看到。 「真是个淫妇啊,居然戴这种奶罩, 摆明了想勾引男人嘛。 」三个男人一边 目不转睛地欣赏,一边发出评论。 杨钰莹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其实这种情趣内衣是赖X峰要求她穿的, 这种 打扮可以更加勾起赖X峰的情欲她本来不喜欢穿的, 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上面都穿成这样,下面不是更淫荡」尖嘴汉子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她的 短裙。 「不要。 」杨钰莹尖叫一声,眼睁睁看着却无法阻挡。 「嗤嗤」短裙也被撕成几条。 果然,下身穿的是一条极窄的白色小内裤,仅 仅够遮住隐密部位, 小腹的那一部分也是透明的薄纱做成的。 稀疏的阴毛清淅可 辨。 平坦的小腹上方,自然凹下部分中心是一个精致的肚脐眼。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 」三人一边淫笑,一边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位甜歌星 的妙曼躯体。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我给你们钱。 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 」杨钰莹苦 苦哀求。 早已不见了开始时的高傲神情。 「妈辣个巴子,你以爲有钱了不起啊。 谁希罕你那几个肮脏的臭钱。 」 「别跟她啰嗦了。 」尖嘴汉子不顾杨钰莹的反对,毛手毛脚的去扯她的胸罩。 在一阵尖叫声中,一对丰满雪白的肉球跳了出来。 「哇。 」三人齐声发出赞叹。 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盯在这两只乳峰上,它们正 随着主人急促的唿吸上下微微颤动着, 圆润的乳房仿佛两只倒扣的甆碗嫣红的 乳头傲然翘立。 尖嘴汉子连口水都流了出来,「靠, 怪不的姓赖的肯花五百万包你。 」 「办正事要紧。 」国字脸捅了捅尖嘴。 他这才回过神来。 转过身去,不知找 什麽东西。 一会儿,他拿了一根黑黝黝的棍子过来。 杨钰莹恐惧地望着,不知是 什麽东西。 棍子的顶端有两个小小的突起,尖嘴奸笑着按动开关, 两个突起之间 冒出蓝色的火花。 原来是一根电棍。 杨钰莹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他们竟然要用这种刑具来对付自己。 忽然,尖嘴 汉子伸出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女歌星娇嫩的乳头, 疼得她皱起了眉头。 「太小了,弄大一点好电一些。 」在不断的捏弄下,杨钰莹的右乳头不由自 主地胀大起来。 正当女明星沈浸在又痒又疼的刺激中时,忽然一阵电流穿透奶头, 并扩散到全身。 「哎哟……」杨钰莹一声哀叫,身体剧烈的挣扎。 秀发随着头部的甩动而飞 舞,两只乳峰大幅晃动。 幸好早有苦瓜脸紧紧按住她。 「呵呵,滋味不错吧。 」话音未落,尖嘴汉子又操起电棒,狠狠地电了一下。 「啊……」杨钰莹又一声惨叫,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美丽的眼睛流出。 「饶了 我吧。 」 「不给你点苦头吃,你还不知道厉害。 」尖嘴汉子毫不怜香惜玉,又在她娇 嫩的乳房上电了一下。 雪白的美体又是一阵无奈的挣扎。 「尿了,尿了。 」苦瓜脸惊奇的喊道。 只见女歌星薄薄的小内裤已经湿漉漉的一片。 「啧啧,这麽大的人了还尿裤子。 」国字脸幸灾乐祸的挖苦,又对苦瓜脸使 了个眼色。 「还不快帮杨小姐换下来,穿在身上会生病的。 」 苦瓜脸楞了一下,然后乐颠颠的去执行这个美差。 只见他蹲下身子,两手的食指勾住女歌星大腿两侧内裤的细绳, 用力往外一 挣。 绳子应声而断。 他把扯烂的内裤揉成一团,凑到鼻子前嗅了一下。 「好骚, 好骚。 」 「哎呀……」杨钰莹屈辱而又羞涩地呻吟了一声。 此时她已经完全一丝不挂 了,漂亮阴户一览无馀地暴露在男人们火辣的目光之下。 两片粉红的阴唇微微张 开,上面还挂着几滴黄色的尿珠。 「怎麽样有没有想起什麽来啊大歌星」国字脸的中年人幸灾乐祸地调 侃道。 杨钰莹刚刚从电击的痛苦中清醒过来, 「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说什麽呀」 「哼, 还不觉悟。 」中年人向尖嘴汉子挥挥手。 尖嘴汉子心领神会地拿着电棒蹲下来, 仔细地观察毫无遮掩的秘处。 杨钰莹 发觉他的企图,「不要,不要在那……」 「嘿嘿, 那可由不得你。 」尖嘴汉子干笑了两声。 用手指分开粉色的花瓣上 部,中指熟练地探寻阴蒂所在。 灵巧的手指轻轻剥开包皮,让小肉豆暴露在空气 中, 「嗯……」女人极度敏感的部位被触摸杨钰莹发出恼人的呻吟。 尖嘴汉子不断地用手指挑逗小肉粒, 使它惊人地膨胀起来杨钰莹的身体早 已受不了这种快感的刺激, 在木椅上轻轻地扭动起来。 这时,小肉豆已经胀大得无法缩回包皮内。 尖嘴汉子见时机成熟,果断地拿 起电棍, 电在高耸的阴蒂上。 只听见「啊……」一声惨叫,一股黄色的液体激射 而出, 险些喷到尖嘴汉子的脸上。 杨钰莹终于抵受不住,昏了过去。 一盆凉水波在杨钰莹头上,激得她一个冷战。 「我说,我说。 」她无法再忍 受那种地狱般的电击,终于崩溃了。 「这就对了嘛,早说不就行了。 」 中年人忙指示苦瓜脸作记录,尖嘴汉子则站在旁边, 一看到杨钰莹有呑呑吐 吐的地方就电一下她的乳房。 两小时过去了,终于交待完了,杨钰莹松了一口气。 中年人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今天就到这吧, 大家累了一天也该娱乐 一下了。 」说完眼睛色眯眯的盯在杨钰莹的诱人的祼体上。 「大家自由活动吧。 」 三人围拢上来。 「你们干什麽我全都说了,你们应该放了我。 」杨钰莹害怕地说。 「我们是想放了你,但是我们的老二却不答应。 」尖嘴汉子淫笑着回答道。 杨钰莹这才发现他们的裤裆早就支起了一座座小帐篷。 他们七手八脚地解开女歌星脚上的绳索, 却不放开手上的绳索尖嘴和苦瓜 脸自觉地举起杨钰莹两条修长的美脚和身体对折, 阴户凸出朝向国字脸的中年人。 国字脸早就解开裤子,掏出坚硬已久的紫红的肉棒, 直插毫无屏蔽的小穴…… 「唔」由于事先毫无润滑 中年人的插入让她感到有些痛苦。 另外两个年轻 人则腾出手来,不徐不慢地搓揉着两只丰满的乳房。 国字脸直插了五六百下,将精液射在杨钰莹的肚子上。 尖嘴汉子赶紧上来接 力…… 毫无抵抗能力的杨钰莹只能任由他们轮流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泄。 …… 「一千,一千零一, 一千零二……」国字脸和尖嘴汉子兴奋地在一旁替苦瓜 脸数数。 没想到苦瓜脸竟是他们中能力最强的,卖力地干了一千多下, 丝毫没有 要射的意思。 这可苦了杨钰莹,幼嫩的肉唇随着长大的肉棒进进出出, 幸好被干 了这麽久淫户也渗出了一些液体, 否则阴道内壁早被磨破了。 又干了几百下,苦瓜脸终于拔出巨大的阳具, 将又白又浓的子孙液射在杨钰 莹身上。 ************ 她站了很久, 腿早就麻了更要命的是腰长时间弯着不能伸直, 已经酸得快 要折断了。 现在杨钰莹的姿式是: 双手成一字形与肩高绑在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 上, 象挑担的样子。 美丽的长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 项圈上有一个金属小 环,一条细链系在小环上, 链子的另一头固定在地上。 由于细链的长度太短,她只能尴尬地弯着腰, 身体折成一个钝角乌黑秀美 的长发散乱地下垂着, 丰满的乳房由于身体的前倾更显硕大肥白的屁股向后撅 起。 一根约一米长的木棍绑在两脚之间,使她修长的双腿只能分开站立, 隐密之 处完全显露出来。 被三人操了很多次,两片肉唇无法完全闭拢, 留出一个橄榄形 的小口在灯光的照射下, 都可以看见腔内粉红色的秘肉湿漉漉的还闪着光。 杨钰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种下场, 昨天还趾高气昂地出入高级商 场、美容店;开着名贵跑车吹海风。 今天却被关在一昏暗的房子,脱光衣服, 被三个男人肆意凌辱。 现在自己 的处境简直比一个囚犯还不如。 想到这她不禁有些恨赖家叔侄,都是远华公司 搞出来的事, 害得自己也牵扯进去。 她却不想想,要不是远华公司,她哪来这麽 多荣华富贵。 想着想着杨钰莹腰已经酸得不行了, 双腿微曲就要向前跪下来「啪」一声, 一道黑影飞速击在她白嫩的臀部, 立刻留下几道红印。 「哎哟」杨钰莹一声惨叫, 连忙又站直了腿。 尖嘴汉子出现在她身后,手拿一根类似拂尘的东西, 黑木把 前端是用皮革裁成一丝丝的,打在身上虽然不如皮鞭疼但也够受。 「想偷懒不站足一个小时别想休息。 」 「小李,真有你的。 这招「老农挑粪」够这娘们受的。 」国字脸夸奖道。 「嘿嘿,过奖过奖,还有几招没使呢。 」尖嘴汉子笑着说道。 原来他姓李。 听到还有更多的折磨杨钰莹吓得花容失色、浑身发抖, 「饶了我吧我什麽 都已经说了。 」 「老子看你刚才交待问题的时候眼珠骨碌骨碌乱转, 肯定没说实话。 先尝尝 老子的「美人三招」再说!现在才第一招呢!」尖嘴汉子恶狠狠的说道。 「宵哥,先把这的东西用完再说吧。 」苦瓜脸说完指了指旁边一个打开的 皮箱。 面放着皮鞭、手拷、各种大小的夹子,铁链等SM用具。 「这可是上面 特批从日本购买,专门审特别女犯用的。 」 「呵呵,对啊,我差点忘了。 」尖嘴汉子搔了搔头。 苦瓜脸从皮箱拿出一副用细铁链连在一起的小钢夹, 走到杨钰莹身边。 「不要,不要。 」她拼命的甩头。 但两只钢夹还是夹在了她的乳尖上。 「妈 呀,好痛。 」无情的金属制品紧紧咬住神经末梢丰富的乳头。 尖嘴汉子嘿嘿笑着,从箱子拿出一些小砝码, 一个个挂在她双乳间的铁链 上直将纤细嫩红的乳头向下扯得约一寸长。 「啊……」杨钰莹一声惨叫,眼睁 睁着看着他们虐待自己的美乳却毫无办法。 「下面也要夹的。 」国字脸提醒道。 「知道了。 」两人答应了一声,又在杨钰莹的下身忙碌起来。 苦瓜脸先用手 指将她的阴蒂刺激得不由自主的勃起。 再将带环的小钢夹夹住小肉粒。 杨钰莹身 子一软,差点倒下,两人忙扶住。 「妈的,你要再敢倒下,老子打烂你的屁股。 」尖嘴汉子威胁道。 吓得杨钰莹强忍下身的酸麻站稳身子。 随后,这个钢夹上也被挂上两个砝码, 娇嫩的小肉粒被砝码的重量下拉得细 长。 杨钰莹早已痛得浑身发抖,细小的汗珠从白嫩的皮肤渗出。 接着,两边的阴 唇也被夹住挂上砝码,将两片花瓣拉得老长。 这时,国字脸的手机又响了。 又是上面打来的。 「是首长啊,我们取得重大进展,现在我把材料传真过来……由于人犯十分 狡猾, 我们认爲还有进一步深挖的必要……什麽见机行事好的……好的……」 电话挂了。 国字脸收起手机,冷笑着说「杨小姐, 好戏才开始呢。 」 …… ************ 经过三天残酷的折磨, 杨钰莹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骄傲之气早已不 复存在。 每天都赤身露体任凭三人蹂躏发泄。 还要接受变态的折磨,三个人中, 尖嘴汉子最凶恶, 下手也最狠SM的花样层出不穷,象「仙女登梯」、「童子 献桃」、「扯奶头」、「扎阴唇」等, 每回都把她弄得死去活来;国字脸虽然表 面上一派正气 其实也一肚子坏水打起炮来不甘人后;苦瓜脸虽然其貎不扬, 阳具却是最长的且耐力特强,每回和他性交杨钰莹都痛苦不堪。 谁知道这样的 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