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老婆是大学同学,我们刚刚毕业一年多。 毕业后就领了证,但还没举行婚礼。 我们在上海工作。 住在一个小出租屋里。 我在一家食品公司做销售,老婆在一个旅游公司负责订机票。 收入也就温饱。 我的老婆今年24岁,168的个子。 身材匀称性感,奶子又挺又丰满,屁股圆圆翘翘的, 喜欢穿短裙子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让人看着两眼冒火。 长的也算中等偏上,当然不能和大明星比了。 但那时在班里也算班花了。 我喜欢和她做爱,这么个优物,谁又不想操她呢?两个月前的一天, 老婆回来非常高兴,对我说,她不在那家公司干了, 去一家投资公司应聘工作被录取了。 和她一起去的还有她们公司的王姐。 月薪6000元。 她现在的工资每月只有2500元。 我说不错啊。 爲你高兴。 那个王姐我也见过。 28岁了,人长的很漂亮,结婚3,4年了吧, 没要孩子。 人有点小丰满,但决不是胖,身材和模样比我老婆稍差一点。 但也是让男人蠢蠢欲动。 我想像着她的样子,手淫过两次了。 上个月月底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至今心里难受。 那天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晚上单位同事要一起吃饭, 庆祝这个月超额完成任务。 我问她都谁啊?她说有他们部门的五个男同事, 王姐也去。 我一听王姐也去,没啥好担心的。 就说去吧。 我一想,正好晚上老婆不回来吃饭。 我就给一个比我大5岁的一个女客户打电话, 这个女客户姓赵今年30岁。 老公是一家小公司的主管。 因爲要买房子,还没要孩子。 因爲工作的原因,我们经常接触,时间长了, 就很熟悉了。 之后就上过几次床。 人长的还不错。 个子不算高,但奶子很大。 我干过她几次。 活非常好。 我们约到宾馆见面。 7点来锺吧,赵姐来了。 一看就化了妆,穿了条超短裙,低胸上衣, 乳沟明显露着两条雪白的大腿。 我说,赵姐,咱闲话少说吧。 她笑着说我是个小色狼。 我们脱光了衣服,一起去洗了个澡。 我抱着她,把她扔到床上。 我说我老婆出去吃饭了,一会就回家,咱们抓紧时间操逼吧。 她没说话,笑着扑到我身上。 从我脖子开始舔,一直向下舔,舔到了我的阴茎, 一下吞到口了用她的小舌头不断的搅动我的龟头。 我下面又酥又麻,涨的又粗又长的。 把她的小嘴撑的鼓鼓的。 她就像个贪吃的孩子。 吃的津津有味,咂砸声不断。 这个小骚货,别人的老婆在用小嘴吃我的鸡吧, 越想越爽。 我翻过身去,我们69相对。 我扒着她的小逼吸允起来,她的淫液混着我的口水, 流到了大腿上。 她娇喘着,淫声不断,还拼命的吃着我的大吊。 我看挑逗的差不多了。 就把她翻过来,分开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 她的阴唇外翻红红的。 淫水附着在阴唇上,整个阴道亮亮的。 我挺起大鸡吧,扑哧一下就插到了她的小穴里。 她呻吟一声,身子一紧,双手抱住我的脖子, 嘴里说快点快点。 我心想。 你个浪货,就慢慢享受被插的感觉吧。 我要慢慢的操你。 我抓住她的小手,压到她头顶上。 然后抽出手来,揉捏着她的两个又大又白的奶子, 手感真不错虽然没有我老婆的有弹性,但软有软的手感。 我是又揉奶,又捏奶头。 一会就把她的两个大奶子揉的红红的。 下面还不断的抽查她的小穴。 扑哧扑哧的,还有肉和肉碰撞的啪啪声。 我把她双脚架在我的肩上,两个手粗暴的揉搓她的奶子, 时不时用力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一下她的小脸红红的, 小嘴微张呻吟不断,我加快速度,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以经不是呻吟而成了喊叫,嘴里脏话不断,「干我, 操我插死我,哦。 。 。 太爽了,干的我好爽,操死我吧。 」 我也很兴奋,下面加快了速度和每次插入的深度。 两个手更用力的揉搓着她的大奶子,用力拍打她的大白屁股。 嘴里骂着「你个骚逼,我操死你,浪货, 公交车公共厕所,所有男人都上你,所有男人都尿你, 射烂你的逼干你个浪逼。 」 她越来越兴奋疯狂。 双手抱着我脖子往她身上拉,搂的我越来越紧, 我也顺势趴在她身上用手抱住她的头,把下面抽插的速度提到最高, 她以经说不上话只是带着哭腔,啊啊啊的。 我边插,边喊,「操死你个烂货,我就是要操别人的老婆, 别人的老婆让我操烂逼被插烂,操别人的老婆就是爽。 」 我是越说越脏,越暴力,她只是啊啊啊的, 嘴里以经说不出一个完整字眼睛紧闭,嘴张的老大, 脸红红的好像要窒息一样。 最后我一挺,把一股股浓浓的磙烫的精液, 一股脑全射到她的子宫里我用力顶着她的阴道口, 龟头在她的子宫里一跳一跳的。 把最后一股精液射完。 我才慢慢抽出我的鸡吧。 赵姐躺在那,一动不动,只是张着嘴大口喘气。 我的精液顺着她的阴道口,缓缓的向外流淌。 混着她的爱液,在床单上,流淌了一大摊, 而且还在向外流。 她的阴唇红红的,屁股和奶子也被我蹂躏的通红。 一会她缓过气来,问我,刚才怎么还叫着要干死别人的老婆什么的话啊, 她说你本来就沾了便宜,操了别人的老婆,嘴上还不饶人。 还把她的奶子和屁股蹂躏的红红的,要是被她老公看到了肯定怀疑。 我冲她笑笑没说话,就去冲澡了。 一会她也进来冲澡。 我先洗完出去。 打算回家,老婆也差不多要回家了,一看手机, 上面有老婆一条短信。 说是吃完饭,同事们说去唱歌,在xx路xxKTV。 我一想,那回家还早呢,等赵姐出来。 我又抱着她,摸起来。 她笑着说,怎么不急着回家了?我说老婆和同事又去唱歌了。 她说你小心,你老婆也像我一样,在别的男人身子下面被操呢。 我一听,这骚娘们,刚才被我说了几句脏话, 还报复我我一下把她扔到床上,这次可不玩温柔的。 叫你说我,我玩SM,玩强奸。 我动作粗野,可惜她很配合,还挺享受, 我又操了她一通。 完了事。 躺在床上吸烟。 她说,你每次都不带套,把精液都射到我子宫里, 万一怀孕怎么办?我说你又不是妓是我的情人。 射你应该。 聊了一会。 我们就自己回家了。 我走在路上,心想,反正回家也没事,不如去接老婆吧, 按她短信里说的地址打了个车就去了。 给司机说去XX路XXKTV,司机诡秘的一笑。 就奔那去了。 我心想,靠,笑的这么暧昧,我又不是男同。 结果那地是真不好找。 到了那我又找了一会才找到。 藏的这么严实?老婆她们怎么跑这来唱歌啊。 进了门,就看到大厅里有几个穿着暴露的美女。 一个上来问我大哥,几个人啊?我说朋友叫我来的, 在上面。 她就没再理我。 我心想,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乱?到了二楼, 灯光昏暗。 时不时从单间里出来个女人,或男人,还搂搂抱抱。 我更担心了,怎么这么乱的地方,幸好我来了。 我推开一个刚上楼的单间,里面三个人, 两男一女一个男的在唱歌,另一个男的正光着身子和那女的在沙发上做爱。 我赶紧退了出来。 这她妈什么地方啊?不行,得赶紧叫老婆走。 我连推了几个门,里面都是污浊不堪,我的心更加紧张了。 到了一个大包门口,我还没推门,里面出来个男的, 去厕所。 我通过门缝向里看,大概有6个人,在昏暗的灯光里, 好像几个人在做爱。 我就偷偷的推门进去。 因爲刚刚有人出去。 他们也没人注意我。 可能把我当成刚出去的同伴了吧。 我熘到一个昏暗的灯光照不到的墙角,仔细看看是不是我老婆他们, 毕竟人数和她说的差不多。 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里面的光缐,仔细向沙发上看。 沙发上躺着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奶子都挺大, 皮肤很白好像睡着了,都没有动作。 头向旁边歪着,看不清脸。 四个男人在操着他们。 一个年轻点的女人,有三个男人在招唿她, 一个搬着腿在那操大鸡吧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的。 屁股下面以经有乳白色液体一大滩,看来以经操了好大一会, 不只一个男人在她阴道里射过精了另一个男人用手指扣她的肛门, 好像在涂润滑液什么的还有一个男的把大鸡吧插到她嘴里, 在那一挺一挺的好像是射精了。 女人的脸看不清,长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 只看到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但一点反应也没有。 沙发的另一边,一个男人正用迈克风的细头端, 捅着那个女人的阴道进进出出的,那个女人屁股下面也有一大滩精液状的液体。 但那个女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突然明白,肯定是这两个女人被下药了, 这几个人把她们迷奸了我的心突突的跳,心里默默祈祷, 千万别是我老婆她们那伙。 虽然算上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数差不多。 但看不到脸,只凭裸露的身体,我还不能断定是她们, 万一认错这地这么乱,他们人又多,又是迷奸。 我就危险了。 正想着,刚才那人又回来了。 进了门,迅速的就脱了衣服,冲着沙发另头那女的就去了, 嘴里还念道着小王,我来了。 我心一惊,难道是王姐,但这两个女人头发都很长, 遮着大半个脸好像还有些湿,沾在脸上。 确实看不清,我想,再忍一下,必须得确认才行。 刚进来那男的,抱起年龄捎大的女人说, 小王肛门肯定被开发过很好插入,小刘的就不行, 还得再用手扣一会。 我一听头都快炸了,我老婆就姓刘啊,我现在80%能确认是她们了, 而且我和我老婆从没肛交过她说不卫生,不同意。 我现在只差看到她们两个的模样了。 王姐我也认识。 刚进来那男的,躺在沙发上,把王姓女人抱到他身上背对自己, 把阴茎慢慢的插进她的肛门。 刚才用迈克风插她的那男人跪在沙发上, 把鸡吧插进了她的阴道内两个男人一动一动的, 就这样干着那女人的前门后门下面那男的双手从后面搂过来, 用力蹂躏着那女人的两个大奶子。 那女的垂着头。 没啥多大反映,但小嘴微张。 另三个男的也不甘示弱,换了个姿势。 一个男的躺在沙发上,把那女人抱到自己身上, 面对自己把大鸡吧插到她的小穴里,另一个男人在后面, 抱着她的大白屁股用手使劲搬开两个屁股蛋, 用自己的大鸡吧一点一点向里挤。 一会好像就插进去了一大半,听那女人哼了一声, 就没动静了。 这声音好熟,像我老婆的声音。 另一个男人抱着那女人的头,站在躺着的男人上面, 把自己的大鸡吧一个劲的往那女人的嘴里塞。 下面的男人双手粗暴的揉搓着女人的两个又大又挺又白的大奶子, 奶头被拽的很长。 后面的男人一点点的抽插,还用手不停的啪啪的抽拍着女人的大白屁股。 三个男人,同时插着这个女人的三个洞, 越干越快嘴里脏话连篇,开始疯狂的在这个女人的嘴里, 阴道里肛门里抽插起来。 满屋都是男人嘴里脏话,女人鼻子里发出的哼哼声, 还有生殖器结合的啪啪声淫液混在一起的叭叭声。 这个女人的身材,屁股,奶子和我老婆的简直一模一样。 另一边两个男人以经疯狂的干着那个王姓女人。 那女的垂着头,一个男人托起她的头,用手扣她的嘴, 捏她的脸把她脸上的头发弄开。 这时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因爲我以经看清这个女人的脸了,她就是我老婆以前和现在的同事, 王姐。 而另一个女人肯定是我老婆。 我按开门口的灯。 屋里马上像白天一样明亮。 五个男人都愣了,全都看着我。 我的愤怒写满全脸。 他们开始懵了,慢慢的也变的愤怒了,我不等他们发怒, 就先一步说出。 那三个男人一起正操着,蹂躏着的女人是我老婆, 另一个是王姐同时说出了她们俩个的名字。 还有她们现在所以公司的名字。 我说我是刘X的丈夫。 五个男人全楞了。 我看到那个鸡吧插进我老婆嘴里的男人的鸡吧一下就小了, 从我老婆嘴里滑了出来。 一股白色的精液从我老婆嘴角流出。 他还是用双手抱着我老婆的头僵在那。 另一个鸡吧插进我老婆肛门里的男人,正楞着, 突然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抱住我老婆的大屁股, 身子一挺一挺。 因爲紧张和害怕,他射精了。 他捂着自己缩小了的鸡吧,站在那无所适从。 一股精液又顺着我老婆的肛门流了出来。 下面那男的赶紧翻身起来,把我老婆放平到沙发上, 我老婆一条腿搭在沙发上一条腿垂在地上,头歪着。 两腿之间的阴道裸露在衆目奎奎之下。 还不断的向外流淌着混合了五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体液的混合物。 嘴角也沾着刚才流出的精液,还有下面正慢慢流淌在肛门上的精液。 太过份了,他们竟然这样蹂躏我的老婆。 竟然做的如此过份。 而我的老婆好像睡着了一样,脸色潮红。 双眼紧闭。 五个男人慌乱的穿好自己的衣服。 一个劲说,误会误会。 有事好好说。 别报警之类的。 我对他们喊,磙,磙出去。 五个人一熘烟跑了。 我坐在沙发上,用纸给老婆擦拭着嘴角, 阴道上还有肛门,脸上,头发上,乳房上,大腿上, 手上肚皮上的精液。 她的嘴唇有些红,阴唇又红又肿,旁边还沾着掉下来的阴毛, 肛门也是红红的洞口大开,乳房被揉搓的又红又肿的, 奶头又大又肿。 浑身一股腥臭的精液味。 我又擡头看了看王姐,也比我老婆好不到哪去。 奇怪的是,她阴道里还插着那个迈克风。 不知道那个在上面干他的男人什么时候又把迈克风插进去了。 但肯定不是我开灯以后的事,真他妈的变态。 我又过去,慢慢的把王姐阴道里的迈克风抽出来。 跟着一股精液流了出来。 我又用纸帮王姐把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擦了个干净。 然后关上灯。 坐在她们俩中间。 等着她们醒过来。 又过了不到两个小时。 她们终于醒了。 一看自己都光着身子,我坐在那里,浑身还又腥又臭, 粘粘湖湖的。 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省去了我出去偷情的事。 她们都很气愤,很难看。 很羞愧。 原来她们吃完饭。 同事说去唱歌,就跑这来了,进来后我老婆和王姐看这里这么乱, 就说要走他们说饮料都要了,喝了再走吧,要不浪费了, 结果我老婆她们就喝了当时还有两个男同事在那唱歌, 说唱两首就走。 之后她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来就看到我了。 我老婆说要告他们。 王姐坚决不同意,说要是告了,就没法在上海工作了。 我也有些爲难。 真要告了,确实没脸在这里再工作了。 怎么面对朋友,同事,同学呢。 后来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老婆就不停的哭,说对不起我,求我原谅。 我心想,这也不怪你,你是被人陷害了, 我也在外面有人。 也对不起你。 但嘴上却一个劲的劝她。 说没关系,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云云的。 后来那五个人派了代表,说是误会,不知道她们俩个是结了婚, 或是有男朋友的因爲她们档案上都写着单身。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出去应聘,有的公司要求就是必须是单身, 所以档案上就填了单身但他们肯定知道是假的, 现在也没办法追究了。 经过谈判,他们给了我老婆和王姐一人20万元。 把这事私了了。 再后来我老婆和王姐都离开了那个公司, 换了工作。 我现在想想,真的是亏了,我当时正在操别人的老婆, 而我的老婆却正被别人操而且是五个。 我一个鸡吧插人家老婆一个洞,别人五个大鸡吧同时插我老婆三个洞, 还开了我老婆的肛门处。 真是亏大了。 而且还是被轮流操,轮流插,用鸡吧和各种东西插。 我现在和我老婆做爱时,脑子里总是在回想她被轮奸时的情形。 越想越兴奋,越想干的越来劲。 老婆经过这次事,每次做爱时,也放的更开, 也更加的淫荡了。 我现在又和我一个客户干上了,比我老婆还小一岁, 没结婚但有男朋友。 真是不容易啊。 我老婆同时被五个男人暴操,而我要想补上这个亏, 还得去找三个别人的老婆才行。 哎,想想又挺可笑的,也挺可气,还挺兴奋的, 当你嫖娼或是偷情时,或是在干别人的老婆时, 自己的老婆却同时也在被别的男人插或是一个, 或是多个。 当你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时,也许你的老婆正在被别人在身下发泄。 当别人的老婆在你身下淫荡的呻吟时,你的老婆也正在别的男人身下更加淫荡的浪叫。 想想还是比较公平的。 也许有时是同时的。 也许有时并不一定是同一时间内发生的。 但不管如何,总是发生了。 不管是偷情,和一个男人做爱,还是被多个男人同时或是轮流操, 都是一样的。 想明白了,我也就释然了。 我也更加爱我老婆了。 这是根据我自己亲身经历写出来的,相信也好, 不相信也好都可以把他当成故事,慢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