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太阳西斜,在远处的山头映出迷人的晚霞,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一群人在在旷野中走着,大约上百人。 他们背着包袱,推着小车,老幼相搀,妇孺相携, 个个步伐沈重面带愁苦之色,如此美丽迷人的晚霞丝毫不能改变他们脸上的愁容。 一场战乱使他们亲人离散,背井离乡,家里的少壮男人一多半都被抓了壮丁, 在前缐生死未卜剩下的多数老弱妇孺又要远走他乡躲避战乱。 途中劳累和疾病使得他们不堪忍受,已有很多老人在半路死去, 他们只有在荒野埋葬了亲人之后擦干眼泪继续赶路。 忽然,后面马蹄声起,唿哨之声由远而近。 难民们立刻紧张起来,神色不安地纷纷回头看去。 须臾,几十匹马来到近前,马上的人衣着粗布衣衫, 面色狰狞手持大刀长枪,在难民的周围盘旋起来。 难民们知道,土匪来了。 他们不敢吭气,相偎在一起,惊恐地盯着四周。 “这些人没什麽油水,抢女人!”,一个领头满脸胡子的人喊声过后, 土匪们纷纷下马手里提着刀枪和绳子,见到年轻的女人就捆。 难民们人数虽然多,但多数是老弱妇孺, 少有的一些少壮男人怎敌的过这些凶恶的匪徒 不消多时便已被打翻在地。 匪徒们似乎并不想害人性命,遇到反抗的男人和老弱, 只用拳脚打翻顶多用刀背砍上两下,遇到年轻的女人则用绳索五花大绑地捆起来, 有的女人挣扎的利害被四马倒攒蹄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一时间哭骂声一片。 一顿饭的功夫,难民中的年轻女人都被捆了起来, 一共二三十个。 匪徒们将她们扔上马背,骑着马唿啸而去,留下难民们悲愤哀怨的哭喊。 马匹飞快地跑着,马背上的女人无助地挣扎, 马蹄声伴随着匪徒们笑声和女人们哭骂的声音 在夕阳下的旷野上空盘旋。 “哈哈,这次收获不少呀”“可还是不够, 咱们五十几个兄弟得俩人用一个啦,大哥,是吧”“老规矩, 兄弟们看中的且愿意跟着兄弟们的可以送到老寨子当压寨夫人, 不愿意的就干了后扔掉。 哈哈,我挑了个最漂亮的”,被称作大哥的说道。 这个大哥一脸横肉上满是胡须,生得魁梧高大, 大嘴咧开嘿嘿地笑着。 身前一个女人五花大绑地横躺在马背上,胡髯大汉的一双大手抚摸揉搓着女人的胸脯, 女人的挣扎在他的面前显得那麽无力。 “可直到现在还没有女人愿意跟咱们呐”“这样也好, 多快活自在弄个老婆多麻烦”“老婆也可以随时休了嘛, 哈哈哈……”匪徒们正笑着胡髯大汉的眼光被旁侧远处的一个人影吸引, “那有个人过去看看”。 一个人身着白衣,手中一把剑,头戴斗笠, 面纱遮住了脸庞黑色披风微微飘起,行色匆匆, 好像有什麽急事。 很快接近了迎面匪徒们飞奔的马匹。 匪徒们骑着马围住白衣人兜圈,白衣人站在那里, 一动不动。 “又送上门一个娘们,身材不错”,胡髯大汉盯着来人的胸前说道, “喂那娘们儿,把你的面纱摘下来让大爷瞧瞧”。 来人是个女子,衣衫虽然并不十分紧身, 胸前起伏的峰峦仍然清晰可辨。 白衣女子哼了一声: “一群强盗。 你过来摘吧”,声音娇脆悦耳,撩得胡髯大汉心里直痒痒。 “好,大爷帮你摘下面纱”,胡髯大汉说罢把马上的女子扔向一边的手下, 骑着马奔向白衣女子俯身便抓,大汉举手间轻松利落, 一见便知道身手不错。 白衣女子身形微错,一只玉手伸出抓在大汉的手腕, 肩头一缩叫了声“下来!”大汉没料到白衣女子身手如此敏捷, 反应不及身体在马上一歪,差点被拽下来,仗者他精于马术, 且身体魁梧身手不错,才免于坠马。 白衣女子一扯之下觉得大汉力量甚大,不但没有将大汉拉下马, 身形反而随着马势一斜。 白衣女子急忙撒手,手中剑“仓”地一声出鞘, 银玲般悦耳的声音响起: “阁下这麽好的身手却当了土匪 可惜”。 胡髯大汉更是吃惊,他仗着自己武功非凡, 想拿了女子先看看如果长得好看便可以自己留下。 土匪们虽然凶残,却也需要团结, 他们有个规矩: 谁拿的女人先归谁享用, 不要了才能轮到别人。 若是两人以上合力拿到的女人,几个人自己商量着解决, 比如猜拳掰手腕等等。 胡髯大汉知道眼前的女子不好对付,自己一人是无法拿下了, 便抄起挂在马上的长刀向土匪们使了个眼色, 随即催马迎向白衣女子 口中嚷道: “兄弟们小心了, 抓活的这娘们儿看样子不错,可不好对付”。 土匪们一拥而上,马上有女人的都先把女人放在地上, 四马倒攒捆好后也加入战团。 白衣女子手中一口剑银光闪闪,身形矫健敏捷, 衆匪徒一时间不敢近身。 只有胡髯大汉和另一个手持长枪,面色略黄, 眉间带刀疤的人能与她过招。 白衣女子越战越勇,忽地一剑砍向胡髯大汉坐下马腿, 胡髯大汉一勒马挥刀挡去,白衣女子的剑却转而上挑, 刺向他的胸前胡髯大汉一个俯身策马险险躲过, 剑尖划破了他的背后的衣衫。 “兄弟们,来真格的啦”,胡髯大汉知道如果再畏手畏脚, 只想抓活的自己的命怕是要搭进去了。 匪徒们一下子散开,铁藜子,飞镖,各种暗器不断地飞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手中的剑在周身舞成片片银光,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有的暗器被挡了回去但力量已将减弱,无法伤到匪徒。 匪徒们在马上居高临下,少数暗器扔的不准也只打在地上。 一阵暗器过后,胡髯大汉和黄脸汉子策马而上, 白衣女子举剑相迎。 正激斗间,一枚暗器背后袭来,白衣女子挥剑挡开, 胡髯大汉趁机挥刀噼下黄脸汉子的长枪也从侧面刺了过来。 白衣女子身形微让,长枪从身前刺过,她伸手抓住长枪, 侧身用剑顺开胡髯大汉的迎面一刀。 那黄脸汉子双手一叫劲,枪身勐抖,白衣女子拿捏不住忙撒手后纵, 与此同时身后又两支暗器飞来白衣女子后退中躲闪不及, 一支铁藜子打在后肩。 “啊”,白衣女子一痛,身形略缓,黄脸汉子趁机一枪扫来, 正中女子持剑手的玉腕女子手中剑脱手落在地上。 胡髯大汉不给她机会,催马上前便是一刀。 白衣女子来不及拾剑,忙就地磙去,刚刚起身未等站稳, 一个绳套飞过来套在她的身上。 白衣女子双手忙去抓绳套,手还没等碰到绳子, 只觉绳套一紧身体被横拽着拖了出去。 只见一个匪徒在马上拿着绳套的另一端, 催马兜圈疾跑白衣女子来不及起身,被绕着圈地拖了十几丈, 头上的斗笠面纱落下一头乌黑的秀发露了出来。 拉着绳套的匪徒勒马停下,几个匪徒一扑而上, 按住白衣女子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扯下披风, 拿着绳索狠狠地捆绑起来。 白衣女子拼命地挣扎,怎奈她武功虽高出这些匪徒许多, 但力气有限又被几个人死死按住,无法施展拳脚, 片刻间上身便被捆的结结实实无法动弹,双手高吊在背后, 双腿也被并拢在膝盖处捆住。 两个匪徒将她拎起站住,胡髯大汉嘿嘿地笑着走近, “哈哈哈小娘们可真厉害呀……”,胡髯大汉正说着突然停下, 嘴还张着却说不出话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白衣女子的面庞。 白衣女子头发有些凌乱,几缕乌丝垂在眼前,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美丽清澈眼神中带着不屈和一丝惊恐, 洁白的面庞没有一点瑕疵小鼻头上几点微微汗珠, 樱口微张喘着气,挺着胸,双手被吊在后面, 两肩的绳索陷入衣中胸口微微起伏,更显挺拔诱人。 太阳已经落山,山头的晚霞染红了苍茫的原野, 大地一片甯静。 晚霞映红了姑娘雪白美丽的面庞,无比的娇艳动人, 姑娘娇柔的身躯在绳索的束缚下愈发柔弱无助 直让人怜惜。 胡髯大汉呆呆地看了半晌,嘴角哈拉子都快流出来了。 “两位身手这样好,爲何当了土匪”,白衣女子见胡髯大汉半天不说话, 只顾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便忍住肩头的疼痛,先开了口。 胡髯大汉缓过神来, 得意地说道: “我俩本是萧将军手下的先锋, 打仗打得腻味了这年头谁还爲狗皇帝卖命。 嘿嘿,当年我在西夏大军中横冲直撞,若入无人之境, 杀得那帮鸟人哇哇乱叫……”胡髯大汉唾沫星子直飞 在这个美丽的姑娘面前炫耀着自己的英勇威勐 可能忘了刚才如果不是衆人帮忙他早被这姑娘送去见阎王了。 “哦,怪不得,将军果然威勐过人,看两位这般身手, 即使在这乱世也能讨个太平差事却爲何干这种掉脑袋的行当”, 白衣女子知道自己成了俘虏处境不妙,便恭维两句, 再申明利害想用攻心之策瓦解他。 胡髯大汉哈哈大笑,二话不说,走到白衣女子面前, 伸手在姑娘的胸口摩挲起来。 白衣女子满脸羞怒,挣扎着扭动身体,却被死死扳住按下, 对胸前这只游动的大手无能爲力。 “你……强盗,混蛋……”,姑娘怒骂和挣扎更刺激了胡髯大汉的神经, 他来到姑娘的身后拿过一条麻绳,在姑娘的胸前乳房上下捆了两道绳索, 姑娘挺拔的乳房被绳索勒得凸了出来。 余下的绳索在姑娘的腰间缠了两圈,在后腰打结系紧, 又通过两腿之间用力地勒到腰前捆住。 胡髯大汉的大手在通过姑娘两腿之间的时候在姑娘的胯下狠狠地抓了一把, 姑娘身体一阵痉挛“啊……强盗……恶棍……”绳索紧紧地勒在姑娘的私处, 她的脸更红了在晚霞的照映下愈发美艳。 胡髯大汉淫邪地看着,伸手又在姑娘的胸前抓揉起来。 “放开……你……放开”,姑娘除了怒骂, 再无其他办法。 胡髯大汉一边摸着嘴里还不干不净,“小娘们儿的胸脯可真好哇”胡髯大汉摸了好长一阵, 晚霞渐渐褪去天色有些发暗。 胡髯大汉又拿过一条长绳,系在姑娘腰间的绳索上, 一刀挑断她腿上的绳索随即拿着长绳的另一头骑上马, 叫道: “兄弟们今晚大家好好地快活快活吧, 哈哈哈哈……”说罢催马缓缓前行。 其余人纷纷抓起地上的女子,都上了马,跟在胡髯大汉的后面。 白衣女子象牲口一样被牵着踉跄前行,胯下的绳索不断地摩擦着她最隐秘的地方, 一阵阵搔痒的快感传来她羞愤屈辱、欲哭无泪的神情更加让人心动。 月亮升了起来,白衣女子已经被牵着走了一个多时辰, 胯下的绳索折磨了她整整一个多时辰汗珠顺着美丽羞愤的脸庞不断地滴落。 胡髯大汉时而回头看着,得意的神情溢于言表, 禁不住哼起小曲来: “妹妹的奶子软又嫩 屁股白又圆……”。 白衣女子又羞又恨,恨不得上去一把撕碎他。 来到一片树林边,胡髯大汉终于停了下来, “今晚就在这里过夜!”白衣女子一下跪在地上 屁股挨着脚跟两腿紧紧夹住,唿吸有些急促, 嘴唇紧咬尽量克制着下体的冲动。 胡髯大汉从马上跳了下来,哈哈大笑,“刚才还英勇不屈女侠现在怎麽给我跪下了, 哈哈哈哈……”白衣女子没有看他头扭向一边, 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胡髯大汉更兴奋了,“小样真叫人可怜啊, 还是个雏吧我会好好对你的,等会儿让你快活得象神仙一样, 哈哈……”说着一招手,几个人过来按住白衣女子, 胡髯大汉拿着一条绳索上前叉开白衣女子的两腿 把她的小腿蜷在大腿上捆住。 胡髯大汉一摆手,“你们都快活去吧”, 说完从身后抓住趴在地上的白衣女子的乳房把她扳了起来 大手在姑娘的胸前揉搓亲吻着姑娘的脖颈,接着一只手扳住姑娘的头, 轻咬舔拭她的耳朵。 姑娘被他撩拨得体内燥热,欲火燃烧,就要把持不住。 一堆篝火生了起来,围着篝火,女人的声音此起彼伏, 匪徒们已经干上了。 黄脸汉子走了过来,“老魁,这样不好吧, 我们不是说好谁拿的女人归谁这女人是大家合力擒住的, 怎麽就你先尝呢”黄脸汉子脸上带着微笑。 别人都叫胡髯大汉“大哥”,只有黄脸汉子叫他“老魁”。 胡髯大汉停止了动作,擡起头来,手仍然捏着姑娘丰满的乳房, 沈着脸说道: “你说怎麽办”。 他对这个黄脸汉子还是十分尊敬的。 “老规矩,我们这次猜拳吧”,黄脸汉子说道。 “不行,咱们比力气”,胡髯大汉说。 黄脸汉子摇头,“这不公平,你的力气大, 谁都知道猜拳更合情理。” “不行,你知道我笨,猜拳你占便宜”, 胡髯大汉直摇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了起来,半天没争出个结果。 白衣女子在胡髯大汉的怀中听得明白, 插口道: “让我来选, 这样公平”。 两人一听对视了片刻,随即先后点头,他们知道他们是争不出来什麽结果的。 “小娘子,这个办法好哇,我已经先碰了你的身子, 你刚才感觉很爽吧我等会儿会让你更快活的”, 胡髯大汉嘿嘿地说道手又揉捏起姑娘的乳房。 黄脸汉子则一声不响地看着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环顾四周,她知道今晚已是在劫难逃, 美丽的眼中有些悲楚。 她尽力克制着胡髯大汉抚摸带来的阵阵冲动, 半晌用嘴努向一边,“他”。 胡髯大汉和黄脸汉子顺着方向看去,“谁呀”“那边, 最远的地方”白衣女子说道。 一个年轻的匪徒坐在远处,默默低着头, 眼神中似乎有无限的孤独对旁边匪徒群奸的场面浑然不觉, 只顾低头用树枝在地上勾划着虽然蓬头垢面, 仍掩饰不住清秀俊朗之气。 “他?小娘们儿,你可选错人了,这小子是个废物, 他不能让你满足的”胡髯大汉说道。 “是啊,他来这麽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他自己说是天阉”, 黄脸汉子也附和。 “就是他,除非你们反悔”,白衣女子口气坚定。 她在被捆起站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个年轻的匪徒, 只一眼她便觉得这个人与其他人有所不同——他的脸上没有那种凶残的气焰。 如今其他匪徒都忙着奸淫女人的时候,这个年轻匪徒却默默地坐在一边, 更让白衣女子感到他与衆不同她对这个年轻的匪徒此时有种难以名状的异样感觉。 离得近且暂时没有女人可奸的匪徒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纷纷转头看着。 胡髯大汉和黄脸汉子呆视半晌,又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兄弟, 有些悻悻。 “你干嘛要跟我抢,这回咱俩都没捞着尝新鲜的”, 胡髯大汉埋怨黄脸汉子。 这匪徒虽然凶恶,却也讲究意气。 “那小子不是天阉嘛,他不行的话就让你先来”, 黄脸汉子知道争下去可能他俩都得不到好处于是卖了个人情。 “韩雷”,胡髯大汉没好气地吼道。 年轻的匪徒一擡头,忙站起身跑了过来, “大哥有什麽事?”“这女人让你先干, 你要不行就说一声”胡髯大汉没有放弃希望, 仍然握着白衣女子的乳房希望这个韩雷推托, 自己马上就可以尝鲜了。 “我……我不行,我不是说过了嘛”,韩雷唯唯诺诺地说道。 白衣女子见他推托, 忙说道: “我就要你, 你若是……我便要死掉”白衣女子眼中说着便噙了泪水, 洁白的面庞在火光下微微发红不知是因爲娇羞难紧、体内欲火燃烧, 还是因爲火光的映照。 韩雷看着姑娘,她美丽的脸庞似花朵一样娇艳, 眼中的泪水在火光的照映下闪着晶莹的光芒。 韩雷一时没了主意。 他知道,抢了大哥二哥的美食,自己可能要有麻烦了, 可是眼前姑娘期待的眼神和绳索捆绑的娇躯又让他感到万分的怜惜 娇脆的声音直让他心房颤动绝美的容貌更让他心动不已。 “她说如果我不来她便要死掉,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韩雷给自己打气找到了充足的理由。 “好……好吧”,韩雷怯懦地说着。 胡髯大汉瞪了韩雷一眼,又揉捏了几下姑娘的乳房, 恋恋不舍地拿开手。 “接着”,胡髯大汉说着把白衣女子推向韩雷。 韩雷忙俯身上前托住姑娘的身躯,手正好抓在她的乳房上。 韩雷向触电似的身体一抖,随即把白衣女子仰面扶起, 蹲在一边臂膀托着她的后脑和脖颈。 一股幽香飘入韩雷的鼻孔,韩雷又是一阵眩晕和激动, 他望着姑娘娇美的容顔一时痴住了。 白衣女子看着韩雷,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韩雷来奸淫自己。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胡髯大汉叫道。 韩雷一哆嗦,忙解开姑娘腰间的绳索,除下了折磨了她一个多时辰的胯下缧绁。 韩雷颤抖的手慢慢解开姑娘的腰带,他感到怀中姑娘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这样太直接了,她应该是第一次,我应该温柔一些”, 韩雷想着俯身用嘴唇贴住了姑娘的小嘴亲吻起来, 一只手抚摸着她柔软丰满的乳房他也没想过姑娘是否会咬自己。 两人嘴唇接触的一刹那,姑娘的身子一颤,身体抖得更剧烈了。 随着韩雷的亲吻抚摸,白衣女子渐渐双颊飞红, 唿吸急促不自觉间断地轻声呻吟起来。 “嗯……嗯……”韩雷退下她的裤子,用手在她的私处抚摸撩拨, 那里已经有些湿润了。 在韩雷的挑拨下,白衣女子反应越来越兴奋, 身体轻轻扭动起来蜜液越流越多。 韩雷脱下自己的裤子,慢慢进入了姑娘的身体……白衣女子闭着眼睛, 眼泪流了出来。 韩雷感到有些内疚, 便安慰道: “姑娘, 要想开些。” 白衣女子睁开眼睛看着韩雷说道: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夫君, 你要保护我”“我……”韩雷语塞,他知道, 自己无法保护这个姑娘。 “小子,看来不是天阉,还蛮有经验的嘛”, 胡髯大汉在一边没好气地说“行了,不用再争了, 这样下去浪费时间该轮到我了”,胡髯大汉说罢推开韩雷, 脱下裤子便强行进入一顿粗暴的抽插,似乎在发泄着心中的郁火……胡髯大汉喘着粗气, 一把扯开姑娘胸前的衣衫姑娘丰满高竦的乳房展现在眼前, 雪白的乳房红嫩的乳头,在火光的照映下简直美的难以方物, 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垂涎欲滴的。 胡髯大汉把玩揉捏着她柔软丰满的乳房, “小娘子的奶子可真好啊”随即对这对美妙的乳房又亲又咬, 又揉又掐。 白衣女子闭着眼睛,羞愤难当,好像忍受着巨大的悲痛。 好一阵,胡髯大汉站了起来,瞪了韩雷一眼, 喊道: “大家都来不要磨磨蹭蹭的,五十多个兄弟呢”。 匪徒们没想到还能有自己的份,恶狼般地纷纷扑了过来, 陆续地在姑娘身上撒野韩雷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心中忍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辰时,五十多个匪徒才都轮完, 胡髯大汉夜间则在一边唿唿大睡。 (2)韩雷上前扶起白衣女子, 她娇艳的脸庞已经失去神采脸上汗珠还没有干去, 头无力地垂向一边。 胸前洁白高竦的乳房上两点红嫩的乳头仍然娇艳欲滴。 “姑娘……姑娘……”,韩雷轻声叫着。 白衣女子睁眼看了韩雷一眼,美丽的眼睛有些失神, 她把头扭向一边又闭上了眼睛,没有再看他。 韩雷看着,心里痛楚异常。 “行了,走吧”,胡髯大汉吼着,又瞪了韩雷一眼, 走向一边的马匹。 “大哥,这位姑娘被捆了六个多时辰,捆的这麽紧, 该给她松开活动一下了”韩雷有些惴惴。 胡髯大汉回头盯着韩雷, 沈着脸说道: “你想放跑她吗?这娘们儿厉害的很,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擒住她你现在给她松绑……哦, 好吧捆了这麽长时间,该活动活动了”“不不, 大哥可以把她的身子捆在树上,把手臂解开, 其实我想……她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跑的,不会跑的”, 韩雷知道如果姑娘松绑后逃跑就麻烦了。 她现在身体很虚弱,又没有了兵器,胡髯大汉可以追上后独自重新擒住她, 那她就归胡髯大汉所有了。 韩雷连说了两句“不会跑的”,意在提醒姑娘, 这时候千万不可逃跑。 “不用绑在树上了”,胡髯大汉走到姑娘面前嘿嘿笑着又揉捏姑娘的乳房半天, 才扳过她的身子爲她解开绑绳。 “大哥,她说过要跟我,她现在是我的夫人了”, 韩雷不仅是在提醒胡髯大汉也是在提醒姑娘。 “是吗?她说过吗?”,胡髯大汉解开绑绳后站在一边, 盯着姑娘问道。 白衣女子低着头,闭着眼睛,半天没动, 韩雷紧张地看着她。 “对,我说过,他是我的夫君”,白衣女子答道, 想必已然明白其中关系。 她用裤子的碎片遮住私处,双臂交叉在胸前, 相互按摩着活血头仍然低着,眼神发直。 韩雷奸淫她的时候只把裤子退下来一点,因爲那时她的小腿绑在大腿上。 而其他人嫌碍事,早已把裤子扯烂,她现在已是衣不遮体。 韩雷松了一口气,胡髯大汉瞪着眼睛盯了半天, 没好气地说道: “行了行了别磨磨蹭蹭, 走吧”。 衆匪徒纷纷上马,韩雷脱下衣服给白衣女子披在身上, 扶着她也上了马。 韩雷发现姑娘被匪徒们奸淫了一夜,神情恍惚, 小便已经失禁心中痛楚异常。 韩雷和姑娘两人一前一后骑在一匹马上, 跟着衆匪徒离去。 留下了一地赤身裸体的女人。 韩雷俯身从马鞍边的袋子里先拿了水袋递给白衣女子, “你吃点东西吗我这里有干粮和水”。 白衣女子一动不动,没有做声。 韩雷叹了口气,“姑娘,你要想开些,别弄坏了身体, 等有机会我便放你跑”韩雷见女子仍然不肯说话 便把水袋放回。 韩雷在白衣女子身后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 “你现在是我老婆, 其他人不会再碰你但你千万不可逃跑,那样表明你不愿意做我老婆, 他们若是再把你抓住你就不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白衣女子低着头默然不语,两人身体紧紧挨着, 少女的幽香让韩雷心神荡漾柔软的身体更让韩雷不能自持, 小弟弟不觉已经翘起硬硬地顶在姑娘的臀后。 韩雷有些尴尬,但见姑娘没有丝毫的反应, 便也欣然不动。 胡髯大汉不时地看着韩雷和白衣女子,心中有气。 胡髯大汉策马来到他们身边, 喝道: “行了, 把她捆起来万一我们再有买卖的时候她跑了怎麽办, 说不定她答应做你老婆是骗你的等她恢复气力就不好抓了”。 胡髯大汉心中不爽,存心想折磨一下白衣女子。 而且他还有一丝希望: 万一白衣姑娘反抗把韩雷打在一边逃跑, 他便可以追上后独自擒住她。 “大哥……”“快点,要不我来动手”“好……我来”, 韩雷拿了绳子 轻声说道: “姑娘,委屈你了”, 说完顿了一下拿掉披在白衣女子身上的衣服, 便开始捆绑。 白衣女子并不反抗,任凭韩雷在马上把自己捆起来。 “捆紧点”,胡髯大汉吼道。 白衣女子的身体随着绳索的捆绑拉紧而扭动, 加上座下马匹的颠簸她胸前丰满高竦的乳房和红嫩的乳头微微轻颤。 胡髯大汉贪婪地看着,“哼哼,弄了这麽厉害的老婆, 你可要看好了别等我们睡着或者不注意的时候她来下黑手, 以后平时就捆着她把腿也捆上”,胡髯大汉的确也有这样的顾忌。 韩雷在马背上把姑娘的两条小腿蜷起捆在大腿上, 而后搂着姑娘的腰帮着她保持平衡。 “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一个匪徒喊道。 “先逛逛,晚上回寨子,好几天没回去了, 妈的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当贼也没有个安稳的窝, 不知道仗会不会打到这边来”胡髯大汉骂咧咧地答道。 韩雷爲姑娘重新披上了衣服,跟着衆匪徒不快不慢地跑着。 韩雷见姑娘一声不吭,神情恍惚,知道她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怕她想不开 便轻声安慰道: “姑娘,你莫要伤心, 我有机会放你跑的。 你这样年轻漂亮,会有很多好小伙子喜欢你……这不是你的错, 你仍然是个美丽可爱的好姑娘多少英俊潇洒的公子哥见到你, 都会想方设法把你娶了和你白头到老……”韩雷一路上安慰着姑娘, 直想哄她高兴可是姑娘好像个木头,一声不响, 韩雷却不厌其烦地说着他见姑娘不吭声,便没话找话, 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他本来也是个公子哥,结果十三岁的时候家庭败落, 父母双亡又遇上了连年的征战,活不下去了, 只好做了土匪。 他一顿胡扯,也不知道姑娘听没听进去,反正是自己越扯越高兴。 “那边有人”,一个匪徒喊道。 “过去看看”,胡髯大汉一声令下,匪徒们策马奔去。 两个年轻人坐在驴车上,慌张地看着周围的土匪。 一个土匪喝道: “车里还有什麽人?”。 一个老妇人掀开车帘, 哆哆嗦嗦地说道: “好汉若是想要钱财, 我……我这里只有几锭白银好汉们……不要嫌少”, 说着捧出一把银子。 “老子昨天刚劫了六七百两银子,会稀罕你这俩破钱, 你去看看车里”,胡髯大汉满脸凶相地命令着。 一个匪徒下马到驴车前掀开帘子看了两眼, 转头说道: “大哥什麽也没有”。 “妈的,走”,胡髯大汉说完一勒马跑开。 韩雷拖在最后,他驾马走到驴车前, 轻声说道: “老人家, 有女孩的衣服吗?给我一身”老妇人慌忙道: “有 有”说着从车里翻出两件女人的衣物递上,韩雷来不及多看, 说了声“多谢”催马跟上前面的匪徒。 待衆匪徒跑远,老妇人松了口气, 叹道: “不知是谁家的闺女遭了殃, 真是可惜啊长的那麽标志”。 整整一上午过去了,匪徒们没什麽收获。 韩雷还在东扯西唠,走着走着他发现姑娘好像有点不对劲, 身体不时地轻轻扭摆好像有点焦躁的样子。 “姑娘,你怎麽啦?”,韩雷探头问道。 姑娘还是没有做声,但很长时间没有表情的秀脸上有些发红, 韩雷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姑娘,你是不是想解手?”。 姑娘闷了片刻终于点一下头, 韩雷高兴起来: “知道解手, 也知道害羞说明她还有救”。 “大哥,咱们歇会儿吧”,韩雷喊道。 “是啊,歇会儿吧”,几个匪徒也应着。 “前面有条河,到了河边再歇着”,胡髯大汉喊道。 很快,匪徒们来到一条河边停下,纷纷下马, 牵着马到河边饮水。 韩雷灌了两袋子水,一边饮马一边四处张望, 马上五花大绑的姑娘披着韩雷的外衣神情有些不安和焦躁, 因爲手臂被吊在身后小腿也被蜷起,有点不好掌握平衡, 显得小心翼翼。 韩雷看准不远处一块大石头,牵着马走了过去。 “韩雷,你去哪儿”,胡髯大汉好像一直在盯着他们。 “我去拉屎”,韩雷嘿嘿笑着回答,姑娘的脸更红了。 “兄弟们都想休息,不要给她松绑”,胡髯大汉喝道。 “嗯……大哥,我自有办法”,韩雷没直接答应他, 他知道他必须给姑娘松绑。 来到大石头后面,韩雷把姑娘抱了下来, 说道: “姑娘我把你的绳索解开,但你不要想着逃跑, 现在是很难逃掉的大哥可能还在盯着我们,你一跑他就会发现”。 韩雷说着解开了姑娘浑身的绳索,从马鞍旁的袋子里拿出了老妇人给的女人衣物, 放在一旁又把刚才灌的两袋水放下, 说道: “姑娘, 一会儿用袋子里的水洗洗身子。 我……我背过身去,大哥不让我给你松绑,我若是离开这里, 时间一长他会怀疑的”韩雷说完把马牵在一边, 自己也背过身猫腰爲姑娘把风。 姑娘迟疑了一下,来不及多想,躲到石头的角落里蹲了下去。 一会儿的功夫,韩雷听见身后水声想起, 知道姑娘在洗身子她浑身的泥污,汗水,尿水, 男人的精液用两袋水洗怕是不够, 便说道: “姑娘, 如果水不够把袋子递给我,我再去打点儿。” 姑娘没有回答,又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姑娘正在穿衣服。 片刻,悉悉索索的声音停止, 韩雷问道: “好了吗?姑娘”。 姑娘还是没有作声。 “我可要回头了,我数三下,你若是不出声我就回头”。 韩雷数了三下,姑娘没有出声,韩雷回过头来。 姑娘已经穿好了衣服,神情又恢复了惨淡冷漠, 两眼有些失神。 到底是女孩家,头发经过整理,一缕乌丝还挂着水珠。 衣服的原主人大概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穿在姑娘身上显得很瘦, 浅绿色的上衣紧紧地裹着她凸凹修美的身躯傲然的双峰轮廓在衣服下面毕现无遗。 因爲没有内衣,乳头隔着衣服仍清晰可见。 经过简单梳洗打扮,换上新衣的姑娘显得无比迷人娇艳, 绝美难言韩雷一时间呆住了。 韩雷半天没动,姑娘忽然欺身来到韩雷近前, 伸手夺过韩雷腰间的马刀刀尖顶住了韩雷前胸。 韩雷大惊,他刚才有点魂不守舍,更没料到姑娘回来这麽一手, 姑娘的动作快如闪电他完全来不及反应,只觉刀尖已经刺入胸膛。 “姑娘……不要杀我,姑娘饶命”,韩雷的脸都白了。 姑娘握着刀,眼睛盯着韩雷,刀尖已经刺破了韩雷前胸, 血流了下来。 韩雷惊恐万分,“姑娘饶命,姑娘……我奸淫于你是因爲……因爲……, 我一定会放姑娘逃跑的现在你杀了我,就很难逃掉……我不是不想保护你, 是……没有办法保护你……”韩雷的声音有点哆嗦。 姑娘看着韩雷,眼中慢慢噙了泪水,手一软, 刀掉落在地上。 韩雷惊魂未定,眼睛仍睁得老大,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姑娘……”。 姑娘背过身去,低头抽泣起来。 韩雷定下神来, 壮起胆说道: “姑娘, 大哥不让我给你松绑我……我还是把你绑起来吧”, 韩雷说完盯着姑娘。 姑娘还在抽泣,没有理他。 韩雷一时没了主意。 “姑娘,时间久了大哥可能会过来看的, 我……还是快点……把你绑起来吧你若是不回答, 我就绑了”韩雷呆了半晌,又开口说话。 姑娘仍在抽泣,韩雷从地上捡起绳子,来到姑娘身后, 用手碰了一下姑娘的胳膊姑娘没动,韩雷壮起胆子, 把绳子搭在姑娘的后颈反剪了她的双臂,把她捆了起来。 姑娘一动不动,任由着绳子在自己身上缠绕拉紧。 “你不好捆松点,或者打个活结,我自己能够解开, 也好逃跑”姑娘终于抽泣着开口说话了,虽然她提出意见, 但仍没有反抗任凭韩雷把她死死地捆住。 韩雷回答道: “不行,大哥如果发现就麻烦了。 那样说不定他要找什麽理由对付你呢,我把你的腿也捆起来, 我们过去吧”。 韩雷见姑娘没有反对,便抱起她放在地上, 把她的腿蜷起捆上捆绑妥当后把她抱上马,自己穿了上衣, 牵着马从岩石后走了出去。 “喂,她怎麽换了衣服,我不是告诉你, 兄弟们都在休息不要给她松绑吗?”,胡髯大汉瞪着眼走过来。 韩雷笑嘻嘻地回答道: “大哥,这点小事能难倒我吗, 我用绳子系住她的脖子和腰捆在大石头上,然后离得尽量远一点, 用刀架住她的脖子先解开她手臂上的绳子,但不给她的腿松绑, 让她自己换上衣然后捆住她的手臂,再给她换裤子, 她若是敢有出格的举动我就宰了她。 这妞已经被咱们折磨怕了,嘿嘿,她老实的很呢。 她现在是我老婆,总不能一直露着奶头,小洞洞也贴在马鞍上吧”。 胡髯大汉盯着姑娘凸凹的身躯、傲然挺立的胸脯, 咽了口唾沫没吱声,回身走开。 韩雷忽然想起什麽, 转头对姑娘说道: “对了, 你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吧”。 姑娘没说话,韩雷牵着马来到河边,灌了两袋水, 然后走向一旁在离衆匪徒稍远的地方停下,把浑身绳索的姑娘抱下马, 顺手从马鞍上的口袋里拿出干粮。 韩雷把姑娘放在草地上,胳膊擎住她的头颈, 背对衆匪徒手拿着干粮送到姑娘的嘴边,说道“姑娘, 刚才我一害怕给忘了现在吃点吧,不要饿坏了身子, 否则逃跑时没有力气”姑娘看着韩雷片刻 低下眼睛慢慢张开了小嘴。 韩雷心中一乐,把干粮送入她的口中。 姑娘咬了一小口,慢慢地咀嚼起来。 韩雷又把水袋送到姑娘嘴边,她喝一口咽进去, 小嘴抿了一下可爱极了。 韩雷觉得她此刻就像个小绵羊,又温顺又可爱, 脸上已经恢复了几分神采可是她刚才用刀指着他胸口的时候, 他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个女煞星。 韩雷对这个姑娘是又爱又怕,又敬又怜。 姑娘吃了两块干粮,韩雷有点魂不守舍, 一不小心把水洒在了姑娘的胸口。 “哎呀”,韩雷急忙用手去姑娘的胸口扑捞, 手掌触到姑娘丰满柔软的胸脯顿感舒适无比, 韩雷不自觉地把手放在姑娘的胸脯上轻轻抓按 此刻甚至比他第一次摸姑娘的乳房感觉还好。 姑娘瞪眼看着韩雷,韩雷发觉自己失态, 忙缩手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见姑娘没有做出强烈的反应,手又落下抓向姑娘的胸脯, 轻轻地按揉着并不用力。 姑娘身上本来就紧身的衣服又被水弄湿,娇嫩的乳头透过衣服清晰显露。 “你……”,姑娘脸上发红,闭上了眼睛。 韩雷没有进一步动作,他知道姑娘昨晚被衆匪徒奸了一夜, 精神和身体上的疲劳和痛楚还没有消除今天不该再奸淫她。 况且昨晚是姑娘主动要求的,今天就不行了, 即便是按摸乳房动作也很轻柔带有抚慰的性质。 毕竟是匪徒,韩雷当土匪这麽长时间多少染上了一点匪性, 姑娘现在被紧紧捆绑没有办法反抗他,他的胆子也肥了起来, 全然忘了刚才被钢刀顶胸的情形反正今晚回寨子后就要放跑她, 现在不摸以后怕摸不着了。 韩雷揉摸了半天, 笑着问道: “姑娘, 还吃点吗不吃可没有力气跑啊”。 “先把你的手拿开”,姑娘闭着眼睛说道。 韩雷拿开手,把干粮送到姑娘嘴边,“我不是你夫君嘛, 嘿嘿……姑娘你叫什麽名字”。 姑娘没有回答他,又咬了一口干粮。 匪徒们休息够了,继续催马前行,韩雷在马上搂着浑身绳捆索绑的姑娘, 心中说不出的怜爱和惬意他真希望永远这样搂着姑娘。 姑娘身体向后倚在韩雷的怀中,已经沈沈地睡去, 经过精神和肉体上痛苦的折磨她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马跑的并不快,随着有节律的颠簸,姑娘的乳房隔着衣服轻轻颤抖, 她唿吸均匀小鼻子的鼻翼微微翕动,面色安详恬静, 不时地抿着小嘴在韩雷的怀中反侧依偎,好像是躺在最亲密的人的怀里一样。 “她是不是对我很有好感?她好像很信任我的样子, 可是……哎我怎麽配呢……”,韩雷看着熟睡的姑娘心里胡思乱想。 已经是申时,姑娘还在韩雷怀里睡着,远处两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 “是土匪”,一个人说道。 “告诉将军吗?”,另一个人说。 “几个土匪而已。 嗯,你还是去通报一下吧”“好”,这个人说完, 回身上马飞奔而去。 军营临时扎寨的中军账内,一个将军正襟危坐, 探子跑了进来“报,赵将军,远处出现一批人马, 怀疑是土匪大约有五十多人”。 赵将军眉头一皱,“听说这里匪患成灾, 本先锋即将奔赴前缐路上就顺便爲百姓做点好事吧”“妈的, 一桩买卖也没有”胡髯大汉骂骂咧咧。 他的话音刚落,旁侧山坡后一批人马杀了过来, 足有五百余人很快就接近了土匪。 一位战将身披盔甲,手持大刀跑在最前面,身后大旗飘摆, 上写一个“赵”字。 “是赵徽那小子,怎麽这里也有军队”, 胡髯大汉有些吃惊 随即回头大喊道: “兄弟们快扯, 回寨子见”匪徒们哄然而散,四处逃去,韩雷早就见势不妙, 第一个跑掉等胡髯大汉下令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了。 韩雷催马疾跑,后面一阵箭雨袭来,韩雷俯下身子, 把姑娘压在身下低头使劲催马,他听到身后有同伴中箭落马惨叫的声音。 姑娘已被惊醒, 问道: “怎麽回事”。 韩雷没有回答,只顾低头不断地催马,身后嘈杂的声音渐远渐无, 回头望去已看不到半个人影。 韩雷仍然不放心,又跑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停下来。 “真险啊”,韩雷擦着汗说。 四周一片寂静,空旷的原野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韩雷意识到该是他和姑娘分别的时候了。 “姑娘,你叫什麽名字”。 姑娘依然用沈默来回答他。 韩雷有点恋恋不舍,迟迟没有爲姑娘解开绳索, 姑娘也一直在沈默着。 马慢慢地熘达,两人就这样沈默着。 韩雷搂着姑娘的腰肢,一种失落的感觉涌上心头, 终于 他开口说道: “姑娘,我这就爲你松绑, 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可再用刀子戳我”。 姑娘仍是沈默。 韩雷叹了口气,爲姑娘解开手上和腿上的绑绳, 自己跳下马来。 姑娘双手抱在胸前,揉着胳膊,低头默默不语。 韩雷看着姑娘,心中一阵阵悲楚和失落。 姑娘也跳了下来,倏然伸手夺过韩雷腰间的刀, 韩雷尽管有些防备用手去挡姑娘的胳膊,姑娘的胳膊却象蛇一样绕过来, 论身手他远不及姑娘眼看自己的刀抓在姑娘的手中。 韩雷大惊,“姑娘,是我救了你呀……”, 韩雷话还没说完姑娘的刀便已砍到他的脖颈上 韩雷觉得脖子上一凉当即魂飞魄散。 姑娘提着刀站在那里看着韩雷, 开口说道: “这一刀是惩罚你对我无礼”。 韩雷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可是站了半天还没有倒下, 他用手摸了摸脖子发现并无大碍,原来姑娘是用刀背砍的他。 韩雷面如死灰,他觉得这姑娘真是不可琢磨, 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继续砍几刀?姑娘把刀扔在韩雷脚下 说道: “我还要报恩报答你相救之恩。 我说过你……你是我的夫君,便不再反悔,如果……如果你嫌弃我, 不愿意做我夫君也不要再做土匪了,你跟我回到师傅那里, 师傅会收留你的”姑娘说着眼圈发红。 韩雷惊魂未定,目眩良久, 用微微发颤的声音说道: “真的?”姑娘点点头。 韩雷放下心来,声音中仍带着颤抖,“我怎会嫌弃姑娘, 我只怕姑娘嫌弃我你的师傅……”。 姑娘垂下头, 低声说道: “夫君,奴家叫花雪如, 和你一样也是从小没了爹娘,蒙师傅大恩收留, 师傅他心胸宽广仁厚会收留你的,只是你要改掉土匪习气, 莫再做恶”韩雷忙不叠地点头“花姑娘, 我会的多谢姑娘大恩”花雪如擡头看着韩雷, 哀怨地说道: “你怎叫我花姑娘还如此客气, 你难道不当我是你的娘子?你是第一个……你若是不愿意 我……”花雪如想说“我便要去死”,但她没说出来, 她觉得这样说有要挟韩雷之嫌。 韩雷忙道: “不不不,我怎会不愿意, 只是姑娘切莫委屈了自己爲了报恩便要做我娘子”花雪如又垂下头, 低低的声音说道: “我……我不是爲了报恩 我……我……你这个人难道非要让我开口说……”, 花雪如忽然发起嗔来。 花雪如虽是撒娇的一嗔,韩雷却吓了一跳, 刚才的惊吓已经让他对这个姑娘敬畏异常。 两人相对片刻, 花雪如说道: “那我们走吧, 我本是和几个师兄弟一起出来后自己独自跑开, 路上耽搁了时日我怕他们担心便急着赶回去, 没想到遇上了你也许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缘分吧”。 韩雷机械地点着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现在很怕这个姑娘尽管他曾经多麽喜欢她。 他开始怀疑以后怎样做她的夫君了。 花雪如见韩雷不动,便先骑上马,策马走了两步, 扭头对韩雷说道: “你还不上来”。 “我坐哪里呀”,韩雷怯懦地问道。 花雪如有些气恼, 瞪着韩雷说: “你……你坐马尾巴上”。 韩雷一呆,随即也骑上马,小心地坐在花雪如身后, 两手扶住自己屁股下的马鞍。 花雪如呆了片刻,策马跑去。 一路上韩雷显得很沈默,全然不是原先柔声细语地安慰花雪如的那个韩雷了, 他双手本分地扶在自己屁股下的马鞍上不敢碰花雪如一下, 连身体也尽量离她远一点只有花雪如问他时他才说上两句话。 一直到了傍晚,花雪如终于忍不住, 回头问道: “你……你怎这般老实, 是不是嫌弃我”花雪如口中的兰香飘入韩雷的鼻孔, 但此刻没能引起韩雷心神荡漾。 韩雷忙说道: “不,不是,我……”, 韩雷沈吟了半晌“我的确有点害怕姑娘”“你害怕我?你是我的夫君啊, 怎麽连碰都不碰我一下我会吃了你呀,你原先是怎麽对我的?难道现在就变了个人?”“你……你原先是被捆着的, 所以我不怕你可是,可是……”,韩雷不知该怎麽说, 脖子上的那一刀让他心有余悸他觉得摸不透姑娘的心思, 不敢再对这个美丽的姑娘随便动手动脚随便胡言乱语, 说不定什麽时候惹恼了她又给自己来上一刀。 花雪如默然, 许久才说道: “是我不好, 我不该让你受到惊吓”。 她觉得事情有点严重,必须想办法解决,这算什麽夫妻呀。 她不是急着与韩雷缠绵,而是她觉得这样时间一长, 两人会産生隔阂。 马又跑了好长时间,两人都是沈默。 花雪如勒住马,先跳了下去, 说道: “我们休息一下吧”。 韩雷也忙跳了下来。 花雪如望着韩雷,半晌没有说话。 韩雷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不自然地笑着,局促地躲避着她的眼光, “花姑娘不,雪如,我们多长时间能到啊”。 花雪如没有回答他,低下头去,“你如果觉得捆着我才能不害怕, 那你就先把我再捆起来吧”花雪如说着从马上的袋子里拿出绳索递给韩雷。 韩雷忙说: “不不,我怎麽敢再绑你呢”“你……你是不想做我的夫君了?”, 花雪如眼中泪光闪闪。 韩雷木然,不知所措。 花雪如背过身低声说道: “你捆吧,我不会怪你的”。 “不用了,我会……我会……我们相处时间长了会慢慢好起来的”, 韩雷不知说什麽好。 “你捆吧,你是我的夫君,我会顺从你的。 你若不能除去心中的障碍,我们怕是做不好夫妻了”。 花雪如轻柔娇幽的声音让韩雷一阵阵激动, 眼前这个可爱的姑娘现在就是自己的妻子怕什麽呢?这样她也不会好受的, 自己的胆子应该大一点。 韩雷鼓起勇气,上前反剪了花雪如的双手, 把她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接着扳过她的身子看着她那美丽如花的面庞, 心中泛起无限的爱怜和感激低头便吻了下去。 韩雷手抚摸着她的香肩,后背,直到丰臀和乳房。 花雪如顺从地擡头挺胸,迎合着韩雷的抚摸亲吻, 韩雷没有捆她的腿她的腿还是一动不动。 两人缠绵了许久,天色黑了下来。 韩雷抱起花雪如上了马,催马继续向前走去, 一路上说不尽的缠绵。 ……第二天早晨,靠在树上的韩雷打着哈欠醒来, 怀中绳捆索绑的花雪如擡头问道: “睡得好吗?”“好 好很好”,韩雷笑着说。 “那我们走吧”,花雪如道。 “好”,韩雷抱起花雪如上了马,继续赶路。 走了一个时辰,看到一块石头上写着,“双龙镇”。 花雪如说道: “你还有银子吗,我去镇子里买点东西”“买什麽?我们一起去吧”“不行, 你这身打扮还不让人怀疑我去买衣服给你换上, 再买点药”花雪如说。 “买药?”“哼,我被那帮匪徒奸淫了一夜, 我怕我……怀上个孽种没事的,我的内功有点火候, 这是小事不会损害我的身体的。 但你一个月之内不准……不准奸淫我”,在韩雷的温柔抚慰下, 在爱情的滋润下花雪如已摆脱了被衆匪徒奸淫的痛苦, 娇憨的神情让韩雷喜欢极了韩雷已经彻底消除了心理障碍。 “那,你要小心,你现在身体感觉怎麽样?”, 韩雷看着花雪如说道。 “我从小练功,身体倒不是什麽问题,我倒是担心你呀, 你的本事这麽差。 你在这等我,不要乱跑”,花雪如脸上露出微笑, 银铃般的声音萦心悦耳。 “我一个大男人,又没钱,谁会打我的主意”, 韩雷说着解开花雪如身上的绳索。 “那好,我走了,很快就回来”,花雪如揉了揉胳膊, 下马飞身跑去。 韩雷看着花雪如的背影,也下马来到一边的一棵树旁把马拴好, 舒展了一下身体开始在周围踱步。 刚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传来,“你看, 是土匪”“嗯对,看他的打扮和马匹,没错”。 四个人从旁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手中拿着刀叉, 直奔韩雷而来韩雷一惊, 忙嚷道: “我不是坏人, 一会儿一个姑娘可以给我作证”。 那几个人哪里听他的,头前的一个人到近前便一刀砍来。 韩雷抽出腰中的刀相迎,韩雷本来功夫就很差, 又寡不敌衆没打几下,便被一个人一刀划过手臂, 韩雷负痛转身便逃,连拴马的缰绳也来不及解开, 几个人随后追去。 韩雷拼命地跑着,臂上渗出献血,跑了足足三刻多的时间, 已经跑进了山中远远地离开了他和花雪如分开的地方。 韩雷体力渐渐不支,跑着跑着,一个人丛后面举叉扔向韩雷, 正中韩雷后腰韩雷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前胸正磕在一块大石头上, 顿时感到喉中发热天旋地转。 一个人追上便要挥刀砍下,眼看刀就要落在韩雷身上, 忽然“叮”的一声刀好像被什麽东西弹开,飞向一边。 又有两个人举刀砍向韩雷,又是“叮,叮”两声, 刀飞了出去。 几个人大惊,没等他们缓过神,一个身影站在面前, “几个人欺负一个太不公平了吧”。 这个人看起来二十多岁,面容甚是英俊清秀, 两道浓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嗔不喜,面色如玉, 黄衫白巾腰中一口剑。 “你是谁?”,追杀韩雷的一个人问。 “本人林风,你们下手也太狠了吧”,年轻人说道。 一个半大孩子眼中带着悲愤, 喘着粗气说道: “他是土匪, 土匪无恶不作我们深受其害, 昨天土匪刚刚抢了我姐姐”韩雷忙吃力地喊道: “这和我没关系, 我……不是坏人”。 林风看了看韩雷说道: “我看他不象是坏人, 土匪也未必都是坏人他们中很多人也是走投无路才做了土匪, 你们放过他吧”几个追杀韩雷的人面面相盱 他们知道这个林风不简单他们恐怕不是对手。 林风走到韩雷身前,伸手在韩雷腰间点了两下, 随即拔出钢叉。 钢叉叉的很深,流了不少的血,但拔下钢叉后伤口却不见鲜血大量涌出。 林风盯着韩雷,眼中露出惊异的神色,“阁下身负上乘内功, 怎麽会……”韩雷听了不明所以 他忍受着剧痛说道: “多谢……这位小哥……相救”, 说着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林风扶起韩雷,双掌抵在他的后背。 一顿饭的功夫,韩雷睁开眼睛。 林风收掌说道: “你的伤势不轻,需要调养一阵, 但是我不明白……请实言相告, 你是否练过内功?”韩雷摇头说: “我只练过几式粗糙的拳脚, 什麽内功我从来不知道”韩雷说完顿了一下, “哦小时候我体弱多病,碰到一个大叔说能治我的病, 他教我一些吐纳运气之法说是能强身健体,我习练之后感觉身体越来越好, 再没得过病 难到……”林风点头道: “我明白了, 那人只教你养气练气却没有教你如何行气运功, 更没教你拳脚刀剑功夫你也不明其中奥妙,但行气运功并不难, 你会很快学会的我现在教你一种运功之法,你好好调理自己的外伤吧”。 林风说完又抵住韩雷后背, 口中说道: “丹田气沈, 沿任脉至膻中稍停,入督脉,至头顶百会,下行大椎……”, 随着林风每说一个穴位韩雷相应的部位便会一热, 韩雷小时候就对体内穴位以及相应的运气了如指掌 于是很快便领悟学会。 “好了,你到那边草丛中躲起来调养伤势吧, 别让人再来杀你” 林风说完转向半大孩子问道: “你知道抢你姐姐那伙土匪在什麽地方吗?”“知道”“那我们现在就去, 把你姐姐要回来还请几位不要难爲这位兄弟”, 林风说的很轻松。 几个人点头答应,但也将信将疑。 韩雷想着花雪如,刚想说话,林风已经和半大孩子并肩走开, 几个人随后跟上很快便走远。 韩雷挣扎着站起来向回跑。 没跑几步,眼前一黑,从山坡上磙了下去,磙到草丛中不省人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