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茵的夜总会里接连几天晚上都有时装表演, 茵茵原来就是专业模特儿她也参加演出。 观衆对茵茵都非常熟悉,这个曾经做过专业模特儿的脂粉美女, 是位浓艳打扮的绝色佳人一张搽满脂粉的娇媚脸孔, 一对令人销魂的水汪汪大眼玫瑰红的艶丽眼彩上是二道弯弯的柳眉, 高隆的琼鼻倍增其美艶还有不时浮现的迷人小酒窝, 加上抹了深红色唇膏的香艶小嘴娇艶欲滴和羊脂般的肌肤及自然流露出高贵优雅的迷人神态。 茵茵平时的彩妆用品都是极高档的,她总爱化艶丽的彩妆, 浓脂艶抹用厚厚的雪白粉底及香粉、美胭脂、艶口红, 用深红色唇膏作眼影喜欢用戏剧化妆用的深红色油彩作口红, 因爲它够香艶化妆淫艶妓女,美如舞台小姐。 我过去经场她买脂粉口红、唇彩和深红色大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 茵茵和我作爱时总是特别是喜欢用深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抹在嘴唇上作口红, 抹得又厚又艶当着我面前用舌尖舔来舔去。 她爱在乳房喷淋香水和搽脂粉,幷在乳头上搽满口红甚至大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塞进我的嘴巴, 让我含弄和舔吃上面的脂粉口红。 阴户上也要搽满脂粉,涂抹口红和香艶的唇彩甚至油彩供我舔吃吻弄。 这一次,茵茵演出,她又邀请我去看。 我很喜欢看美女化妆,于是我跟茵茵到了后台的化妆室, 浓烈的脂粉香气扑鼻舒服极了。 在化妆桌上,全是高级化妆品,包括香水、化妆水、美容膏、胭脂、口红、香粉、粉底、粉饼、眼影、腮红、唇彩、油彩等。 一个漂亮的模特都在浓脂艶抹,好象要把所有这些香艶的化妆品都抹在脸上。 几个打扮花枝招展的模特在自己雪白的脸上画上口红唇彩、眼影、上彩妆, 她们一身浓浓的香水脂粉味茵茵要化妆成一个美艶的东洋艺妓, 艺妓是一些极爲浓妆艳抹的美女她们画上又厚又艶脂粉口红, 脸蛋打上雪白的粉底颈部和肩背也是又香又白, 小嘴上的口红艶得发紫这是漂亮的艺妓妆。 日本艺妓那别具一格的化妆,那高高的发鬏, 那优美的舞姿那端庄的仪态总给人一种神秘、庄严的感觉, 我看到发型师正爲茵茵弄发型。 这时,茵茵坐到一面大镜子前,镜子前的桌子摆满香水、化妆水、美容膏、胭脂、香粉、粉底、粉饼、眼影、腮红、口红、唇彩和化妆油彩等高级化妆品, 我看到茵茵闭上眼睛。 爲茵茵化妆的是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东洋美女, 她也是脂粉厚口红艶的艺妓化妆。 这个化妆成艺妓的美艶东洋模特在厚重的脂粉下, 香艶的脸画得特别白妆上得很重,口红画得极爲艶丽, 露出一段上了雪白粉底的雪颈穿着华丽和服满身香水脂粉香的艺妓们, 梳着高髻露出一段上了雪白粉底和香粉的雪颈, 还有那美丽的肩背配上用艶红色油彩画出的小嘴巴。 化妆成艺妓的美艶东洋模特先在茵茵头上脸上喷了很浓香味的香水, 又抹了化妆水然后在茵茵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粉底, 这种粉底膏是雪白的香味也很浓。 把雪白粉底刷往茵茵的颈部,还有那美丽的肩背, 再重新涂脸再往这上面敷雪白色的香粉, 她们非常用力地涂抹。 接着,东洋模特再爲茵茵的雪白脸蛋和脖子上再扑了香粉, 然后再雪白的嘴唇上画口红用深红色的化妆油彩涂抹, 力求化妆得更香艶一点。 茵茵不时用舌头舔一下嘴唇上的艶丽口红,她脸上的脂粉又厚又香、口红又浓又艶、眼影和指甲红得发紫, 美艶非常当时我真想和她疯狂接吻再干她。 我闻着特别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味,下面硬起来了, 肉棒坚硬如铁。 在演出过程中,我看着舞台上浓艶化妆的模特, 肉棒坚硬如铁。 演出结束后,我接茵茵回家,和往常一样, 茵茵除了脱去头饰和换去演出服装换上她带来的衣群外 还保留脸上的浓艶彩妆。 我们上了计程车,同车的还有一东洋模特,就是爲茵茵化艺妓妆的美女, 她叫美弥子。 回到茵茵的豪华的住宅,美弥子在厅里补妆和看电视, 我和茵茵进房间。 房间里,我先去洗澡,茵茵在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补妆, 她在雪白的艺妓化妆基础上在打过雪白粉底的脸蛋上玫瑰红的胭脂, 深红色的油彩抹出美艶的眼影大红色的油彩抹出艶丽的口红, 这种彩妆更爲香艶.我洗完澡出来时茵茵还在用深红色的油彩搽口红, 我看着她浓艶香艶美艶的化妆立刻扑了过去, 把她抱起来疯狂接吻从脸蛋、眼睛、脖子、后背吻到乳房, 最后是艶唇。 「我还未补好妆!」全身脱光的茵茵把我推开, 在镜子前坐下直往脸上、脖子和乳房上扑香粉, 又重新画了口红。 我把浓艶化妆的茵茵抱上床,那里有雪白的粉底和香粉便往那里狂吻, 那里有脂粉口红就往那里舔弄我不时爲她涂脂抹粉搽口红再接吻。 接吻舔弄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将我那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顶到茵茵的阴户, 然后使力地推了进去。 就这样,我的肉棒已经滑进了她的美丽阴户, 舌头也滑进她的艶口中。 我就像疯了一样狠狠地抽插茵茵的肉穴, 口红也不时进出她的艶嘴抹弄又和她疯狂接吻, 她感觉到有一个高潮在体内逐渐形成。 茵茵的爱液不断地往外泄,好似大浪一般, 一波又一波!肉棒都拼命地往茵茵洞里插我以又快又重的方式插刺着茵茵, 看着我的肉棒在茵茵的肉缝中进进出出。 而茵茵只是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茵茵的阴道抽慉着, 茵茵的爱液潺潺地流出。 我将胀大而扭曲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刺入茵茵体内。 茵茵感觉到我的精液淹没了她的阴户,而且也察觉到我的肉棒在阴道中膨胀的程度, 茵茵知道我正在喷射!这一波又一波的兴奋终于全部结合在一起而在一次中爆发了!一次又一次更用力地泄出茵茵的爱液。 而性兴奋也一次一次的更剧烈。 茵茵用双手环住我的颈部,茵茵的双乳紧紧地贴住我强壮的身驱, 当然我从没停止肉棒的推挤运动,更疯狂和她接吻, 茵茵的爱液更没有一刻停止外泄。 我的肉棒滑了出来,茵茵伸出手抓住肉棒的茎部, 然后在上面倒了大量香粉又不停套弄着它,上上下下, 不久又硬起来了。 茵茵张开搽满口红的艶唇把它含起来,让龟头沾满口红, 幷用舌头不停舔弄。 那真是个巨大的肉棒,茵茵将大部份的龟头塞入自己的嘴巴内, 并且尽茵茵所能地去吸吮它。 茵茵低唿了一声,当我在茵茵的口中进进出出时, 茵茵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然后我又射了!我的精液尝起来是那麽的美好, 茵茵持续着吸吮它并且大口地吞落。 喔!那滚烫而浓冽的精液呀!我射出了很多的量, 而想到这个就令茵茵的性致更高了茵茵不知道自己究竟泄了多少次。 茵茵要去洗头,根据过去的经验,爲洗头洗澡, 她非要用上一个多小时不可她头上的发胶发腊也太多了。 而这时,在美弥子的房子里,她全身裸露的在往阴户喷香水、又搽脂粉、涂口红, 然后她美丽的胴体躺在那里她的乳房向上凸起, 两只腿张得开开的成一个人字形她的右脚微微向下弯曲。 她恣意地裸露全身,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成一个V 字形打开, 往女性那个最敏感最柔软的肉凸部分轻轻地搓揉着。 对于一个像美弥子这种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来说, 她的皮肤可真可以说是冰肌玉雕光滑剔透。 她的背从窗户里看到的是隐隐约约的着隐着现。 她那含羞的表情,用织细的手指,抚弄着自己的下半身, 她开始不断地搓揉着她闭着眼睛,不断地发出呻吟, 好像快要疯狂了一般。 美弥子翻开了腹部脂肪下面的那两片肉膜, 触摸着中心部位的花蕊她激动地紧綳起雪白的皮肤, 全身开始抖动起来了!因为她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使窥视的我看着、看着我的下面那根肉棒也开始膨胀了起来, 愈变愈大有一种灼热的感觉。 美弥子又用中指挥入了股间,使股间中间的肉凸裸露了出来。 她左手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阴毛,右手的指尖不停地抚弄她的阴蒂, 使她自己的唿吸开始加快了。 这种深深的快感,意谓着她迫切的需要。 我对这种眼前所发生的情景,很想能够靠近着, 看清楚一点希望能够满足自己心理强烈渴望窥视女性自慰的那种慾望。 成熟的二十七、八岁的女性,奇怪的胴体呈现在我的眼前, 令我瞪大了眼睛美弥子用右手指在她那女性的部位 左右来回地摆动着磨擦着,而左手在自己的乳房肉璧上滑动着, 这样的景像使我惊讶。 她两脚张得这麽开,腿伸得那样长,使得我能够清楚地看着她的阴毛和阴唇。 她激烈地用手指去搓揉两腿间像蝴蝶两翼般的阴唇, 真是不得了呀!她的右手急速地加快而且愈来愈激烈 她的臀部往上挺起手指更深地去搓揉阴唇, 两腿擡得好高像是举起来高喊万岁一样。 突然像是地震一样,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瞬间, 我对这种极端激昂的景象看着看着也随着她的动作, 磨擦着自己膨胀的肉柱达到量高点,停顿了一下, 射出了强烈的白浊精液。 美弥子周围散发出香浓的香水和脂粉味, 她有着美丽的曲綫那两个晃动的屁股,好像一直抖动着, 招唤着我的性欲。 她有着孅细的腰,漂亮的脸蛋和成熟的女人身体。 高潮后的她穿着件薄丝的裙子。 我注视着美弥子的身材,看着美弥子的腰, 我的视綫从腰部往下移看着她的下腹,想着她裸露身体的姿态。 我从她的前面看到那对乳房,不禁在口中轻轻地叫着。 美弥子不但有一双漂亮的胸前肉球,而且她的脸上五官漂亮极了!雪白的肌肤, 漂亮的眼睛涂抹口红的嘴唇……这一切简直叫我难以忍受。 我的眼睛好像产生错觉一般,看到了女性的胴体。 我不禁像喝醉一样,头晕了一下。 美弥子补妆后,坐在大厅看电视。 美弥子好像感觉到我的眼睛正在注视自己的身体下半部。 便说: 「你在干什麽?」「你太漂亮了!」我的日语说得还可以。 「你不要…」美弥子觉得我有点奇怪。 我的胸口已经很热了!我的心中有一种声音在鼓动着我前进, 我看见了幻象看到了美弥子的身体,我吞着速食流出的口水…我往美弥子的下面伸手一摸, 又向前把美弥子抓住往自己胸部贴紧。 「你……你……」我根本不理她的反抗, 两只手还在她的大腿间摸索着。 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在等待我的美艶淫荡妓女。 我终于难以忍受长期以来压抑的那股热火, 我那肉柱前头的火焰一直燃烧起来……我往美弥子的身上一扑 我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坚挺的肉棒!那怒张的肉棒, 已经膨胀了!我撕开了美弥子的上衣露出了丝质的内衣胸罩。 「骚货!骚货!」我用双手拉开美弥子的胸罩叫着。 眼前露出的是两个十分迷人巨大的乳球, 那乳球上点缀的是两个向上凸起的红色乳头。 「真是漂亮的乳房呀!」我看到这样诱人的胸部, 已经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