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时刻的文湖缐.....挤的跟罐头一样,差别在罐头里的是死的,而车厢里,是活的,而且气味复杂别说汗臭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一样的,差别在,女人会用香水去混合,但不是每个人都是芬芳的要送东西到美丽华,又怕人多一挤,挤坏了要送的东西,移来移去的.....感觉怪的,不是这些人挤人而是那条箍在阴茎根部的链子.....好不容易过了机场站,略有些空间可以轻松的站着,但那条链子产生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她.....又是上车人潮,这次人还不少,被挤到了边边......但有个气味好闻极了虽说是香水,但不如说是与体香的结合.....应该就是我前面的那个人吧,应该是个上班族,看不清穿着但发捎不断飘来气味,好闻极了,给了这趟苦差事,一点好的回报,不时注意着脚下的箱子,而拥挤的人似乎只能用脚来保有它的存在感,而就这当下,似乎有只手,摸着我的裤裆....柔顺的上下.忽然用指忽然用掌的,有点给他舒服起来,阴茎好像有点被这温柔的抚摸给唤醒......但实再是难以分辨是谁我前面,被对我的女子??我侧身的高中生??就在想的同时,拉链被拉下,手指快速的入侵裤裆里我“喔“的一声....让身旁挤个人同时看着我,而那只莫名手,也忽然的握紧阴茎,用拇指退下包皮的再龟头上打转.....让我顿时有点.....迷茫,不一下,又迅速抽离.....但我实在是无法伸手去拉上拉链要下车时,我得快速的抱起箱子,遮住门户洞开的裤裆..又是一站下车人潮...再关门时,看见她面对关上的车厢门,对着我,舔食着拇指.....原来是她,好大的胆子,一脸嬉皮笑脸的,还好没把阴茎给拖出拉链口....要不然,真的蛮糗的终于有空间,可以去动手拉拉链....但人仍多,还是按照刚刚想的,抱箱子,到厕所解决好了,美丽华终于到了,快快的再到站前,蹲下抱起箱子,一开门,挤了出去,快步走向厕所.,关起门龟头居然被她的拇指刺激到湿润起来,抽几张卫生纸擦了擦,手机响了,同事催促的问东西送到没,我急忙的步出捷运站,往送达地点去,在准时送达后,一个人漫步在车站附近....想着晚餐吃什么,手机又响,一封简讯,打开一看“我在美丽华的公车站等你“有点莫名的连是谁都不知道,反正也不远,走过去看看吧,只看到一群等候公车的人,但没有明显的招唿也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没有来电显示,又是一通简讯“再往里头走“原来,公车站后面,还有一个.远远的看到一个穿着类似OL的女子坐在一旁,漫步走过去时,她起身向我走来还居然错过身后,再一把拉住我,那劲道,不输给男人,把我往公车站旁,的隐密处拉去.....一个重心不稳的,差点跌到,往她身上扑去“那么猴急啊,见了人就想扑上来“一只手就勾着我的脖子,另一支手,早就巧妙的拉下拉链的,往阴茎探去"有乖,听话,链子还在“语毕,就勾着脖子贴上嘴唇的舌吻一番,放开阴茎,手抓着我的手,往窄裙抚去“我很湿了,要不要帮我堵住那个一直流水出来的洞??“我惊讶的说“在这里??“她满眼春意的点头,在隐密处拉起“中空的“窄裙.......示意我过去,伸手探入裤裆内套弄着半醒的阴茎, 搓揉下,即刻苏醒被对着我,用手引导对准,一挺而入的,她咬牙的不出声,但还是发出声音的“喔“一声“别动,插进去,顶住就好“就这样停止了数杪后,她向前脱离,并起身贴着我,套弄着在裤裆外的阴茎,轻吻着我的脸,轻声的说“饿了吧??先去吃饭解口腹,然后再去解慾“一边淫笑的将阴茎塞回裤裆,拉上拉链,一边拉下窄裙,略事整理仪容的,挽着我,往附近的餐厅走去,挑选了想吃的入座后,两人对望着,我先开口问“至少你也得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吧??你跳过很多应有的程序“她笑着说“我怕被别人给吞了,只好先跳过,就算以后不是我的,我也得先咬几口“说完自顾自的笑了停下笑意,正经八百的端坐着后,开口“我是 R&K国际公司,总经理秘书,我叫宋明伶,今年36岁,未婚但有心上人,等他来向我求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晚上前,还是个处女“说完自己又开始笑......我正要开口自我介绍时,她阻挡了我“我知道你是谁,公司,职位,“心想“这人是有预谋的吧,事先查的那么清楚??看她在玩啥把戏“接着也随便的聊几句,上菜了,边吃边聊了起来,直到晚餐结束走出餐厅,她在路边叫车,拉着我上车,往着解慾的方向而去一进房间,如饿狼一般的,急着脱去身上的衣物,首饰,随地一丢的,在我眼前上演脱衣秀一样我呆站着看她演出,随后,她裸身上前的开始脱去我的衣服,全身紧贴,上下抚摸着我的身体又吻,又咬的......好像“饿很久一样“的,又立刻蹲下的套弄着阴茎,又吮又含,还自己搓揉着私密处力道大的有点痛.....便抓着她的头发,要她轻一点,又不是不给......看着她把阴茎往自己的嘴里深处塞去,再完全吐出.....舌头根本就被阴茎压着,只能小幅度的动着......塞晋深处,手不断快速套弄着阴茎获得射精的快感,龟头胀大的,往她喉咙深处射精......她不断的吞咽下,慢慢将阴茎退出口腔,让龟头留在口中吮舔,用力吸吮着残精,舌尖清理着,起身......在冰箱拿出矿泉水,打开,豪迈的饮下.也溢出了嘴流到诱人的胸部....臀部靠着梳妆台......习惯性的坐上台面....张开大腿,淫笑着示意.自顾自的搓揉着双乳我蹲下的凑上.......尿骚.体味,淫液的总和下,还不算刺鼻.....吮舔已经湿透的阴道,用手指搓揉着阴蒂用力吸吮着阴道口,爱液也因此不断流出,她被爽感驱弄着双手,用力抚弄我的头发,将头紧压在她的胯下时而听见她,伴随着深唿吸的淫声,一阵的抖动下,潮吹了起来,我用手继续的刺激她的阴蒂..虽不及A片女优一样的喷射,但潺潺不停的流着,伴随她的笑声“等一下走人时,记得要给点小费.......你看地毯“说着起身,一跃的往床上扑去,伸手拉着我,紧抱,拥吻......身体紧紧的缠在一起......还不断套弄着阴茎嘴巴说着“你等一下要怎样干我??别太用力,我会痛“边说还边淫笑着“那链子会不会卡的你不舒服??可是拿掉,我心里不舒服,你说,,,,,要拿掉吗?万一你去干别人,至少,她在被你干的时候,会看到这链子就不敢跟你干了“我看着她“你话很多耶......看我怎样修理你“抬起她的腰臀,从上的插入到底,长行程缓慢的抽插,感受她阴道壁面的无数小突起,她也感受到阴茎在阴道间的滑动,子宫颈的挤压.....手指还是照样的刺激着阴蒂,她的眼神迷蒙了起来,闭眼时,眼角有泪流出......还不时的用双手搓揉乳头嘴里淫声不断,此时龟头与阴茎感受到阴道的收缩挤压,子宫颈如嘴唇一样的吸吮龟头,她双手紧抓着被单.......脸部神情扭曲的.见状,直接的将阴茎顶住不动......顿时的一股暖液包覆....在慢慢的短距离,快速抽插.....只见她不断的疯狂摇头......啊~~~~~直到无力瘫软在床上...抽出阴茎将她腰臀平放,阴茎上布满她的阴精......阴道口不断的流出白浆,她仍闭眼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休息片刻,她回复后,又套弄着阴茎.....也不去理会那些白浆.......又套,又搓的,起身坐在我的肚子上淫笑着将硬挺的阴茎,再度塞入阴道里,塞入时的表情,更是扭曲的,伴随着笑声.直达顶部,趴在我身上不动的.....慢慢的开始扭动.....好好准备摇的姿势,被我一翻身的破坏,让她翘起臀的,让我从后面一贯而进,贯入时,他叫了一声.然后不理会她的,快速抽插,一边玩弄着她的奶头,又抠,又掐.....嘶~~~~她小声的说"有点痛耶"不理会,继续玩.....没多久,那种兴奋的酸麻感又冲脑.......扶着她的腰,直顶到底精液一股股的喷入她的子宫......她淫叫着狂扭,我扶着腰,让龟头与子宫颈紧贴,她摇臀的增加摩擦直到阴茎脱离,没多久,精液,爱液的混合体慢慢的流出.....休息片刻后.她又起身的坐着我的肚子.....衣手套弄着肿胀的阴茎,一手抚弄着乳房..."这次我要在上面"因为刚射完精,阴茎不太可能又马上硬她索性的转身用嘴舔弄,在她的口爱功夫下,再次昂首,她很快的将阴茎没入阴道中,开始摇摆起来又是坐着摇,又屁股悬空的抽插,在她的努力下,再一次的射精,摇的她满身汗的趴在我的胸躺上喘息等阴茎软化,退出阴道后....居然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经腰臀抬高.......这......这不就是女人想增加受孕的招"(我是不知道有没有效)她还嘻皮笑脸的说"会怕喔!!我今天是排卵期喔.....这样比较容易受孕"我莫名的看着她耍这些招......尚不知她又在搞什么把戏....随她吧.....反正有没有再说.....等她耍完便靠着我的胸.静静的,也没说话,用手抚弄我的手臂.....才慢慢的从口中发出声音"你会要我这样的人吗??"我没回......"我是不是很淫荡??"等她陆续的说了一串后,我把他转过身,双眼盯她,开口问"你是不是淫荡??就要看你个人行为,是不是跟很多人干??还是一起干??干完再找人干,那就不是淫荡,而是有病,是性瘾而我要不要你,这问题容易回答,我不都配合得很好吗??"她听完,用那粉拳打了几下胸膛.....我又说"要了你,你再去要别人,是吧??"她怒目瞪着....."我才不会"当下"你发誓"我接着说....她马上握起手露出三根指头说"我宋明伶若噼腿,会被碎尸万段"讲的铿锵有力的,其实当下我真的当耳边风在听.....裸身躺在床上说的....能认真吗??但日后发现,这女的,当真了......她起身,拉着我."走,冲洗去"两人往浴室去,在莲蓬头的冲洗下"你的老二好肿喔"边说还用手玩了起来,我就捏了她的乳头,她缩退一下说"会痛耶,搓那么用力"然后就抱着我,两人在莲蓬头下冲着......过了一阵,相互的擦干身体,吹头发,她开口"要去我家吗??"我笑着说"还来消夜啊??"她说"我今晚不想让你回家耶??"我说"不行,明天有会要开""那我去你家??"当下我就觉得这女的是不是上瘾了??硬要缠着不放.....好说歹说的,终于把她给送走,看着逐渐西沈的月色,笑笑的走着想着这宋名伶.....只是个艳遇吧.....堂堂标致的秘书......没想到还是个性瘾犯......叫个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