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滨城市的夏天真的是让我痛苦不堪,阳光暴晒加上闷热潮湿, 好在有大海一家热情的照顾雅萍毕竟是大小姐出身, 这样清贫的生活她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学业为重在说毕竟是亲生女儿, 他的父母最终还是让步了雅萍回到学校完成学业, 梓萱的精神一直没有什麽起色一段时间志杰都没有来看我, 他已经是大四了今年是他最关键的时候我也可以理解, 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感到莫名的孤独于岚还小不明白我的感受, 每当看到雅萍和啊海打情骂俏的热恋情景我内心就会非常难受,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渴望现在志杰也不在身边, 只有膀胱憋得鼓鼓的时候我才能得到一丝快感。 我和婆婆学做甜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平时也会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可是我始终感到很内疚我这样一个白吃饭的不能总靠别人, 于是不顾她们的劝说我坚决要出去找一份工作, 就算挣得少一些至少也可以负担日常的费用这样心里才能踏实。 要工作说说容易,我只有高中学历,要想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实在太难了, 除非靠我的相貌做一些招待或是服务生之类的临时工 要想找到好工作看样子还是要先完成学业我已经发誓不再碰触姚家的事了, 所以我不想再厚着脸皮回到学校找如玉。 晚上我翻看着报纸希望可以找到适合的工作。 「保洁员月薪2000不错啊。 」于岚递给我一份招聘广告,「海皇娱乐集团啊, 这个城市最大的公司听说管理很严门槛高。 」于岚看我为难的样子说: 「怕什麽,保洁吗, 只要不怕脏不怕累就行。 」我想想也对,不管怎麽说还是去试试看。 一早我带着简历就出门了,阳光之都,顾名思义以休闲度假为主, 商贸区很小像海皇大厦这样高大的建筑实在太醒目了, 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 门口的服务生看我一身朴素的穿戴连门都不帮我开, 无所谓不过是个势利眼进入大厅我的确有点不好意思, 我身上的牛仔裤和衬衫和这里的气氛完全不搭配 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在旁人斜视的目光下来到服务台。 「面试吗?」我赶忙点头,好在接待的女服务员态度非常好。 「谭雪,你来这里干什麽?」是雅萍,原来她的爸爸拖关系让雅萍利用假期到这里做兼职, 毕竟学的是管理还是多一些经验有好处。 女招待见我和雅萍认识说道: 「原来你也是来应聘那个的啊, 上五层人事部报道。 」我没反应过来就被雅萍拽进电梯,做兼职雅萍已经干了一个星期了, 她告诉我这里管理的很严老板是个叫唐静的女人简直是个包租婆, 什麽事都要管动不动就扣工资。 雅萍是人事经理的助理正好和我去一层。 这里好大,有很多的隔间和办公室,中间玻璃墙的围挡是办公区, 要不是雅萍带着我要找到人事部还真是有点困难 人事部的经理是个中年男子很胖。 「没有你的名字,有预约吗?」我摇摇头。 「张叔叔她是我的好朋友,闺蜜那种的,求你通融一下吗?」雅萍像撒娇似的拉着那个胖男人的手。 「让你做我的助理我可是担了很大风险的,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徇私情我的位子可就不保了。 」然后他搂住雅萍坏笑着说: 「谁人你是我的干女儿那, 来亲一个。 」没想到雅萍毫不顾忌的亲了一下男人的脸颊, 我脸红的低下头难道雅萍也学会这种讨好男人的方法了, 我还没回过神张经理对我说: 「好了你是来应聘什麽的?」「保洁员」「什麽, 你开玩笑啊」他说道: 「保洁员在二楼接待处应聘 这种低级的工作也来找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 然后笑了笑说: 「虽然没化妆但看得出你是个大美女, 不如去试试模特吧我们承接了旅游杂志和几个周刊, 去楼上广告部找陈经理要是做的好说不定会和你正式签约哦。 」他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些东西装进信封交给我说: 「这是推荐信, 要是不成就回来找我像你这样的美女我想我可以在人事部给你找一份适合的工作。 」他色迷迷的样子都快流口水了,我接过信鞠了一躬赶忙走了出来。 「他是谁啊?简直是个色鬼。 」雅萍摇摇头告诉我: 他叫张秋生,是她爸爸的朋友, 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很小的时候雅萍就认他做了干爹, 他人不错很热心就是有点好色,不过他还是挺怜香惜玉的, 只要女孩子一哭他就心软。 雅萍笑着说: 「他老婆比他小20岁,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听完哈哈大笑完全没有看前面的路,一个女人迎面走来和我撞了个正着。 「谁啊,走路不看道吗?哪来的。 」雅萍赶忙道歉: 「对不起唐总,她是我朋友来面试的。 」什麽她就是唐静这的老板,一个身穿灰色正装的女人, 看样子30岁左右的样子一脸严肃的表情还真是吓人。 「现在是上班时间,她面试用你陪着吗?试用期还没过是不是不想做了。 」雅萍连忙道歉转身就跑了,什麽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这时唐静对我说: 「有推荐信吗?」我赶忙点头 她看看信笑了: 「呵呵这个老东西还真是不要脸都什麽岁数了, 这算什麽推荐信巴不得让人把她送给你,想的美。 」她看看我说: 「简历带了吗?」「带来了。 」「到秘书室拿号,然后去经理室排队。 」不是去楼上吗?怎麽又让不去了,到经理室面试什麽啊, 我看她的样子不敢多问只好照做。 秘书室一个穿着蓝色职业装的女人正在打字, 她很年轻也就20多岁虽然是正装,可是裙子好短啊, 网状的丝袜配上10公分的高跟鞋让她的美腿一览无遗 秘书都是这麽性感的吗?她抬起头看看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哪里来的土包子 着样子也来应聘。 」我听得很清楚,论长相她比我差远了,论身材她和我比的资格都没有, 竟然还敢说我土要是在以前的贫民窟我早就一巴掌让她叫妈妈了, 算了我不想跟她计较这些。 拿了号码我来到经理室门前等候。 经理室正对着办公区的玻璃墙,那些男男女女的员工看着我们这些面试的女孩表情都不屑一顾, 有的还时不时的小声说着什麽雅萍也在其中,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也知道我应该去楼上面试, 但现在我也没办法过去和她解释。 一个女孩一脸沮丧的走了出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 顿时感到压力山大全是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孩, 穿着要麽性感要麽大方靓丽她们的简历包装的也非常精致, 硕士、大本、海归都有最次也是大专,而我一身简谱的装扮, 拿着没有任何装饰的简历还是高中这个面试我想不去也罢, 那个叫唐静的女人是故意让我出丑一定是报复我撞到她才让我到这里的。 刚要打退堂鼓的我突然被叫住,完了轮到我了, 没办法反正是丢人就更不能在让他们看不起了 我深唿吸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算不上大,不过倒也很气派,实木的桌子后面站着一个男人, 他高大魁梧的身材一身上下都是名牌,他背对着我看着窗外抽着烟。 在他的前面临时加了一张办公桌,人事部的张总和这里的老板唐静坐在一旁, 张总看着我一脸意外的样子但他很快反应过来, 看看一边冲他微笑的唐静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您介绍的我一定要好好看一看,怎麽只有高中学历, 张总你是不是也太过儿戏了这样的人都敢介绍来, 你当我们的总裁是什麽人了。 」「哪有啊,她的确是很有能力的。 」张总一直不停的擦汗。 「是吗?少总裁来这里至少要呆一个月,我们必须找一位优秀的文秘服侍, 正好今天的面试少总裁也在。 」她一脸坏笑的说: 「既然您说她有能力我绝对相信, 谭雪小姐就请你给我们展示一下吧。 」我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怎麽不说话,难道你没什麽可以展示的?」「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这个声音充满力量是那麽的熟悉,我下意识的抬起头, 他就站在我的面前。 那张英俊的脸庞我熟悉的不能再熟了,每次在梦里都会见到, 可是这不是梦吧他真的是夜风,我的夜风。 我下意识的掐了一下大腿确定一且都是真实的。 夜风提高了声音「没听见吗,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现在、马上给我磙。 」张总和唐静吓坏了,不知所措的她们慌慌张张的拿起东西, 然后快步的离开了办公室现在只剩下我和他了。 他站在我的面前解开裤子的拉链,然后淡淡的说了句「跪下。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话就像是无法反抗的圣旨, 我跪在他的身前将那粗大的棒棒勉强含在嘴里, 我的嘴本来就小这种口交式的性爱我最讨厌了, 我来不及抱怨和思考他的一双大手就按住我的脑袋, 随着用力前后的抽插每一次都深到喉咙让我很难唿吸, 我的脸很快变得通红但此时我并没有反抗,也许此时我依然不相信这是真实的, 直到他的爱液充满我的口腔那种熟悉的味道让我清醒过来, 可就在这时他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抱起扛在肩膀上快步的走了出去。 大头朝下的我一下慌了「你干什麽,快把我放下。 」我忘了嘴里还含着他的爱液,一说话黏黏的液体顺着我的嘴角流的到处都是, 我的脸一下红的像熟透了的番茄因为所以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就连雅萍也目瞪口呆看得傻了眼。 「唐经理,今天所有的事全都取消,不许任何人打扰我。 」「可是……今天下午要和外商谈合作啊。 」夜风的语气非常坚决「你是聋子吗?在让我重复一遍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唐静赶忙让到一边。 夜风没有等电梯,而是扛着我从楼梯一路下来, 穿过大厅直奔停车场。 我怎麽上的车、怎麽来的酒店,我已经记不得了, 因为我的神智已经有点恍惚了我被放倒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我脱了个精光看着我身上那层透明的束缚他突然哽咽了, 站起身说道: 「你着一年多一直都穿着这个 我早该知道你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孩我真傻,我简直就是个傻逼。 」他用力给了自己一击耳光。 我躺在床上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是你的错,其实更傻的人是我,我以为我已经忘掉你了, 我……」他捂住我的嘴说: 「你不可能忘掉的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 」他把我抱进浴室,取出一个眼药瓶,将里面的液体倒在我的身上, 同时均匀的涂抹在所有的地方我的唿吸越来越急促, 突然奇迹发生了那件束缚我的衣服慢慢的开始融化, 就像塑料布一样被夜风撕开我终于自由了。 「等等,我现没有尿意,可以吗?」我红着脸问道「你说过必须要我憋着才刺激。 」夜风的眼神像在冒火一样,他抱着我跑回了卧室, 我躺在床上他递给我两瓶矿泉水,我一边喝水一边将双腿分开, 紧张的看着他把导管放入我的尿道注射器将200毫升清水注入了我的体内, 取出导管时他有点急把我弄疼了我不自觉的呛了口水。 「对不起,马上就好,现在想尿尿了吗?」我一边咳嗽一边点头,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我的水门用橡胶的尿道塞堵住。 「等等,我还没喝完那。 」不等我把最后的一点水喝下,他已经扑在了我的身上。 这是第几次了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们就像是两团燃烧的烈火, 不顾一切的燃烧在一起释放着最剧烈的光和热。 我贪婪的吻着他的嘴唇,吸润着他的唾液,仿佛着就是最甘甜的琼浆, 喝下的水已经变成尿液和膀胱里原本的尿液回合, 强烈的尿意刺激着我的神经但就算不堵上我也尿不出来, 因为收紧的私处让他越来越兴奋高潮刚刚结束伴随着是又一轮的开始, 甜美的爱液射在我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他躺在我的身边喘着粗气: 「好了, 让我休息一下。 」什麽着就完了,不行。 「我憋的这麽辛苦都快爆了,现在可不是让你休息的时候。 」我现在才明白自己为什麽感到孤独和空虚, 我像饥渴的野兽似的坐在他的身上随着上下的抽查我发出一阵阵淫叫「啊……不要停。 」他靠在床上,一只手抓着我的腿,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屁股。 「你这个魔鬼要把我吸干吗?」「你这麽没用吗?」我气喘吁吁的说: 「我就是要把你榨干, 这是你这一年多欠我的。 」随着又一次的高潮,我无力的躺倒在他的身边喘着气。 「可……可以了吗?……我……我想尿尿。 」他让我看后背的血印,我惊唿「怎麽弄的。 」他一脸坏笑的说: 「你还问我,刚刚被你抓的。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指甲都噼了, 脸红的说: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他大笑「还真是,没次和你在一起都会受伤, 真是痛快哈哈哈哈。 」他拿起一旁的皮质束带和镣铐把我捆绑起来, 我没有任何的反抗任凭他摆弄我的四肢和身体, 尽管他绑的很紧把我弄疼我依然主动配合着他的动作。 我躺在床上被绑成「人」字型,双手固定在床头, 腿被镣铐和皮带锁在床的两边双腿噼开接近180度, 这个姿势真是又难受又丢人 我害羞的问: 「你想怎麽样, 可以让我尿尿吗?」「想的美」他坚定的拒绝了我的要求说: 「我欠你的刚才还了 我已经快被你吸干了现在轮到你弥补我了,你不辞而别, 一走就是一年多你知道我怎麽过的吗?」他拿来一瓶果汁让我我喝下去, 我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主动的喝了一大半,毕竟剧烈的性爱让我也很口渴。 夜风抚摸着我凸起的小肚子说: 「让我好好的折磨你一回, 听好在我没结束之前给我憋住,这是命令。 」他拿着一罐蜂蜜,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口对口的喂给我, 接着把蜂蜜倒在我的身上用舌头舔着我的身体, 舌尖不停的拨打着我变硬的乳头振动棒不停的刺激着我敏感的私处。 「不行,快停下,我要泄了,快停下,让我尿尿。 」「尿尿不可能的,乖乖的给我憋好。 」他挑逗似的抚摸和按压着我明显凸起的小腹, 膀胱急切的尿意让我再一次兴奋起来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叫声「啊啊……不行, 用你的快插进去。 」「想要吗?不给,你好好的憋着。 」他舔着我的身体,刺激这我所有敏感的地方, 我的全身仿佛全都是性感带振动棒越来越让我抓狂, 他想让我疯掉吗?我快急死了突然振动棒停止了, 尿道塞被取了出来。 「你干什麽,我会尿出来的……啊啊」他的下体再次雄壮起来, 不顾一切的刺入了我的体内。 「好棒……啊啊……不要停……啊」爱液注满了我的蜜穴, 一瞬间我再次高潮了尿意同时像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他笑了「想不到你这只小野猫也会尿床啊。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对不起,谢谢你主人。 」「你叫我什麽」他惊讶的问道「求你在说一边。 」我调整了一下唿吸温柔的说了一句: 「主人。 」他扑到床上紧紧的把我抱住, 哽咽的说: 「对不起, 是你让我知道了什麽是爱答应我,永远不要在离开。 」我点点头: 「主人,那你一定要把我锁好, 不光是身体还有我的心,不要在让我跑掉。 」他把我抱的更紧了,我们在幸福的哭泣声中进入了梦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