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宁南,骄阳似火。 花园小区物业管理员李德生站在32号楼405的门前, 有气无力的叩着门。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眼镜男,满脸的严肃, 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政府两个字。 「阿楚,阿楚,快开门,知道你在家睡觉。 」「还叫不叫人活了,大清早的……」405的门被拉开一条缝, 易楚打着哈欠探出了脑袋满脸的不乐意。 在花园小区住了两年,他和李德生经常一起喝酒扯淡, 关系相当的不错。 「还大清早啊,都他妈的十点多了……」李德生身高马大, 满脸的横肉站在门外探头探脑,庞大的身身躯不仅堵住了门口, 也掩住了身后的眼镜男。 「磨磨蹭蹭的,里面藏了谁家的花姑娘啊?让我瞧瞧……」「花姑娘没有, 五姑娘倒是有两个……」易楚笑着伸手将李德生硕大的脑袋推了回去。 眼光转时,却瞧见了李德生身后的中年人,心中就有些奇怪, 问道: 「又来收管理费啊不是上月才交的吗?」「哥哥我改行了, 不收费只收房。 」受了易楚的传染,李德生也打了个哈欠,打了一宿的麻将, 让他有些精神不振。 「收房?」易楚继续打着哈欠: 「收什么房?」易楚是一个租客, 身后的两室一厅虽是私房却并不属于自己。 房主姓段,六十来岁一个的老头,在宁南市某局任处长。 这套房由物业公司代为租售,签的是三年的合同。 易楚心中就有些奇怪,租房合同上虽然也有物业公司的大印, 但房主是段老头物业公司最多算个中介,又凭什么收房?另外, 租房合同没到期之前即便是段老头也无权收房, 除非他肯付出合同上注明的赔偿金。 「不是我们物业收房……」李德生让出身后的中年人, 一撇嘴说: 「看见没这位是『政府』来的同志, 是他们要收房我们这块只是配合工作而已。 」中年人笑得很矜持很职业,一推鼻梁上的眼镜, 简明扼要的说出来意。 简而言之,易楚租住的这套房子其实是一套脏款房。 姓段的老头在职期间,有受贿、索贿行为,是一条隐藏很深的蛀虫。 用中年男的话来说,法网恢恢,天不藏奸,短老头临退休前终于被正义的警察叔叔揪了出来……这一番话, 眼镜男说的很是熟练想来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活。 几分钟后,他拍着易楚的肩膀说了句理解万岁, 便施施然的消失在楼梯口。 「我靠,这他妈什么鸟事啊?」易楚半天才反应过来。 「霉事年年有, 今天轮你家……」李德生笑嘻嘻的递过一只香烟: 「别说哥哥我不照顾你, 按照合同在这种情况下,赔偿金肯定是没指望了, 但剩下的租金理应由我们物业公司退赔。 刚才我和老金打了招唿,让他从上个月开始算。 」「老金什么时候听你的了?」易楚撇了撇嘴, 又问: 「说正经的小区里有没有其他的空房?」「还有个屁啊, 早住满了而且外面的房源也很紧张。 」李德生递上打火机, 继续说道: 「不过你也别急, 小区的A4楼那边有人寻求合租虽然单套租金比这边要贵很多, 但毕竟是合租。 我帮你算了算,每月只要多付一百就可以。 而且你也知道,A4那边的环境要比这边好很多, 家俱是现成的装修也不错。 就是面积小很多,但是隔音效果不错,只要关上门, 基本上和你现在的环境没什么区别随便你怎么胡闹都行。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大概下午就会有消息。 」「无所谓大小,有一个封闭的单间就行, 反正这两室一厅我住着也是浪费……」易楚属于那种随遇而安的人 除了觉得搬家稍稍麻烦了点心情并没有任何的起伏。 等李德生走后,他打着呵欠回到了卧室。 心想搬就搬吧,换个地方也不错。 再看了看空荡的房间,除了几件衣服和一台电脑, 好像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于是便决定,趁着肚子还不饿,先睡个回笼觉再说。 易楚最大的特点就是能睡,任何时间、地点, 只要他愿意都能将自己睡成一条人事不省的猪。 只是这一次刚闭上眼睛,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他摸起毯子盖住了手机,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对于一个没有女友的单身汉来说,没有什么电话是必须要接听的。 不会有人缠着自己要鲜花、巧克力,也不用费心的去准备烛光晚餐, 更不用陪谁去整天的逛街孑然一身,乐得自在。 一遍,两遍,三遍……手机却一直在固执的响着。 「小姑奶奶,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易楚叹了口气, 顶不住固执的铃声无奈的掀开了毯子。 用不着看号码,他知道打电话的人肯定是乔丹那丫头。 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如此耐心打自己电话的人, 除了乔丹之外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不过,他仍是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乔大小姐更喜欢用短信进行联系, 很少直接打电话。 一条接一条的短信,不分昼夜,完全随她的心情。 不开心的时候,她会很小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让人摸不着头脑却总能看出一些淡淡的忧伤。 不过乔丹大多数时候都是开心的,可这对易楚来说, 实在要命因为开心的乔丹是个十足的魔鬼。 这个时候的乔丹变得极富杀伤力,发来的短信也总是充满了挑逗和诱惑。 比如, 她会装着很无知的样子请教易楚: 死鬼, 死鬼亚灭爹是什么意思啊?又或是不怀好意问上一句, 亲爱的昨晚有没有找五姑娘……乔丹和易楚是同学, P大新闻系毕业比易楚早进学校一年,算是易楚的学姐。 毕业后,先是在本市的卫视台做记者,两个月后就升级为节目主持人, 领衔一档访谈类的节目。 因为其睿智和美艳,在宁南市甚至整个南方地区都颇有名气, 拥有着众多的粉丝。 就这一点而言,同是P大的毕业生,易楚却早早的沦为了无业游民, 这也是很多人想不明白的地方。 说起来,P大是国内最负盛名的高等学府之一, 每年的毕业生有一半会被各大企业和机构预定。 剩下的一半,只要稍稍努力,起码也能找到一个白领的工作。 易楚按下了通话键,却并没有开口说话,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更喜欢做一个倾听者。 很奇怪,电话接通后,却并没有传出乔丹的声音。 乔丹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淡的慵懒,极富磁性, 往常这个时候她肯定会用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问易楚, 死鬼有没有想我?电话坏了?似乎不像……话筒里分明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传出, 好像某种东西正在送话器上轻轻的摩擦着。 易楚正奇怪时,一个嘶哑的男声忽然从话筒里传出, 声音急促而又狂暴时断时续,和送话器隔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姓洪的,看见这些雷管和炸药吧?告诉你, 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 我就炸翻了这栋楼让整个电视台的人统统给你陪葬!」「张……科长, 有话好好说你……你这又是何必呢……」电话里又传来另一个男声, 极度惶恐的声音接近与哭泣。 与此同时,一些慌乱的尖叫声和桌椅的翻倒声也隐约传来。 几乎在声音传出的同时,易楚翻身站起。 他不是个傻子,当然能猜出电话的另一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太多考虑的时间,他飞快的从抽屉里翻出很少用的耳机, 一只手将它接驳到手机上又用另一只手给自己套上T恤和裤子。 同时,他并没有忘记按下手机的静音键,这样就能确保这边的声音不会传到电话的另一端。 双手并用,各不相干,却又毫无滞顿,他的动作从容而迅捷, 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 刚才的那些懒散,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科长,您冷静一下,千万不要做出过激的举动。 您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自己的孩子和老婆考虑一下。 您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您今天真的做出了什么傻事, 她们娘俩又该怎么办呢?」电话里终于传来乔丹的声音, 清晰而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 「张科长,您现在冷静下来还来得及。 大家都是同事,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谈,没必要用这种激烈的手段。 张科长,我可以代表会议室里所有的同事答应您, 只要您放下炸药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真的,张科长,趁着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您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要是等人了报了警,那……那可就什么都迟了。 」听见乔丹的声音,易楚稍稍松了口气, 但同时也有一些失望……如果这是一个玩笑该有多好!抛除脑海中最后一丝幻想 易楚冲出了房间。 其实他也明白,只有白痴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更何况,话筒里的声音那么的逼真,疯狂、暴戾, 惶恐、畏惧……即使最好的配音演员也未必能模仿出来。 出门的同时,他的心里也有些讶异和敬佩。 乔大小姐果然是天生女主播的料子,短短的几句话, 就将现场的情形和事发地点准确的概括了出来。 飞奔下楼后,易楚一眼便看见正和人扯淡的李德生。 几步奔上前去,他拉住李德生的胳膊就跑。 李德生不明就里,甩着一身肥肉,稀里煳涂的跟着易楚往小区门口的值班室跑去。 「老李,赶快帮我报警,有人绑着炸药闯进了宁南卫视的会议室……」易楚边跑边说。 「我靠,你丫也忒歹毒了吧?又不是我要收你的房, 用得着骗我去报假警吗?得了大不了晚上我请你……」李德生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满脸的鄙夷。 但他很快就被易楚脸上焦灼吓住了, 不由自主的问道: 「大哥,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少他妈废话人命关天的事情, 还不赶快打电话!我朋友在里面我先得赶过去……」易楚不敢耽误, 到了值班室门口一把将李德生推了进去,然后转身跑向小区门口。 街面上穿梭往来的出租车很多,但没有一辆是空载。 易楚恨得牙痒,他妈的,这可要了亲命。 马上就是下班之后的交通高峰期,十个街口九个堵。 他必须在这之前找到交通工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握着手机的手已有冷汗沁出,他紧紧的盯着右边一辆正疾驰而来的出租车, 准备上前强行拦下……正在这时身后有汽车的喇叭声传来。 易楚转身瞧去,眼中不由精光一闪。 好家伙,居然是辆火红色的保时捷跑车!保时捷跑车由远及近, 根本就没有减速的意思只是将喇叭不停的按着。 麦子坐在车里,心情很好。 出门的时候,她一直在琢磨着是去东四购物呢, 还是先去美食一条街?难得的一天假期必须要好好的安排, 绝对不能轻易的浪费……想到刚出锅的油豆腐 麦子就忍不住要流口水。 车至小区门前,远远的看见有人站着门口东张西望。 麦子并没有在意,只是不停的按着喇叭。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堵在门口的人不仅没有让路, 反而转过身死死的盯着车子。 那人的眼神很亢奋,表情很精彩, 好像正对自己说: 撞我啊, 撞我啊你撞我嘛……疯子,麦子气唿唿的骂了一句, 松开油门一脚踩向刹车。 刹车的力度并不大,她早算准了,车子完全停下来时, 距离前面的疯子恰好半米。 姑奶奶不敢撞你,难道还不敢吓你?车速和麦子预想的一致, 但路口的疯子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眼看着保时捷疾驰而来,那人不仅不闪,反是迎面冲了过来。 麦子被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后,下意识的踩死了刹车。 但是当车轮摩擦着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 一切似乎都已经迟了。 眼看着那人撞向车头,麦子唯一能做的就是绝望的闭上眼睛……可就在她闭眼的一瞬间, 车前那道疯狂的身影却忽然化成了一抹轻烟一转一折, 奇迹般从车头越过最终脱离了死亡的笼罩。 再接下来,麦子听见车门『啵』的一声被人打开, 一个男人幽灵般坐在了自己身边。 「对不起,我是警察,因为突发事件,我需要徵用你的车。 」「你是警察?」麦子惊魂未定,还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听见来人自称警察。 「有人绑着炸药闯进了卫视大楼,事态紧急, 请你马上配合我……」来人急切的问道: 「现在我有两个问题要请你回答 第一你知道去宁南卫视的路缐吗?」麦子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这个男人当然就是易楚。 见麦子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他心中焦虑,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 麦子眼中泛起一丝狡黠,咬着嘴唇想了片刻后, 轻轻的点了点头。 「很好。 第二个问题,你能不能开快车,又或者说,你敢不敢开快车?」易楚松了口气, 同时心里多少有些讶异。 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略带稚气。 但不得不承认,这女孩真的是很漂亮。 一肩长发散落在背后,露出一抹雪白的玉颈。 精致的小脸如瓷器般光洁,纤眉凤眼,小巧的鼻子, 这使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洋娃娃。 「你可以怀疑我的三围,但是你不可以怀疑我的车技!」麦子骄傲的挺起胸, 不屑一顾的说道。 易楚的视缐下意识从麦子的胸前滑过,不由撇了撇嘴, 就这尺寸……还用怀疑吗?这时李德生从值班室冲了出来, 他看见易楚坐在车里 抖着一身肥肉拼命的喊道: 「兄弟, 去拯救世界吧哥哥已经报了警。 」麦子有些惊讶,李德生没出现之前,易楚说的话她只信三分。 可是现在……她微微的蹙眉,下意识的就要去踩油门。 但是易楚却示意她停下来,然后看向她的腿部。 麦子穿着一袭短裙,因为坐在车里,不用担心春光外泄。 不知不觉间,裙摆已经上扬至儿童不宜的部位。 裙摆下,是一双修长的玉腿,小腿的缐条圆润诱人, 足踝精巧而富有骨感。 高跟的水晶凉鞋上,十指纤巧,上面涂着淡绿色的指甲油。 易楚皱着眉,伸手朝麦子的脚上探去。 麦子吓得不轻,发出一声尖叫,拼命的躲闪。 易楚不做任何的解释,捉住麦子的脚后, 飞快的将那对纤细的鞋跟掰了下来。 随即,他将鞋跟扔出车窗,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示意麦子专心开车。 麦子被吓得目瞪口呆,缓过神后,恶狠狠的想要骂人, 可是这个男人专注于手机里的声音压根就没看她。 想起所谓的『突发事件』,麦子只能忍住心中恶气, 瞪了一眼车窗外正看热闹的李德生然后松开离合器, 狠狠的踩下油门。 随着一阵低沉的轰鸣声,火红色的保时捷犹如利箭般窜了出去……接下来, 却轮到易楚吃惊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更像是洋娃娃的女孩, 车技之娴熟绝对不下于一个职业车手。 最让他吃惊的是,这丫头开起车来……不,应该说飚起车来, 有着一股让天下男人皆为之汗颜的疯狂。 疯狂的的跑车化身为火红色的响尾蛇,在车流、人流中穿梭游走, 寻觅着一切可以前行的道路。 行车道,慢车道,及至路旁的人行道,所到之处, 伴随着马达轰鸣声的是行人同样疯狂的咒骂声。 我靠,这丫头不去拍《速度与激情》,真的是太可惜了……易楚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手机, 另一只手不得不牢牢地抓住车窗上的把手以保持平衡。 从话筒中传出的讯息来看,在乔大小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抚下, 那位张科长已经暂时的平静下来。 紧张的态势,似乎正往好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 宁南市公安局110接警台的45号接警员同样是头大如斗!就在十分钟前 接到花园小区的报警电话说有人绑着炸药闯进了宁南卫视台的会议室, 扬言要炸掉整栋大楼。 45号接警员起初有些疑惑,卫视台和花园小区距离半个小时的车程, 报案人是怎么知道那里发生了案件呢?但这毕竟属于特大警情 45号接警员不敢怠慢立刻通知了距离卫视台最近的巡警前去核实, 并同时向上级做了报告。 接下来,不仅是45号接警员,其他的接警员也不断的接到报警电话, 说是有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在闹市区飚车。 其状之疯狂简是直将整座城市当成了游乐园, 幸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伤着人。 45号接警员一边通知沿途的交警予与拦截,一边将所有的情况汇总。 可就在这时,她忽然有了一个心惊肉跳的发现!从保时捷的行车路缐来看, 它应该是从花园小区出发的而最终的目的地极有可能就是宁南卫视台!虽然这有可能是巧合, 但身为一个警员却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巧合之上。 45号接警员当机立断,再次向上级作了汇报, 并建议领导最好能通知重案组、特警以及其他所有的相关部门 做好全员出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