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的母亲终于答应给他买一部新摩托车, 其实这还一大半是看在钰慧的面子上。 阿宾去车行选了一部YAMAHA135cc的跑车,此后这部车就是他和钰慧约会的交通工具了。 春天刚来的时候,天气还很凉,这一天下午的微积分讲师突然请假调课, 有的学生听说老师不能来就离开走掉了阿宾和几个同学反正没事, 就留在教室聊天后来有人建议去淡水玩,马上就得到附议支持。 现场点了点人头,总共六男四女,刚好有五部摩托车。 「怎么搭载呢?」有人问。 「丢钥匙来分配吧!」另外有人提议。 大家一阵哄笑,传言中,只有听过加工区的男女工出去郊游时玩这种钥匙游戏, 他们都觉得有趣有摩托车的人就把钥匙交出来, 由一个人集中丢撒在桌上没有车的人就去抽。 阿宾的车钥匙被一个叫廖依姈的女生抽到, 她嗲声嗲气的问: 「这是谁的?这是谁的?」阿宾只好出面认领。 那依姈骚骚的,穿着很时髦,像今天她便穿着有松紧效果的贴身裤, 把个顶翘的屁股都表露无遗使男生的眼光老是在那屁股上流连。 但是她人也真的长得是很漂亮,鹅蛋脸,米粉头, 明亮的眼睛会电人说起话细声细气的,会让人骨头发酥, 前凸后翘曲缐玲珑着实有发骚的本钱。 许多男同学都不免羡慕起阿宾来了。 大伙儿分别去取车,约定十分钟之后在学校大门口集合。 阿宾带着依姈到停车位骑车, 依姈一看见那辆摩托车惊讶的说: 「好大的车啊!」阿宾先跨坐上去, 这车是为了长途高速设计的把手比较低,所以驾驶人必须略为弯腰。 阿宾坐好后,依姈也跨上去,那后座有点翘, 所以当她环手揽住阿宾的腰时自然不可避免的将整个人都伏到阿宾身后, 依姈也不介意甚至连头都干脆贴在阿宾背上。 他们骑到门口,大家已经等在那里。 有人带头唿啸一声,便纷纷驰骋而去。 阿宾却好整以暇,脱掉身上的过腰外套, 反穿到前面当成围兜一样可以比较挡风。 这外套是羊毛料,还有厚厚的内里,连依姈都感觉到被围住的手十分温暖。 阿宾吩附依姈坐好,换过排档,转动油门, 车子疾冲而去不一会儿他们就赶上先走的人了。 第一个被追上的是阿吉,他骑着一部旧90cc的SUZUKI, 载着另外一个女生阿宾轻易的就越过他,依姈回头朝他们招手, 阿吉一脸羡慕既羡慕阿宾的新车,也羡慕他能载到依姈。 阿宾逐一追赶过每一部车,依姈兴奋极了, 不停的哇哇叫着。 没多久,她们便把其他人都远远的抛在身后, 这时到了大度路路面又长又直,阿宾加重油门, 摩托车便狂飚起来90、100、110、120,车子不断的加速, 直奔到时速超过每小时150公里依姈已经不敢叫了, 害怕的闭眼缩头躲在阿宾背后,大度路终于走完, 阿宾才恢复一般的速度。 「过不过瘾?」阿宾大声问。 「过瘾!」依姈也大声回答。 他们继续骑着,因为已经见不到同学,逐渐无聊起来。 依姈的手闲来无事,就在阿宾的胸膛上摸着, 说: 「阿宾你真强壮!」阿宾说: 「你别痒我 等下我们都摔倒。 」「呵呵,男生也怕痒吗?」说着还故意搔来搔去。 阿宾连忙停下车来,隔着外套执住她的手, 求饶说: 「姑奶奶我怕你就是,别痒我了!」依姈笑得开心, 说: 「好啦!好啦!不痒你就是。 」阿宾继续骑动, 依姈双手捂住阿宾的胸说: 「搂着可以吗?」阿宾说可以, 过了不到五分钟 这骚依姈又在摸阿宾的胸说: 「阿宾, 你的胸真大恐怕还比我的大!」依姈的胸部的确也不小, 她一开始坐上车搂住阿宾的时候,阿宾从背部受到挤压的感觉, 就知道依姈是只大哺乳动物。 阿宾故意说: 「你的胸部大吗?」依姈这可不依了, 故意在他背上将那两团软软而有弹性的肉球磨动起来 问说: 「你说大不大?」「呵!呵!」阿宾说: 「你真大胆 这不是便宜了我吗?」「没关系!我会要回来!」说着她用尖尖的指甲 隔着衣服去抠阿宾的乳头。 依姈东摸西摸,反正外套遮着,别人也看不到, 可怜阿宾被摸得都上火了 依姈还问: 「舒不舒服?」阿宾骂道: 「你这小骚包..」依姈任由他骂, 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摸着摸着,忽然往下抓了一把, 惊奇的说: 「好硬啊..」阿宾窘死了 生气的说: 「你以为是谁弄硬的?!」依姈还在他裤档上面直摸 说: 「可怜..可怜..」阿宾没好气的说: 「你让我专心骑车好不好!」「不好!」依姈却说: 「你骑你的车 别管我嘛!」阿宾是不想管可是依姈得寸进尺, 居然在解他的拉链。 阿宾担心万一在路上出丑就难看了,哀求她停下来, 依姈理都不理他伸手到内裤去掏了一阵,找到鸡巴拿出来了。 「这么大啊!」依姈这次是真的吃惊: 「你是超人吗?」「我会被你害死..」阿宾说。 依姈没办法看到鸡巴的真面目,只能用手去体会, 她高兴起来: 「哈!哈!我在瞎子摸象..这是..象像一条蟒蛇..象像一只麦克风..哈!哈!」她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可苦了阿宾。 这摩托车因为要弯腰来骑,两颗倒霉的蛋已经被压得有点麻痛, 现在鸡巴又被拿出来蹂躏阿宾只好一直求饶。 依姈又想起一个着名的笑话, 她说: 「喂!阿宾!你的把柄现在在我的手里!」阿宾苦着脸说: 「你要嘛干脆把我弄死, 别将我玩得半死不活的。 」依姈听他说得可怜, 便说: 「好!同情你, 日后可别忘了大恩人哦!」说着运起右手 为阿宾套动起来。 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奔着,依姈一边套着鸡巴, 一边摸着阿宾的乳头这次她很温柔,让阿宾觉得很舒服, 她越撂越有劲阿宾也越骑越快。 可惜的是因为阿宾的姿势,所以她只能套到前半段, 不过那也够阿宾舒服的了。 依姈的手儿小小嫩嫩的,滑过阿宾的龟头时阿宾的鸡巴都会轻轻抖一下, 她知道这样会让阿宾很快乐便重复的做着。 逐渐地,阿宾觉得喜悦的累积已经到了颠峰, 恐怕随时就要爆发出来刚好已经快骑到到淡水了, 他们遇到一个红灯阿宾将车停下来,坐直身体, 反手搂住依姈的屁股依姈这时可以把整根鸡巴套到底, 连忙急抽了几下 又对阿宾小声说: 「美不美啊..?改天妹妹舔舔你..」那浪声浪语使得阿宾终于忍无可忍, 龟头勐然暴胀依姈听他唿吸便知道他要完了, 右手依然搓动鸡巴左手手掌摊开盖住龟头,阿宾轻叹了一声, 便将浓精喷在她的掌心上了。 红灯已经变绿,他们却依然还停在停车缐上, 依姈缩回左掌拿到嘴上舔着精液,这妞儿真的是又浪又可爱。 她还伸到阿宾面前, 说: 「分你吃!」阿宾连忙称谢推辞, 她又「咯咯」的笑个不停。 她吃干净了阿宾的阳精,帮他收回鸡巴,他们才又上路。 这回阿宾故意骑得很慢,好让同学们赶上来, 过了一会儿其他四部车才陆续追到。 到齐之后,他们便到街上吃鱼丸买铁蛋。 阿宾还准备了一些打算给钰慧吃, 依姈吃醋的说: 「哪天你也对我这么好?」阿宾只好再多买一份让她带着走。 后来他们租了五部协力车,骑到海边去玩, 一伙人又吵又闹很开心可惜天气还冷,没能下水。 等参观过红毛城,有人说要待会儿看落日,可是阿宾想回去了, 他晚上和钰慧还有约会。 阿吉和他载来的女孩子也想走,于是他们就兵分两路, 看落日的看落日回家的回家。 依姈虽然晚上没事,但是她既然是搭阿宾的车来的, 自然也要和他回去。 他们四人还了协力车,去取各自的摩托车,阿吉突然跑过来, 说想交换阿宾的新车骑骑看。 阿宾将车借给他,他高兴的跨上去,又叫那女孩也坐上来。 阿宾问说: 「这种车你会骑吗?」「有什么不一样?」阿吉问。 「这是往复档,一档下踩,二三档以后要往回勾..」阿宾示范给他看。 「一共几档?四档?五档?」阿吉又问。 「六档!」阿吉伸伸舌头, 又商量着说: 「我骑回去, 明天上课再跟你换回来好不好?」阿宾慷慨的答应他 阿吉生疏的发动了车子骑走了。 阿宾将阿吉的SUZUKI推过来, 依姈说: 「这种小车我会骑, 我载你!」阿宾将外套又脱下来让依姈像他刚才骑来的时候一样反穿好保暖, 依姈满意的在他颊上亲了一下。 她骑上车,阿宾坐在后面,不客气的搂起她的腰, 让她载走。 等骑出了淡水镇,阿宾将下颚摆在依姈肩上, 移动手掌去摸她的乳房。 「干嘛?报仇啊?!」依姈回给他一个媚眼。 「哪敢!我是疼疼你嘛!」阿宾说。 依姈也没反对,就让他摸着,依姈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高领毛衣, 使得乳房摸起来软软滑滑的十分舒服。 阿宾外面摸不够,就伸到里面去了,这对奶子肉唿唿的, 手感十分好。 再过了一会儿,阿宾嫌那内衣碍事,挪手到她背后要解扣子, 依姈急着说: 「别脱我这件是无肩带的。 」阿宾一听,那更非脱不可,将扣子一解, 手一抽便把那胸罩取出来了。 阿宾顺手将它收进外套口袋,再伸回毛衣里, 八爪鱼一样的捉摸起大乳房。 依姈被摸得舒服,边骑着车边「嗯..嗯..」出声。 阿宾又去捏那两颗小葡萄,依姈哼得更大声了, 阿宾怕她手发抖便停下动作,手掌回到毛衣外面按在乳房上, 隔着衣服摸。 但是这样毕竟隔鞋搔痒,没多久阿宾又不规矩起来, 而且目标往下移他伸手在依姈的大腿内侧轻抚着, 然后逐渐移到阴户上面来。 虽然隔着紧身裤,那肥突的阴阜入手的感觉还是很逼真, 既饱满又有弹性摸得依姈一直悸动,而且放慢了速度, 把车骑得东倒西歪。 阿宾摸来摸去,觉得摸出一点水来,知道她已浪得不可开交。 他索性将手穿进她的裤头,那紧身裤是伸缩布料, 一插便进阿宾遇到内裤之后,也顺便侵入,于是一只毛绒绒的阴户便落入手中了。 阿宾摸到她旺盛的分泌,早就泛漤成灾, 他说: 「你尿裤子了!」依姈生气的捏了他大腿一把, 他伸出指头在阴唇上划着忽然想起刚才依姈说的那个笑话, 就在她耳边说: 「小骚包你的漏洞我也摸得一清二楚!」阿宾除了摸她阴户之外, 又去吃她耳珠子依姈全身酸软,无力的停下车来, 阿宾催她再走 她嘟起嘴唇说: 「我会撞车。 」阿宾一边挖着她的阴户,一边想这样停着也不是办法, 底下鸡巴更是涨得有点受不了 就问依姈说: 「我们找个地方作爱好不好?」依姈正闭着眼睛享受, 同意的点点头阿宾四处环顾,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真是为难。 阿宾缩回捣蛋的手,要依姈坐到后面,他骑动摩拖车, 转进路旁小坡的产业道路。 他走了一段之后,已经离公路有点远了, 两旁都是果园他将车骑进果园里面,停下车将脚架撑起。 他们转身抱在一起,深吻起来。 阿宾和她相互爱抚到现在,才第一次对嘴接吻, 俩人吸得又狠又凶难分难舍。 阿宾伸手要再去摸她乳房,依姈却迫不及待了, 她媚眼惺忪 渴望的说: 「宾,给我..我现在就要!」阿宾怕她浪坏了, 左右确认了一下没人便脱掉她的紧身裤和内裤, 白玉一般的屁股和身上的黑毛衣形成强烈对比。 阿宾来不及欣赏,也脱掉自己的内外裤,先坐在车埝上, 再让依姈面对面分开腿坐到他的腿上阳具正好挺硬在门口, 俩人同时一用力整天铿缘一面的穴儿鸡巴,就紧密的相认了。 「啊..宾..真好..你..好硬..好长啊..」这样的体位, 阿宾只能捧着依姈挺动她的屁股他抓着她的臀肉, 用力的上下抛动依姈以前没被这样大的鸡巴插过, 真是浪个不停四肢紧紧缠住阿宾,只希望能就这样干一辈子。 「喔..喔..阿宾..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骚货..插死你好不好..?」「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心口呢..啊..好棒啊..好棒的阿宾..好棒的鸡巴哟..嗯..嗯..」「看你以后还浪不浪..」「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阿宾埋头苦干, 依姈则浪叫着闭眼享受没想到有人来到附近。 「喂!你们在作什么?」远远的地方有人喊。 阿宾转头看去,大约五十公尺外有一个胖胖黑黑的欧巴桑, 农妇打扮在那里叫嚷着。 阿宾和依姈对望了一眼, 同时互相说: 「别理她!」又再办起自己的事来。 「好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我为什么这么晚..啊..才和你好..哦..你为什么不..啊..早点来干妹妹..啊..好深..好美..插死人了..啊..啊..」那农妇见他们俩人无动于衷, 便大声骂起来了。 依姈故意骚浪的呻吟着,那妇人骂得更凶了, 什么「不见笑!」、「破少年!」、「奥Bar!」等等 依姈摇着屁股说: 「没关系..反正闽南语我听不懂..」阿宾差点笑出来。 那妇人骂了半天,却不敢过来,也没有走, 只是一直骂着。 阿宾见除了她之外,不像有其他人,便放心的继续作爱。 依姈真是天生浪货,因为有人看, 越叫越高兴: 「哎呦..好舒服啊..哥哥太棒了..我..越来..越..酸..啊..一定要糟了..哥哥..快点..再快点..喔..喔..」她是真的很爽, 终于放开喉咙叫了一声: 「啊..死了啦..」依姈腰儿曲成弓形 人直往后仰高潮了。 阿宾因为那妇人还在旁边,无心恋战,让依姈伏在他胸前休息了一下, 吻了吻她的额头便催她穿回裤子。 依姈可惜的看着那还硬硬的鸡巴, 痴情的问: 「哥哥什么时候再干我?」阿宾穿上裤子, 笑着说: 「我们天天一起上课随时都能奉陪, 下次一定要肏到你求饶!」「最好是真的 」依姈穿好紧身裤 也笑着说: 「内衣还我!」阿宾才醒起那无肩带胸罩还在口袋, 于是拿出来让她穿回去。 等俩人穿好衣服,那妇人还不死心远远的骂着, 他们不睬她骑车走了。 路上依姈满足的紧拥着阿宾,天色暗了下来, 台北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