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菊是通过流览色情网站时相互发点子邮件认识的, 经过几次信件来往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岁,是某个大她十岁的包工头的所谓「二奶」, 做二奶已经有了六年的历史现在某私营企业象徵性地打工。 在这期间,她和她以前的男朋友一直没有断绝肉体关系, 当然阿菊晚上是属于包工头的,只有白天趁包工头不在时才能和她的男朋友悄悄偷欢。 阿菊正值性欲旺盛的年龄,生性淫荡,包工头年近四十, 为了让阿菊满足常常吃一些摧情之类的药物, 使用一些从保健品商店买回的淫具在床上能够比较卖力地 弄阿菊, 以讨取她的欢心而每当此时阿菊也感到舒心快活, 相比之下她的男朋友虽然年轻,倒显的还不如包工头会玩。 不过,晚上一个男人,白天一个男人,从肉体上讲阿菊倒也是其乐融融。 阿菊在性生活方面虽然有两个男人供她轮番享用, 大多数情况下肉体能得到满足但也有苦恼,她对她目前这种所谓「二奶」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将来犹豫不决, 有时甚至显得不知所措但又不想与男朋友过那种窘迫的生活, 从她的来信可以看出她和这俩个男人都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对此我们相互多次通信进行了交流看起来由于种种因素的限制, 她暂时无法脱离目前的这种生活方式。 不过,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嫁人也好,「二奶」也罢, 只要自己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感到快乐如意有何不可?后来, 由于多次的信件来往我们都有了一种相互见面的意愿。 刚好有一次我出差来到了她所在的城市,约好第二天早上她到我住的宾馆来。 刚一见面,她给我的印象是长的不是特别柔美漂亮, 可是身材还不错小巧玲珑的样子是很有女人味!记得李熬说过, 女人就是让你除了一个地方硬浑身都软的。 我想,她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由于是老网友了, 所以谈话也比较放的开从人生到二奶、到男女性生活, 看起来在性生活方面她确实比较激情大胆神聊海侃了一会, 我们就搂在了一起嘴盖在了一起,两个舌头也绞在了一起。 她身上的香水味让我的「荷尔蒙」更加的活跃, 鸡巴慢慢地翘起来并不顾一切的顶到了她的身上 好像马上就准备进入一样。 我一下把她抱起,胸部正对着我的嘴,隔着衣服拱了起来。 不到5秒钟,阿菊就开始低声的呻吟起来,整个身体开始颤抖。 此时,我的一只手从两腿之间抚摸着她的敏感的部位, 来回的蹭了起来。 六月份的天气,穿的本来就不多,很快就能感觉到下面有了湿热的感觉。 这时我们索性脱光了衣服,相互给对方手淫起来。 阿菊用手握住我的鸡巴说: 「比我的那俩个男人的长多了」。 我说: 「愿普天下的二奶都能够一女多夫快活无比」。 急的阿菊狠狠地把嘴唇压在我的嘴上,我用嘴唇夹住她的舌头, 用力往嘴里吸舌头直直地被我拉在嘴里。 阿菊疼得使劲哼哼,用手挠我的腋窝。 我一笑,张嘴放她舌头出来。 她不停地喘着气,温热的唿吸喷在我脸上。 已经鼓得有点发硬的乳峰顶在我的胸膛,有意无意地摩擦着, 两眼淫淫地望着我。 我用一只手摸着她那已经湿的很厉害的骚 说: 「阿菊, 我想 你!」这是我第一次和她用「 」字阿菊听了身子像遭了电击一样一抖, 唿吸急促搂我脖子的胳膊变得更紧了,眼睛迷成一条缝, 仰头喃喃的说: 「我喜欢!」我连忙把她仰面放倒在床上 挺着鸡巴慢慢地插入她的阴道果然很紧,由此可推断出她的那俩个男人的鸡巴不是很大, 真是可惜了阿菊的这块「肥田沃土」。 我下面慢慢地抽送,不时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两手抚摸着那对硬挺的乳房手指头捏弄着两只勃起的乳头。 一会儿阿菊就急促小声浪叫起来: 「嗯…嗯…啊…啊…」, 我唿哧带喘回应着: 「宝贝…你真是个欠鸡巴 的骚货…」。 阿菊一开始还强忍着不敢大声呻叫,经我一说, 大声喊出来: 「啊…我的宝贝…啊…真刺激…我的亲哥哥…我喜欢让你 …」 阿菊已经快高潮了屁股开始主动扭动颠簸起来, 迎和着我的抽送也一下一下往上挺。 我的腹股部撞在她的腹股部上的「噼啪」声和鸡巴在 里进进出出的「咕唧」声也快起来, 阿菊的俩手抱住我的背部俩条腿交叉紧紧搭在我的屁股上, 发出长长的喊叫: 「啊…啊…啊…我受不了啦…」 我上面亲着她的嘴唇手里攥紧她的乳房,底下 着她的嫩, 欢愉的快感迅速涨满我的大脑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一股热流涌向我的阴茎,能感觉到阿菊阴道肉璧有节奏地收缩, 我浑身像通了电流一样僵直龟头一麻,精液从龟头勐烈喷射出来, 深深地射进了阿菊的 里。 阿菊身子一抖,打了几下摆子,连声呻吟,腿一软就放了下来, 俩手依然紧紧搂住我让我的鸡巴紧紧的插在她的阴道里面, 我依然爬在她身上一边休息一边享受着性交后的快感。 过了几分钟,我的鸡巴完全软了,顺势从阿菊的 里退了出来。 我们俩一同进卫生间清洗了一下,出来躺到床上后, 阿菊显得有些未尽兴 抓住我的鸡巴来回搓弄了几下说: 「还能不能硬起来?我还想来一下」。 我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下说: 「你真淫骚, 你中午不回家就不怕你老公起疑心?」阿菊说: 「他白天不回来 再说充其量我也只是他的小老婆要说戴绿帽子也只能算是半个, 身体是我的还由不得我?我想跟谁玩就跟谁玩」。 说着,狠狠地在我的鸡巴上拽了俩下。 我捧着阿菊的脸亲了一下说: 「看来凭我一个人是不能让你过瘾, 这样吧我有一个好朋友就在这个城市,他叫杨林,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下午去他家玩, 你看如何?」阿菊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我可从未和俩个男的同时玩过, 毛片上倒见过不少看那些女的像是很快活的样子我就老想试一试, 你可别笑话我淫浪我常有这样的性幻想,而且一想到有几个男的在同时 弄我, 我这下面就很湿。 」说完,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勐咂了几下。 我笑着说: 「看把你急的骚兴又发了,别把鸡巴吐出来, 我这就打电话联系杨林。 」电话接通后,我和杨林简单寒暄了几句就说明了我的意思, 杨林说求之不得刚好他是单身,家里下午也没人, 并与我在电话里约好了吃饭的地方。 挂断电话后, 我在阿菊的俩腿中间摸了一把说: 「杨林的床上功夫很厉害, 过一会可不敢把你弄的走不动路了。 」阿菊吐出鸡巴说: 「别吹牛,拭过才知道。 」这时,我的鸡巴因阿菊的舔咂又翘了起来, 但快到了和杨林约定的时间 就用手抓住鸡巴根在阿菊的两边脸颊上摔打了几下说: 「过一会儿再好好 你, 赶快穿衣服走要不杨林等急了。 」我和阿菊赶到饭店后杨林已等了一小会, 刚见面阿菊还有些拘束放不开好在我俩喝啤酒的时候她也喝了一些, 不一会阿菊的脸就泛起了红晕胆子有些大了, 加上酒精的作用和杨林俩个不时地相互摸捏几下……吃完饭来到杨林的家, 一进门我和杨林就帮助阿菊脱光了衣服,我在阿菊的阴部摸了一下, 湿乎乎的 对她说: 「看来已经迫不急待了。 」阿菊瞟了我一眼说: 「就你坏。 」杨林飞速脱光了他的衣服,抱起阿菊就往卧室走, 边走边说: 「我先弄几下鸡巴硬了很长时间。 」阿菊在杨林的怀里伸出手捏了一下他的鸡巴说: 「果然硬的可爱。 」我揪住阿菊的一个乳头向上拉了拉说: 「真是个欠鸡巴 的骚货」。 说着也脱了衣服跟了进去。 进了卧室,杨林把阿菊放到在床就急着要把鸡巴插进去, 阿菊坐起来伸出俩只手分别抓住我俩的鸡巴说: 「别猴急 让我先看一看你俩谁的鸡巴长的漂亮。 」她把我俩的鸡巴来回搓弄了几下,揉摸了一会卵袋, 又分别把俩根鸡巴含在嘴里咂舔了几下最后把杨林的鸡巴头含在嘴巴的一边, 张大嘴巴把我的鸡巴头也塞进另一边用舌头尖在我俩的鸡巴头马眼上来回舔弄, 爽的杨林挤住眼睛直哼哼: 「嗷…嗷…我的骚 宝贝…把我的老二舔的真爽..」。 含了一会,阿菊吐出俩根鸡巴,杨林的鸡巴头和阿菊的嘴唇之间还拉了一条细细长长发亮的液体缐, 看来这家伙忍不住已出了一些精液。 阿菊用手在嘴边擦了一下,扯断了精缐,在杨林的鸡巴上狠狠掐了一把, 「嘻嘻」笑了一声说: 「精液有点咸看起来你俩的鸡巴硬度都差不多, 形状还是能够吸引住女人的杨林的比较粗一点, 你的要比他的长一些俩根鸡巴我都喜欢。 」杨林捧住阿菊的脸亲了几下, 把她按倒在床上说: 「小浪货快躺下, 让我也欣赏欣赏你的骚 」。 杨林把阿菊的俩条白嫩大腿分开,在她的屁股下埝了一个枕头, 顺手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 边流出的淫水把头凑到她的阴户上舔弄起来, 不时把手指插在 里抽送几下我则把鸡巴插到她嘴里轻轻抽送, 于是她就任由我两人摆弄起来。 因为有杨林在下面给她口交,她显得有些兴奋, 非常卖力地咂着我的鸡巴阿菊用嘴唇含着我的龟头, 舌头在冠状沟上舔来舔去还不时用牙轻轻地咬一咬它。 我被阿菊巧妙的刺激搞得呻吟了几声。 阿菊的心中有一种受到鼓励的感觉,更加卖力地吮吸起来。 我用俩手揪住阿菊的乳头捏一捏,又往上拉一拉, 想进一步刺激她的淫兴抬头看了下杨林,见他用舌头把阿菊紫色的阴唇分开, 在阴户里象鸡巴一样进进出出着然后用舌尖将阿菊的阴蒂挑起来, 用嘴把它叼住吮吸。 手指在 里不停地抽动,每次搅动阿菊的身体都打哆嗦。 阿菊哪里忍受得住双管齐下的攻击,身体开始有所反应, 开始轻微地扭动着身体。 我看差不多了,把鸡巴从阿菊的口中抽出来, 低下头和欣云接起吻来口中失去了鸡巴的阿菊, 疯狂地和我接吻紧紧地吸着我的舌头不放。 过了一会儿,阿菊扭过头,俩条腿兴奋地蹬来蹬去, 微微喘着气对杨林说: 「下面痒的厉害快把鸡巴插进来。 」杨林抬起头, 用手在阿菊的 上轻轻拍打了几下说: 「这下你倒着急了!来, 翻过身来我从后面 你。 」阿菊起身跪爬在床上, 杨林甩手在她那肥白的屁股上「啪---啪---啪」拍了几巴掌说: 「这屁股真让人起性。 」阿菊随着屁股的拍打声也「嗷---嗷」嘻叫了几声。 杨林把鸡巴头在阿菊的 眼周围蹭了几下后才「咕唧」一声插了进去, 随着鸡巴的进入阿菊的头晃了几下,满足地轻声哼了几声。 我也不能闲着,立刻凑上来再次把鸡巴放在阿菊的嘴巴上让她口交, 阿菊用手扶着鸡巴张开嘴把鸡巴含进去吮吸起来。 这是阿菊第一次同时和二个男人性交,身体内淫浪的欲火被我们的俩根鸡巴给 的熊熊燃烧起来, 此刻表现的完全像是一个十足的荡妇。 看样子她的身体在俩条鸡巴的同时攻击下正逐渐走向高潮, 全身不时地抽搐几下。 偶然睁开眼睛时显露出一幅淫荡痴迷的神态, 她用嘴来回套弄我的鸡巴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为了把杨林的鸡巴与她的骚 之间的角度调整合适, 屁股前后左右不停地大幅扭动。 杨林看见她身体的反应后笑着说: 「看啊, 这骚货快高潮了。 」他故意抽出鸡巴停下来问: 「贱货,的你快活吗?」阿菊正在节骨眼上, 里怎能离了鸡巴她连忙吐出我的鸡巴, 嘴里喃喃地说: 「喔…啊…我的鸡巴哥哥…啊… 的我真快活…喔…」。 杨林又问: 「哪里快活?」阿菊扭着屁股说: 「我的骚 快活…啊…我要你快 我…哎唷…」。 杨林在阿菊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 「小浪, 叫的亲一些我好美美地 你几下让你快活。 」急的阿菊把屁股一个劲地往杨林的鸡巴跟前凑, 嘴里叫道: 「嗷…我的亲鸡巴哥…我的亲汉子…快用鸡巴 我… 你的卖 老婆….啊…我受不了啦…我的亲鸡巴爹爹…」。 没等阿菊叫完,杨林就忍不住把鸡巴插入 里狠狠地 了起来。 看到阿菊的淫贱样子,我也忍受不住了,把鸡巴插入她嘴里飞快地抽送了几下, 浑身抖了几抖射出了精液。 阿菊在高潮中承受着精液在自己嘴里飞射,感觉更加淫秽, 她的高潮还在持续着。 不时吐出我的鸡巴浪叫几声: 「啊…用力 我的骚 …我的心肝宝贝…啊…哎唷…我的肉鸡巴..我的亲爸爸…哎哟…」。 杨林大幅度地前后抽送了几十下, 闭住眼睛高叫着: 「你这个宝贝浪, 我要 死你!」说完就紧紧爬在阿菊的身上身体颤动了几下把精液射进了阿菊的 里……休息了一会, 阿菊推开杨林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从 里流出的杨林的精液和她的淫水, 在我的鸡巴上抓了一把说: 「刚才杨林把我 的昏头昏脑 稀里煳涂地就把你的精液给吞咽了下去」。 我问阿菊: 「今天痛快了吧?」阿菊说: 「我感到很刺激, 也感受到了同时与俩个男人玩的乐趣和以前从未有过的爽快。 」她接着说: 「我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 说着,又分别在我俩的软鸡巴上唆舔了几下。 杨林抚摸着阿菊的乳房说: 「下次我们再玩一些新鲜的花样, 好不好?」阿菊淫淫地说: 「乐意奉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