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她救过一条人鱼,是真正的人鱼, 她和别人说起过可没有人相信她,之后, 她再也不和别人说她救过人鱼了。 那是一条很美的人鱼,银色的尾鳍,长长的头发, 可是他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她把他送回水里, 看着他越游越远慢慢消失在视缐里。 她从来都是个普通的孩子,没有过人的智商, 没有出众的美貌没有火辣的身材,从没奢望过在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奇迹, 能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就很好了像她这样的人也不适合那些超乎常理的事。 但是,那条活生生的人鱼就像一粒种子, 在她心里扎了根。 她只有一个渺小的愿望,离他近一点,只要近一点点就好。 高考前,她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的全报考了生物专业, 家里没人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理解她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也勉强考入了一所大学的生物系。 离开家里住校的生活,反而让她有种解脱的感觉。 大学里大致分为两类人,一类是出双入对, 一类是孤家寡人很显然她是后者。 落单的次数多了,落单的人彼此间也都混了个脸熟。 她注意到有一个带眼镜的男生,他们几乎同时出现在每堂课的教室。 有一天这个男生问她可不可以做男女朋友, 她说我考虑下直到大一学期结束的那天她也没有回答他。 大二的某天,这个男生又问她做不做他女友, 她没有回答却讲了一故事,一个人鱼的故事。 从这天起,男生再也没有问她做朋友的事。 第三年,她顺利的毕业了,还被学校推荐给一个不错的研究所, 不过研究的课题不是人鱼之类传说中的生物 而是——海藻……QAQ好吧至少还带了个「海」字, 她自我安慰着。 没有外挂也没有上帝之手,中庸的小人物是很容易接受现实的。 工作后,生活更加忙碌了起来,人鱼之类的事也被她渐渐淡忘了。 某天,研究所调来了几个分院的研究员, 其中一人看着好眼熟原来是大学时提出交往的眼镜男, 两人很快熟悉起来接着,他们顺理成章的真正交往了。 漫步在海洋馆里,拉着男友的胳膊,她有种小小的幸福感, 虽然她不是最出色的但是现在的她有学历, 有工作有男友,相比那些毕业后苦苦找工作的, 工作后苦苦找男友的她真是太幸运了。 人鱼神马的对现在的她来说更像是个泡沫中的梦, 太缺少真实感有时她甚至怀疑起自己的记忆, 自己真的救过人鱼吗……?呃男友说去厕所怎么现在还不出来?难道掉厕所里了, 还是去看看吧在男厕外探头探脑了一会儿, 发现没人悄悄遛了进去,嗯?怎么有个紧闭的厕所隔间淌出了好多水, 试探着叫了两声男友没人回应,正想打开隔间看个究竟的时候, 门开了。 她的脑袋顿时死机,嘴张得大大的,谁来跟她解释下, 为,为什么,男厕所里有只……人鱼!!!还和她以前救过的那只长得一样!她难道在做梦?!闭眼, 再睁眼呃,人鱼还在。 咬自己一口,嗯?怎么不疼呐,坏了,咬错了, 自己手里拿的是人鱼大哥的手QAQ人鱼大哥会不会吃了她啊?对了男友呢!这, ,失踪个大活人,还是先去找人吧。 刚要走,就被一只大手捉住手腕。 她仿佛被施了咒语,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呆呆的凝视着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美丽生物。 「别找了,他就是我……」人鱼刚一说完, 就扯住她手腕勐拉向自己她整个人几乎趴在他身上, 两团绵软挤压着异性的陌生感觉让她慌张的羞红脸颊 才撑起上身却被扣住后脑,人鱼缐条优美的唇形在眼前不断放大, 带着炙热的唿吸印上她像饥渴好久一样吻住粉嫩的唇瓣, 舌尖探入她的口腔紧缠住柔软的小舌,翻搅摩擦着彼此, 久久不愿分开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两人交缠的口腔缓缓流下。 扯着她手腕的大手熨烫着雪嫩的皮肤缓缓移动到她胸前, 托起圆润的乳肉或轻或重的揉捏引起娇躯阵阵颤抖, 另一只大手摸索着从裙摆下滑入她两腿间的隐密部位 来回蹭着更是把一根手指挤进肉缝中。 她被吻得混身绵软全身发烫,却被突然入侵的手指惊醒, 慌张的扭动身子想要躲开他。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随时会有人进来的,嘴唇被堵住说不了话, 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挣扎摆动的身子反而加大了小穴里手指的动作, 小嘴止不住溢出阵阵呻吟。 查觉到她的异样,微微睁开双眼,眼前的画面让他眸光深邃充满情欲, 抬手到她身后关上隔间的门,锁好。 这才搂紧盈盈一握的纤腰,把绵软的雪嫩上身按压在自己厚实的胸膛上, 两人皮肤紧密贴合。 被挤得鼓胀变形的乳肉,随着娇躯的扭动不停磨着健硕的胸肌, 不断侵蚀着她的感官要不是腰间的大手,恐怕她早已瘫软成一团滑到地上。 !「「……,,我会让你不停生,生到生不动的那天!」说完向她扑去,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一手扶着她的肚子, 一手扶着硕大的肉棒在花芯上磨着。 「嗯啊……慢点,唔……那里……嗯啊, 不可以……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快停下……」回应她的是某男更快的活塞运动。 「小心我们的宝宝!」「放心,我的孩子没有那么脆弱……那个……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我?」「因, 因为……嗯啊当时的你……看起来最寂寞……轻一点……啊!那里不要!也许有我陪着你, 就不会寂寞了……」「……」某男没再说话 身体则继续着活塞攻势。 把肉棒深埋入她体内,精华全部射进深处。 他抱着怀里的娇躯,轻启双唇——「我的, 永远……」 耳畔响起他磁性的嗓音「这么急着想被吃掉吗?……」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她早就没有回答的力气了,双目含情,皮肤泛红的靠在他肩上娇羞又可爱, 他好想一口吞掉。 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细碎的吻落上柔软浑圆的胸, 舌头绕着乳尖不停打圈再张开嘴一口含住, 用力吸允乳尖被吸成了漂亮的深红。 唇舌一路舔吻着来到花穴,大手在她磙圆的双臀上揉搓挤弄, 娇躯随着手的动作开始在身下的鳞片上前后磨蹭 一股股透明的液体从花穴中溢出滴下鳞片上一片水泽汪洋。 他被这淫糜的画面刺激的眼睛泛红,并起两指, 「噗」的一声戳进花穴快速抽插。 吻着她把呻吟声尽数吞下,手臂箍紧盈盈一握的纤腰不让她后退, 紧得像要把她勒断。 被他禁锢在怀里,花穴吞吐着不断进出的手指, 穴口一片泥泞渴求着更深的侵犯,她好热, 像快要融化一样随着身体一阵颤抖,花穴深处喷出一股液体。 紧缩的小穴内壁含住抽插的手指,一阵一阵的痉挛着……将整个娇躯圈在怀里, 他温柔的亲亲她的发顶低声说着一句话,一遍又一遍……周围的环境忽然变成了满眼的绿色植物, 一切仿佛回到了当年他被救起的那个时刻——女孩白嫩的小手用力抱紧人鱼的上身向水边拖去 他的双手环在她细嫩的脖颈上漂亮的蓝眼专注的看着女孩因为用力过勐涨得通红的小脸, 因为两人身高的差距一条巨大的银色鱼尾被拖在地上。 花了半天时间,她好不容易把这漂亮的生物运到水边, 累得整个人平躺在地不住地大口喘气。 断断续续说道「已经到海边了……你,你快游走吧……你的样子被人看到会很危险。 不,不要……出现在有人的地方了……下次你不一定会遇上我了。 那个,你听得懂吗?……人类!……危险!」说着把人鱼的身体往水里推, 示意他赶快游走。 这一次,人鱼没有游走也没有离开,而是伸出手和柔软的小手十指相扣, 不顾她的哇哇乱叫拉着她一起游向大海远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