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也…」 好温柔的叫声。 柔软如海绵触感的肌肤,那样地白皙又温暖。 啊!这是多完美的女性胴体啊! 「拓也!」 声音如勾魂般地叫着我。 我吻着她,用舌头去打开她的唇,直伸进喉咙里。 两个人紧紧相拥,好长好深的吻呀!我的手轻轻地往她胸前滑动。 「啊!」 好美丽的胸部啊! 我小心翼翼地碰触着。 另一方面,我用手不停地搓揉着并将这丰满的果实握住, 用指尖玩弄着上面的小樱桃。 小小突出的樱桃呈现出娇艳欲滴的粉红色。 「啊…不要…」 当我碰触时, 她很害羞地缩了一下身体。 「不行!」 我不允许她退缩, 双手更用力地抓着诱人的丰胸从它的前端好像会让她感到与奋似的, 我一直刺激着它。 她的樱桃因我的拨弄而变坚挺。 一碰触到她腰就扭动一下,可以感觉到她丰胸的热气。 我边用右手爱抚着,边将左边的小樱桃拉向我唇边。 我可以听见她的心跳声,咚咚咚地跳得很快。 我先是舔着,而她则小声地叫着。 接着我用嘴唇含着,边含边吸。 像婴儿在吸奶一样发出声音,并且很陶醉地用力吸吮着。 「嗯?嗯?」女人的樱桃和男人的不一样, 比较大一点。 我觉得刚好可以一口含着,这样吸吮起来感觉很舒服。 「拓也?」她叫着我,并摸着我的头发。 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很满足般的沉醉着。 虽然吸着小樱桃的感觉很舒服,但被吸的人一定更舒服吧! 我的右手慢慢地滑向她的大腿间。 「啊!」 她尖声惊叫。 「啊…」 我的手指伸进她的秘处, 刚刚只是爱抚着她的丰胸她的桃花源就已经濡湿了。 太棒了! 其实女人也是很期待这种感觉的。 我愉快地来回抽动手指,她的腰也配合的扭动着。 「拓也,啊…」 我看着她的秘处, 已经变的很丰盈诱人。 「不要看!」 她用手遮着我的脸。 「让我看嘛!」 我拨开她的手。 「不要!」 她强力抵抗着。 我更是拼命地拨开她的手。 「让我看嘛!」 咦? 我竟叫不出她的名字。 「你、你到底是谁!?」 「…」 这是怎么回事? 我竟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就和她发生了关系。 「哈哈哈!」那女的对着我笑。 好奇怪! 「那拓也,我们下次再继续吧!我等你。 」 「啊,等一下,先别走!」 她消失前我还想再握握她胸前丰满的果实。 我想… 等一下啊… * * * 「拓也!」 好严厉的叫声, 将我的美梦惊醒了。 「啊!明日香。 」 觉得双颊好痛,一定又被她掴巴掌了。 她看着我的表情好可怕,让我的神智马上就恢复到现实中来。 「早!」 「还早!你打算睡到几点?这么懒!」明日香拉着嗓门说。 「请松开你的手!」 「哦!对不起!」 由于梦中的情境, 我的手不知从何时起就一直触摸着明日香的胸部。 「为什么每天都要我来叫你,你才会起床呢?」 「对不起啦!那可以让我换一下衣服吗?」 「好, 只等你一分钟喔!」 明日香终于不再抓着我的手。 「一分钟?」 「不要再啰嗦了, 动作快一点!」 「啊!今天也是一早就被骂了呀!」干姐夏美探出头来笑着说。 「明日香,如果拓也没有在一分钟内将衣服换好的话, 就让他没穿裤子出门好吗?这样他就会反省明天说不定就会早起了。 」 夏美身上还穿着睡衣T恤。 当大学生真是快活,可以不用一大早起床。 「这样好像很好玩哦!」明日香附和着说。 「怎样?那就只穿内裤出门好了。 」 开玩笑?什么都没穿怎么出门呢? 这个干姐虽然人长得漂亮, 但是却老爱挖苦人。 平常我总是漫不经心,但是今天可不行了。 「让你久等了,我们可以走了!」 「等一下, 拓也你不是说今天没空吗?怎么可以约会呢?」 夏美这么一说 明日香脸都红了。 「啊,对不起!」 夏美在旁边很诡异地笑着。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走吧!明日香。 」 我拉着明日香就往外走,一大早我的背就直冒冷汗。 * * * 啊!现实总是很残酷的。 只有在梦里才敢大声地「我、我」直说。 但是一旦清醒,我相原拓也只不过是个弱男子。 我根木就不知该如何与异性相处,更别说主动追求女孩子了。 「拓也,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摆出一副臭脸, 好不好?」 走在前面的明日香突然回过头对我说。 「我…我哪有!」 「是不是因为你干姐跟你说了那些玩笑话在生气?我才不会让你没穿裤子就上学了。 」 「嗯,谢谢!」 「不用跟我道谢!」 「对不起!」 「怎么这次变成道歉了?」 我知道明日香很关心我, 可是每次我都惹她生气。 「早,片桐同学!」 「啊, 早!」 到了学校附近许多明日香的同学、朋友都走过来和她打招唿。 「明日香,后天的班级联谊会你会来吗?如果你没来的话, 那男生的出席率可是会很低喔!」 「什么?我才不喜欢什么男生呢 太麻烦了!」 明日香很有人缘脸蛋长的很可爱 身材修长又有一双美腿。 「是啊!明日香已经有拓也了嘛!」 她的同学望着我笑。 「不要乱说,我跟拓也只是普通朋友罢了!」 「对、对啊!你那么说, 对明日香不太好意思吧!」 「我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是你自己胡思乱想的吧!」 「…」 我本想缓和气氛的 结果还是惹的明日香生气了。 身旁的同学嗤嗤地笑着。 像我这么优柔寡断的男孩子,和明日香这么开朗活泼的女孩子, 如果配在一起的话一定很有趣。 那位同学应该是在笑这个吧! 「明日香, 我先走了!」 「喂等一下、拓也!」 我不想再回头 快步地走到了电梯口。 * * * 「早!」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 悄悄地走进了教室。 虽然有几个同学跟我道早安,可是大半数以上的人根本没注意到我已经走进了教室。 在教室里我也是个一点都不醒目的男孩。 我所就读的宫野森学园是一间以注重教育制度而闻名的学校。 首先就从制服谈起吧!男生的制服当然很普通, 女生制服是粉色系的短衫配短裙。 要穿这样的衣服一定要有相当的好身材穿来才会漂亮, 而明日香就具备这样的条件。 学校里的学生都很有才艺,体育成绩好的人在读书就学上可享受优惠待遇。 当然高中生都很沉迷于漫画和电脑中,我们学校的学生也不例外。 很多学生都像明日香一样很可爱,不论老师或是学生, 大家都是很有才华且开朗的人。 如果要找出例外的人,那可能就是我这位因双亲再婚, 而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干姐姐住一起的人了。 就连我所参加的社团,也是最无聊无趣的化学社。 「相原同学,你来了?」 「社长!」 「今天放学后要整理实验室的器材, 所以下课后要马上过来帮忙!」 化学社社长是高三的一位学姐 在化学社里就只有我和她的身材是属于小巧型。 由于这位社长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化学家, 所以很多人和她自己都觉得她是位天才型化学家。 她在学校可是备受瞩目,才不像我呢! 「可不要迟到哦!如果还有时间的话, 要准备做新的实验。 」 社长小声地跟我说,镜片后的双眼炯炯有神。 「啊!那这次是做什么样的实验呢?」 「嘘!不要问的那么大声!」 「是、是…」 社长急忙用手遮住我的嘴巴。 「你要知道有许多人都在觊觎天才的实验呢!」 「喔!」 哼!像你这种没身材又瘦巴巴的人, 谁会理你呀! 「那就这么说定了。 拜托你,相原同学!」 社长对我很感冒。 要拜托我什么?好暧昧的说法。 * * * 这就是我。 在家被干姐姐欺负、被青梅竹马的明日香骂、在学校被化学社社长颐指气使。 「相原同学,把那柜子上的药整理好装进箱子里。 」 「好!」 放学后我依照约定去了化学实验室, 和一大堆的实验器具与药瓶奋战。 「回答要大声且有精神!」 「好!」 「那上面的柜子也拜托你了!」 天呀! 虽然我身边有许多女孩子, 但从没发生过像今天早上梦境中那样的事。 我虽然很喜欢女孩子,可是女孩子一定讨厌像我这样的男生吧! 可是, 今天早上的那场梦梦里的那女孩子好像很喜欢我的样子。 女孩子啊! 「怎会这样!」 我又陷入沉思。 我可不是同性恋,也没有想过要变性。 踮起脚尖将放在最上面柜子装满药瓶的箱子拿下来。 就在这时候,我发现箱子另一边有一个小瓶子被放在柜子的角落里。 那是咖啡色的玻璃瓶,上面并没贴标签。 这是什么… 我看着玻璃瓶, 并将瓶里的液体摇动着。 第一章 变身 「啊、对不起!」 「哇!」 踮起的脚跟突然摇摇晃晃的, 我反射性地要去抓着柜子边结果却没抓着跌落在地上。 啪的一声,我倒在地板上。 「对不起,你没怎样吧?」 社长从上面望着我, 一脸很担心的表情但我听得出她声音里有着嘲笑。 太过份了,都是你碰到我的脚跟,才会害我跌倒的。 「撞到什么了?头怎么湿湿的?」 「我也不知道。 」 我的手松开,倒在身上的瓶子落在地上, 里面的液体全洒出来了。 「这个柜子里不应该放什么危险的东西才对, 你要不要去漱个口?」 「好的!」 我用实验室的水龙头洗脸。 「皮肤会不会觉得刺刺的?」 对于社长的问题, 我无言地点点头。 「会不会觉得不舒服?或是胸口很闷?」 我再度点头, 我好像喝进了几滴药舌头有点麻麻甜甜的感觉。 「也没贴标签,也没有颜色、味道!」 社长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玻璃瓶。 「可是身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回家再好好洗个澡吧!」 「这样吗?那擦干了以后再过来帮忙收拾一下吧!」 「好!」 「又来了 回答要简洁有力这样才像男孩子!」 咦? 「…」 「怎么了?」 「啊、这…是!」 这是怎么回事? 瞬间, 一股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 当我听到「像个男孩子」这句话时, 内心相当起反感。 虽然那种感觉马上就消失了,但我真的那么想吗? * * * 等到我摆脱掉社长的凌虐时, 天色早已暗了。 平常都是跟明日香一起回家,可是今天因为晚回家, 所以只好一个人回去。 我平常都是搭公车回家的。 乘客稀少的公车晃动着,我望着映照在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容颜。 好可爱!就像明日香的脸蛋一样。 浏海好像变长了。 而且最近是不是长胖,脸都圆了?怎么可以这样。 我在做什么?以前怎么从没注意到这些事? 我不禁敲敲窗子。 好沉醉的容颜,说不定是刚才那药的副作用。 明天再去问社长看看那到底是什么药。 「鸣?」好想睡觉,身体变的轻飘飘, 就像以前在联谊会上喝醉酒一样。 我常常像现在这样,就在公车上睡着了。 但幸好只要一听到熟悉的站名广播, 我就会自动清醒。 「啊,下车了!」 在开车的前一秒, 我飞也似地走出车门。 虽然累,但我并不讨厌走路回家。 可是公车站牌离我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 我是个很胆小的人, 一个人走这么暗的路回家… 「啊?」 在下车的同时我大叫一声。 跟我一起下车的几个人回头看着我。 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陪着笑脸,一边抑制住自已心里恐怖想法。 怎么了?现在的「我」是怎么了? 一个男孩子走暗路回家有什么好怕的? 我赶紧挥去这无聊的想法, 快步地走回家去也不去理会在内心中翻腾的异样感觉。 * * * 「我回来了!」 「啊, 你回来了。 晚饭马上就好了!」 继母秋子从厨房探出头来。 「没关系,我没什么食慾。 」 走过客厅时,爸爸从报纸堆里抬起头来。 「怎么了,拓也?为什么不吃你继母特地煮的饭呢?今天她亲手做了牛肉饼。 她知道这是爸爸喜欢吃而特意做的,你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来吃啊!」 「啊, 说什么特地做的什么要怀着感恩的心会让人家不好意思的!」 「不, 今天的牛肉饼真的很好吃。 拓也不吃的话,那我也不想再吃了。 」 「你这样说我真的很高兴。 」 「那待会也要拜托你了,吃完饭后咱们也一起…」 他们两人就这样在一旁打情骂俏起来了。 其实他们已经再婚很久了,但感觉上却仍像是新婚一样。 虽然说平时很受爸爸和继母的照顾, 可是有时也会像现在一样根木就不理我和夏美。 「我今天想早点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 爸爸和继母还是持续地在谈情说爱。 我只好轻叹口气,打开浴室的门。 我想把刚刚的药水洗掉,因为是用跑的回家, 所以全身汗水淋漓。 当衬衫碰到身体时尤其是胸部附近, 总觉得好像有东西突出来一样很难脱, 我只好用力将衬衫拉起来 从刚刚就觉得身体的平衡感怪怪的。 好,终于脱掉了,我将脱下的衣服丢进身旁的洗衣机, 夏美在洗衣机旁放个大镜子。 我不经意地望了一下镜子。 「哇!」 我看了后吓了一大跳。 镜子里映照出来的竟是个女孩胴体, 她有个白皙、又大又圆的乳房。 「对不起!」 我赶紧慌张地走出浴室, 但一回头却没有看到人。 会不会是夏美在恶作剧。 我害怕地再看一眼镜子。 镜子里的那个人确实是个女生,皮肤好白, 尤其是乳房好丰满乳头又坚挺腰好细,看了真想让人紧抱不放。 可是抬头望了身体上的那张脸,那是我的脸。 「是我!?」 这次心脏快被吓停了, 我又很仔细地瞧着镜子。 我抬起右手,镜子里的女孩也抬起右手。 我吐舌头做鬼脸,镜里的女孩也同样吐舌头做鬼脸。 我轻轻地将手移到胸部,那女孩子也同样这么做。 然后我觉得自己的手好重! 「啊嗯…」 我用手抓着乳房, 发出甜甜的叫声。 好像在搓柔着圆圆的水果一样,我搓揉了好久。 「不要!」 我对着自己叫。 「拓也,你在做什么,叫得那么大声?」 外面传来夏美的声音。 「对不起!」 「发生什么事了?」 我只是将门关上并没有上锁, 夏美可是会一开就进来的万一被她看见我这样子就惨了。 「没事、没事,只是一只蟑螂飞过去!」 我紧压着门。 「蟑螂?」 「是的,就是这样子, 真的!」 「喔!」 可以听见拖鞋声渐行渐远。 「呜!」 好不容易可以松了口气, 我又再度凝视着自己的身体。 抬头一看,锁骨下的乳房真的非常丰满坚挺, 还有深深的乳沟。 这确实是女人的胸部。 难道… 我赶紧脱下裤子, 看着大腿间。 「没…没了!」 陪伴我16年的东西不见了。 我实在不能相信。 我确确实实地变成女生了。 为了证明一下,我用手指伸进密处, 忍不住尖叫一声赶紧咬牙忍着。 想不到竟有股快感油然而生。 难道这就是女生的感觉吗? 乳房和那儿都好敏感。 我心里喊着不要,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难道是因为实验室里的那瓶药水? 「可是, 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样问。 镜子里那长的并不丑的女孩也对着我点点头。 我将袜子也脱了,整个人坐在地板上。 夏美的镜子很长,就算坐着也能看见自己的身体。 以前也曾从电视上或是书上看过女人的裸体, 但是如此贴近地看却是第一次。 可是,如果不看镜子的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 忍不住将手指伸进那个地方,好柔软的感觉, 从镜子里可以看的很清楚。 「啊!」 我觉得自己在颤抖。 好过瘾哦! 那个地方已经变成接近粉红色了。 啊,我真的已经变成女的了。 我的手指不断来回搓动,感觉指尖已湿了。 「啊呜!」 太、太棒了, 比刚刚更舒服。 再一次吧! 「啊、啊!」 望着镜中的我, 嘴唇微开脸颊泛红乳头变的更坚挺,而且还往外伸。 「呜嗯!」 我想像有条缐牵引着两边胸部的小樱桃, 感觉到那地方更紧缩了指头也更温湿。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尿床了般。 这就是女人兴奋的证据? 我不断地将手指来回地搓揉, 每搓一次就有一股兴奋感。 唿吸很自然地变的急促起来,鼻子和额头都冒着汗珠。 觉得好像尿尿好多,手指好湿好黏。 屁股很凉,因为坐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