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陈惠恩,是个15岁,是个今年要升上高中的女生 家里有爸爸与一个跟我同年龄的哥哥,共3个人的单亲家庭。 妈妈在我12岁的时候离家出走, 我还记得当天,妈妈照常的出了门,就没有再回来, 留下了一堆问号跟摊子, 过几天爸爸才跟我们说,妈妈不回来了,要我们早点习惯, 我跟哥哥就这样渡过这个空窗期, 一开始有许多不便的地方,哥哥也很尽力当长男的责任, 把身为女生又弱小的我,扶持起来。 直到有一天,爸爸开始对我做出不合乎常理的行为, 那一个开端,直到现在都是我最初的阴霾。 在事发的前几天,我似乎就已经有预感,爸爸好像变了, 那几天他的眼神变得很憔悴、形象也颓颓的, 我不太会解释,但是似乎是在压抑内心的关系, 幸好我跟哥哥都很懂事,也很体谅, 只是我们还小,还没办法帮父亲一起分担大人的烦忧... *********** 直到有天, 我在房间里面做学校作业, 隐约的听见外面,父亲下班回来的声响, 接着过了约20分钟,爸爸进来我的房间, 并且摸摸我的头、看看我,对我说了一些话, 主要是说我跟哥哥很懂事,要我乖乖听话, 不要像妈妈那样变坏等等, 直到最後,爸爸要我帮他一个忙, 首先要我当着他的面前,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 自从小学5年级後,我就开始自己洗澡, 这之後我也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裸体过, 当下听到这个要求我也只能害羞了一下, 爸爸又立刻把我从椅子上提起来, 这时候他就坐在床边,我则是扭扭捏捏的傻愣着, 过一会,爸爸完全没有催促我,而是让我乖乖主动的, 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还有内裤全都从身上解下来, 这是我在进入青春期、有了身心发育与羞耻心之後, 首次的在旁人的眼前光着身体。 我用双手遮掩了在正常发育中、微微隆起的胸部, 还有长了一点细毛的嫩幼下体,感觉超不自在, 羞耻心强烈的涌上心头, 我看着父亲的眼神从期盼转为期待,再从期待变成渴望, 那时候我察觉到即将要被侵犯的感觉,现在还没有忘掉, 爸爸要我再靠近一点, 接着伸手抚摸了我的全身上下,包括令人害羞的部位, 再以嘴巴用力吸允了我的胸部和乳头、舔了我的肚子、 用手指挑弄我的下体.. 我只是傻站着,扶着父亲的肩膀完全不知所措, 被碰过的部位也顿时变得更加的敏感, 全身肌肉和下腹部不时的打颤、发凉、触动着.. 内心也产生出一股蠢蠢欲动的感觉, 当下我只能不断的思索,这样做究竟是对或是错, 後来, 我就被弄得快要受不了了, 双脚也不听话,整个人就瘫软在地上, 我眼神迷忙、环抱着身体,回韵着被碰触过的身上敏感地带, 余光中,我看着父亲脱掉长裤, 下体是一把又饱满、又坚硬、的长条硬物, 我心里想,『这就是大人的鸡鸡吗?』 同时也思索着,『这麽大的东西平时是怎麽放在裤裆里的?』 .... ***** 『呼噜、呼噜、呼噜 在我意识过来时,全身已经不知不觉的侵淫在爸爸的胯下?头。 在以单手勉强的可以抓住爸爸的巨大阴茎下, 我的小嘴也卖力的一吸一吐,服伺着这根伟大的肉物, 事後我才在网路上查询到这一个行为名字:叫做『口交』。 『呼噜、呼噜、呼噜 原本是做为相爱的伴侣在性爱之前进行的一种情趣行为, 用嘴巴为另一半爱抚性器官,而达到快感的亲密动作, 但是如果是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子一起做的话, 恐怕就叫做「乱伦」吧... 我也常常问自己,我....还有选择吗? 『呼噜、呼噜、呼噜 就在外力压抑着我的头部之时,难过得令我喘不过气.. 一瞬间...从阴茎的前端喷发出温热的液体,占据了口腔, 『咳咳咳.....』我含着泪水忍不住咳出几声... 直到我整理完口腔,把各种液体往嘴里吞乾净後, 父亲才肯把肉物从我的嘴里解放出来,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眼神丝毫没有怜悯的意味, 接着,又立刻要我到书桌前面, 『乖乖的去趴着,把屁股擡高』他是这麽说的, 我不知道我是从何时错过的, 当下让我感觉到,我跟父亲的关系似乎已经变到如此生疏了, 我已经完全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对我做这种行为的原因, 是不是也忘了我曾经是他亲生的宝贝小女儿.. ***** 一个幼小、无垢、全身光光溜的肉体勉强的趴在书桌上, 给精壮的老男人光着屁股持续的顶撞着年幼肉体, 哽咽的呼吸声夹杂着泪水、还有下体的痛楚, 是我在国一时得到首次性爱经验的深深阴霾。 大人阴茎在我的幼小腔穴之中来回的抽插着, 我握紧双拳,而双脚是呈现腾空的模样;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最後一下被用力的顶撞後, 我脸上两条泪痕在脸颊上低落,爸爸也在我的体内颤抖了一下, 可怕的梦餍总算结束了, 爸爸将肉棒拔出我的体内,叫我立刻去洗澡, 还特别的叮咛我,要把下体仔细的冲洗乾净。 洗过澡後,我换上舒适的衣服回到房间, 看着书桌想起了不久前才发生过的事情, 当下的心情是五味陈杂的, 後来爸爸又进来房间,丢了一张500元钞票给我, 『你刚刚表现得很棒,这是奖励你的拿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说完就出去了。 当下我就意会到了可能还会有下次、下下次、以及下下下次.. ***** 隔天早上,父亲一如往常的接送我和哥哥上学, 叮咛我该带的东西带了没,还有要好好吃早餐别饿着了。 之後,每隔几天,父亲一样到我的房里找我, 指示我脱掉衣服,然後先是帮他口交、再操小穴, 就在例行与父亲性交的第五次左右, 我体会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那天在性交的过程中,我只是隐隐突然有想要小便的预感, 就在小穴难耐不住的时候整个人放松,下体麻痹了一下, 接着从下腹部蔓延到全身的冷颤, 起初以为是我的身体姿势太过伸展而抽筋了, 但是当下的感觉很特别,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刺激体验, 我记得那天洗完澡,拿到了比平常还要多的零用钱, 父亲给过我的零用钱,我从来没有拿去乱用, 因为金额对还是国中的我太庞大了,除了下课买点想吃的零食以外, 还不知道该用在什麽地方, 自从我沈迷上高潮的快感後,自己也在睡觉前尝试抚摸下体, 自己学会了自慰,但是自慰得到的高潮并没有性交时的强烈感, 在外表没有大的变化,但我的内心变得更好色, 也许我比较适合被人干吧! ****** 爸爸对我的性调教也慢慢有了新的发展, 像是在我脱光光之後,会要求我戴上狗项圈, 扮演小母狗的模样,学狗爬、或是做出像狗一般的姿势等等, 每次扮演的时候,都让我感到羞耻又丢脸, 但我还是玩得很投入,只想赶快被干,然後得到高潮的快感; 有的时候则是戴着眼罩,双手铐在背後全裸的跪着, 指示我说着一些下流的话,像是 『我很贱』 『我是爸爸的小母狗』 『我是淫荡欠干的小母狗』 『羞辱自己会让我感到兴奋』 『再把拔的面前我是狗,狗不需要穿衣服』等等, 每一句话少要重复背30次才可以念下一句, 念完之後下面早就湿得一蹋糊涂了, 後来当然是被爸爸猛烈的乱干, 干得自己变得乱七八糟的模样总是觉得很过瘾。 ***** 在学校,我一样正常的生活, 做一个不起眼又平凡的少女, 到了晚上就变成一只淫乱的小母狗,想被狠狠的操, 如果到月经周期就会暂缓调教PLAY,口交时会让我穿着内裤, 庆幸的是,两个月以来我和爸爸进展的特殊关系都没有让哥哥起疑, 只是他偶尔会问我,爸爸每次都到你的房间干嘛? 或者是,昨天晚上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吗? 当我在被干的时候都很习惯的摀着嘴巴, 就深怕给哥哥知道,被哥哥讨厌或是让他误会, 但是爸爸却很享受这种情况, 每一次我在被操到忍不住叫出来, 爸爸总是更用力更强烈的抽插起来, 故意就是要让我摀不及嘴巴,让我得淫叫声传到隔壁房间里, ***** 进展到第三个月时,爸爸主张要继续的开发我的小肛门, 那天开始,我都按照父亲的要求,塞着肛门栓到学校上下课, 爸爸说是要我习惯有异物在屁股里面的感觉, 一开始感觉真的难受, 带着肛门塞的感觉就好像有了便意又不能去厕所的羞耻感, 只要一坐下,塞物的底部就会往身体里面顶, 有一点的挪动屁股姿势,会触动到附近的小穴敏感处.. 就因为这个原因,在开发的过程里,也已经忘了有多少次, 我曾在上课中、午休时偷偷在座位上高潮的变态经验, 或者忍不住内心发痒时也会躲进厕所,用手摇动肛塞的方式自慰, 我跟哥哥就读同一所学校,差了两届, 哥哥是体育班的学员,学程也跟我们一般生不同, 我只知道他们每天都在锻链体能,时常出校打友谊赛、为小光之类的。 在班上我依旧是扮演一个普通平凡的国中女生, 再跟同学或是师长交谈的时候,他们永远都不会发现, 就在我的校裙内、内裤里、屁屁缝、肛门里面放着一个色情的小道具, 回到家後,惯例的口交和插小穴, 直到最後爸爸都会拿着果冻棒戳插让我达到肛门高潮, 如果说小穴高潮的来源是来自阴蒂, 那我说肛门的高潮绝对是来自心理的羞耻心了吧! 被侵犯肛门这种事我永远都没办法适应, 爸爸越是懂得我的心情,就越喜欢利用它来调教、羞辱我, 我们并不是每天都在性交乱伦,但自从开发肛门後, 每天都要被淩辱一次以上的肛门高潮, 我变成小母狗的裸体姿态跪趴在床上擡着屁股挺出整个阴部, 爸爸会弄一支15mm涂上润滑液的果冻棒,戳进我的肛门内抽插, 抽插的过程中还要我自己背诵着各种下流的话语, 『我是变态的肛门母狗』、『我是下流的肛门奴隶』等等, 在嚐过肉体与心理双重羞辱的滋味下达到的这一种高潮, 颤抖过後都让我得到无比的羞愧、内疚的感觉... 究竟为什麽我会那麽的变态? 全裸的姿态被玩弄着肛门, 并说着下流的话语, 直达高潮後又再循环的一次又一次... 直到我已经到达身心疲惫的状态,爸爸才会放过我去洗澡休息, 不可质疑在是, 我的狭小房间里面,永远充斥着下流淫乱的气味, 睡觉也必须装入肛门塞,给爸爸检查後才能去睡觉, 睡觉前的自慰已经让我成为一种依赖,身体对性高潮的依赖感, 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取出肛门塞, 出门前再换上新的润滑液再去上学。 ****** 经过四周的开发功课後, 果冻棒的周长从15mm的换到30mm的尺寸时,我就开始接受肛交, 我一个平凡的国中女生,每天晚上都得接受爸爸的性游戏, 我裸体戴着狗项圈,每晚都在房里给爸爸干屁眼、干小穴、还有干嘴巴, 一次又一次的性体验,让我对性爱产生的快感,依赖性也更强烈了, 在我的心里面,老实说不论是调教.互干.淩辱.开发等等的, 我一点也不讨厌也不排斥,想做.能做.我能帮上忙的就去答应而己, 爸爸有一次告诉我,我的个性比较像他, 单纯直率有冒险进取的个性,跟妈妈就不同了, 妈妈的个性比较守旧踏实,也没有对性爱的热情,当然我只是听听。 ***** 有一段期间,哥哥体育班课程的缘故,开始几个月都会晚到家, 那时候我跟爸爸可以离开房间在客厅中进行调教, 客厅的坪数让我可以更自由的扮演小母狗,爬爬还有捡球游戏, 身上的配件也多了一条假尾巴,尾巴底座是塞入肛门固定的, 在地上用狗盆吃饭,钻进餐桌下口交,还有用嘴巴接尿尿喝, 打屁股的耻辱训练,趴在窗户前面遭干等等,各种的玩法我也都嚐遍了 其中打屁股和饮尿让我最有感觉,也是我最喜欢的两个调教, 我最享受的是被爸爸用木板狠很打屁股,打到我哭出来, 再立刻躺下张开脚被干到升天..简直就是又痛又爽了吧! 不知道为什麽我就是锺爱被打.被虐待.被羞辱,最後再来个大高潮 让自己的潜意识人格又再次的堕落。 我给父亲调教的日子-上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