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挤的夜车摇摇晃晃,四周挤满了人,夏日的闷热让身上的汗水浸湿了衣衫, 这种湿热让人心烦意乱。 我今年大四,夜里去打工做兼职,回到学校的路线很远,我过於丰满的胸部, 时常不小心触碰到别人,弄的自己十分尴尬,为了缓解夏日的燥热,我穿的很少, 上身是露背装,一根丝带系在腰後,几乎整个後背都是裸露的,但胸前的闷热让 我发疯,真想扔到胸罩,真空上街。下面穿着临时从室友那里借来的短裙,因为 我的身高比较高,室友又比我矮,所以导致我穿的短裙更加短,稍一动作大就会 走光。 我正在烦躁的想着什麽时候能到学校,突然感觉有人的身体贴在了我的双臀 上,我回头一看,好几个男人疑惑的看着我,弄的我不好意思的立刻转回了头。 可能是我太过敏感了,拥挤的车上,本来就是人挨人,人挤人的,这样的触碰也 算不上什麽。 但那时有时无的触碰和摩擦让我感觉不安,那不像是无意之举,因为我已经 被那老道的摩擦撩起了情欲。我再次回头寻找,才对上一个男人的嘴角挂着得意 的坏笑。 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遇到色狼了?! 我立刻挪动脚步,想挤出这个地方,但左右的男人都不肯给自己让出空间, 反而在自己试图挪动时投来了恶狠狠的眼神。 「还没到站,乱挤什麽啊」有人不满的嘀咕着。 我吓得再也不敢动了,只好老实的站在原地,心里期待着那个色狼已经寻找 了别的目标。但我的侥幸心里毫无用处,没过一会,我就感觉自己的两腿之间有 什麽东西在试探着,触碰我的大腿内侧,距离我私密处只有寸许。 这让我更加慌张了,我回头看到那个猥琐的男人已经站在我的正後方了,他 肩上挎着的黑色公事包正在我的臀部旁边,挡着前面乘客的视线,没人能看到他 伸向我两腿间的脏手。 「我该怎麽办?谁来救救我……」我内心挣扎着,呐喊着,但没人注意到我 的窘境。 那只手开始更加放肆了,整个手掌都贴在了我的大腿内侧,并且开始慢慢摩 挲着,那人手掌的边缘已经隔着内裤碰到了我的阴唇,这让我大惊失色。回头狠 狠的瞪着他,可那男人却像看透了我的软弱和恐惧,一脸的无所谓。 我心想这肯定是个老手了,竟然丝毫不畏惧我的怒视,钻入我双腿的脏手由 大腿内侧直接翻手,护住了我整个阴部,我本能夹紧双腿,想阻止脏手的进一步 骚扰。但没想到那手竟然轻而易举的拨开了我的内裤,一根手指滋溜一下滑入了 我的阴道。 「啊!」我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周围的人立刻投来厌恶的眼神,可能是我声音过於娇嗲,他们认为就算被踩 到了脚,也不要叫得跟叫床一样吧。而且衣着如此暴露,可能也不是正经女子。 但委屈的我能向谁解释,正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把他的手指插入了我的阴道,这让 我怎麽能忍住不叫出声呢。 我的叫声还是吓到了身後的男人,那根插入阴道的手指停下了动作,静静的 呆在我的身体里,一动不动。我以为那男人害怕後,会抽回手指,我便稍稍松开 了我夹紧的双腿,好方便他拿出自己的脏手,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动作却鼓 舞了他的野心和胆量。 「妹儿,你叫的好浪啊」我耳边吹来一阵热风,浓重的烟草味直扑我的鼻孔。 「我没有,我没有啊!」我在内心控诉着,急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哪里 有,我只是叫了一声,哪里浪了? 正在我期待那根插入我阴道的手指赶快拔出时,眼前突然一暗,车内的灯光 突然灭了,车厢满是拥挤的人,车窗外的街灯根本照不进来,车厢内的过道处更 是漆黑一片。 怎麽连灯也灭了?我暗恨自己为何如此倒楣,漏屋偏逢连夜雨,原本就被骚 扰,希望有人眼明能发现这个流氓,但现在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无声啊。 我刚张开双腿,下体的那只脏手就像和男友做爱时进行的前戏,开始反复抽 插掏弄,在我的阴道里胡乱的搅拌着,害的我又再次夹紧双腿,试图阻止那个恼 人的套弄。 「这麽不舍得我离开,夹得好紧啊,你在哪里出场子啊?」烟味再次飘到我 的鼻息中,而话语更是让我无地自容,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妓女吗。 「我不是!」这次我真的怒了,侮辱了我的身体,还有侮辱我的人格,我回 头压低声音为自己辩解着。 「哦?那我更是赚到了,是吧,妹儿?」男人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兴奋,那种 眼神我见过,在和男友第一次做爱时,我就看到他那样兴奋的样子,结果那次我 被操得阴唇翻肿,阴道轻度挫伤,在医院躺了3天,被室友当作笑柄,如今自己 约会都会被嘱咐「节制一点」 天哪,现在想起那个眼神我都後怕,今天在车上又看到,真是有些让我魂飞 魄散的感觉。下体的套弄越来越过分,力度也越来越大,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阴 道分泌了大量的淫水,我隐隐听到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只是车里嘈杂的声音让大 家听不到,但我自己感觉十分清晰。 我渐渐感觉有些口干,自己竟然在公车上被陌生男子撩拨的情欲满满,正当 我感觉有些飘飘然的时候,那只手突然抽了出来,留下我空虚泛滥的阴道,我竟 然不争气的回头看了一眼男人。 「别急,今天我有礼物给你」男人嘴角弯着诡异的微笑。 我才不在乎他的胡扯,远了骚扰,我得了短暂的休息,同时心中也有些莫名 的失落。正当我想翘脚看看到了哪里,还有几站到学校时,那只手又回来了,没 有抚摸我的阴唇,而是直接插入我的阴道,我感觉到除了手指外,还有一种黏糊 糊的膏状物塞进了我的阴道。 男人的手指在我的阴道的内壁划着圈,似乎是想把那种膏状物涂抹均匀,我 竟然放松了警惕,站在原地张开双腿,任由男人完成他的动作。那膏状物是什麽? 是人体润滑液?不是,我曾经和男友做爱时用过,男友把我堵在KTV的洗手间 里,想快速完事,他就带了人体润滑液,那东西几乎是液体,很稀,更像是一种 油,并不像身後男人填入阴道里那般粘稠。 我正猜测着,就感觉阴道里慢慢变热,全身也慢慢变热,额头和脖颈慢慢渗 出点点细汗,胸前的双乳一胀胀的跳动,自己的乳头似乎也挺立起来。 我的脑子有些浑浑噩噩,眼前的事物也变得时清晰,时模糊。我突然明白了 ——春药!!自己从未服用这样的东西,自然对这样的催情药十分敏感,只是在 自己的认知范围内,药,不应该的吃的吗?怎麽还有涂抹在阴道里的啊?等我自 己明白过来已经晚了。往日里冰清玉洁,优雅端庄的我,如今在公车上就要变成 小淫娃了。 在学校里我是众多男生的追求物件,但我的高冷美艳,只有男友看得透,而 且把我吃的死死的。但如今恐怕,只要是个男人我都会同意和他做爱。 我正欲火焚身,身後的男人从我裸露後背伸手,绕到我小腹前,将我环抱拉 近他的身体,小腹上的大手向上抚摸,轻松的推开我的文胸,抓住了我丰满的乳 房,揉捏在他的手掌中。 「嗯……嗯……」我感觉到了男人的揉捏力度适中,并没有粗暴的疼痛,指 尖更是十分讨好的拨弄着我的乳头,这让我的阴道又开始分泌大量的淫水。 我感觉我的内裤已经湿透了,穴口流出的淫水正流淌在我的大腿上,阵阵凉 意提示它流经的地方。 「美人,想不想要哥哥的……大~鸡~吧~」男人吹来的热气更加融化了我 的身体。 「嗯……」我眯着双眼,眼前的男人脸庞忽明忽暗,我咬着嘴唇,终於下定 决心,点了点头。 「这小样儿,真是要哥哥命啊」男人得意的窃笑到。 我感觉男人慢慢拉起了我的裙子,小心的退到腰间,我感觉到腰间碰到一个 冰冷的金属东西,那东西滑入我内裤的腰间,随即下体一送,内裤被割断了—— 刀?! 然後男人又割断了内裤的另一侧,伸手轻松的拿走了我割碎的内裤,又将我 的短裙重新拉下,这样就算别的乘客看过来,也感觉我很正常,并不能发现我的 下体是裸露的。 「……美人,你腿再分开点,撅撅屁股……」男人边说,边用搂住我的手, 将我的胯部拉向他自己的下体。 我顺从的配合了男人的命令,分开双腿,压低腰身,撅起双臀,这样的动作 对於我来说并不难,我在学校时选修艺术体操的,身体的柔韧性十分好,而且还 得到老师好评,说我的身材比例和柔韧性完全可以向艺术体操深层次发展一下, 可没想到自己身体的优势,却在公车上被侵犯时,派上了大用场。 我感觉自己的两腿间有什麽东西在左右触碰着,最终顶住了我的穴口,我知 道那是男人的龟头,在寻找我泛滥的穴口,可是摇晃的公车,让两人的对接变得 不那麽容易,正在两人都在为此时发愁时。 公车可能是遇到一个深坑,整个车体剧烈的颠簸了一下。 「啊!」我又叫了一声,比刚刚男人第一次将手指插入我的阴道时更大声, 也更浪荡。 周围的人早就懒得理我这个矫情女,只有司机回头看了看後面,然後说了句 「後面的乘客请扶好站稳啊!」 这次我并没有被踩到脚,也不是因为颠簸没『扶好站稳』,而是在公车颠簸 的那一瞬间,男人粗大的阴茎一下贯入了我的阴道,突如其来的深插和扩张感让 我来不及反应,直接浪叫了一声。 「美人,你这小屄可……真紧啊」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而我听着十分得意, 这似乎是今晚自己唯一让男人屈服的时候。 我双手握住身前的竖杆,努力撅起双臀,迎合男人小心抽插的角度。在公车 上,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和陌生的男人做爱,真是倍感羞耻和兴奋。这比自己和 男友在洗手间做爱还刺激一百倍。 男人的阴茎又粗又长,这让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雄壮,两人在经历了十几下 抽插後,变得更加默契了,你插,我送,你摇,我摆。两人在摇晃的公车上,丝 毫不影响下面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连接。 「美人,你是哪个学校的,交个朋友呗」男人喘着粗气,将自己的下颌抵在 我的肩头。 「师大的……嗯……嗯……嗯……嗯……」熟练稳健的抽插让我娇喘连连, 脑子不加思索的说出了自己的学校。 「我靠,未来的老师啊……」男人更为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你叫什麽名字?」男人继续追问着,下面的操干也不依不饶。 「@@#¥」 我立刻感觉到了更为撩人的抽插,双腿渐渐变软无力,双膝内扣,双腿呈X 型,双臀被男人紧紧挤压着,我的双臀和他的下腹间早就充满了汗水,在他下腹 离开我的双臀时,流动的空气让我感觉自己的屁股上凉凉的。 「慢点……嗯……嗯……」我侧头求饶,但没想自己的脸蛋一下贴在了正抵 在肩头的男人,两人的脸颊碰到了一起,粗重胡茬紮的好疼。 「什麽?」男人似乎没听见我娇喘的说话。 「我说……慢点……嗯……嗯……我要站不住了……」我忍着他紮人的胡茬, 重新说了一遍。 「怎麽?老师求人,就不用叫点什麽吗?」男人看来是有意调戏自己,话语 中充满了责备和期待。 「那个……哥,慢点……」说完这话,我自己都臊得想钻入地缝儿里了。 「真好听,好的,哥哥会温柔点的」男人果然放慢了速度。 正当我艰难的维持着双腿的支撑时,我面前一位老奶奶起身离开了,一位中 年妇女刚要坐下,就被我身後的男人一把拉住。 「没看我媳妇不舒服吗?滚!」男人恶狠狠的声音立刻吓退了中年妇女。 「坐吧,你不是站不住了吗,我抱你」男人说完,一手死死的搂着我,将我 胯部固定在他的下体前,保持着阴茎一直插在我的阴道里,另一手推开旁人,我 和男人一转身就坐在了座位上。 我双腿分开坐在男人的腿上,竖立的阴茎硬挺挺的插入我的阴道,车里的轻 微颠簸让阴茎在我的身体里不规则的抽插着。 我的双腿得到了休息,在某种程度上,因为男人的霸道和蛮横才得到这个座 位,这让我心中并不那麽讨厌他了,反而觉得他真的很男人,不但是因为他又粗 又长的阴茎,还因为他照顾身边的女人。 我这在心里转变着对他的感觉,男人这时双手握住了自己的腰身,然後慢慢 滑入衣服里,来到胸口前,左右手各握住一只乳房,尽情的揉捏抚摸起来。 这样刺激的性爱让我全身都沾满了汗水,裸露的後背更是感觉到了男人结实 的胸膛,我迷离的眼神看到窗外飞驰而过的汽车,忽明忽暗的街灯,和拥挤穿梭 的人群。这些平时在普通的景象,如今看着都好像在嘲笑我的堕落和淫荡。 「……司机,车怎麽不走啊……」 「……这司机怎麽开车的……」 「……真是烦死了……」 我这时才发现原本行驶的车子慢了下来,逐渐停在了路上,窗外也围满了停 滞的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