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黄巾贼起兵叛乱,各路诸侯前去镇压,其中就包括孙坚带领的东吴大 军。 经过两次战役,张角的黄巾贼被联军打得元气大伤,逃到汉中和五斗米教的妖人 汇合。 在东吴的众将领中,一位十几二十岁左右的美少女格外的引人注目,她留着棕色 的短发,戴着五彩的头环,身穿红色紧身薄衫,外面再套上一件白色的绣花低胸上衣 ,下体是一条红色的超短裤和一双红色的长筒丝袜,手上一双飞环闪闪发光,看上去 妩媚可爱而且英姿飒爽。 她就是在前两次作战中斩杀敌人超过五百人的美女孙尚香,她有着一双迷人的大 眼睛和性感的嘴唇,许多敌军见到她都忍不住打起歪念头,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们的 下场都是死路一条。 孙尚香骑着一匹绝影战马,一路冲杀,留下遍地的敌人屍体,双环在她手中成了 夺命的绝佳利器,切下了不少敌人的首级。 当孙尚香冲到离张角的神台不远处的时候,忽然起了大风,大军无法前进。 这时候,一条拌马索突然出现,将绝影拌倒,孙尚香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到了地 上,四周埋伏的黄巾贼立刻杀出来,将她团团围住。 「哈哈哈﹗好一个大美人,大家抓活的,慢慢地玩~~」一个抛点兵长淫笑道。 「哼,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命来玩我了。」孙尚香冷冷地说,手中的双环已经舞 动起来,让周遭一圈的敌人升了天,然後双环脱离手掌,绕着孙尚香的身体快速地旋 转起来,一时间惨叫声不绝於耳,许多人被打得飞了出去。 「什……什麽?﹗」正当那个说大话的兵长在发愣的时候,一道蓝光闪过,孙尚 香发动了无双技,手握双环在人群中开始了华丽的死亡之舞。 此时她已经完成了二百人斩杀…… 几秒钟後,孙尚香踏过成堆的屍体,跨上了绝影,调头离去。 张角和张鲁眼看就要顶不住了,只能靠妖风暂时拖住东吴的军队,於是两人合力 ,开始施展妖法,借着周遭三个巨大的妖力增幅器,他们竟然成功的将几乎所有的敌 方军队催眠成了自己的部队。 孙尚香突然发现转眼间,周遭成千上万的自己人开始朝自己攻击,而孙坚大本营 处也被催眠的部队团团围住,陷入苦战,孙尚香来不及多想,只好策马一路撞飞人群 ,硬是朝大本营处冲去。 一路上人潮汹涌,让孙尚香看了都心惊,她的双环上沾满了自己人的血迹,终於 杀到了孙坚那里,这时候,孙坚和十几个亲卫队正被催眠的部队团团围住,孙尚香冲 进人群,开始了夸张的大清洗。 大概杀了三百人,终於将大本营处的催眠部队清理完毕,孙尚香身上多了几处擦 伤,微微娇喘着看见前面各路的催眠部队和张角的兵开始汇集,黑压压地朝这边拥过 来,一眼望不到头。 「呀﹗」孙尚香轻咬朱唇,挥舞着双环冲进了人堆里,顿时惨叫四起,血水四溅 ,人也被扫得一圈一圈的往外飞。 无双技﹗﹗ 转眼间又是几十个人倒下了,但是更多的人马上填补了他们的空缺,将孙尚香团 团包围在中间。 孙尚香杀红了眼,敌人不断的飞出去或者倒下,然後又是无双技…… 终於,死在她手上的敌人超过了一千人,她自己的体力也被耗得差不多了。 张角感知到了孙尚香这边的动静,惊叹道︰「真是有万夫莫敌之勇,不过一个人 终究还是不行的,呵呵,那麽年轻漂亮的美人,杀了太可惜了,我倒要看看她在那方 面是不是也是万夫莫敌~~」 孙尚香的双环再次旋转起来,但是因为疲劳动作出现了破绽,被敌人一个长枪扫 倒在了地上。 「啊﹗」孙尚香娇叫一声,跌倒在地,刚站起身,十几根枪柄就从四面八方重击 到她的身上。 「啊.……」孙尚香双环脱手,吐出一口鲜血,十几把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几个人上前,拿出绵绳,将孙尚香的双手反扭到了身後,反折到极限成背手拜观 音的姿势捆在了一起。 「干什麽…放开我!放开……我……」孙尚香用力地挣紮着,她扭动的腰肢也被 人一把抱住,然後抓住她那双穿着长筒红袜的美腿,将它们用力并在了一起。 「放开我﹗」孙尚香看着自己的双腿也被绳子绑了起来,而且勒得非常紧。 终於,孙尚香的身上被几十道绳子非常严密地捆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後,手腕处 的绳子缠了好几圈,连手指也没放过,然後引出两道绳子向上将手臂吊到极限,在她 那光洁的玉颈处勒死。 她只要拉动前臂就会将自己勒得喘不过气来,她的双乳被绳子勒得大大的鼓胀出 来,似乎在像这群饥渴的士兵挑逗着;再看她那双红丝袜长腿,大腿处的肉被绳子勒 得一处一处的凸起和凹陷下去,膝盖上下还特别打了死结加固。 士兵们把她用绳子像狗一样拴在了一根粗大的木桩上,然後孙尚香听到了张角的 声音︰「呵呵呵,孙尚香,你杀了我上千人,现下终於被我捉住,我就让上万个士兵 都奸你一次,看看你是不是真正的「万夫莫敌」!!」 「张角逆贼,你这个无耻之徒,你敢﹗﹗﹗……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呜… …」孙尚香还没骂完,她的嘴里已经被塞进了一个中空的软胶口衔,两条带子分别被 绕到她的脑後被绑死,这样她想自杀没办法咬舌,被人家口交的时候也咬不伤人家的 老二,反而会增加人家的快感。 「呜呜呜….…」一根大鸡巴插进了孙尚香的嘴里,然後她的腿被人抱住,两根腥 热的大肉棒捅进了她从未被人碰过的处女地和後庭。 「不要﹗﹗.……」孙尚香想喊却变成了「呜呜」的声音,下体的剧痛让她浑身颤 抖,那根大肉棒使劲地一插,一股红色的热流顺着孙尚香的大腿流了下来。 「哈哈哈﹗这大美人还是个处女!!」强奸他的士兵兴奋地叫道,然後更大力地 在孙尚香狭窄的肉穴中抽插起来。 「呜……呜……呜……」孙尚香被插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半闭着眼睛仰起头痛苦 地呻吟着,从没被人插过的後庭也传来就要被撕裂的感觉,让她几乎忍受不了,但这 仅仅是开始。 三个士兵插爽了抖动了一下体子,先後将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孙尚香的体内,然後 将肉棒拔出,下一波三人立刻补上,孙尚香没得喘几口气又大声呻吟起来。 10人…… 30人…… 60人…… 100人…… 孙尚香不止一次觉得自己的下体要被插爆了,痛得她不停地扭动身体大声呻吟, 望着面前黑压压一大片望不到头准备轮奸自己的人群,她很後悔没有早一点咬舌自尽 。 她的衣服被人撕破了,一对白玉一样精致的乳房被无数的人捏在手里任意地玩弄 掐按,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在换人的间隔,将一竹筒的春药顺着口衔的洞灌进孙尚 香的嘴里,然後接着轮奸。 精液多得塞堵住了她的嘴巴、蜜穴和後庭,人们就用竹子和刷子将一团一团的精 液从她被操得发红的肉穴中掏出来,然後接着上,一个下午过去了,从孙尚香身体里 掏出的精液都不知道可以装满多少个酒缸了。 慢慢地孙尚香被奸得失去了意识,然後又被重新插醒,下体一片火辣辣的剧痛, 然後就变得麻木,没有感觉,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接着,灌进体内的春药又让已 经筋疲力尽的她被强行激起性欲和知觉,乳房也因为春药被灌得太多而高高地挺起, 上面布满了红色的手印和齿印,两行奶水顺着她那飙满精液的破衣服往下流着。 「呜……呜呜呜﹗﹗﹗」又是一个人咬住了孙尚香的乳头,痛得她触电地尖叫起 来,然後随着那人用手用力的一挤,一股奶水便喷涌而出…… 1000人…… 几天後,上万支肉棒在孙尚香的蜜穴中射了精,为了不让孙尚香被活活地操死, 张角还专门定时给她喂大补的药丸和恢复体力的药水,所以六天後,孙尚香不知是第 几次被水冲过的身子又沾满了混浊的精液,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流着。 现下是大军的吃饭时间,所以暂时没人来奸淫她,只见她半死不活地半闭着无神 的眼睛,垂着头呆呆地看着地面,身上的衣服几乎全被撕掉了,原来细嫩柔滑的肌肤 上青一道红一道的全是男人的抓痕和赤印,还有往下淌着的精液。 她那双红色的长筒丝袜也被撕得破口密布,从她红肿充血的蜜穴和後庭中大股大 股的精液正慢慢地倒涌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和丝袜流到地上;她的双乳已经因为过量 春药的刺激和无数人的扭捏挤咬变了形状,比原来大了好几圈,而且被扯得好长,像 两个巨大的西瓜一样垂着挂在胸前,上面红紫交加,齿印密布;乳头也胀得好大颗, 两股浓稠的乳汁带着血丝从乳头里流出来,在半空中慢慢地往下移动。 孙尚香的肚子里也全是男人的精液,口水和精液顺着她被撑得几乎脱臼的嘴巴往 下滴着。在她的脚边,插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她被多少人轮奸过,每两个时辰换一 次,现下,上面的数字已经累计到了10058人。 张角走到孙尚香的面前,用手提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双依然美丽而无神的双眼 ,笑道︰「恭喜你,孙尚香美人,今天你终於被超过一万个不同的男人轮奸过了,你 现下已经不再是威风八面的女将军了,你现下就是我张角大军的公共性奴,一个只知 道叫春和呻吟的母狗﹗」 张角说完,仰天大笑起来,捏着孙尚香的嘴巴,将一大碗春药和补药灌了进去, 然後用手抓住孙尚香的巨乳用力地拧成了螺旋状。 「呜﹗﹗﹗﹗哦﹗﹗﹗﹗﹗」孙尚香在春药的刺激下,娇媚地浪叫起来,两股乳 汁一下流了出来。 「哈哈哈﹗果然够淫荡,轻轻地一捏就泄出水来了。」张角大笑着转身走开了, 留下孙尚香颤陡着身子呻吟着。无神的双目中,两根男人的肉棒正对着她的嘴和下体 插去,後面跟着已经吃完饭等着继续轮奸她的望不到边的人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