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燃烧的红玫瑰 各位亲圣诞节快乐哦!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啊……再用力点……快点……”在一间不大的租赁房内,一具古铜色的男人的身体压在了一个苗条的女人身上,不住的做着抽插的活塞运动。 “快了宝贝,就快了。呜……”一个压在女人身上的一个男人在做了最後一次冲刺後,终於回归了平静。”怎麽样,今天的表现不错吧。”男人翻身从女人身上下来道。”嗯,还好吧。”似乎女人还在喘息着。”过两天我要去比赛,所以会有几个月不在家。”男人似乎是很自然到。 “几个月不在家,下个月我父母亲要来这里了,说是要来看看你。”女人有点不高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将我们之间的事情过早的告诉你的父母的吗?”男人显示的有点不高兴道。”你是什麽意思,我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三年了,我年龄也不小了,父母亲也在催着我结婚。”女人道。 “洪蕾,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说过,先在一起几年,过了觉得大家都适合的时候再讨论以後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我很忙,你就非要挑在这个时间来讨论这件事情吗?”男人生气道。 “何文军,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对待我就可以象对待以前那些女人那样,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下个月十号,我父母亲过来,你自己看了办。”洪蕾生气道。”随便你。”何文军生气的甩开被子,穿上自己的衣服准备走。 “你要去哪里?”洪蕾看见何文军准备走问道。”回家,睡觉,在你这里,你情绪这麽的激动,我还能睡的着不?”何文军白了洪蕾一眼道。”你还有一个家吗?”洪蕾的脸上现实出风雨欲来前的宁静道。 “我回宿舍。”说完穿戴整齐的何文军走出房间打开大门就走了出去,完全的不管洪蕾的大声嘶吼。”莫名其妙的女人。”何文军走出洪蕾的家自言自语道。”哎哟……”却是不小心的将一个上楼梯的人撞的东倒西歪的。 “哦,对不起哦。”何文军对被自己撞的人道歉道,但是一抬头却是看到的是洪蕾的朋友杨云。”咦,你怎麽来了?”正准备下楼的何文军见到杨云问道。”没事就不许我来吗?”杨云白了何文军一眼道。 “你……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何文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回事,看到杨云说话就变的十分的结巴。”那你是什麽意思,搞的那麽的鬼鬼祟祟的。”杨云按了洪蕾家的门铃。”滚,你给我滚。”洪蕾并没有来给杨云开门,只是在房子里面大吼着。 “滚什麽滚,又被男人欺负了,把气撒到别人身上,有本事自己去争回来,还有你何文军给我站住,有什麽事情两个人去处理好,不要让我做受气包。”杨云道。”对不起哦,我不知道是你来了。”在家里听到是杨云的声音的洪蕾赶紧将门打开道。 “你,进来,搞什麽搞,整天的斗什麽气。”杨云很是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在搞些什麽。”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了,前几天我父母打电话来说要来这边看一下,但是他又推托要去参加比赛,之前我都没听他说过。”洪蕾很委屈道。 “你是真的要去比赛吗?”杨云淡定的看着何文军道。”是,是真的。”面对杨云何文军觉得自己居然不能说谎。”我相信你这次,但是你准备怎麽打算对待洪蕾?特别是你们以後的生活?”杨云犀利的指出何文军一直逃避的问题道。 1.燃烧的红玫瑰 2 各位亲圣诞节快乐哦! “我今年还不准备去见她的父母,毕竟任何一家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嫁给一个穷小子,这次比赛如果我们得优胜的话,会有一笔比较丰厚的奖金,正好可以带去见洪蕾家的父母。”何文军很是老实的看着杨云道。 “那这这麽说定了,你比赛是什麽时候?要不要我带些人给你捧场?”杨云看了一眼何文军道。”不用了,这次比赛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是专业类的比赛。”何文军吞了口口水道。”看,其实事情很简单,是你想太复杂了。”杨云对着洪蕾道。 洪蕾将何文军送出家门关上门後,哀怨道:”有的时候,我还真有点不懂,到底你是他女朋友还是我是他女朋友,感觉他在你面前的时候总是会说真话,而对待我的时候总是显示很不耐烦的样子。”“其实是你有的时候逼他逼的太紧了点,还有男人讨厌太过於罗嗦的女人。”杨云提醒洪蕾道。 “其实我也是不想罗嗦的,但是有的时候真的很是气愤。”洪蕾抱怨道。”你以为你对他撒娇是理所当然的吗?当他对你兴趣能浓厚的时候,就是你让他去死,他都会二话不说的去,但是时间一长,两个人之间就没有了所谓的亲密感,甚至於会有讨厌的感觉。能和你继续保持在一起的的除了责任外,还有什麽在支撑这些?这就需要相互之间的体贴与包容了。”杨云道。”说的好像你知道很多的样子。自己还不是单身一个。”洪蕾嘟囔道。 “没见过猪走路总是吃过猪肉的吧,而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云反驳洪蕾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说的话永远都是有道理的,我不和你说了,说吧找我有什麽事情?”洪蕾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杨云道。 “我找你去相亲。当然是假装的。”杨云说出自己此次来的目的道。”啊,相亲?小姐啊,这次你又要骗谁拉?”洪蕾觉得自己这个朋友什麽都好,就是有点不好,好像对男人不是很干兴趣。”这次是大头,所以才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去装啊。”杨云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经验丰富?”洪蕾气的牙痒痒道。”我的意思说,希望你能用你的姿色去搞定一个难搞的男人,然後将他带离我的生活圈子,让他知道要多关心自己的事情,少去管别人的事情。”杨云无奈道。 “得,你别说了,我知道是谁了,天哪,你们还在纠缠吗?都几年了,算了结婚算了。”洪蕾很是受不了的看了眼杨云道。”我的对他没感觉,没激动,没感动,没怜悯,什麽都没有,你说我怎麽和他在一起?”杨云有点受不了道。 “好,好你别生气,我不说还不行吗?”洪蕾马上安抚就快要暴怒的杨云道。”以後不许在我面前提起他,真是受够了。”杨云生气道。”好,说吧,要我怎麽做?”洪蕾无奈道。”反正你男人要几个月後才回来,所以,帮我缠他几个月,然後让我有话题发挥就好了。”杨云道。”诶,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是比较歹毒的人,都喜欢陷害对方。”洪蕾觉得杨云很恐怖道。”少罗嗦,多做事情,你帮我把这件事情做好了,我请你去韩国旅游。”杨云下着大血本道。”你说的哦,我要买很多的化妆品,你也要帮我买单。”洪蕾高兴道。 “好,但是还是要请你高抬贵手,不要买太多,不然海关那里我就说不清楚了。”杨云毕竟想起以前和洪蕾一起去美国的时候这位小姐买了多少的东西。”我知道拉,那先谢谢你哦。”洪蕾高兴道。”不要先着急谢我,关键是想办法帮我把事情做好。”杨云提醒道。 “你好我叫石磊,别人都叫我四块石头。”一个长相很不错的男人坐在茶座里对着洪蕾介绍自己道。”嗯,我不是杨云,我是她的朋友叫洪蕾,其实是她叫我来相亲的。”洪蕾先说明自己的来意道。”这该死的女人。”坐在隔壁一座来监督杨云相亲的人不禁咒骂出声道。 1.燃烧的红玫瑰 3 各位亲元旦快乐哦! “哦,也没关系,对了 洪蕾 小姐有对象了吗?”那个叫石磊的男人问道。”还没有,所以杨云才叫我来。”洪蕾的意思说的很明了,意思就是自己是单身可以来追。”那很好啊,我做贸易的。”石磊介绍着自己。”嗯,很不错。”早在洪蕾进来前就在门外注意到了这个男人,毕竟开的起宝时间捷911 Turbo Cabriolet的人不会太穷。 “ 洪蕾 小姐是做什麽工作的呢?”石磊也询问着洪蕾道。倒不是很看重洪蕾的工作,毕竟在男人的眼中女人只有漂亮和不漂亮之分。”我,小公务员而已。”洪蕾谦虚道。”哦,那很好啊,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你哦。”石磊客套道。 “对了,有没有机会请 洪 小姐一起吃个午饭?”石磊似乎是看上了洪蕾道。”该死。”座在一边的男人似乎再也坐不住了,拿出自己的电话拨通後道:”杨云你在哪里?不是说让你来相亲的吗?怎麽来的是你的朋友?”“你怎麽还兼职做私家侦探啊。”电话另一头的杨云已经料到自己会接到这麽一个电话,於是很是镇定道。”废话少说,这次的男的真的不错,是我生意上的朋友。”男人还在推荐道。”我不要,你又没有规定一定要我去相亲?所以我才叫我朋友去的。”杨云耍赖道。”杨云我限你半小时後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可不保证还会帮你在你妈面前说好话。”男人似乎被气的不轻道。”胡凌我和你说,也没有人能随便来勉强我来做什麽,规定我的人生。”杨云生气道。 “我也是为你好,所以才帮着你介绍点好的男孩。”胡凌似乎被杨云气的不轻。”我就搞不懂了,胡凌,从我大二时候开始认识你,你就象一只水蛭一般的缠上我,在大学的时候,别人认为你是我男友,都不敢来追我,现在我踏上社会了,我自己交男朋友,你总是在我妈面前说这说那的,你到底想干什麽。”说到激动处的杨云咆哮道。 “很简单,现在你是我干妹妹,我当然是希望你好啊。”胡凌不紧不慢道。”为我好?这麽多年,你一直这麽折磨我,我真的是一直都搞不懂,你的心里到底在想点什麽事情,如果说是你想追我的话,都看不到你半点积极性,你就整一搞破坏的,死混蛋!”杨云对着电话道。 挂下电话的胡凌不禁苦笑,自己到底拿根筋搭错了,去弄出这麽多事情,等到胡凌回过神来的时候,洪蕾和石磊都已经双双不见了。”真是该死。”胡凌不禁又一次咒骂道。胡凌觉得十分的奇怪,反正自己遇见那个杨云就会情绪失控,总是会做点自己以前从来都不会去做的事情,这次居然会帮她搞对象。胡凌不禁苦笑出声。 “你喜欢我吗?”洪蕾单刀直入的问石磊道。”你说呢?”石磊用眼睛看着洪蕾道。”你不说的话,我就当你是喜欢我的。”洪蕾有点耍脾气道。”呵呵,当然是喜欢你的才会请你出来吃饭,然後再多聊聊,了解下彼此啊。”石磊微笑道。 洪蕾看着石磊微笑的脸,逼近心脏砰砰的跳的厉害。”走,我送你回家。”石磊很绅士的将自己的车门打开,然後请洪蕾坐了进去。”你以前有男朋友吗?”石磊边开车,边问洪蕾道。”有。”洪蕾很是老实的说道。”你倒是很老实,其实我在想,象你这麽票漂亮的女孩子,不可能没有交过男朋友的是吧。”石磊斜着眼看了下洪蕾道。 1.燃烧的红玫瑰 4 各位亲元旦快乐哦! “我在想,象你这麽帅气的男人我想总可能也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吧。”洪蕾反驳道。”呵呵呵呵,你还真是有意思呢洪蕾。听说原本来与我相亲的人是一个叫杨云的女人,怎麽样?她是一个怎麽样的人啊?”石磊好奇道。”杨云,我劝你还是少打她的主意,她可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洪蕾一想到杨云,不禁摇着头道。 “听你这麽说她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是不是?”石磊从洪蕾的脸色上可以看出,这个叫杨云的女人一定是个让人头痛的女人,还亏自己的哥们介绍给自己,那不是在害自己吗?想到这里的石磊不禁摇了摇头,还好这次来的不是那个老是喜欢找麻烦的女人,看来自己这次是有的玩了,虽然自己的哥们说不能随便对那个女人玩玩,但是现在不是那个女人的话,那自己倒是可以真的放松一下了。 坐在车子一边的洪蕾,太过专注与享受那辆车的感觉,反而忽视了看石磊的表情。”有兴趣去找个包厢好好聊聊吗?”石磊装作满不在乎道。”你还真是急性子啊,怎麽连过几天再来都等不了了啊?”洪蕾道。”看样子你也是喜欢玩的人啊,怎麽还这样拘谨?”石磊不禁轻笑出声道。 “你,你在胡说什麽,什麽我也是喜欢出来玩的人?”被石磊一语说中的洪蕾顿时乱了方寸,慌乱道。”好,我就听小姐你的,先等几天,玩下纯情游戏也是好的。”石磊已经看出洪蕾不是一个安於室的女人,於是说话也变的不客气起来道。 “啊,你怎麽这麽玩才回来?我都在你家里等的就快要睡着了,怎麽样?有没有将对方气跑啊?”杨云眼巴巴的看着洪蕾道。”哦,嗯,还是个不错的男人。”说着说着洪蕾的脸也变的红了起来。 “喂,小姐,你不是看上他了吧。”杨云试探性的问道。”怎麽你不同意吗?”洪蕾挑眉问杨云道。”行,当然同意啊,我还希望你们早生贵子呢,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去参加比赛的那位怎麽办?”杨云看着十分兴奋的洪蕾道。 “其实我也越来越觉得我们真的是不再适合在一起了。”洪蕾叹了一口气道。”你现在这麽说,喂,你别忘了,你男人正在为你们以後的生活打拼呢,你就准备这麽对待他吗?”杨云不冷不热的说道。”唉,对还有个阿军,我现在还不至於和他分手,但是我又想试着和石磊交往,说真的,你真的是不要吗?那个男人是真的很优秀哦。”洪蕾诱惑着杨云道。”去吧,去吧,千万不要玩出火来,小姐。”杨云道。 “知道了谢谢你。”洪蕾高兴的在杨云的脸上就啪的亲了一下。”喂,我可不和你搞玻璃。”杨云笑骂道。”对了,你等到何文军回来的话,你准备怎麽说?”杨云有点担忧道。说实话,杨云觉得洪蕾和何文军在一起的确是不适合,但是却是觉得何文军管不住洪蕾。 洪蕾是一个很喜欢玩的人,但是何文军做什麽事情都是比较理智的那一种,但是和奇怪却是对待洪蕾这件事情上好象是没有半点理智。所以才会被洪蕾牵着鼻子走。而洪蕾却是一个喜欢享受的女人,尤其是对长的帅的有钱的男人没有半点免疫力。 杨云觉得从道义的角度上说要对洪蕾说说她的问题,但是看着以前一直阴郁着脸的洪蕾如此高兴,似乎那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她在那里手舞足蹈的在那里说个不挺。 1.燃烧的红玫瑰 5 各位亲元旦快乐哦! 而杨云的脸上却全是忧郁的脸色,於是十分矛盾的杨云打了个电话给胡凌:”你能不能叫你的朋友不要和我的朋友谈。”“怎麽你听到你朋友说他非常优秀是不是动心了。”胡凌手里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机对着电话道。”才不是,我和你说实话,我朋友是有男朋友的,但是她又是一个没什麽定力的女人,受不了外界的引诱,她男朋友去别的城市比赛了,是搞音乐的人,现在我朋友似乎对你介绍的那个男的感兴趣了,所以我才觉得是不是你和你朋友谈谈,她是有朋友的,不要和她谈,不然我觉得对不起她男朋友。”杨云道。 “不会吧,杨云你少在那里说些奇怪的话了,我就知道,你这小脑子里又在想什麽奇怪的事情,是不是又想打击包袱我,算了吧,我是真的为你好。”胡凌苦口婆心道。”好了好了,你不相信就算了,我不和你罗嗦,真是的,你是大妈啊。”生气的杨云将手中的电话啪的给扔在了地上。 而电话那头的胡凌似乎也是觉得今天杨云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太一样,但是却没有深入去分析,毕竟杨云老是对自己说点刺激性的话,但是等等,胡凌觉得虽然杨云老是和自己斗气,但是却是从来都没有说过假话。於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自己朋友的电话:”石磊,是我,你在做什麽,今天和你相亲的女孩子不是我和说的那一个。所以……”还没等胡凌话说完,石磊就将话接了过去道:”不是你介绍的也没有关系,我今天见到的女孩还是很有趣的。” 石磊一听到是胡凌的声音於是兴奋的介绍道。 “不管你再兴奋,你也不要动她,除非你是想和她结婚。”还没等石磊话说完,就被胡凌抢话道。”就知道你小子不是真心给我介绍对象的,说吧,是不是很喜欢那个叫杨云的女人?”石磊在电话里老神在在道。”不要瞎说,她是我干妹妹。”胡凌愤怒道。”笑话,这世界上有不许亲兄妹成亲的,没听说过干兄妹也不能成亲。”石磊挖苦胡凌道。 “她不喜欢我。”胡凌沮丧道。”只要你喜欢她就好了啊。最主要是看你和她谁的耐性更好点。”石磊做着狗头军师道。”什麽意思?”胡凌有点迷糊。”亏你还我们班的高材生,真是丢脸,连个女人搞不定。”石磊继续挖苦道。”喂,你可别说的过分,今天是说你的事情。”胡凌反驳道。 “你放心,我不会真的和你那宝贝女人的朋友结婚的,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找她。”当然她主动来找我就另当别论了。石磊在自己心里面说道。”好,你这句话我可是都听到了。”胡凌警告石磊道。”放心,我什麽时候骗过你的?”石磊对着电话道。”那就这样了。有时间去我那里坐坐。”胡凌客套道。 三天後 “你今天有空吗?下班了来接我下班吧。那我去你那里等你一起下班,我请你去吃好吃的。”洪蕾捧着电话柔声道。石磊满意的将电话挂上後笑了。是的还是没有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不出三天洪蕾果然来找自己了。 是夜,洪蕾与石磊一起走进了一家五星级的宾馆,於是两个人一起走进了一间房间。”你要不要先洗个澡?”石磊问洪蕾道。”你先去洗,一会我再洗。”洪蕾对着石磊挥了挥手道。”不然咱们一起洗?”石磊对洪蕾发出邀请道。”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洗澡了,直接进入主题。你喜欢我粗暴点对待你还是温柔点?”石磊道。 石磊粗暴的扯下洪蕾的下裳,扯脱了洪蕾的内裤,这充满古典美的洪蕾终於全裸的面对着石磊的色欲,洪蕾知道石磊想要玩游戏的意图,於是紧紧夹着双腿死守最後防线,可惜又怎会够力大,洪蕾的双腿被石磊大字形的扳开,以双脚紧压着洪蕾的大腿,令洪蕾全无反抗之力,便弯下身细心观察洪蕾的阴部。洪蕾的下身长着细细的阴毛,薄薄的围绕着洪蕾的阴唇,洪蕾的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的,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石磊以两根手指轻拉开洪蕾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窥探内里的情景。石磊对洪蕾淫笑着说:”说说你的处女之身怎麽没,有了呢。”说完便低下头对着洪蕾的阴道口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