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女友筱莉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和很多在大学谈恋爱的一样,毕业後因为异地最後没有走到一起。那段时光很短暂但却很美好,常常让我回忆起和她在一起的生活。 前女友家在农村,有个妹妹筱敏在读高中,她们家所在的城市离大学不是很远,放长假常来找她姐姐玩,见了几次後跟我也比较熟。我大学时是电脑专业的,喜欢玩硬体、做网站,筱敏常常缠着问这问那的,当然最吸引她的是我出租屋的那台电脑,每次来第一件事就是吵着要玩电脑、上网。那时候农村还不是很发达,小女孩子平时玩电脑的机会不多。为了讨好前女友家人,我对她妹妹总是有求必应,教她上网,帮她申请了QQ号,并成了她的第一个QQ好友。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和前女友分手後,和她妹妹在QQ上偶尔还聊上两句。 几年後,筱敏大学毕业,尽然到了我所在的A市工作。她姐姐知道她来我所在的城市工作,虽有些担心,但因就业竞争激烈,也只好作罢。筱敏来A市工作,倒不是冲着我,而是因为他男友先她一年毕业,正在A市一所大学读研。有她姐姐异地恋分手的前车之鉴,她自然是紧随男友步伐,这小丫头真是痴情一片啊。也算是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刚来A市,我尽了点地主之谊,请她和她男友吃了顿饭,寒暄了一下,记了下新的手机号,之後就各忙各的了,虽然在一座城市,筱敏有男友,我也不好常和她联系。 这天在公司快要下班的时候,手机QQ响了一声,低头一看,竟然是筱敏发来的一个大哭的表情。男人都有怜香惜玉的劣根性,我心里着急,也没在QQ上回,直接拨通了电话,「怎麽了,遇到什麽事了?」 「男友不要我了,呜呜,我们分手了」,电话那头传来筱敏抽泣的声音 「先别伤心,是什麽原因,还能挽回吗?」 「呜呜,我……」,筱敏没有说下去,只是哭。我担心出事,只好一边安慰她,一边拿了钥匙,准备开车赶过去。「别急啊,你在哪儿?我这就赶过去」 「我还在公司上班,在厕所呢,不想让同事知道」筱敏哭着说 「我去接你下班,等着我啊」,快到下班的时间了,简单交代了一下工作,我赶忙驱车赶到了筱敏的公司。筱敏是新来的,不敢提前下班,挨到六点才从公司出来。筱敏穿着刚买没多久的职业裙装,还没穿习惯的高跟鞋,眼圈已经红了,一上车坐在副驾驶就趴在中控台上哭,这是她的初恋,前女友家教比较严,对婚恋也比较保守,对初恋很看重,她妹妹也差不多。安慰不了她,只好带她去KTV发泄一下了。 在KTV,她跟个母兽一样,一曲接着一曲,点了酒边喝边唱。等她唱得没劲了,哭不出来了,坐到我旁边,我才逮着机会,问她「你大老远跑来找他,怎麽没几天就闹分手啊?」 筱敏目光有点呆滞,已经哭不出来了,「还是不说了,我没法说啊」,泪水又快涌出来了 「你不说,我怎麽帮你?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一顿,好好教训教训他」 筱敏很犹豫,带着抽泣的声音说,「不是他的原因,是我的原因。」她又犹豫了一下,像要做出很重大的决定似的,「上学的时候,他要和我做爱,我一直没同意。现在我工作了,他又求着要和我做,我想早晚也要给,昨天晚上就准备给他。但他要进去的时候,试了好几次,怎麽都进不去,他说我下面没开口,说我是石女,没法做爱,不要我了……」 「原来这样啊」,没想到筱敏和她姐姐一样,可能是遗传。当年我给她姐姐破处的时候,她姐姐下面也非常难进,和一般的处女不一样。当年,我趁着口交把她姐姐弄得全身酥软的时候,用中指使劲插,才勉强能从处女膜上那个孔挤进去一点,要用鸡巴插,使多大劲都进不去。後来问了学医的几个朋友,说可能是处女膜太厚,要手术切开。我可不想把给女友的破处的机会交给医生的手术刀,她的处女膜是留给我的大鸡巴的。後来我从网上找了很多资料,最後研究出一个方法好不容易才把她姐给办了。看来这次又得给她妹妹用上了。 筱敏比她姐姐发育得更好,乳房更大、更坚挺,屁股更翘。她姐姐乳房没她大,而且乳头也很小,特别是屁股更没法比,筱敏的屁股比她姐姐大、圆,穿平底鞋都很自然的翘,穿上高跟鞋更加圆润上翘,相当性感。当年和她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也对她动过心,但一直没找到机会。这次看来机会来了。 我安慰她说,「这样啊,没事,当年你姐姐的情况和你差不多,我有绝招,保证帮你解决问题」 「我姐姐的处是你破的?」筱敏看来很天真的以为我和她姐姐什麽都没做,她姐姐估计也没跟她说过我们的细节。 「当然了,你姐姐的情况和你差不多,很难插进去,也就我能破她的处」 「难不难?要不你教教我男友吧,他好像什麽都不会」 「你觉得你男友愿意让我教他怎麽给你破处吗?」 「可我不想失去他啊?我想把我的处女给他」 「他因为这麽个小事就把你甩了,你还要给他?」 「如果能给他,他就不会和我分手了?」这小丫头看来不是一般的痴情啊 「这样吧,我把你弄得好破一点,然後你再找你男友破,行吗?」这小丫头太痴情了,只有先让她放下心理防线才好办了。 筱敏勉强的说了声,「好吧」「要怎麽弄?」 「去我那儿吧,给你姐姐破处的东西都还在,正好给你用。」 筱敏很矛盾,似乎担心我把她的处给破了。「放心,我点到为止,不会给你全破的」,我赶紧加了一句,想趁热打铁,今晚就把她办了。筱敏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她又急着挽回男友,只好跟着我回了家。进屋关好门,我马上从後面抱住了她,两手按在了她那比她姐姐大很多的乳房上,捏、揉,掐,她没有抗拒,只是双手握着我的手,象徵性地在抵抗。我边爱抚她的双乳,边吻她的耳垂,向她耳朵里呼气,舌头从耳垂慢慢滑到她的脖子、锁骨,又回到脖子、下巴,吻上了她的唇。她很紧张,第一次和男友意外的男人这麽亲密,而且要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去处理,而且这个人已经把自己姐姐的贞洁夺走了。两姐妹可能要被同一个男人破处,想到这里她的内心应该是非常纠结和矛盾的,她双唇紧闭,不让我的舌头攻入,彷佛在表示,她只是让我帮她弄得好破一点,好让她男友给她破处。 我没有强行往她的嘴里顶,「她迟早会送出香舌的,嘿嘿」肉已经到锅里了,早吃、晚吃都是吃。我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她显得很不安。「别怕,不会掉下去的,你男友没有这样抱过你吗?」 「没有,他没这麽大的力气」 「呵呵,喜欢我这样抱你吗?」 筱敏没有说话,脸上比刚才红了一点。卧室越来越近,她显得越来越紧张,有一丝犹豫,可能是担心不知道会发生什麽。到了卧室,我把筱敏轻轻放到床上。她很紧张,两手护在胸前,以为我要脱她的衣服了。为了好好挑逗这个没什麽经验的小丫头,我没有如她所愿,从她的另一个空档袭击她。我的右手从她後颈穿过去,她以为我是要抱她,但我的右手直接从上往下插入了她最里面的衣服,连她的胸罩都没解就直接按上了她右边的乳头,捏在手中把玩。筱敏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心跳一下快了不少。我悄悄将左腿插入她的两膝之间,让她两腿无法并拢,左手摸着着她右腿内侧的肉色丝袜,滑进了她的裙摆,按在她的阴部。 筱敏不仅乳房比她姐姐大,乳头也大,而且很敏感,刚捏玩了一会就立了起来,乳房也开始变大,一只手抓不过来了。我一边把玩她的乳房,一边舔她的脖子,舔湿了,用胡子扎、蹭、刮,痒得她不断的摇头、扭动,下边左手也没闲着,在她的阴蒂上做着功课。但她一直矜持着没有呻吟。换她姐姐,早就开始叫了。但女人只要一开始扭,她的防线就开始动摇了。我对我的手法还是有信心的,上下多管齐下,不怕她不叫床。其实我更喜欢她现在强忍着不敢叫的样子,几次张开了嘴,又赶紧用手摀住。第一次攻击,手法完全出乎筱敏的意料,她更加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呼吸越来越急促。我要慢慢玩这个小处女,「右边的乳房好像被我捏大了」,我故意逗她。 「啊,那一边大一边小会不会不好看」 「那我再捏捏你左边的那只乳房好吗?我保证把她们捏成一样大的。你的乳房比你姐姐的可大多了,好肥美,我喜欢」 「好吧,那你要把两个乳房捏成一样大啊」 「好,等着,我换个姿势,两边一块捏啊」 她更加紧张,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怎麽弄她。刚才的手法明显出乎她的意料,她似乎觉得我很有经验,是个性爱高手。随着左手在她阴蒂上不断按、压、摩擦,她下面的爱液已经多了,丝质内裤慢慢湿透了。我没有脱她的裙子,直接拉着她的内裤扯了下来,她没有抵抗,反而双腿并拢,好让我脱她的内裤。内裤到脚踝的时候,我顺手把她的高跟鞋也脱了。这时候从表面看,她还是一个衣着得体的白领,我连她的一个纽扣都没解,但我却能随时插入她的处女穴,夺走她的贞操。丝袜我根本就不打算给她脱了,就是要穿着丝袜操才带劲。她的表情带着一丝疑惑,不知道我要干什麽,也许她以为第一步都是脱衣服吧,哈哈。 我跪到她的两腿之间,用身体分开她的两条大长腿,这小妮子可能因为营养好,腿比她姐姐的腿更长更粗。我的头钻进了她的裙摆,从她丝袜的袜口开始用舌头滑舔她的大腿内侧,两手从她衣服下面滑上去,攀上了她的双峰。两个乳房同时被把玩,她反倒比刚才安心了,不用担心一个大一个小了。我的舌头慢慢移到了她的腹股沟,沿着她的腹股沟向上舔到胯部,接着滑过小腹,绕着她的肚脐眼打转,接着从另一边腹股沟滑下,冲她中间的小花苞哈上几口热气,但却不舔,再原路返回。适应了几次,她彷佛习惯了这种痒痒的滑舔。我的舌头突然从她的肚脐眼擡起,照准她的阴道口,从阴道口很快的从下往上扫到阴蒂,舌面盖住阴蒂,左右滑动。随之袭来的前所未有的快感让筱敏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後她赶紧两手捂紧自己的嘴巴,怕再出声,两腿用力夹我的头,像是要阻止我继续舔弄她的阴蒂,却因为我的身体卡在她两腿中间无法并拢。同时这样一来,我的胡子就正好紮在她大腿内侧丝袜没有盖住的地方,我趁机加快左右舔弄她的阴蒂,同时利用胡子滑扫她两腿的内侧。她受不了胡子,只好两腿略微向两边分开。奖励她一下,我把改变方向,开始上下舔弄她的阴蒂。这就像驯化动物一样,要让她知道怎麽做会受到惩罚,怎麽做会受到奖励。 在我不断的刺激下,筱敏的爱液源源不断汹涌而出,下面的阴道口变成了水帘洞,两只乳房就像蒸馒头一样,越来越大,乳头凸起越来越高。我抓住战机,加快了上下进攻的频率,筱敏的屁股开始不由自主的往上擡,左右晃动,似乎想让阴蒂躲过我的舌攻,但又像是在往我脸上贴,想要我继续,让她继续体验前所未有的快感。「嗯、嗯,啊,嗯,哦,……」的呻吟声从她紧捂着嘴的两手之间跑了出来。突然,筱敏的屁股往上猛的一擡,两手死死的抓住我按摩她乳房的手,一声大叫「啊哦」,抽搐了几下,紧咬下唇。我继续用舌头加快舔弄她的阴蒂,揉她乳房的手也加大了力度,一股热泉从她的阴道内涌了出来,「啊、啊,嗯,啊」伴随着阵阵抽搐和涌出的热泉,筱敏的呻吟不受阻止的喊了出来,她高潮了。 我放下筱敏,从柜子里拿出了当年给她姐姐破处的几件情趣玩具--两幅脚手连铐、一个按摩棒、一副眼罩。和这几件情趣玩具一起存放的还有一条床单,上面的点点血斑正是筱敏姐姐初夜的落红。我把筱敏的裙子脱了下来,她的职业套裙早已吸住了她自己的爱液,湿哒哒的。此时筱敏也许才明白我为什麽刚才不直接把她脱个精光,她下身现在已经没有可以穿的了,今晚只能住我这里了。 手脚连铐有的狼友还不知道是什麽吧,简单的说就是上下两个套,中间有很短的金属链连结,分别固定在手腕和脚踝,用来强制分腿的,嘿嘿。我把一幅手脚连铐在筱敏脚踝处装好,然後将她的两腿向胸部压,抓过她的小手,将手腕和脚踝固定在一起。她此时沈浸在高潮的快感中已毫无反抗,也不知道我要做什麽。等我装好了,她才明白过来,她自己的两手把自己的两条腿往两边分开,怎麽也合不上了,脸上露着娇羞、着急的表情。我再将另一幅手脚连铐装在她的膝盖处,与她的手肘部固定在一起。她的两条大长腿就这样被自己的手臂大大的分开了。她有点害怕,脸上带着疑惑,怯怯地问「你这是要做什麽啊?」 「给你破处啊」,我摸了摸她的脸蛋,安慰她说,「别怕,你姐姐也是这样被我破处的。放心吧,刚才你不是很舒服吗?」 「为什麽要把我绑起来?」 「傻瓜,待会破处的时候会很舒服的,你会乱动啊,就像刚才那样。放心,我很有经验的。」看她还不信,我拿出了留下她姐姐落红的床单,「看吧,这就是给你姐姐破处时她的落红,待会你现在躺的这张床单上也会留下你的处女红。」 她的心里很乱,「你只能给我弄得好破一点,我想让我男友给我破处」。 这小妮子太痴情了,现在手脚被束缚着,两腿大大的呈M字分开,下身除了腿上的肉色丝袜,什麽也没有了,如同待宰的羔羊已经被绑到了案板上,不知道她还能用什麽守护她的处女膜,她还能阻止我给她破处吗?也许她真的相信我只会给她弄得好破一点,而不是给她破处吧。 「放心,都听你的」,先让她放松心理防线要紧,「刚才舒服吗?」 「嗯,太刺激了,感觉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了。那就是高潮吗?」 「对啊,你以前没有体验过高潮?你男友没给过你吗?」 「没有,他弄得我疼,不舒服」 「我刚才有没有弄疼你?」 「没有,你弄得我挺舒服的」,筱敏脸上一阵羞红 「还要我继续吗?」 「嗯,你继续吧,把我弄得好破一点,我去找男友,跟他和好」 还想着他男友,看你待会还想不想,嘿嘿。「那我就继续了哦」,说着,我把按摩棒插上电源。 「这是什麽?用来干什麽的?」筱敏一脸惊讶的表情 「待会你就知道啦,你会喜欢这个小东西的」我一脸坏笑,接着就把眼罩给她戴上了。 「啊,为什麽要蒙上眼睛啊?」 「好让你放松啊,要不破处的时候会比较疼啦。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姐姐也是这样被我破处的。让我们开始吧,我先帮你把处女膜拍下来,给你留个纪念,也好看看你的处女膜从哪里好破。」想着原来给她姐姐破处的时候,数码相机还挺贵的,没买,手机拍照效果太渣,没能留下她姐姐处女膜的照片甚是遗憾,我提出了这个建议。她没有什麽意见,没有反对,也没回应我,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将枕头放在她的美臀下面,将她的阴部擡高,这样的角度才好观察处女膜。接着打开920的拍照应用,调到摄像模式准备好。920的拍照应用在摄像模式下可以闪光灯长亮,非常适合拍处女膜,现在数码技术的发展真是太方便了,想想以前真是可惜,要不就把她们姐妹的处女膜照片凑齐了。我一边舔弄她的阴蒂,好让她放松,一边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她的小阴唇。她的阴道口开了一个很小的口,我将手机镜头对准了那里,开始摄像了。往下稍一用力,她的阴道口大了一点,我从下往上看,隐约能看到一层白色略微透明的膜。很兴奋,我加快舔弄她的阴蒂,然後将舌头移到她的阴道口,舔了几下,将舌头向中间过紧,慢慢向她的阴道内插进去。舌头软中带硬,又湿又滑,热热的,虽插入她的阴道不多,但第一次受到舌头侵犯还是让她开始忍不住「嗯,嗯」的开始呻吟了。我抽插了几下,幅度不大,她的反应不小,阴道口也略微分得更开了。我赶紧退出舌头,再次将手机对准洞口,这次清晰多了。我保存下视频,换为拍照模式,「哢嚓」、「哢嚓」,随着快门声,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女生天生的羞涩让她很难为情将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膜展现给一个男人,还被拍照。好在她被蒙着眼,这种状态下,女人更容易放下那份娇羞,更多放开自己,体会原始的肉慾和刺激。拍完处女膜,我趁机给她来了个全身,然後将手机放在了後面对着她阴部的位置,开始摄像,我要把她的初夜录下来。 经过刚才的开发,我不再客气了,我要直接把她送上高潮的颠覆。我将按摩棒打开,把强度直接调到了最强的位置。伴着按摩棒的嗡嗡声,筱敏浑身一紧,还没被按摩棒碰到就「啊」的叫了一声,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我右手分开她的阴唇,让她的阴蒂更明显一点,左手拿着按摩棒,直接将按摩棒强烈震动的头部贴在了她的阴蒂上。「啊……」这一声,不再是刚开始处女娇羞的呻吟,而是带着原始快感的叫床。她的屁股使劲往上一擡,爱液从阴道口直流而下,滑过她的屁股,滴到下面的枕头上。筱敏再也忍不住了,她的娇羞在强烈快感的冲击下,荡然无存,「嗯、啊,啊……」的叫床声不加掩饰的从她的嘴里喊了出来。 我右手中指蘸了些她的爱液,贴着她阴道的上壁慢慢往里探。从刚才拍照时的观察看,筱敏的处女膜小孔在靠上的位置,从那里最容易进去。在她爱液的润滑下,我的中指很容易的抵达了她的处女膜开孔,她的开孔比一般的处女要小一些。我用了点劲,尽然没有进去。我中指以往上挖的姿势贴紧她的阴道上壁,希望从处女膜开孔和阴道肉壁之间钻进去。随着力道加大,筱敏的叫床声中喊了一下「啊,疼」,中指指腹感觉勉强挤进了处女膜的开孔。我没有理会筱敏喊疼,相信这点疼一会就会被更强的快感淹没。我的中指继续前进,第一指节穿过了她的处女膜开孔,被她的处女膜紧紧的卡住。我转了一下手指,中指指腹从她阴道上壁转到下壁,往回探,感觉他处女膜的厚度和弹性。这丫头哪是什麽石女啊,只是处女膜比一般的处女更厚,更有弹性。他那男友也真够笨的,放着一个处女不要,还甩了,真是便宜了我,这年头处女可不好找啊。 因为第一次被异物穿过处女膜,筱敏相当紧张,好在按摩棒带来的货真价实的快感像麻醉剂一样,稀释了她的不适和痛感。我一边安慰她,一边将中指继续深入。「别怕,忍一下,在检查你的处女膜,一会就不疼了。」 「怎麽样,我的处女膜还能破吗?」 「放心,没有我破不了的处女膜」我的中指很快抵达了筱敏的子宫颈,我将中指指腹探到了她子宫颈的下面,这个地方是女人的一个敏感点,按压这里带给女人的快感充实,不激烈但却比刺激阴蒂的快感更深入骨髓,让她里面更痒更想要。随着我的按压和外面按摩棒对阴蒂的刺激,筱敏的叫床声越来越急促,受不了但又不想停。我再次将中指转了一下,变成上挖,摸到了她的G点,要准备冲刺了,看看这小妮子会不会潮吹。 先试了试她对G点的反应,挖了几下,她的叫床声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似乎带着一丝好奇,感觉像是在问,怎麽和刚才不一样了。哈哈,我继续挖她的G点,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她的叫床声随着我的节奏,时大时小,煞是可爱。 她的爱液越流越多,在我不断的挖弄下,发出「啧啧」的水声,我不再时轻时重、时快时慢,而是越来越重,越来越快。筱敏「嗯,啊……」的叫声变成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啊,啊,啊……」,屁股也越擡越高。 「我想尿尿,我要尿尿,啊……」 「就在这儿尿吧,没事啊,尿吧,别憋着,尿出来就舒服了」我引导着筱敏,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随着筱敏高亢的一声「啊……」,她的阴道内壁快速的抽搐收缩,将我的中指死死裹住。一股热泉从里面往外涌,但没有喷出来,而是顺着我的手往下滴。我尝了一下,没有尿味,有点咸,有点黏。我稍一停顿,移开了按摩棒,让她缓了片刻,在她阴道停止收缩前,再次开始了对她G点的进攻,洞外按摩棒对阴蒂助攻。 「啊,啊,受不了了,又来了,啊……」这次时间很短,就再次把她送上高潮。 火候差不多了,要给她开苞了。我将自己脱光,来到她身边,解开了她上衣和衬衣的扣子。彷佛去掉包裹叫花鸡的那层泥一样,随着扣子被解开,被她的衬衣、上衣一直捂着的体香扑面而来,非常好闻。这也是刚开始不脱她衣服的原因,为的就是要好好品品处女身上的这种种体香。经过前戏的酝酿和高潮的煮烹,这种体香比平时要强烈很多,刺激得我的鸡巴一下就硬得生疼。嗅着她的处女香,解开她胸罩的背扣,她的乳房弹了出来。乳头确实比她姐姐的大不少,经过前戏的刺激和高潮的洗礼,此时两个乳头高高的翘立在那两只肥美的乳房上。我一下往了给她破处了,直接一手抓一个,一嘴叼一个。她这乳房吃起来味道相当舒服,口感滑嫩。高潮後的乳房、乳头特别敏感,筱敏大叫好痒,别,停,啊……」向我告饶。我不理她,吃够了才想起来还得趁热打铁,借水钻洞给她破处,一会下面水少了又得在弄,这妮子的处女膜可不好破。 我把筱敏的眼罩往上一推,将我的大鸡巴举到了她的眼前,她的小脸蛋因为高潮红扑扑的,非常好看。脸上的表情比刚开始多了些服从和依恋。女人嘛,对能让自己高潮的男人多少都会喜欢的,更别说是让处女第一次高潮的男,估计她不会忘记我了。「来,看看吧,待会我就用它给你破处」 「啊,这麽大!」筱敏一脸吃惊的表情 「怕什麽,你男友不是已经和你试过了吗?他的插不进去,应该也不小吧」 「你的好长,他的没你长,……」 「噢,有多长?」 「大概有你这个前半截那麽长吧」 想起他男友那个胖胖的肚子,怪不得那小子插不进去,哈哈,便宜我了。「别怕,我会轻轻插进去的,不给你插破,留着等你男友破」,我故意挑逗她,也让她进一步放松警惕。「来,亲亲它吧」 「啊,亲你的小弟弟吗?」看着她茫然的表情,想必她男友还没教她做口活,唉,什麽事都得我亲力亲为。 「对啊,就像我刚才亲你下面一样」我先亲过她下面了,再让她亲我的鸡巴,想必她心理上应该不会太反感。「弄点你的口水在我的鸡巴上,待会插进去的时候就不会太疼」我继续劝这小妮子,想得到的理由都用上。听我这麽一说,还真管了点用,看来处女第一次都怕疼,嘿嘿。筱敏紧闭着双唇,闭上眼睛,用小嘴碰了下我的龟头。「好了,亲完了」 「啊,这不算啊,我刚才怎麽亲你下面的?你这口水都没弄上呢,用你的舌头,舔舔吧,就像吃冰棒一样,给它涂上口水」我耐着性子教她。她勉强伸出了点舌头,在我的龟头和阴茎上动了动,没想到我还没吃过她的香舌,倒让我的鸡巴先尝了。看她实在不会,我也不耽误时间了。「把嘴张开一点吧,我自己伸进去」,她听话的把嘴张开了一点,我慢慢把鸡巴往她嘴里送。刚进去一点,这妮子就往下一咬,疼得我「啊」的叫了一声,「别咬,别用牙齿碰她」。听我叫唤了一声,这小妮子坏笑了一下,不过好在配合地把嘴又张开了点。我小心地在她嘴里抽送。正在摄像的手机,忠实地记录下了这刺激的画面。 毕竟没什麽经验,加上姿势也不适合做口活,我在她嘴里抽送了一会就拿出来了,逼她做口活也主要是在心理上撕掉她最後的那点羞涩。我提起鸡巴,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把一张新的白床单垫在她屁股下面的枕头上,这一幕和多年前给她姐姐破处几乎一模一样。她的爱液没有刚才多了,我把鸡巴顶在了她的阴道口,再次启动了按摩棒,贴在她的阴蒂上,,筱敏「嗯啊」叫床曲再次奏响。我一只手扶着下面的按摩棒,一只手撑住上身,慢慢俯下去,开始亲筱敏的脖子、耳垂、锁骨、香肩、乳房……在这些地方涂满口水,然後边舔边用胡子扎、刮、蹭,在这种麻中带痒,痒中带着点刺痛的爱抚下,筱敏「嗯嗯,啊啊,嗯……」的呻吟着,扭动着,想逃避舌头和胡子的攻击。上身、下身双管齐下的刺激下,她的爱液再次夺门而出,我的鸡巴动了动,让她的爱液涂满我的龟头,慢慢往里滑。趁着她小嘴微张的时机,我一口含住了她的香唇,这次她没有咬紧牙齿拒绝我,我得逞了,一个舌吻,我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粗暴的搅动,逗着她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然後一口咬住,不让她回去。舌吻,是女人接受男人的开始。 上面的舌头得逞了,下面的龟头还没进去。筱敏的阴道口很小,看来想偷偷滑进去偷袭不太可能了。我慢慢加大力道,刚把龟头进去,筱敏「啊」的大叫一声,「啊,好大,好烫」。我略一停顿,不再舌吻她了,继续用舌头、胡子刺激她的脖子、锁骨,好分散她的注意力。我继续推进,龟头触到了一层阻隔,我使了点劲尽然进不去。於是,我就用鸡巴在她的处女膜和阴道口之间抽插。很多男人在做爱的时候喜欢往深了插,用力插,殊不知女人最怕的是这种在阴道口轻轻的浅插,九浅一深,就是靠的这个原理。在这种插法下,女人阴道里面会很痒,很想要充实,再矜持的女子也会放下娇羞,向男人索求满足。更不要说现在的筱敏还被按摩棒伺候着阴蒂,脖子、锁骨被舌头和胡子交替刷弄。 「嗯,嗯,啊,嗯,啊……」筱敏的叫床声中渐渐多了些得不到不满足的幽怨,随着我的鸡巴在她阴道口和处女膜之间刮刷,她的那种不满足越来越强烈。 「啊,我里面好痒,好痒」 「什麽里面痒,哪里痒?」 「洞洞里面,洞洞里面」 「哪个洞洞?」 「就是你的小鸡鸡插着的那个洞洞」 「我的小鸡鸡?我的鸡鸡小吗?」 「不小,好大,好烫,大鸡鸡」 「你的洞洞里面痒,怎麽办,要我给你止痒吗?」 「要,我要你给我止痒」筱敏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晃动起来。 「要我怎麽给你止痒?」我继续挑逗她,我要让她求着我给她破处。 「快,进去,我好痒,受不了了」 「什麽进去?」 「你的鸡鸡,大鸡鸡,快进去」 「要我的大鸡鸡进哪里去?」 「我要你的大鸡鸡进我的洞洞里面去」 「进去的话,会弄破你的处女膜的。你要留着让你的男友破,我的大鸡鸡进去了,他怎麽办?」 「啊,嗯,不,不管他了,我现在就要你进去,啊,快,里面好痒,我,啊,我受不了了……」 「你是要让我给你破处吗?」我继续不急不忙的轻轻抽送着鸡巴,舔弄她的耳垂,向她的耳朵里呼着热气。 「嗯,我要让你给我破处」 「这样对你男友不好吧」 「嗯,啊,不管他了,他都把我甩了,我就要你给我破处,嗯,啊,快进去吧,我里面好痒」 「好吧,那你求我吧,照我说的说一遍,我就给你破处」,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请你用你的大鸡巴捅破我的处女膜,我要你操我」 筱敏略一迟疑,小声地跟着说,「请你用你的大鸡巴捅破我的处女膜,我要你操我」。 「没听见,大声一点」 筱敏用比刚才大的声音说「请你用你的大鸡巴捅破我的处女膜,我要你操我」、「请你用你的大鸡巴捅破我的处女膜,我要你操我」…… 我不再客气了,放下按摩棒,两手抓住筱敏的腿弯,把她的腿向肩部按,把她的膝盖压到乳房上,让她的阴部完全朝上,用这个角度,鸡巴可以借助身体的力量更有力的插入,可以插得更深,鸡巴很容易就可以顶到子宫颈。而,这个姿势容易让女人产生被征服的感觉,我要用这个姿势破了她的处,让她在这个姿势接受第一次插入,我要用这个姿势完全征服她的肉体。 我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找好发力点,龟头再次贴到了筱敏的处女膜上。我在她耳边说,「这是你处女的最後时刻了,想说点什麽?」 「操我……」 我屏住呼吸,鸡巴往回一抽,身体突然猛的一沈,这次龟头没有再被处女膜挡住。在强有力的插入面前,筱敏的处女膜瞬间就被撕破了。 「啊!」筱敏头往後仰,身子往後抽,试图逃离那根撕裂她的鸡巴,但却被我压制住,一丝也动惮不得。她的两腿想往中间并拢,却被手脚连铐束缚住。我的大鸡巴被她的阴道紧紧裹住,也没法动了。 「好疼啊,好疼,……」筱敏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受不了了」。 「别怕,长痛不如短痛,女人都要过这关的。你已经闯过来了,一会就舒服了」我安慰她道,接着我放开了他的左腿,右手拿起按摩棒,再次启动,贴上了她的阴蒂。阵阵快感袭来,这次阴道里还插着我粗大的鸡巴,她在破处的剧痛下,感觉很难受,但很快便又开始了叫床「嗯,啊,感觉好怪,啊,和以前不一样」。 「啊,嗯,你别这样不动啊,我好难受,你动动」 「我怕弄疼你啊,还疼吗?」 「还疼,里面又痒,啊,嗯,都是你,你太坏了……」 「那我是动还是不动」 「快动动,我里面好痒」 「那你求我吧,说操我」 「嗯,啊,操我,操我,快操我,……」我自然不再客气了,大鸡巴在她的阴道里开始抽送起来,担心刮到她处女膜的裂痕弄疼她,我抽送的幅度不大,只是缓慢而有力地冲撞着她的子宫颈。伴随着我的抽送,她「嗯,嗯」的声音中,多了点满足的声调。 没几分钟,在按摩棒和大鸡巴的双重刺激下,筱敏的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啊,用力,快,用力,快一点,操我……」,「啊,嗯,用力,快,快,嗯,啊……」,我停止了抽送,「求我,叫老公,叫老公就给你」 「老公,好老公,快,给我,用力,操我」 我加快抽插的频率,对着她的子宫颈一阵狂轰猛炸,突然她的阴部猛的往上一挺,「啊……」,她满足的一声叫喊後,停止了呻吟,阴道剧烈收缩,一股热泉浇在我的龟头上,她高潮了。接着她高潮的强烈快感,我不再怜香惜玉,不管她的处女膜裂痕了,大鸡巴退到她的阴道口再全力刺入,快速的在她收缩夹紧的阴道里出入。 「啊,啊,受不了了,停,快停,啊,……」我没打算轻饶她,「啪、啪……」依然重而快地在她刚破处的阴道里抽插。她张大了嘴,徒劳地告饶,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上下挺动。 「老公,我的腿,我的腿好痛好酸,受不了了……」一直被手脚连铐束缚的腿看来是受不了我的冲击了,我藉机想试试用後入式操她。「哦,小宝贝的腿受不了啦?那我换个姿势操你,好不好?你答应我想让我随便玩你,我就放你下来。」她想都想,就答应了,「好,老公,我都答应你」,这小妮子,看来已经被我操服了。 我的鸡巴插到她的洞底先暂停了,我放下按摩棒,解开了她脚上的手脚连铐,放下了她的腿。「老公对你好不好?」 「嗯,好,……」 「来,我换个姿势操你吧,爬在床上,把小屁股擡起来一点。」我抽出鸡巴,把她翻过来放到了床上,指挥着她调整姿势,准备好接受我从後面插入她刚刚被我开苞的小穴。等她趴好了,我看着她两只吊在胸前的乳房,想一边操她,一边玩她的乳房。可这小丫头太高了,乳房又大,後入式操她的时候,想玩乳房还真不容易啊。我想起了那对乳夹,那是给她姐姐买的,但还没给她姐姐用过,就分手了。我从箱子里把乳夹翻了出来,也没徵求她的意见,直接就抓着她的乳房,把乳夹夹到了她的乳头上,「来,老公给你的乳房加个装饰」。女人只要被你操服了,想干什麽干什麽。乳夹下面有两个小铃铛,一会操的时候,会叮铃铃的响,非常助性啊,哈哈。 我跪到她的屁股後面,「来,再把屁股翘高一点,腰往下沈一点,腿再分开一点。」,对刚被破处的处女来说,後入式确实有点难度,但我就想这麽操她,要彻底操服她。我突然照着她雪白圆润的大屁股「啪」的就是一下,盖上了我的五指印。 「啊」筱敏吃疼,可怜地看着我。「听老公话,不听话就打屁股哦,来,把屁股翘高」。这次她不敢迟疑,努力照我的话做,我把龟头顶到她的阴道口,抓住她的腰,用力往前顶。随着我的插入,她「啊」的叫了一声,「疼啊,……」她的身体抖了一下,说明我的大鸡巴刚刚经过了她被撕裂不久的处女膜裂痕,那里原来有她的处女膜,现在只剩下些许残留了。我找准她的那个痛点,把鸡巴抽了回来,用龟头反覆刮她所剩不多的处女膜残留。 「啊,老公,疼,那里疼,别弄那里了……」 「老公帮你把处女膜刮乾净了,以後操你,你就不会疼了。」我不理她,又刮了几次,然後一个冲刺,龟头撞到子宫颈才停下来。她两只乳房上的乳夹在我的冲击下「叮铛」作响。我不断的抽插,乳夹上的铃铛响个不停,她羞红了脸颊。实在听不下去了,把头埋在被子里,靠头和肩膀撑着身体,两只手缩回去想把乳夹取下来。她刚取下一支,我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戴回去,不许去,我想听你的乳房让铃铛响」。她不敢反抗,赶紧自己把乳夹夹到了乳头上。我的腿撞击她屁股的「啪啪」声和乳夹铃铛的「叮铛」声,伴着她「嗯、啊,啊,……」的叫床声,让我异常兴奋,越插越有力。我开始边操她的小穴,边打她的屁股。这是原来操她姐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她的屁股比她姐姐强不少,又大又圆,还自然往上强,这手感没法比啊,哈哈。 「啊,啊,老公轻点,啊,嗯,啊,啊……」筱敏的叫声中,可以听出她越来越刺激,越来越兴奋,特别是打她屁股的时候,那音叫得别提多带劲。打屁股,那就是催情啊,哈哈。 筱敏快到高潮的时候,支撑不住了,在我强有力的插入下,一下被干得瘫软在床上。「老公,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你想最开始那样操我吧」。我也感觉快要射精了,於是把她翻了过来,用给她破处的姿势,将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上,开始了最疯狂的抽插。这个姿势射精,可以让精液在她里面停留的时间更长,而且让她感觉我把精液灌进了她的子宫。 「老公给你授精好不好?想不想让老公把你的肚子干大?」 「好,老公,我要你在我的里面射,我要你干大我的肚子,我要给你生儿子,啊,嗯,啊,你的鸡巴好大、好烫,受不了了……」筱敏的阴道又是一阵抽搐,我的龟头被她的阴道肉壁夹得麻痒难耐,正在此时,一股热流喷上龟头,我的精关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精液射入筱敏的子宫。我压着她,好让我的精液占领她的子宫。 当我把鸡巴从筱敏的阴道里拔出来的时候,红白相间、黏糊糊的液体从她阴道里流了出来。我拿过手机,给她的阴部来了个特写。筱敏被干得筋疲力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多久就睡着了。我给她盖上被子,搂着她,美美的睡了一觉。 後记:筱敏在我的教导下,跟她男友说自己做了处女膜切开手术,又和她男友和好了。只是她男友上课的时候,她偶尔会向公司请假,到我家中做爱。我们尝试了很多姿势,她成了我最喜欢的性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