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学士肆业的我,碰巧遇上经济不稳,市道欠佳, 在求职时碰得一鼻子灰。 三个月递了一案头那麽多的求职信也渺无回音。 无可奈何,在妹妹的朋友介绍下,到太古广场的一间时装名店作销售员。 薪水不多,但总算可以糊口。我打算在此待留数月,再另谋他家。 时装店为国际知名品牌,形象典雅,走高档路线, 中环尖沙咀也有分店,不乏艺人、名流光顾。 相比起尖沙咀、中环等中心区,太古广场游客尚不算多, 人流也算得算是稀少。 还未到附近写字楼的下班时後,也落得清闲。 所谓敬业乐业,纵使放弃所念专长,我从没有抱过瞧不起销售员的想法, 店内事无大小都要亲力亲为,态度认真,待客恩勤。 我和同事关系也很好,店经理也很尚识我,甚至升迁我为高级店务员。 由於收入不错又稳定,压力不大,我心想长做也无防, 甚至和女友订下计划,储钱五年结婚。 然而,一件不幸的事情,像毫无预兆的降雷一样选中了我。 一个清闲的下午,我看到一个大家也熟悉的艺人走进店来。 是关家姐。 她虽不是老熟客,但也不是首次来光顾。 关家姐每次也会带同助手,走马看花地走一遍,选购好几件,出手尚算阔绰。 我们店内有一个一直服待她的资深女店员,二人颇为熟络,关家姐来到时,常有说有笑的。 碰巧今天那女店员休假。 关家姐把她的Ray-Ban太阳眼镜掠下一半,瞄了全店一番, 歪一下嘴,问 : 「Sonia 不在吗 ?」 时值入秋,关家姐一身却穿得十分清爽。 不俗气的碎花连身短裙,手系Hermes皮手袋,配上雅致的棕色长靴,露出幼白的两条长腿。 擡高太阳眼镜,露出淡妆的美人脸蛋来。 店里以女职员为主,但大家都不禁倒吸一口气, 心忖 : 「真人比上镜还要美哦 ! 」 「哦 ! 关小姐。Sonia 今天休假。」作为资深销售员的我,自然踏前半步迎客。 「你是谁 ? 」她直问。说着把太阳镜除下,挂在连身裙的低倾上。 连身裙承受太阳镜的重量微坠,雪白的心口下,隐约现出了淡淡的乳沟。 我向她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却连像点头般的示意回应也没有。 我开始领她走一遍,为她介绍新货。 平常她和Sonia 最为相熟,倒完全对我这个店员没有印象。 我由新一季饰品一栏开始为她介绍。 她好像没有兴趣和我闲谈的样子。 我为她介绍了今年大热的饰戒。 「让我试试看。」她冷冷的说一句, 然後伸出一只玉手,在我面前停留下来。 她示意要我为她带上。 我待客必亲,便一手轻提着她的小手,另一手为她带上饰戒。 艺人的双手果然保养得很好,水嫩白皙。 「关小姐,觉得怎样?」 她举手挥了挥,照一照桌镜,摇摇头,把饰物除下。 摆着明星的臭架子呢。 在旁的售货员也为我不值。 突然,一群内地客叫嚷着的闯进来。 是昨天来光顾过的。 他们拿着单据和一袋二袋的,在柜台叩嚷, 说我们算错钱,骗了他们。 除了我以外,店里仅余的两个女店员去安抚他们。 他们却满口普通话,蛮不讲理的愈吵愈烈。 关家姐不胜烦扰,问我 : 「你算是最大的吧 ?」 的确,经理正在吃午饭,现在当值的人来说,我职位算是最高了。我答她。 「他们很吵。可否把店关一会,让我慢慢选衫。」 「关小姐,这样不太合规矩,公司一向没有这惯例的。」 「要不要我致电给 Edmund ? 要我亲自问他可不可以。」 Edmund 是我们香港分公司的决策人。劳烦他的话,绝对会把事情闹糟。 「好.........」我再她恶势力迫下,我唯唯答应。 我命店员去招呼安抚大陆客,关小姐也叫她的助手去帮忙帮忙。 依哑一声大门关上後,店内只剩我的关小姐两人。 「这始终不太合规拒........」我向她申诉。 她完全听不进耳似地,径自走到鞋部去了。 我赶忙从後跟上,逐一为她介绍本季新到的贩品。 她挑了一对皮黑靴来,翻也没翻看一下,便把右腿踏上小沙发上, 轻声冷冷地吩咐 : 「我要试一试这个。」 她完全没有把我视作一个男员工,只把我视为Sonia 的替身。 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嘛.......但我没办法,抱着以客为先的服务精神, 只好哑忍,捉起她滑滑的小膝盖。 她身材比例标准,膝盖骨也大小恰到好处, 我一手捉着,另一手在她的小腿腹把她穿着的棕靴拉链拉下来。 「依---------」一声,露出白白的小腿肚来。 相信是平日操劳少,不多走路,小腿的形态保养得十分美好。 没涂甲油,但五只趾甲也尽经悉心打理,修磨得很美观。 脚背的皮肤,白皙得透出淡青色的微血管来。 我轻捏着她充满肉感,像婴儿肌肤一样的小腿肚, 把本店的黑长靴穿上去,把拉链拉起。 她为便穿上,右脚轻擡。 我的视线,沿着她踏在小沙发上的右腿,缘着饱满的大腿瞄去, 「赫」我暗呼,这角度完全瞄上去,窥看得到她的小内裤 ! 黑色的花边内裤一览无遗。 我知道,她不是一时大意, 而是关店後,她好像全不忌讳似的,不把我当作人看待 ! 我只是一头为她试衣服的犬 ! 「鞋形不好,太单调了。」关家姐扭了扭腰,续说 : 「还好像有甚麽顶着鞋跟。」 「怎麽会 ? 」 「你看看。」关小姐冷冷的一句,把玉腿伸至我跟前来。 我无心与她顶撞,便蹲下身,伸手为她整理整理。 右手沿鞋筒伸入。 由於鞋筒的剪裁很修身,我手掌与五指与她幼滑无暇的肉腿完仕贴合。 碎花裙的的裙摆在我鼻尖一摆一摆的。 除了我女朋友,我从未和成年女性如此亲密 几经辛苦,右手在鞋筒内经由小腿腹直挤至脚跟。 手滑到了她温温的脚跟,上下来回的扶摸,原来了鞋垫顶着了。 我手一拌把鞋垫弄好,手又从迫窄的鞋个,紧贴她的玉腿抽出来。 「满意吗关小姐 ? 」我客气地问。 「嗯。」她看一看,又歪一歪嘴 : 「鞋型始终不好。」 便要我把长靴脱下来。 我不气馁,紧接带她到晚装部。 晚装部摆的全是华贵的晚装。 款头少,来货量也少,可谓名媛出席晚宴的必备清单。 关小姐每件也揭一揭,选了两件长身晚装往更衣室试穿。 我在外等侯,心闷闷不乐, 心想怎麽这样一个美好的下午,要应付一个麻烦客。 不一会,一把女声在更衣室内呼喝我。「进来帮帮忙 ! 」 我箭步走过去,一看,愣了一愣。 一个雪白大玉背就活现我眼前。我看得傻了眼。 「怎麽呆头呆脑的 ? Edmund 怎样聘人的喇 !? 快来帮忙帮忙 ! 我拉链拉不上 ! 」 粉蓝色的连身晚装设计简约,一条长拉链由臀部拉至後背, 但只见她穿上时,拉链在後腰间卡着了。 我一细看,原来拉链头绊着了旁边的布缝,卡封住了。 雪白且无暇的美肌,衬托起高贵别致来十分好看。 「是、是.....」我伸手帮忙。 但拉链卡得很紧。 「你快点好不好 ? 笨手笨脚 ! 」她又呼喝着。 於是我一手拉,一手捉着她的纤腰借力。 身段很好,腰很幼。 雪白明净的女人背就活脱脱在我眼前。 电视屏幕一定看不到的画面。 这一定是所有她的歌迷也趋之若骛的情景吧。 但我可没这种雅兴,只想快快处理,把麻烦客打发掉。 还是拉不动。 这样卡紧的话,甭说穿上,跟本连脱也脱不掉。 「关小姐,不好意思了。」 我的手,放开她的幼腰,溜上去抓着她赤裸裸的膊头,我使我客易一点施力。 我按着她小巧玲珑的膊头,另一只手使劲地拉。 「好痛 !! 那有人像你这样笨的 ! 」 我沈一口气,再一便劲,一拉 ! 拉链拉一动,另一只手却因反助力,抓不紧,收势不及滑到她雪白的前胸来。 美致又充满弹性的胸部。 我心想糟了。 纯为误会,我绝无非份之想,手立即缩开。 「抱.......」我「歉」字还未出,她已另转面厉了我一眼。 「笨蛋 ! 我叫Edmund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虽落得如此窘境,我又被唾骂得一面屁, 但我仍不得不把那拉链拉开。 臭拉链 ! 都你你害的 ! 我老羞成怒,怒火中烧,食指姆指捏紧拉链,耗用全身牛力, 一拉! 「嘶--------------------」 我差点昏了过去。 拉链仍拉不动,反而晚装衣料不受力,从她胸前撕开裂口, 抹开两边,露出她的黑乳罩来。 「哇~~~~」关家姐尖叫掩面。 她的助手闻声从门口赶至。店员们也跑了进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意的 !」我连番低头道歉。 糟糕了糟糕了。 「我现在就打给 Edmund ! 」她一手拿起了电话,一边气冲冲换回衣服走了。 不出所料,我接连两天收到警告信。严厉指责我当天的过错。 成为分店经理的目标幻灭了。 此事後,同事也变得很冷淡。 我自愿地提写了辞职信。 我以为事件就这样可告一段落了,岂料到恶梦才正底展开。 我发现自己专长在於服务业,一心重操此行。 故一口气问银行、家人借了二十万,自己当起老板来, 开了一间楼上韩国成衣店。顾客以熟客为主。 我买了怕,今回只卖男装服。 始终男人比较疏爽豪迈,少了女人的斤斤计较。 口碑颇好,一传十十传百下,生意蒸蒸日上。 岂料一天宁静的早上,刚开店,还没有客人,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进店来。 是关家姐。 她今天穿得很朴素。白色短袖衬衣,牛仔布热裤,配羊毛低筒鞋。 「是你!!!!!!!!!!!!!!」她失禁一呼。 「是你!!」我心想大难当头。 「我经熟人介绍到此,听说有很多时尚韩国款,原来你做东主 ! 」她迷一下眼。 的确,现今我也不乏名流,艺人歌手光临。 她定没想到她当天打不死我这只蟑螂,今天凭我一己之力, 当了一个在行内颇有名气威信的小老板来。 「我爸爸明天生日,我想为他选些衬衣。那些最新到的 ?」她音阶高半度地问。 「随便看。所有也是新的。」反正我现今是老板,我没好气理会她,专注对着数簿。 她在两排衣架的男装衣服左选右选, 选过一件就把一件扔在地上。太无礼了 ! 「你干甚麽 ! 」我喝道。今天已不是当天的我。 「选衣服也不可以吗 ?」说着她又把两件衬衣抛在地上。 「我不招呼你 ! 快混快混 ! 」她在挑战我的底线。 「我告诉你 ! 你现在很多的熟客也是我圈内圈外好朋友 ! 你今天不招呼我, 看看谁吃亏 ! 」她毫不屈让。 我沈一口气,坐了下来。 「我要这一件。我爸爸跟你差不多体型,穿甚麽码 ?」一番扰嚷後,她选定了一件。 「这件就好。」我从後仓找出一件。 这是最後的特大码。 我打发她前,故意戏弄她,让她回家好过好过。 岂料她立时竟拆开包,打开过来。 「怎会这麽大件 ?」她量一量自己的身子。 「这就是喇。」我冷淡地说。没好气招呼她。快走喇泼妇。 「你穿上看看。」她把衬衣递向我来。 「不穿。」我顶嘴。 「快 ! 」她吼出来。 我没好气,一心想打发她,便接过衣服穿上。 「不是刚刚好吗 ? 」我照给她看。老实说,这的确是太大了。 「怎麽可能 ? 完全不贴身 ! 我也一起穿得进来呢 ! 」她找着衣襟质疑起来。 「你太夸张了.......」我嘟着嘴说。快混快混。 「我真的穿得进来 ! 」她知我有意为难,丝毫不退让。 「不可能 。」我嘴更硬。 「你跟我打赌吗.........」 她还未骂完,就径自从衣底钻过身子上来 ! 我还来不及阻挡她,她已「啸」一声从衣底钻上来穿进衣服。 我两面颊贴着面颊。 虽说是特大码,但也大不到那里去。两个人胴体迫逼在一起。 「你干甚麽!!!!!!!!」对着她的不厌其烦,我喝道。 「你说这衣服我钻不进 ! 我就试给你看 ! 你瞧 ! 现在可不可以穿上两个人! 」我在我面颊边责骂咆哮。 「那又怎样 ! 你买还是不买 ! 不买便滚 ! 」我叫道。真不想和这女人口舌之争。 「你说现在谁对谁错! 谁对谁错! 」她泼妇骂街的叫。 我俩身子被一件衬衣紧绑在一起。 我胸口感受到她突出暖暖的乳房。 她强硬钻进来,双手无处可去,挟在我腰间。 「好好好 ! 你对你对 ! 不买便罢 ! 快走快走 !」 我俩身紧贴,胸部至肚皮也连在一块, 我深感尴尬,想用手把她推开,捉着她的幼腰。 「你干甚麽 ! 你小色狼 ! 」她尖叫起来。 「你自己钻进来还好说我 ! 」我还击。 她想把身子往下退出来。 柔软的胸脯在我胸前磨噌。 我俩头靠得很近,我感受到她在我耳旁的暖暖呼气。 她的发垂轻轻拍动我的下巴。 她挤了一下我的腰,想借力脱出来。 蛮腰扭动,大腿左右盘转,却发觉脱不出来。 「你怎麽搞的 ! 」我问道。 「都是你一派胡言,害我钻进来,现在脱不掉了。」 她头转过来骂我,鼻尖不为意地碰了碰我的脸颊。 「甚麽也你对 ! 」我不理睬她,决定用手把衬衣翻起来脱掉。 特大码衫的衣衫很长,长至她臀部, 我手伸至她的翘臀上,想把衫脱掉。 「呀!!!!!!」她冷不防我两手摸到她小屁股,叫了一声 : 「放手!色狼 ! 」 「你听我说 ! 我只想把衫除掉 ! 」被人多番冤狂,我吼道。 岂料两人绽得衣衫很紧,我拉至她臀部已不能再把衬衫再往上拉。 我来回使劲,手指关节在她牛仔裤翘臀上来回磨弄。 「你怎麽搞 !? 」她为闪开我的手,身子往前避,我俩身子在衫里压得更紧。 下体隔着裤头碰着下体。 我穿短裤,小腿感受到她小腿肉肉的感触。 「怎麽会这样的 ! 」她显得有点不耐烦,在衫里扭动挣劄, 左右双乳不断向我压来。 两人迫在衣里很局焗, 我俩面颊、身体沁出淡淡汗珠,慢慢充流着。 「笨蛋 ! 低能儿! 你说现在怎麽办 ! 」她又在我耳边吼着。 「我去拿剪刀。」我想到 。 「一早就该想到喇 ! 低能儿就是低能儿! 」她连珠爆发。 「剪刀在哪 ? 」 「在那边的工作柜。」 於是,一步接一步蹒跚走前,她则配合着我一步一步踉跄後退。 我两身贴身,维艰走到店中间时, 我不为意她方才扔在地上的一堆堆衣服, 滑了一滑,和她一并摔跌在地上。 「笨蛋~~~~~~~~~~!!」这个彷佛成了我的专有代名词。 我身子直压着她身子。 跌下时嘴来不及闪躲,碰了她的睑蛋一下。 「臭色狼!!!!!!我报警 !!!!!!」 「误会喇误会喇!!! 」我愈描愈黑。 她扭动着,想站起身子,一双长腿想找支点,张了开来, 我下盘就因重力,向她下体聚了下来。 「你干甚麽!!!!!!!!!」她厉声道。想掌掴我,双手却迫在衫内。 「是你自己张开腿喇 ! 还好怪我 ! 」泼妇。泼妇。 「你说现在怎办好喇 !?!」她在我身下叫道。 我的脸蛋和我的脸只有数公分距离,她每说一句话, 我就感到她的一沈一呼。 「还好说! 都是你害的 ! 我还约了客人十二点喇 ! 」我俩不断挣扎。 我额上的汗珠滴了一滴在她面上。 「哇!!!!!!!!笨蛋! 白痴! 」她变得竭斯底里。 一阵吼叫後,她逐说 : 「好 ! 好 ! 好 ! 你一会儿有客人来, 让他们看看你是怎样非礼我 ! 」 「这只是误会 ! 我那有非礼你了 ! 你别轻侮我 !」 「这样不算非礼吗 .............」她的眼神变得很凶险,有想置我诸死地的感觉。 慢慢她把衫底的手,游至我裤头。 「你干甚麽 ! 」这女人疯了。 「让大家看看 ! 任谁也会认定脱裤的人不是正常的吧 ! 」她用她的玉手摸索我裤头的位置。 「你想冤狂我 ! 」我向她大呼。这个毒女人! 「你也害我不浅了 ! 上次害我在商场出洋相,现在又令我落得如此窘地 ! 」她慢慢解开我的裤头。 「放手!!!!!」我怒叫。 但我双手被她丰臀紧压在地板。 她慢慢地拉开裤链,两手一推,把我的裤褪至大腿。 「现在就等你的客人来 ! 好好评评理 ! 」她对我厉视。 「你这样也太过份了吧 ! 你知道这样可大可小 ! 可是刑事哦 ! 」 我薄薄的内裤紧贴於她胯下。感受到她牛仔裤粗质触感。 「我可不管。」她「哼」一声,妙一妙嘴。 「你适可而止 ! 」我双手用力想从她臀下挣出。 她的手隔着摸我的内裤 ,说 : 「怎样 ?对着一个艺人、歌手,忍不着了吧。」 玉手在内裤上温柔轻抚,手心隔着薄布轻轻接住我的那话儿。 「我有未婚妻的 !!! 」我下盘狂扭。 「有一个明星为你摸鸡巴,是有便宜你占喇。」 她一开始矛头是想乱告我非礼,不知怎的,突然轻浮起来。 我嘴虽硬,本能驱使下,鸡巴不由自主地慢慢涨大起来。 她幼长的手指,从睾丸、到阴茎、到龟头,来回轻挤。 然後从内裤裆旁逃出我的阳具,轻力一握。 「挺粗壮的吗...........性慾强.....难怪多番对我无礼..........早就在太古广场看上我了........」她淫笑,眼角一弯。 我不禁刺激,身子震了一震 : 「我说过多少遍 ! 是误会喇 ! 我对你绝无非份之想 ! 想也没想过 ! 」 「是吗......? 」她冷冷的道,玉手来回摸着摸着我开始硬挺的鸡巴 : 「但身体却很诚实呢 .......」 「我有...未....婚........妻...........」说真的,她摸得比我老婆还好,我呼吸开始有点急促。 她伸出粉红小舌头,从我颈间舐至我的下巴,再到耳垂。 我虽身在上,但二人困於一衫,我完全逃不掉。 双手几经艰辛从她臀底脱走,手肘却被衣衫迫得不能屈曲,找不到借力点,立不起身子来。 「好.....粗........壮.....的......鸡........巴.........嘛...........」她边舐边道。 「你....停...........手.........停....手......会被看到....的.....」 这楼上铺人客虽然不多,但总难免有人会上来吧 ! 终於,我感到她的手缩开了。 我呼一口气。太好了。 「你听我说嘛.............」我正想为她解释, 说着却感到她手奇怪地在下盘弄着弄着。 原来她正想解开自己的牛仔短裤裤头!!! 她用灵巧的手,很快把自己的裤头褪至大腿间。 她用肥美的大腿把我鸡巴赤裸裸地夹紧。 鞋以置信 ! 我那话儿正毫无隔膜地碰着艺人大腿 ! 「不、不可以........! 」我厉呼。心中只有家中的女朋友。 「你....笨猪喇......那有人像你这样....肥肉在前却溜了嘴。」 只见她表情有变化,面色泛红,开始把嘴张开,呼吸有点急促,然後眼睛微微一迷。 我的那话儿却愈来愈不由自主,接近她的阴沟。 她两条肥白大腿在我那话儿两旁来回磨着。 「关小姐.........」看着这个浪妇,经不住她肉肉大腿的磨擦,语无伦次起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揉着我的阴茎, 另一只手又来回用摩擦他自己的阴户, 我们心口贴心口,我能感觉到她柔软胸脯底下的心在快速的跳荡。 「不可以......住手.........你要我以後要在女朋友面前怎样活......」 我喃喃叫着,思绪变得混乱。 她把我阴茎一挪,对准她的阴户。 「住手............」我无力地呼叫。 我龟头首先感受到密密麻的毛,接着是是一块成熟的阴户,肥肥的大阴唇下夹着两片小阴唇。 不由分说,一声插入 ! 我张口一愕,阴茎完全埋入关家姐阴道里。 身子一震,哼声叫道「哟----哎哟----恩恩--恩」 倒没想过歌手在唱歌外还有这样的声调。 她把小吞仲到我嘴里来,湿湿地打转。 在我身下的她,慢慢推移着下盘,一下一下向上顶, 阴壁温柔地一包一放我的阴茎。 我口说着不要,只感到下身的大家夥正青筋暴露,从来没有这样的涨痛过。 说真的,我女友没这样漂亮。 没这样好身材。 没这样会调戏男人。 没这样淫荡。 「啊---哟----奥--奥---」她在我嘴间轻吟。 我意识迷糊,开始把持不住,腰慢慢便力,自主地动起下身来。 双手也被感性充沛,放回她的臀部下。 我两上身同穿一件大衣,下身被她来回磨躇,形态好不滑稽。 我抓紧她赤裸肉肉的肥臀,使劲握捏。美白的臀部随着而扭曲变形,股沟一张一合的。 「啊---哟--哟-哟---奥--奥---」她更厉声叫着, 也伸手至我结实的男性臀部。 全时装店只传出她的呻吟声,我的喘气声,和旧式冷气的呜呜声。 我抽插得愈来愈猛烈,已把我女友的事抛开一旁。 「关--家--姐--------关-----家-----姐---------关-----」我呼起她的名字来。 感觉十分奥妙。一个只会在屏光幕才会出现,高不可攀的女人, 因为结怨,半推半就下,竟做出人类雄性与雌性间,最亲密的行为来。 我愈想愈兴奋,抽插的劲度也愈大。 「恩------恩------啊」荡妇仍在叫着 : 「好------棒------啊」 我俩面上的汗水交融在一起。吞头相缠打转。 我下身感到一股热浪, 她丰满的奶奶顶着我心口,顺势摆动, 只见她开始全身抽猝,我知道我和她的高潮要来了。 「扑嗤」,我的精液象箭一样射到关家姐的阴道里, 关家姐轻轻擅抖着,瘫在我胸前, 迷着眼,「啊--啊啊啊啊啊。」大口的喘。 我把头伸入她发间,闻着她高级洗头水的发香。 我俩仍被衬衫绑在一起。 好不客易,才立起身,把大衣剪掉。 我两之间也没说甚麽。 我像做了一件很惭愧的事一般低下头,只想着家中的女友。 我以为事件总告一段落了。 岂料她走时,却说了一句话。 「下星期六,我会再来,到时要关门给我试衣服。」她又用太古广场的眼神对我冷冷地道。 「我不会再让你来 ! 」我划清界线。 「是吗 ? 那我就告诉你女友了。」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你不认识我女友。」我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拾好。 「你以为我查不到吗? 」临关门时她说。 我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