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罗马,即凯萨大帝统治的王朝下,有一种血腥的祭祀仪式,没有人知道它起源於何时! 但每一任帝王都乐此不疲的将这场祭祀进行下去! 十月的伊德斯日标志着该年整个战季的结束,每年的这一天在罗马塞尔维利亚?外的马尔斯原野绿草如茵的检阅场上都会举行一场特殊的赛事——人们把当年最好的雄性战马成双成对地套在四轮马车上让它们以极限速度飞驰;最终人们将跑在最前面的那对战马中的佼佼者封为该年的「十月马」。 「十月马」将接受人世间最大的荣耀,它在帝国皇帝的引领下,环绕整个罗马广场游行一圈,而在此之後盛大的、血腥的祭祀仪式开始! 罗马帝国的皇宫。 「父王,好看吗?」美丽的公主,塞维娅轻盈地跳进他的父亲,帝国皇帝,卡瑞斯的书房中,一旋身,绯红的长裙鲜花般绽开,圆圆铺在地上。 她扬脸嫣然一笑,整个人就像一粒夺目的珍珠,明艳不可方物。 今天塞维娅刚满十六岁了,而也就在今天,再过一会儿,她就要去参加那个血腥的祭祀仪式——作为祭品。 塞维娅金黄的头发波浪般从肩头一直垂到腰际,一串珍珠夹在发间,从上到下依次变小,也越来越密,最後结成一条精巧的珠链束住长发。 她的肌肤象奶油一样白嫩,碧蓝的眼睛与她的父亲一般无二。 声音婉转清澈,就是平常说话也带着优美的韵律。 「父王,我是来向您道别的!」 卡瑞斯有些忧伤地揽过塞维娅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盯着她的眼睛,那双与他一般无二的大眼睛,直到塞维娅害羞地低下了脑袋。 卡瑞斯有力的双臂箍住塞维娅纤细的身子,双手捧起她的脑袋,亲吻着她的额头、脸颊、耳垂以及??????嘴唇。 卡瑞斯痛吻着塞维娅,舌头粗暴地挤开她的嘴唇,勾引着塞维娅的丁香兰舌,吮吸着甘甜的津液。 「女儿,我的女儿,我可爱的塞维娅??????」 卡瑞斯在这一瞬间忽然无比憎恶起自己的身份,如果自己不是这个帝国的皇帝,也许塞维娅就不用??????参加那个该死的祭祀仪式。 卡瑞斯失神的吻着塞维娅,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 塞维娅红润的脸颊娇艳欲滴,如水的眸子满是羞意,她温柔地抚摸着父亲的发皱的眉毛。 「开心点,父王,您应该为我骄傲才对。 我的姐姐们不都为了您,为了帝国的子民,献身了吗?我一直都为她们感到骄傲,而今天终於轮到塞维娅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呀。」 卡瑞斯爱怜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忍不住又问住了她的可爱的嘴唇。 「等,等一下,请等一下,父王!」塞维娅娇嗔道。 「父王,我还没说完呢!」 塞维娅从卡瑞斯的腿上跳了下来,退後几步,靠在书桌上,侧着脑袋问道:「父王,好看吗?」 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正是一个女人娇艳欲滴的美丽时刻,无论眉梢眼角,都流淌着怀春少女清新芬芳的风情。 卡瑞斯嗅着处子的清香,赞叹道:「怎麽能不美?这真是神的恩典!」 塞维娅听着父亲的赞叹,娇羞地低下脑袋,温柔地说:「这也是先给父王的礼物呢。」 给我的礼物??????卡瑞斯欣喜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忽然他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尊贵的塞维娅公主,您可以向我展示一下您要先给我的礼物吗?」卡瑞斯退後几步,坐在椅子上,看着塞维娅。 「遵命,我的父王!」 塞维娅垂着眼帘,行了个屈膝礼,她把手伸到背後,用颤抖的手指解开衣钮。 衣襟松开,华裙逶迤在地,露出银白色的丝制内衣,然後跪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轻柔地拉起内衣。 她的小腿曲线柔美,没有半分多余的脂肪,白嫩的大腿又圆又直,像玉制的圆柱。 卡瑞斯扯了扯衣襟,喘着粗气道。 「快一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塞维娅白了他一眼,紧紧捏着内衣边缘,在臀下犹豫片刻,终於拉到腰际。 「啊……」卡瑞斯眼前一亮,发出一声惊叹。 面前是一只圆润无比的美臀,它的颜色比牛乳更洁白,就像最精美的白瓷一样富有光泽。 圆臀中,一条丝制的内裤,包裹着少女最後的秘密。 「这就是我的女儿的可爱的屁股吗?快转过去!让我好好看看!」 塞维娅依言转过身来,微微撅起屁股,两片又白又嫩的臀瓣颤动着,白色的内裤深深地嵌入臀缝中。 「动一动!」卡瑞斯指挥着塞维娅晃动着自己的屁股,他吞了口唾沫。 「接下来,脱下内裤,让我看看你迷人的阴户!」 塞维娅的手指从内裤的两侧插入,内裤从凝脂般的雪肉上慢慢滑下,露出光滑的臀缝。 在臀缝底部,大腿结合处,是一团滑嫩的软肉。 内裤刚刚掀开,一股处子的清香便弥漫出来。 那种诱人的气息,使每个男人都为之性欲勃发。 塞维娅稚嫩的阴户很丰满,干干净净,除了红白以外,再没有其它颜色。 白的是阴阜,红的则是那两片娇美的阴唇。 塞维娅把自己变成一直赤裸的羔羊,举起赤裸的圆臀,露出两片鲜花般绽放的肉片,献给自己的父亲。 卡瑞斯再也忍不住了,他扑了上来,双手按住塞维娅的圆臀,揉搓着,弹动着,直到雪白的肌肤呈现出一片粉红。 「美丽的天使,请问我可以进入您神圣的阴道吗?」 「嗯……」塞维娅闭着眼睛从鼻腔?发出一个音节。 「看着我,塞维娅,我要你看着我献上你给我的礼物。」 「啊,不要……」塞维娅嗔怪看了卡瑞斯一眼,卡瑞斯毫不退让地盯着塞维娅的眼睛,塞维娅迷失在卡瑞斯的雄性气息中。 「……请享用献给您的礼物。」塞维娅忍住无比的娇羞,白净的玉手伸到臀後,将并在一起的嫩肉慢慢剥开。 艳红的阴唇张成椭圆形状,内层的小阴唇翻开,犹如一瓣小巧的红莲,莲瓣下方,是一个红嫩的小孔。 卡瑞斯的阳具早已勃起地近乎暴裂,他红着眼睛扑到塞维娅身上,龟头顶住阴道口,叫道:「女儿,尝尝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阳具的滋味吧!」 阳具慢慢挤入,先是龟头,把肉穴挤开,然後棒身插入,开疆拓土,很快就触及塞维娅的处女膜了。 塞维娅浑身一紧,虽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虽然肉穴已经被少女动情的液体完全浸湿,但下体突如其来的痛楚使她忍不住低叫一声,只觉得下体仿如被撕裂一般,疼痛难忍。 在她白嫩的美臀中,一根粗黑的阴茎正在用力挺入。 那根阳具如同铁器一样坚硬,上面布满怒张的血管。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的双腿用力的夹住卡瑞斯的腰,一口咬在卡瑞斯的肩头,努力不让自己喊出声来,眼中滑下了两行清泪,为自己逝去的少女时代。 卡瑞斯停了下来,吻干塞维娅脸颊的泪水,柔声道:「痛吗?」 塞维娅摇了摇头,轻轻地晃了晃屁股。 虽然刚被开垦出来的处女地仍有些不适,但她享受和父亲合为一体的快乐,小穴被父亲的大肉棒全部插入,无比的充实,无比的刺激,让她完全不能自控,几乎就要到达了最甜美的顶点。 他鸡巴缓缓抽插,双手则温柔的抚摸,很快塞维娅敏感的身子竟在这样的痛楚中反而升起了异样的快感,身子像是被火灼烧一般,泛起了兴奋的潮红色。 小穴虽然依然疼痛,但那痛楚传入脑中,似乎变成了强烈的快感,涌到身体各处。 不要!啊啊啊!忍着??????啊?????好丢脸?????不能?????不能在父王面前再一次出糗……啊啊…… 随着卡瑞斯富有技巧的抽插与玩弄,塞维娅身子?的快感不断积累,渐渐又到了临界点。 唔!有什麽东西要从?面出来了??????啊啊?????忍不住了?????不要?????啊啊啊?????不要啊?????要?????要?????要出来了?????啊?????来啦?????啊啊????? 塞维娅突然身子一僵,接着猛烈地抽搐起来,泛红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闭上眼睛双眉紧皱,发出呜的一声长吟,她被自己亲生父亲的肉棒干上了高潮! 卡瑞斯将塞维娅抱入怀中,让正处於高潮余韵的塞维娅更加舒服地趴在他怀?,等到塞维娅渐渐平复,道:「舒服麽?」 塞维娅柔弱地点了点头,喘着气反问道:「父王,对女儿的礼物满意吗?」 卡瑞斯没回答,只是衔住塞维娅的嘴唇,无声地给出了答案。 忽然。 「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接着一个侍女喊道:「塞维娅公主,祭祀要开始了,您要现在过去吗?」 塞维娅留恋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阻止了他说话。 「我爱你,父亲,我要走了,我在天堂等着您??????」 卡瑞斯复杂地看着塞维娅好一会儿。 「去吧,做得漂亮些!我的女儿,你永远是我的骄傲!」 被选为祭品的塞维娅公主出现在人民面前时,在这?已有二十万人到场,超过了罗马人口的二分之一。 高达十五米的祭台完全由水晶建成,通体澄澈,没有丝毫杂质。 高大的宫门缓缓开启,两匹白马仿佛踏在云端一般轻捷地驶出,然後是一辆围着轻纱的马车。 民众们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一手按在胸口,一手按着额头,念诵着祝祷词。 马车在阶前停下,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车前,等待塞维娅公主出现的一刻。 轻纱拉开一线,一只精致如玉的秀足缓缓伸出,踏在冰凉的水晶上,然後是一袭雪白的衣袍。 塞维娅公主身着白衣,赤着双足,金丝般的长发披在肩後,整个人比脚下的水晶祭台更为纯净。 她身上没有任何饰物,但她精致的五官却比世间最珍贵的珠宝更为精美。 初升的阳光映入水晶,少女雪花般的纤足踏着满阶流溢的金红阳光,缓步走上祭台。 民众们低下头,向圣洁的塞维娅公主顶礼膜拜。 塞维娅空灵地走到台顶,停下脚步,双手交叉按在胸口,然後跪在水晶祭台上,轻轻念诵。 祈祷帝国子明在天神的庇佑下,得到永?的安宁。 祝祷结束,一匹神骏的,犹如天马般的,通体漆黑,不见一丝杂毛的高大马匹被他的父亲牵了过来,交到神官手中。 「那便是十月马?」塞维娅忽然脸上闪过一片红晕,好大,不知道比??????嘻嘻! 神官牵着十月马走到高高的祭坛上,宣告最後,最盛大的祭祀仪式开始。 十月马高昂着头颅,打了个响鼻,似乎是在催促着什麽。 神官对着塞维娅说:「公主,您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塞维娅皱了皱眉,低低地哼一声,却顺从地伏下身子,朝一头站在在祭坛另一边的十月马爬去。 她雪白的肥臀高高撅起,衣袍的下摆无法完全遮住她的圆臀,底下的民众一?眼便能看到尊贵的公主殿下的衣袍下什麽也没有,粉嫩的桃源私处一览无余,一朵夹在臀间的肉花一摇一晃,花瓣象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着。 塞维娅甚至可以听到全场男性吞咽唾沫的声音,她的脸红透了,迷蒙着眼睛,脑子?满是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眼前的场景。 哈??????哈??????不行了,在这样下去,我会??????啊,要出来了?????? 塞维娅咬着嘴唇紧紧夹住双腿,但仍有一丝液体从缝隙中渗出。 终於塞维娅爬到了十月马的马腹下,只见十月马的那条肉棒却又软又长,像一截粗粗的肠子悬在腹下。 塞维娅从十月马两条前腿之间钻了进去,一直爬到软垂的马鞭跟前。 塞维娅红着脸,在民众火热的目光的注视下一点一点接近又粗又黑的马鞭,火热的气息喷在塞维娅的脸上。 塞维娅小心翼翼地伸出小手,握住马鞭,茫然地看向四周,她看到无数帝国的子民虔诚,庄重的目光,她看到自己父亲鼓励的眼神,塞维娅忽然明白了什麽。 「是啊,我为什麽要有羞耻感呢!它是神在人间的代表啊。 塞维娅,你的身体是神的恩赐,让它享用你的身体是你的责任啊。 而且我并不是在跟一匹马交媾,而是向神献上自己的身体!」 塞维娅张大了嘴试图将马的龟头纳入嘴中,可是粉红的小嘴即使张到最大,也比十月马的龟头小了一圈,她只好伸着香软的小舌,在龟头上来回打转。 也许是她嘴巴大小,十月马对肉棒上传来的刺激视若无睹,龟头已经沾满香唾,包皮还是软搭搭覆在肉棒上滑来滑去。 女孩红红的嘴唇印在马鞭硕大的龟头上,两手抱着马鞭拚命捋动,急得快要哭出来。 「不要着急,慢慢弄,马和人一样,你越是着急,就越不能带给他快感。」一旁的女神官悄声说。 「你慢慢地沿着它的龟头,一点点的舔,对,就是这样!」 终於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下,十月马响亮地打了个响鼻,马鞭猛然勃起,像一条伸直的手臂一样,直挺挺挑了起来。 塞维娅深吸了口气,转了个身,整个人弯成三角形,跪在地上。 少女粉红的嘴唇不住轻颤,念诵着赞颂天神的经文。 十月马那条粗黑的阳具几乎比它的後腿还长,笔直指向少女臀间。 当冒着热气的阳具抵住少女的嫩缝,塞维娅象触电般颤抖起来,身子一起一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十月马低吼着向前跨了一步。 乌黑的阳具一顶,却没有找到阴道口,只在雪肉上一滑,便沿着光润的臀缝溜到一旁。 「我来帮你……」一旁的女神官白嫩的手握住马鞭,小心地对准塞维娅的屁眼儿,往?一送。 等狗阳进入大半,女神官松开手指,十月马狠狠一捅,叽的一声,粗黑的马鞭整根插进玉户。 「父王!」塞维娅痛苦地尖叫了一声,像要掰碎般拚命掰着白光光的大屁股,臀沟被掰成一个平面,只见晶莹的粉臀被兽根顶得翘起,精致的肉缝张成圆形,被粗黑的兽根完全贯穿。 缝隙中,露出一抹粉红的肉色。 夕阳西下,碧绿的草原涂上一层淡淡的嫣红。 马尔斯原野的祭坛上,一个纯洁而又美丽的公主柔顺地伏在地上,一匹通体漆黑的骏马尽情享用她芬芳的肉体。 骏马的後腹贴在公主光洁的玉背上,腰胯拚命耸动。 ?????? 骏马的插入还在继续,似乎要把整支阳具完全插进少女体内。 塞维娅稚嫩的肉穴被粗如人腿的巨大阳具侵犯,那种撕裂的剧痛令她叫也叫不出来。 少女的幽香与野兽的腥臭混在一起,构成了一股奇异的味道。 渐渐地,塞维娅适应了马鞭的侵犯,她的身子竟在这样的痛楚中反而升起了异样的快感。 她看着完全没入自己身体的马鞭,忽然有些疑惑,那马鞭超过了三十公分,这是任何正常女子都无法容纳的长度,竟然完全被我纳入体内,难道我天生便注定要与马交媾吗? 塞维娅感受着骏马庞大的龟头穿透了她的花心,沿着远比阴道紧密的宫颈一直顶进子宫,甚至将子宫壁也顶得突起。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隔着滑嫩的皮肤,竟在肚脐附近摸到一团硬硬的物体。 「十月马的龟头!」塞维娅隔着肚皮,抚摸着十月马的肉棒。 十月马被她摸得舒服极了,晃了晃脑袋,粗大的肉棒血脉俱张,越发卖力地一头插在少女臀间,露在体外的部分像示威般一震一震。 塞维娅感到从宫颈到阴道,整条肉腔都霍霍作痛,像被马鞭剥掉了一层皮似的。 她眼中泪花涟涟,但还是一面咬牙强忍,一面极力撅高肥臀,承受着马鞭凶猛地撞击。 就在她难以支撑的时刻,马鞭突然一阵跳动,把一股股浓浊的马精射在少女子宫深处。 「呼——它射了,射进子宫?了。」女孩顿时松了口气,开心地笑了起来。 等十月马终於被人牵走,塞维娅仍然软绵绵趴在地上,无力地喘息,离开了肉棒的支撑,那只白白的小屁股终於落了下来。 粉嫩的臀瓣完全张开,屁股中间被捣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穴,红艳艳的肉壁涂满鲜血,仿佛被人恶意捣毁的嘴巴。 从内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同样敞开的宫颈口。 此时,灌满子宫的骏马阳精,正从中缓缓流出。 「您还好吗,公主?」 祭祀还没结束,神官询问道。 塞维娅疲惫地应了声。 「嗯!」 「那麽,我们继续吧?」 「嗯!」 几个神官将塞维娅的阴道口用玉制的塞子塞上,?到一块铺在地面上的白色席上。 在席上一个木制刀架,上面是一把铜制的肋差。 塞维娅奋力跪坐起来,芊芊玉手颤抖着伸向肋差——那是一把经过铸剑大师精心锻造和打磨的锋锐短刀,塞维娅的手指掠过自己柔软的小腹,这把刀可以轻易的将她的小腹切开。 少女深吸一口气,祭祀仪式还差最後一步,她要将装满十月马阳精的阴道连同子宫一起切下来,进献给神灵。 深呼吸,深呼吸,少女下定决心似的狠狠握住短刀,她朝着自己的父王的方向看去,她的父王也正看着自己,塞维娅紧绷的脸庞放松下来,僵硬的肌肉也组建变得柔软,少女女的脸庞浮现出了微笑,双瞳中带着梦幻般幸福的光芒。 「父王,我的爱人,感谢神让我遇见了你,给与我美好的回忆?????我已经没有什麽好怕的了。」 少女的手平静地将短刀抵在柔嫩的腹部。 「神啊,这是卑微的我献给你的贡品,若果您对这份贡品感到满意的话,请您保佑我的父亲和他的帝国吧!」鲜红的血线在少女奢华的白嫩肌肤上浮现,切裂的痛苦让少女的娇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昏黄的灯光下如同油脂一般发射着光华,让她的美丽变得更加虚幻。 血沿着刀身流出来,爬过雪白的大腿,淌到地上。 「我的血好红……」她想。 刀刺入的深度把握得很好,刚刚触到小肠的外壁。 紧握刀尖的手,可以感觉得到小肠的蠕动。 「哈……哈……终於,我真的切腹了」她丰满的胸部剧烈起伏着,双手猛然用劲把刀柄向左推过去。 刀刃滑过皮肤。 「嗤嗤」地响着,鲜红的血,活泼地涌出来,在她下身和地上肆意游走着。 一股血淌过阴蒂,很温暖,她轻轻地哼了一声。 痛感,在此时传到了她的脑神经,弄得她头有些发晕,但一波波的快感也从被鲜血浸润的下身不断地传上来,她微微闭着眼睛,纤细的腰肢不自主地扭动着,喉咙?低声哼着,有如梦呓。 她?起头,朝着自己父亲的方坚强地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气,一鼓作气,把刀刃推倒了肚子最右边,直到刀锋轻轻滑出伤口。 雪白的肚皮上,一道长长的伤口,皮肤是剔透的羊脂白,血是鲜红的,脂肪是淡黄色,肌肉是紫红色,大张着,小肠闪着光,晶莹圆润,在伤口中探头缩脑,好奇地向外张望。 疼痛和快感,使她不自主地呻吟着,塞维娅努力坐直身子,把手插进撕裂的小腹,摸索着什麽。 找到了???????哈?????终於找到了??????子宫??????我的子宫?????? 塞维娅一只手伸入腹腔,握住女性最宝贵的器官,另一只手握紧肋差,猛刺! 「啊!」 巨大的痛苦是塞维娅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端庄的形态,她的金色的长发披散开来,仰躺在地上。 一旁的女神官赶紧上来,将塞维娅扶正。 「公主殿下,您已经做得够好了。 接下来就让我来帮你吧!」 塞维娅摇了摇头,她哆嗦着将锋锐的肋差送入阴道之中。 父王,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摆动,横切。 「唔???啊???啊????」 直接来自子宫的刺激,让少女在痛苦中找到了快感,塞维娅缓慢而媚惑的呻吟着,下体即使插着玉塞也阻挡不了淫水从缝隙中流出。 「啊……」 随着拉着长音的嘶吼,少女插入腹腔的手臂猛然拉出,女性最为宝贵的器官连同被切断的阴道一同被拉出体外。 跪坐在血泊?的她,脸涨的通红,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她呼吸急促,虽然性器缺失,但脑海中的快感却一浪高过一浪地袭来,让她忍不住想大声地呻吟着。 当女神官将她切下的性器高高举起时,塞维娅感受到了全场人的尊崇。 「看来他们对我的演出很满意……」她想着,又来了精神,向着他们又笑了笑,她觉得神智一点点的模糊起来,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周身都在剧烈的痉挛。 父王,我做到了?????? 夕阳下,塞维娅雪白的玉体象水晶一样晶莹剔透,柔软的金发垂在脸侧,露出一瓣精致的红唇。 ?????? 塞维娅的性器被女神官火速送到古罗马历史最悠久的神庙——?吉亚神庙以便器官?的精液流入?吉亚圣坛,保佑罗马的种族兴旺发达、生生不息。 精液流尽之後,神庙的贞女们就把塞维娅的性器投入?吉亚神庙的圣火中烧成灰烬。 接着,这些?吉亚贞女们又把生殖器烧成的灰烬收集起来混入面粉中烤成糕点奉献给古罗马的缔造者———罗马的第一任皇帝:罗慕路斯,祈求帝国永远拥有无人匹敌的威严和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