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代是一位非常具有日本味道的温柔女性。柳眉、樱桃小嘴,衣裙总是紧紧靠 在一起,雪白的粉颈却十分吸引老作家-吉田茂三郎的惜。 尤其少女那清纯处女的年轻气息,弹性有致的腰部曲线,就连吉田那即将老去 的阴茎,也被勾引得昂首翘立。 千代今年十九岁,吉田五十八岁。他今天特别期待要一探处女膜之奥妙。 吉田那双老而皱的手,正等着千代从走廊过来时,要搭住千代的肩膀。千代反 射性的逃避,可是吉田已经用丝带绑住千代的两只手,他的一只手滑入千代的温热身体内。 他用指尖拨弄着处女那丰满、富弹性的乳房。少女拚命反抗,柳眉横竖,目瞪 着吉田的脸。像似喷火般的吉田,早已将炽热的双唇掩盖在少女可爱的唇上了。 「不要…请不要…开玩笑…放开我…」 千代被男人的两只强劲有力的臂膀紧勒在身上,不仅脸颊而已,连嘴唇也紧紧 贴在男人的身上。 千代早已失去理性了,甚至连心智也丧失了般,她丝毫不加以抗拒,只是任凭 男人的摆布。 吉田一得逞,如野兽般的惜燃烧起来了,他轻轻地抱起少女,回到自己的房 间後,顺手锁上门。他把千代抱上床,吉田边露出微笑,边撩起少女的衣裙,眼睛虎视耽耽地瞪着少女的玉门,他用食指插入裂缝内搓揉起来。 但是早已硬举的阳具,已经等待不及了,瞬间他骑在少女暖而柔嫩的处女腹部 上,更是用力的搓揉少女的裂缝。此时他按奈不住心中的慾火,正想一举插入处女的秘境之际,娇羞不已的处女,突然跃起身子坐起来。 「不行、不行呀,啊…夫人看到了,就糟了,不要不要,请放开我…啊…」 千代像是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那样,心 跳着,眼睛泛着泪珠儿,她乞求 对方怜悯,可是反而激起男人的性慾。男人的一只手解开裤子的钮扣,露出扭跳、勇猛、巨大的紫色阳具,他瞬间已经剥下女人的三角裤了。 此时,少女芳香的玉门,就像蔷薇绽放开来,男女的肉体互相挣扎,好不容易 男人已经紧紧地压住女人的身体。瞬间之後,处女绝望似地停止挣扎,她对自己的快感早已恍惚掉了,顷刻间臀部浮起来,她默默的自己脱掉内裤。 处女的牺牲充满了维纳斯女神的愤怒,奉献在男性淫慾的面前。 可爱的处女腿间,丰满而且纯洁的肉峰描绘着白玉的弧、娇羞、宽广的溪谷之 间,漆黑密林正窥探着神秘的红色洞窟。 啊…白雪的丰满,像面包般二片圆柱间,生长着茂盛的嫩草,像含羞待放的粉 红色花瓣般,十分可爱。 中央的谷间,隐藏着欢乐之泉,令人悲伤的裂缝前端露出令人爱不释手般的果 实薄膜,那是神圣的玉门关关卡,亦即坚守通过子宫口的关卡。吉田颤抖的手,轻轻地拨开玉门关的门扉,正要插入。 「啊、啊,不行,我…我…我好害怕…怎麽办…啊…请放开我…请放开我…」 男人更是不停的,用力搓揉着裂缝。 「我…喜欢你,请让我爱…好…好…好不好…好吗…给我…」 他边说,边把红红的大阴茎握在右手,用力挤压在玉门关的入口处,好像妖魔 般的阴茎正期待已久,想要一窥这处红白、红黑争奇斗艳的秘境。 「嗯…啊…唷…嗯,来吧!」 男人发出美丽的浪吟声,处女的贞操坚硬,不容易被裂,每回用力压,女人的 双股总是闭得更紧。 男人故意把龟头放在玉门上熨烫几下,然後女人开始发出美妙的呓语声,她开 始身体扭曲起来了。男人沈重的身体压在柔软的乳房,千代甜甜的嘴唇,被啾啾地吸吮着,千代开始露出快乐的表情,眼睛发出春霞般的光茫。 啊…多麽令人满足的花园呀!简直是天国般的桃花源境,接着两人已经渐渐进 入浑然忘我的阶段。 男人的手指在那茂盛的阴毛处流涟忘返,嫣红般的穴肉,销魂般的裂缝孕育着 色情,玉门之穴,似乎在欢迎有人来开启门扉。 此时,裂缝中已经露出泪水般的淫水了,那是爱抚之後流出来的爱溢。千代高 兴得露出淫慾之神情,爱的玄关膨胀得像小面包般,浮水汩汩流出,小阴唇也变了先前的粉色、膨胀、肥厚,已经露出玉门之外,正是交会的最佳时机。 男人早已按奈不住内心的搔痒,他握住那只巨大的肉棒,全神贯注地顶在肉体 的门口,用力抱住千代那富弹性、丰满的臀部,於是猛一压,紧紧地重叠在女人的身上。 「嗯、嗯、嗯…这样子是吗?这样子吗?」 千代扭曲着脸,全身扭曲… 「啊…啊…我…我不知道怎麽会…啊、快…快…快插入…快…老爷…我…我已 经受不了…」 用力挤压,玉茎的威力淩辱着柔软的处女,少女发出凄美的悲呜声… 「啊…哦…唔…嗯…」 纯洁般的肉体扭摆着,千代的处女膜瞬间,就像在众所期盼之下,像撕布声般 的裂开了,为阴茎开启一道突击路。鲜红的玫瑰花瓣,滴出羞耻般的血溢,白色的床罩褥湿了几滴鲜红的血液。 「破了、破了…我好高兴哟…我撞破了处女膜了。」 吉田因为太高兴了,突然得意忘形。他摇摆着臀部,擡起千代的两只大腿,把 腿擡到自己的肩膀,像擡着神轿,一面喊着「嗨唷…嗨唷…」的扭摆。 「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哦…哦…」 千代拚命扭曲着身体,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背部。 「嗯…嗯…」 早已经淫水汩汩的千代,已经进入如痴如幻的恍惚中,处女的气魄早已魂飞四 处了。但是,未必有性感的感觉。她不知自己在做什麽事?又羞又愧,又害怕,像呆掉了般,疯狂、悲伤到了极点,完全失去了神智。 处女膜的鲜血滴落下来,男人看到处女膜了,那种沙文主义般的虐待狂突然唤 起,他更是极尽扭摆,像似要把千代整个人吞下去般。 他抓住阴茎,用阴茎的尖端轻轻地顶戳着女人的阴核,手则不停地搓揉那可爱 的乳房,千代快乐得欲仙欲死。 「啊…啊…像火团的东西…啊…太美了…太美了…快…快…插进去…快…快… 啊…太美了…太美了…」 千代全身扭摆… 吉田故意挑逗似的搓揉着小阴唇的边缘,故意不插入,只是上下、右右巧妙的 爱抚,吉田对於奸淫到少女,心中的快感更是无法言喻,阴茎已经膨胀到硬、肿、热烫的最大限度,虽然还没有正式交接,但他的兴奋程度已经达到一半了。 阴茎只在阴核和小阴唇周围搓揉几下,千代已经受不了。她浪叫的说︰「太美 了,太美了,快…快插入。啊…吉田快插入,用力深扭!」 千代忘了羞耻,伸长手腕,紧紧地握住玉茎的根部,腰部顶得高高的。吉田的 大而热龟头,一口气直插入玉门深处。千代两手紧紧抱住男人的腰部,呼吸急促。 他的膝和肘重叠在女人的身上,两手紧紧抓住女人的头发,一心不乱地上下扭摆腰际,女人也不断地浪声四起。 「啊…啊…停…停…啊…好大的阴茎…在我的体内扭动着…啊…嗯…唔…噢… 好美…好美哟…」 现在,吉田也受不了,两手绕在女人的腰後,像在荡秋千那样,开始扭摆抽送 起来。 阴茎的尖端就像热气球那样反弹,流出湿而滑的透明液。千代浪声大叫,淫水 溢出就像洪水泛滥般湿淋淋的,阴茎则在湿滑的洞穴中来回抽插不已。 吉田也趐痒无比,他用力抽送,喘气声加速… 「来吧…哦…太美了…我快丢了…」 阴茎直撞圆圆的子宫口,那种舒服感痛澈心肺般,阴茎直撞子宫底部,一阵趐 痒、一阵痉挛,男人的精液瞬间像泄洪般。千代紧紧抱住男人的臀部,用力擡高臀部,脸歪曲,露出喜悦声说︰「啊…我…我也要丢了…再…再用力…我也要丢了…啊全身麻痹…啊…好美…好美哟…」 腰部上下扭摆,整根阴茎像是吞没到玉门内,连最後一滴精液也滴乾了。女人 的子宫深处,也露出白色粘粘的甘露,玉门穴中男女的精液混合起来,二人的阴毛又湿又黏,汩汩的淫水中从女人的阴门裂缝中溢流而出。 男人在交合过後的悲哀是形成虚脱状态,精神虽稳定了,可是全身却一动也动 不了。女人摇腿颤臀、如痴如梦,简直就像地狱中的淫兽,早已经失去女人的矜持了。 人生最大的喜悦是羞愧、可笑、悲苦过後的痛快。 欢乐之极哀伤也会接踵而至,色即是空。淫乐之泉,使两人在喝过之後更觉得 寂寞,他们全身摊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