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女友露露想去海边旅游,当然我也是参与啦! 因为只有周末两天假期,所以考虑也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最终定论为江苏的 连云港,一个海边的城市,朋友李哥找了旅行社的朋友帮我们安排了当地的海边 渔家住宿。 ************ 周六午饭後我和露露开车出发,到那大概晚上7点多,正好晚饭时间。 我们直接去了渔家,天呐!超级简单的条件,像老北京的四合院一样,每间 房间只有床和电视机,而最让我郁闷的是居然连卫生间和洗澡间都是公用的,就 以布帘子挂着……有点郁闷。好在露露并不介意,出来玩就是为了开心嘛,那就 OK,没话说那就住下咯! 在渔家简单吃了点饭,海鲜啥的真是味道不错。晚饭後我和露露走到海边, 海风吹着好舒服啊,躺在海边听着潮水的声音确实让人忘却疲劳。看看时间已经 过9点了,我们就回渔家准备早点休息了。刚进院子,渔家主人,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叔对我们喊:「赶紧洗澡啊,年轻 人,10点就不供应热水啦!」郁闷,还有这个规定啊?我赶紧收拾了一下东西 让女友露露抓紧时间去洗,因为女同志都是速度比较慢的。 露露进去洗澡後,我见大叔坐在院子纳凉,就上去递了支烟,大叔问我这里 好玩吗?我说还可以吧,感觉比较放松。我问大叔生意很好吧?他说今天不行, 有个旅行团车子坏了,今晚赶不到,所以今晚就只有我和女友还有大叔三人在这 个大院子了。 我擡头吐了一口烟,正好对着洗澡间,因为没有门,是大半截布帘子,所以 能看到我女友的一双玉腿站在那,水「哗啦啦」的顺着流到脚上,好美,今晚又 是个大战的好时机。 最後我们都洗好了,跟大叔打了个招呼便回房间休息了。 躺在床上,我和女友相拥着热吻,因为是在外地,心情都很放松,才吻了一 会,我摸着露露的小穴已经水汪汪了。 我坐起身,坐在床头,露露配合的趴在床边,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吞吞吐吐吃 起来,我的淫水加上她的口水「啧啧」的响,好像每一吸都要把我的精液吸出来 似的。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在露露的屁股上,好美啊!我忍不住捏了起来,露 露也扭动着大白屁股享受这美妙的性爱。 我擡起露露的脸,让她背对坐在我身上,我的鸡巴很顺利地滑进她的小穴, 露露卖力地上下活动,我的慾望又一次骚动,於是我拉开窗帘,一边看着窗外的 院子,一边操着女友露露,女友在我勇猛的进攻下快迷失了自我,两只手握着自 己的一对奶子揉捏。 『如果窗外有人的话,就会看到这幅淫荡的画面,那该多好啊!』我想着, 越来越兴奋,抽插得也更用力,露露有点忍不住哼哼起来,不过她还是尽力克制 着不让声音发出得太大。 这样操了一会,我又把露露翻开,让她躺在床边,我扶好鸡巴对准她的骚穴 「噗哧」插了进去,然後把露露的腿掰开成一个大大的M型,让她的膝盖顶到她 自己的乳头。 我太喜欢这个姿势了,因为会显得女友超级淫荡,女友因为被我插得很深, 淫叫声也大了起来:「呜……呜……舒服死了,老公你今晚好厉害啊……」 「急什麽?慢慢玩,一会还有得你爽呢!」我低声回答她。 「好……呜呜……爽死我了……玩吧!玩吧!」露露几乎开始任我玩弄了。 我抱起露露,她的腿夹在我腰上,手勾住我的脖子,「啪!啪!」我大力地 抽插,每一下都几乎顶到最深处,女友则被我操得迷迷糊糊的,嘴巴里就只会哼 着了。 这个姿势虽然很爽,但是确实很累啊!一会我的腰就酸了,汗流浃背的,相 信大家也会有同感吧? 我打开房门,一边吹风一边操着女友,这会露露明白我的意思,所以也不害 羞,趴在床上,大屁股对着门外,我提起鸡巴继续插进去,我的蛋蛋撞击着女友 的阴户,女友爽得大声淫叫,还好今晚没别人,否则我们也不敢这麽激烈。 突然,远处大叔的声音传来:「我说你俩年轻人,这麽大声岂不是要害我睡 不着啊?」女友吓了一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我突然想大胆一把,就回答: 「不好意思啊!大叔。」 女友打了我一下,然後自己撅着屁股进进退退的,同时还捂住自己的嘴巴, 怕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我才不客气,抓住露露的大屁股,「啪啪啪」的继续狠 狠操起来,露露的小穴把我的鸡巴裹得紧紧的,害得我赶紧放慢速度,否则马上 就会被她给吸出来了,我还没想这麽早结束呢! 我告诉露露想和她去院子里操,反正也没有人啊,其实我是想让大叔看看, 也方便他自己打手枪呀!於是拉着露露,我先坐到院子里的凳子上,露露跪在我 面前,淫荡地吃我的大鸡巴,我面对着大叔的房间,让露露撅着屁股,她的骚穴 和屁眼正对着大叔的房间,刺激死我了! 大叔终於控制不住了,裸着身体拿了个瓶子就跑到院子里来,那裤裆的家夥 真是又黑又大!女友露露因为背对着大叔,所以浑然不知,仍然卖力地吃我的鸡 巴,还舔弄我的蛋蛋。 正当我还没反应过来,大叔拿起瓶子对着我和女友喷了一下,我立即感觉完 全不受控制,一下瘫坐到地上,我的基本意识告诉我---迷雾! 这大叔也是二话不说,对准女友的小穴「噗哧」插了个进去 『啊……大叔,不可以啊……』露露最後的意念在挣扎着,想迅速摆脱开, 而大叔却死死地压住露露,放肆地在她的淫穴里狠插。 「我就喜欢你们年轻人,啊……这骚穴夹得真紧,舒服啊!小夥子,我很棒 吧?」该死的大叔,操我女友还不忘对我炫耀。 「啊……啊……呜……大叔的鸡巴好大,喜欢死了……」女友这会已经彻底 被迷惑了。 「操死你这个骚货!我要把精液全部射在你的骚屄里!」大叔羞辱着我的女 友,而露露根本就只会配合了:「好的,求你了大叔,操死我,我的骚穴要吸乾 你的精液……啊……要死了……舒服……」 大叔扬起手对着露露的屁股「啪啪啪」的连续打了好几下,而露露也「啊啊 啊」的回应着他。我仍然瘫坐在院子里,而大叔就在我面前操着我最爱的女友露 露,看到露露被大叔操出的那淫样,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大叔停止了抽插,然後回屋拿来了一个方便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狗链拴在 露露的脖子上,然後另一边栓在一棵小橘子树上,接着给我女友戴上一个口塞。 露露戴着口塞的样子淫荡极了,她的口水都顺着嘴角滴出来了。 大叔又拿出一支笔在露露的屁股两边各写上「骚货」和「母狗」,接着拿出 相机拍下他精心打扮的淫荡骚货母狗,不过这只母狗却是我最爱的女友露露。接 着大叔让露露背靠橘子树坐下,把露露的腿掰开,揉着她的小穴,然後又起身去 拿相机。 露露被揉得又一次高潮叠起,自己竟然一只手揉捏奶子,另外一只手掰开骚 穴揉给大叔看,大叔「卡擦、卡擦」的拍了有十几张,然後解开了露露的口塞, 这会大叔的鸡巴已经再次勃硬起来。 他走到露露身边,翻过身体,用母狗背後式开始操我女友,我看到大叔的大 鸡巴每插进去都是连根进入,拔出来的时候同时带着露露的穴唇一起往外拉。 「母狗就是母狗,就得用这个姿势操才行,对吗?」大叔边操边问。我以为 药力的作用会有所挥散,谁知露露竟回答:「是啊!大叔,我就是一只淫荡的骚 母狗,请你狠狠地操我这只母狗吧!」然後就是大叔用力的抽插声和露露淫荡的 叫床声,每一声都刺激到我就要软去的鸡巴再次勃起。 终於大叔真正展开了最後的冲刺,我的女友露露被拴在小橘树上,像只母狗 似的跪在地上撅起那属於我的大屁股,大叔在背後「啪啪」有声的抽插,每一次 都顶到我女友的花心处。 「啊……呜……呜……大叔操死我了!我的骚穴被大叔塞满了……」女友疯 狂地浪叫。「干死你这只母狗!操你妈的骚屄啊!」大叔边操边吼着。 随着大叔一声低吼,露露也一昂头:「啊……啊……烫死我了!大叔,我要 吸乾你的精液……」 我知道,大叔射精了,而且同时把露露操到高潮,并趁子宫口张开的时候完 全内射进去了。大叔在射进去後,甚至抓住露露的双腿举起来,让他的精液顺着 露露的阴道慢慢地流入最深处,这样一点都不会倒流出来。 大叔真是太淫荡了,难道他要露露怀上他的种吗?这样露露岂不是就成为大 叔的专职母狗,随时随地都可以操她,随时随地都可以分享给任何人操了吗? 『这样岂不是完成了我的心愿罗!』想到这,我打了个颤,鸡巴立即射出了 一大堆精液。 「哈!小夥子,你也很爽啊?看,我再来个更爽的!」大叔笑着对我说,我 感觉那笑……有点诡异。 大叔走到露露身边,扶着还挂着点精液的鸡巴对准露露,而露露则主动张开 嘴巴给大叔清理射过精液的肉棒,小舌头一圈圈的滑过大叔的龟头。 「嗯,乖母狗,弄得老子真爽,老子再赐给你点好东西。」大叔说完,一只 手扶着鸡巴对准老婆的脸,「哗啦啦……」一阵浅黄色的尿柱从大叔的龟头缝里 往外冒,而露露则很安静地跪在大叔脚下享受这尿柱射到脸上的洗礼。 现在我最爱的女友露露跪在一个陌生的老男人脚下,她的脸被陌生人的尿液 浸淋着,顺着脸颊流到脖子,然後是奶子,还有肚皮、小穴…… 最後大叔终於尿完了,露露张开嘴巴再次为大叔清理乾净大鸡巴,大叔发出 爽朗的笑声,顺手又拍了几张照片,随後大步走回卧室。看着露露被如此羞辱, 我顿时昏睡过去…… 过了会,感觉鸡巴像被什麽东西吸住了,我微微睁开眼,露露正趴在我的身 边,温柔地含弄着我的鸡巴。我伸出手握住她的一对大奶子,突然她却用力推开 我说:「别闹啦!KA,起床了,一会还得去海边玩呢!晚上回来再玩。」 啊……天呐!原来是个梦!原来昨晚我在房间和露露操完後相拥睡着了。好 诡异的一个梦……好刺激的一个梦…… 我还正在穿衣服,就听大叔喊:「年轻人,抓紧洗漱啊!赶快一起来吃早餐 啦!」 「哦,来啦来啦!大叔,我们来啦!」我很奇怪,我回答这句话的口气好像 是很期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