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 「啊!来了!」 房门被打开之後,屋外正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手?还提着两只塑料 袋,?面塞满了东西。 「爸爸我正在准备去接您呢,您自己就来了,快进来吧,东西给我吧。」 李春梅说着就把父亲陆武功迎接进屋。 「我是来得早,刚好隔壁的老李也要进城,我就让他捎我一程,这都是我自 己种的大白菜,早上刚摘下来的,新鲜着那。」 李春梅接过那两只装满了蔬菜的塑料袋说道:「你留着自己吃多好,大老远 得还拿着这麽多东西,你快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陆武功看着李春梅走进了厨房,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春梅那一扭一扭的浑 圆屁股,笑了笑:「还是自己家的好,别人种的都打了农药,我一个人也吃不了 这麽多啊,夏兰、冬竹她们几个没在家吗?」 厨房?传来了李春梅的声音:「哦,她们几个都在上学,中午也不回来在学 校?吃饭,要晚上才能回来。爸,你这次来就在家?多住几天,孩子们也还想你 。」 话刚一说完,李春梅吓得差点没把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原来陆武功不知道 什麽时候竟然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她的身後,而且李春梅的臀部明显感受到了某一 个男性所特有的硬件一直杵着自己的屁股。 「这样啊,原来她们几个中午都不回来,那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吗? 」 陆武功犹如恶魔般的猥亵言语回响在李春梅的耳边,陆武功边说着色语边往 李春梅的耳朵?吐气,撩拨得李春梅的心也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爸,你不要、不要这样,这样不好的。」 李春梅还在奋力地抵抗,但她的身躯却已经像火炭般炽热,感受着後面那根 铁棒的温度,屁股已经有些不安分地扭动起来了。 「怕什麽,家?又没人,上次你来乡下的时候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差点都 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榨干了,这麽久不见都不想要吗?」 陆武功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挑拨着李春梅的神经,她和陆武功之间的关系已 经持续了好几年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偶尔爲之,到了最近的这一年多时间? 李春梅因爲身体的欲望渐渐苏醒加上丈夫陆武男忙于工作冷落了他,让李春梅这 个小女人急切寻找到另一个男人的依靠和爱抚。 李春梅已经忘了到底当初是自己勾引的丈夫的爸爸,还是丈夫的爸爸先挑拨 的自己,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陆武功和李春梅都在这样不伦的情欲中得到了自 己的安慰。 陆武功已经常年劳作的关系,即使年纪已经上了岁数,但手臂上的肌肉却是 比年轻的儿子陆武男都要结实不少,李春梅感受着那份雄性气息所带来的爆发力 ,已经开始渐渐陶醉。 「武男老是忙着工作都没时间陪你吧,这个傻小子有着这麽棒的妻子都不知 道多疼爱疼爱,要没我这个亲爹给他看着,被人偷了都不知道。」 李春梅娇媚地白了他一眼:「他是老实,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爸爸偷了都不 知道。」 李春梅的光滑小手就这麽顺着後背往陆武功的肉棒上抓去,虽然隔着裤子但 肉棒所传递出来的火热还是让李春梅的春心一下荡漾不已。 「都这麽大了!老家夥一把年纪了体力还这麽好。也不怕心脏受不了。」 感受着李春梅那灵活的搓揉肉棒和鸟蛋的技巧,陆武功舒服的都不自觉地呻 吟起来。 「老话说的好,阴阳互补,没有你这个骚狐狸,我都不知道女人有这麽好, 武男死去的老妈可没你这麽多的花样。」 李春梅在他肉棒和鸟蛋上的抓捏力道稍稍加重了一些,爽得陆武功怪叫连连 :「哦!不行了,受不了了,快点给我,春梅我要你,我要肏死你。」 李春梅妩媚地笑了笑:「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想着你在家多住几天,我们好 好玩玩呢,我还有好多东西想要试一试。」 这时候陆武功已经是欲火焚身了,急手急脚地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裤子 :「乖媳妇儿,等会就让你知道你爸爸厉不厉害了。」 没几下功夫,陆武男身上已经是一条不挂,除了皮肤不是那麽紧致以外,他 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和年轻人有得一比。 李春梅转过身来,很自然地就蹲了下去,她一擡头眼前正好就对着陆武功那 已经充血完毕挺翘翘成一根直棍的肉棒,李春梅轻轻地笑了笑,一只手轻轻地抓 了上去开始缓慢地撸动。 她不时地擡头开一眼陆武功的表情,脸上或娇笑或可怜兮兮,李春梅非常了 解男人的征服欲望和他们想要在女人身上得到什麽,也正是如此,陆武功这个有 儿有孙的半百老头竟然可以不顾礼节伦理和自己的儿媳妇搞在了一起。 李春梅开时机差不多了张开她那粉嫩的小嘴一口就把陆武功的命根子含进了 嘴?,像是在吃棒棒糖一样,口舌不停地舔舐着陆武功的肉棒和龟头。 那根已经完全充血的肉棒在李春梅的不断刺激下好像又变大了几分,撑得李 春梅嘴巴鼓鼓的,露出了一个难以忍受的表情,陆武功低头看在眼?,心情一阵 满足和激动,就这麽直接抓住了李春梅的脑袋挺动着粗腰开始活动起来,这一玩 法还是李春梅教给他的,要不然以他这把年纪哪?懂得了这麽多的新花样。 这麽挑逗了肉棒一阵之後,陆武功见自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摸了摸李春 梅的耳根:「来,春梅,把屁股翘起来,让我好好看看变大了没有。」 李春梅吐出陆武功的肉棒,舔了舔嘴边残留的唾液,又用手指刮干净送进嘴 ?,那样子像是诉说着自己还意犹未尽,看得陆武功心情激动,肉棒上的血管都 快要爆炸了。 陆武功再也管不了其他,一把抓住了李春梅的手臂把她往前面的洗碗池一推 ,让她背对着自己。 这时候李春梅身上还穿着一件连衣长裙,陆武功直接把裙摆从上面拉起,掀 到李春梅的腰上,她那又白又肥的浑圆屁股和那传统的白棉内裤暴露在了陆武功 的眼前。 「啧啧啧,真看不出来你这麽骚,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难怪我那个傻儿子 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李春梅娇嗔一句:「爸爸你快点,我想要了,想要爸爸的大鸡巴,大鸡巴狠 狠肏我,肏死我。」 陆武功摸了一把李春梅的蜜穴发现早已经湿得不像样子,嘿嘿笑着说:「一 个中午还怕我喂不饱你。」 哪知李春梅竟然说:「不够,我要爸爸每天都肏我,一秒锺都不要停,不停 地肏我。」 陆武功体内的欲望瞬间就被引燃,粗鲁地把李春梅的棉质内裤一把扒下来, 手指往她的蜜壶中浅浅地探了一把,引得李春梅呻吟不断。 陆武功再不废话,扶起自己的大屌就往李春梅的蜜穴中捣去,全根没入後两 人都忍不住发出了幸福的呻吟,那来自灵魂的颤动让李春梅下体的淫水愈发流个 不停。 两人的灵与肉彻底地融合在一起,陆武功站在李春梅的背後发力,而李春梅 则是手扶着洗碗池承受着陆武功每一下的冲击。 「距离上次肏你都快有三个多月了吧,怎麽还是一点没变,好像还更紧了, 武男都多久没肏你了。」 李春梅一边呻吟一边回答:「再往?面一点,爸爸用力、用力,他都好久没 有肏我了,对,就是那?。每次都、都是我自己解决的,我下面这麽紧,爸爸喜 欢吗?」 陆武功听着这个端庄贤淑外表下的儿媳妇说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兴奋极了 :「喜欢,喜欢死了,我们家就是有了你才能一直平安大吉,多叫几声,我喜欢 听。」 「爸爸、爸爸,用力肏我,肏死我的小骚屄,女儿就喜欢爸爸肏我,把大鸡 巴都塞进来,全部都塞进来、不要留在外面。」 李春梅在和陆武功相处的日子久了,渐渐发现陆武功好像有点乱伦的情节, 虽然自己和他已经算得上是乱伦中的一种的,但毕竟没什麽真的血缘关系,而陆 武功的内心似乎渴求着一种真正的血脉间的乱伦,比如自己的女儿。 可惜的是陆武功的妈妈只生了陆武男这麽一个儿子以後就难産去世了,也没 再给他生个弟弟、妹妹,而陆武功也一直没有再娶。 「骚女儿这麽骚,平时自己玩满足得了吗,这几个月都是怎麽过来的。」 李春梅却娇笑道:「有什麽关系,找个女人操不容易,找根大鸡巴操还不简 单,又粗又大,老的嫩的想要哪种就有哪种。」 「骚婆娘,都有嫩鸡巴玩了,快跟我说说到底是谁。」 陆武功像是发了疯的野兽似的开始又一轮的冲刺,他的肚子和李春梅的屁股 快速地紧贴、分离发出一阵阵的肉体撞击声。 「妈,我回来了,咦!家?来客人了吗?」 到了中午,没想到李春梅的二女儿陆秋菊提前回到了家?,在屋内的李春梅 听到女儿的呼声,应了她一句。 「妈,我把程仁带回来了。」 此时的李春梅早就已经和陆武功结束了两人之间的盘肠大战,穿戴整齐似什 麽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还是那一派温婉贤淑的好妈妈。 「程仁也来了,你怎麽不早点说,早知道我就多买点菜了,你下午不上课啊 ?」 「阿姨没事的,您不用麻烦了,您手艺这麽好做什麽菜都好吃。」 程仁看上去虽然有点腼腆,但说话却是大方得体,深得李春梅的喜爱。 「不错啊程仁,现在都会拍起我妈的马屁来了,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见你说 这麽好听的。」 陆秋菊虽然上了大学还是跟一个顽皮的小姑娘似的,嘟起个嘴用拳头打了程 仁胸口一下。 「你别老欺负程仁,他对你这麽好那是让着你,别老是欺负人家。」 对于母亲偏帮自己的男朋友,陆秋菊淘气地长哼一声,才想起了刚才在门口 看见的陌生人的鞋子:「妈,家?是不是来客人了?」 「对了!我都忘了跟你说了,是你爷爷从乡下来看望我们了,还带一大堆的 蔬菜水果呢。」 一听到是自己的爷爷来了,陆秋菊显得有些兴高采烈:「是爷爷来了,他人 呢?」 「喏,在浴室?洗澡呢,我看他坐了一早上的车身上都是泥土,让他先去洗 个澡去。」 陆秋菊像是想起了什麽重要的事情,忽然对程仁说道:「我班级?刚才有发 了一份报告让我们填一下,你先去弄一下,你自己坐吧。」 安顿好程仁後,陆秋菊就火急火燎地跑进了自己房间。 李春梅让程仁随意,自己又走到厨房去给他倒了杯水,等到她走出来的时候 ,程仁已经端坐在了客厅沙发上。 「来,程仁喝点水。」 就在李春梅弯腰将水杯放在茶几上之时,一点也没想到自己胸前的衣领太过 宽松,将自己衣内的风光全部暴露在了自己女儿的男友面前,而这春光乍泄的一 幕也巧妙地被程仁所捕捉到。 虽然陆秋菊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但她的身体发育却和许多中国女孩子一样 并没有太多亮眼的地方,而李春梅却不同,经过多年爱情的滋润加上她先天就拥 有一副魔鬼身材,到了现在的这把年纪更是显得玲珑有致惹人馋嘴。 程仁看得火热裤内的小帐篷已经支了起来,看了一眼陆秋菊房间那紧闭的房 门,心火一撩伸出禄山之爪一把横腰把李春梅拉入怀中,李春梅被他吓了一跳加 上没站稳,就这麽不偏不倚地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而她的屁股底下也刚好抵着 程仁那磨人的东西。 「你干什麽!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李春梅嘴?虽然一直大叫着让程仁放手,但呼叫的声音却被她压的极低,似 乎害怕被别人听见。 「阿姨一个多星期没见我都想死你了,秋菊一下子不会出来的,放心好了, 让我好好抱抱你。」 李春梅听了这没羞没臊的情话竟然也不生气,妩媚地横了程仁一眼,手指往 他胸口一戳:「你个没良心的,这麽久了都不来看我,是不是嫌我老了,都只陪 着秋菊。」 母亲和自己女儿吃起醋来,对象还是自己的未来女婿,真是世所罕见。 程仁见李春梅的反应没刚才那麽大了,把她的手脚放开来胆子也大了起来, 摸上了李春梅的细腰一手又在她那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摩擦:「我是想来,但没借 口学校课程又多,来家?次数多了不是惹人怀疑吗?万一让叔叔知道了可咋办? 」 「哼,你现在知道怕了。那时候从後面偷摸我的时候怎麽就不怕秋菊的爸爸 知道,你都坏到骨子?了。第一次来家?见面就敢调戏未来丈母娘。」 程仁淫荡地笑了笑:「你要是不给我机会,我又怎麽能和你好上,这几天我 没喂你是不是想了?」 李春梅听了害羞扬起手来就想往程仁身上打去,却被程仁当空一把抓住。 程仁拉过李春梅的手掌轻轻闻了闻,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惹得李春梅忍俊 不禁,心?的火一下子也下去了,她这把年纪哪?不知道这年轻小夥子都爱新鲜 ,自己这麽大的年纪肯定是比不过像女儿秋菊一样的青春靓丽,唯有让他得不到 才会越想得到,事事不能太顺着男人。 「你快放开我,待会秋菊就要出来了,让她看见就遭了。」 「怕什麽,我还没抱够呢,怎麽?你都一点不想我吗?」 程仁将他那已经怒发冲冠的大家夥使劲往李春梅的屁股上顶了顶,惹得李春 梅脸红了一大片。 程仁看着这成熟诱人的水蜜桃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巴一把把李春梅的小嘴 包含了进去,舌头开始不断进击她的贝齿,坐在他腿上的李春梅也只是象征性地 反抗了几下,只是这样一来更加激起了程仁征服的欲望。 李春梅见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得逞,也再没反抗,就着程仁送来的唾液开始和 他热烈地激吻起来,虽然早上刚和陆武功来了一回恩爱但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 如狼似虎的年纪,加上陆武功的年纪精力、体力上面始终不如年轻人的好。 两人热吻一阵後,程仁迫不及待地解开了休闲裤的拉链将那忍耐好久的大鸟 释放了出来,用眼神示意着李春梅赶紧帮它消消火,李春梅白了他一眼最後还是 乖乖地蹲到了地上,往那硕大的鲜红龟头吐了几口唾沫也揉了揉,擦得它油光发 亮的。 只是在李春梅简单地帮程仁口舌服侍了一会儿後,程仁便心急地将李春梅拉 了起来,动手脱下她的丝袜和内裤,照他现在的心情本来是想直接撕掉的,只是 害怕陆秋菊出来的时候看见解释不清。 当两人的私处合二爲一的时候,李春梅差点忍不住叫出声音来,这种充实饱 满的感觉,并不是陆武功那种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所能给予的。 程仁平时在健身房锻炼身体的爆发力和忍耐力在这一刻全部都展现出来,他 靠坐在沙发上,反手抓着李春梅的两条玉藕般的雪白手臂,下半身犹如燃料十足 的超级马达快速而又猛烈地撞击着李春梅的阴道。 李春梅尽管这麽多年来尝试过数不清的男人鸡巴,但还没有谁有过像程仁所 给予她的这种大小便都要失禁的快感,那种从灵魂深处想要大喊发泄出来的欲望 因爲女儿在家的缘故又被她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程仁虽然看不到李春梅的正面,但从她那不住仰头的动作来看,依这麽多次 和李春梅暗渡陈仓的经验他知道这是李春梅舒服到了极点的一种体现,心中一阵 得意。 受到这番无言的激励,程仁更是像脱了缰的野马再也不管不顾屋内的人会不 会听见,双手往李春梅的腰上一搭,示意她把手支撑在前面的实木茶几上,自己 站了起来要开始展现真正的实力。 果然,站起来冲刺的程仁和坐着上下运动时已经完全是两个样子,大腿和李 春梅屁股重合时所引起的啪啪啪声充斥着整个客厅,就在李春梅担心屋内的陆秋 菊会听到想让程仁放慢速度之时,程仁那硬到快要爆炸的鸡巴又是在她阴道内一 阵冲刺,害得她一下没忍住呻吟了出来。 「太快了、太快了,慢点、慢一点。」 李春梅已经快要发疯了,再这样下去自己都要忍不住浪叫了,赶紧用一只手 往後拍了拍程仁的腹肌。 「嘿,这就受不了了,更厉害的我都没使出来呢。老公操的你爽不爽?」 「快、快点停下来,我要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好老公。」 其实这样大负荷的高速运动就是对程仁这个经常锻炼的年轻人来说仍然是不 小的挑战,如果再这样冲刺下去,自己非在下面几分锺喷泻出来不可,所以听见 李春梅讨饶也开始放慢速度。 「是我肏的你爽还是我陆叔叔肏的爽?」 「你、是你。」 「我?我是谁,说,‘我’是谁啊?」 李春梅一下被程仁的调皮逗乐,但人在鸡巴下不得不张嘴:「是你,我的小 老公、好老公,你肏的人家最舒服了。」 程仁坏笑了几声:「秋菊还在屋子?呢,要是让她听见了自己妈妈说这麽色 的话,你猜她会怎麽办?」 李春梅此时体内的欲火已经完全被程仁点燃了,意识都开始不清晰,口中语 无伦次地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不要停,肏我,慢一点、就这样肏 我。」 程仁往李春梅那肥大的屁股上使劲捏了捏:「秋菊可比你这个当妈妈更开放 的多,你都没见过她在床上的那股子骚劲,比你都厉害。我肏了你之後才知道什 麽叫遗传,你们母女俩真适合去做肉便器,男人估计都得死。」 李春梅一边听着程仁嘴?的挑逗情话和污言秽语,一面又擡高屁股自己主动 往程仁的鸡巴上顶,都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肏谁了。 而屋子的另一端,那透出水蒸气的浴室内,一个半百老头正把自己那已经有 些疲软的肉棒从少女的阴道中抽离出来,她体内的精液随後也一并流淌出来,沿 着大腿滑落在浴室的瓷砖上:「乖孙女,你的屄真是越来越紧了,刚才都快要把 爷爷夹断了。」 陆秋菊甜甜地笑了笑:「爷爷的鸡巴好大,刚才都要顶到最?面了。」 陆武功慈祥地摸了摸陆秋菊的头发:「怎麽样,听说你交了个男朋友,他人 怎麽样,对你好不好?」 「嗯,他很老实的,对我也很好,就是、就是……」 「怎麽!他哪?欺负你了吗?」 陆秋菊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他的鸡巴没有爷爷肏得秋菊舒服,秋菊 还是最喜欢爷爷的鸡巴肏我了。」 陆武功开怀地笑出了声,但因爲这个浴室的特殊隔音效果并没有传出去。 那个中午陆武功见过自己孙女的男朋友程仁,期间一老一少聊了许多,李春 梅看着这和谐的家庭氛围,心?不由得感叹自己这一家真是一个性福圆满的大家 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