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爸爸!」 刚出差回家的我用手捏了捏我可爱的粉嘟嘟的儿子,看着他乖乖的趴在岳母 的臂弯?,儿子的小手抓着岳父刚给他买的小风车,两眼滴溜溜的盯着我。 老婆坐在床上看着我们父子俩笑着,根本没看见我的手从儿子脸上滑下来在 岳母的胸上摸了一把,岳母瞪了我一眼,有点慌张的一扭身子把老婆的视线挡住 ,嘴上却说道:「我们明年这个时候就会叫爸爸妈妈了。」 我呵呵一笑,道:「是啊,明年这时候也会叫外公外婆了。」 手却一直往下轻轻的捻儿住了岳母的乳头,说道“外婆”两字的时候稍微用 力捏了一下,岳母浑身轻轻一颤,白了我一眼道:「快找你妈妈去,该喝奶了。 」 转过身摆脱了我的骚扰,把儿子递给了床上的老婆。 我顺手把儿子手上的风车给夺了过来,儿子一看心爱的小风车被抢了,嘴一 咧就要哭。 老婆赶紧哄道:「宝贝乖,先喝奶,一会儿爸爸就给你玩儿了。」 我假装逗儿子,故作饿狼扑食的往床上一扑,道:「宝贝儿再不吃,爸爸可 抢你的吃了。」 一句话把老婆和岳母的脸都说红了。 岳母转过身,屁股一扭一扭的出门了。 到门口的时候还风情万种的瞥了我一眼,我明白那一眼的意思,跟老婆说要 先洗个澡,赶紧从抽屉?拿出一条裤衩儿出门而去,顺手把房间门关上了。 岳母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走着,听见我的脚步赶了上来,她回过头玩味的看了 我一眼说:「刚回家不好好陪陪儿子,东跑西跑的干嘛呢?」 干嘛?我靠,你不知道我要干嘛吗?我回给她一个饿狼般的眼神,嘴上却不 温不火的回答道:「刚才回来的路上一身汗,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三步并两步赶上就从後面抱住了岳母,我比她高,双手正好握住一对丰 满的乳房,脑袋一低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 边说边往她耳朵?吹着热气,我知道岳母的耳朵很敏感,她果然侧过头去想 躲,嘴上也轻轻的回击道:「别闹!我怎麽知道你想干嘛?啊……别……小刘还 在呢!」 我含住了她的耳朵,两只手?软软的乳房再盈盈一握,感觉岳母的身子一下 就软了,要不是我搂着可能就摊楼梯扶手上了。 真骚啊!我心想,嘴上却不饶她:「在就在,我跟自己的丈母娘娘儿俩亲热 一下怎麽了?说!刚才在我房间的时候是不是湿了?」 “你……!小刘她真的在啊!」 岳母手上开始有点抗拒,不过不是很激烈。 我继续道:「在就在!吃醋也轮不到她啊!」 “好啊你!我就知道你跟她有猫腻!我说上次怎麽看她脸红着从你们房间出 来!」 越说挣紮得越厉害!我一想完了,怎麽说漏嘴了啊,不过这种事打死也不能 承认!用力的治住岳母说:「你说什麽啊?我跟她,怎麽可能!就你一个如狼似 虎的我都应付不过来,哪儿有精力应付她啊!」 她一听停止了挣紮,继续问道:「那上次我看见她红着脸从你们房间出来是 怎麽回事?」 我假装想了一想问:「哪天啊?什麽时候?」 “哪天!就那天我让她去叫你下来那次!出门脸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 一看就是发春!这个骚货!」 我一想这女人太傻逼了,出门之前也不知道掩饰一下自己!赶紧解说:「什 麽跟什麽啊?那次是她进门的时候看见我没穿衣服而已!」 岳母又挣紮起来道:「哼!那怎麽那麽长时间!」 天地良心啊,那天我只是摸了摸她而已,啥都没干啊,女人的妒忌心真是不 可小觑!这时我倒不慌了,手上的劲儿更加用力的揉了揉,屁股用力的往前顶了 顶她道:「我你还不知道?哪次不得半个小时以上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岳父大 人了?一二三出货啊?!」 她一听果然有些动摇了,不过还是死不认账,悻悻的说道:「那你敢说你对 她没动过心思?小姑娘又年轻又漂亮的,整天姐夫,哥的叫得那叫一个嗲!」 听到这?,我差点儿笑出来,原来是醋坛子打翻了啊,那就好办了!“天地 良心,我这辈子有了你们娘儿俩就足够了!快!赶紧陪我去洗澡!」 说完拉着她就往她的卧室走去。 来到岳母的房间,关上了门岳母挣脱了我的手道:「你不是要洗澡吗?」 “是啊,反正一会儿是得洗!」 说完我就扑了上去,将岳母按倒在床上“出差这一个礼拜想死我了,来,赶 紧的!」 岳母在被我扑倒的一瞬间就已经软了,只是嘴?还在假装矜持,我才不管那 麽多,时间有限,手从她的裙摆下伸进去一把就将裤衩儿扯了下来,岳母啊了一 声,说道:「小刘真在家呢!」 我的手重新回到岳母的大腿根部,轻车熟路的找到桃源洞口,中指轻轻一滑 就插了进去,还逞强!都湿成这样儿了!说道:「别管她!反正她也不会上来, 来吧,你都湿了。」 “嗯!别,真被发现我就没法儿做人了!」 边说边挣紮得厉害起来,我用身子压住她,中指开始快速的进出起来,另一 只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内裤扒向一边,硬得发疼的鸡巴弹了出来,嘴上恶狠 狠的说道:「我刚回家的时候跟她说我想吃猪蹄儿,叫她去超市给我买去了!」 说完嘴就吻上了岳母的脖子,岳母紧张的心情一放松,腿脚手一下就软了, 我直起身子分开她的两条腿,屁股一挺,鸡巴进去了半截,岳母啊的一声说:「 轻点儿!……嗯……那你快点儿!」 我恶作剧的快速抽动了几下问道:「到底是快点儿还是轻点儿啊?」 岳母娇媚的看了我一眼道:「快!」 我像听到了冲锋号一样,一下把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岳母眼睛一闭,眉头一 皱,张着嘴轻轻的啊了一声,脑袋随着我的插入往後一扬,露出雪白的脖子,丰 满的乳房随着像流水似的一个波浪,我差点射了出来!一个礼拜没搞,鸡鸡有点 太敏感了。 我定了定神,双手把岳母的裙子撩了起来,果然没穿胸罩!她知道我要回来 ,早就做好了被日的准备!双手抓住丰满雪白的乳房,边揉边说:「你怎麽没穿 文胸呀?知道我要回来故意没穿的吧?」 “啊……才不是!我在家本来就很少穿胸罩的!嗯”“是吗?那上次、上上 次的时候怎麽穿那麽保守的文胸?害得我都不知道怎麽解开?」 说着我又是一阵急行军似的抽插,次次见底。 “啊!啊……啊!啊!那还不是……爲了……嗯!防你这个色狼!啊!啊! 」 看着岳母想叫又不敢大声叫的样子,我心?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明知我是 色狼,你还勾引我?」 我开始大力抽插,我知道这次时间紧任务急,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老婆喂完 奶把儿子哄睡了,再抓个现场直播我们就都完了。 “谁……嗯……谁勾引你了!」 “你没勾引,你没勾引,你没勾引!……”我边说边惩罚性的次次全根抽出 只留个龟头,再次次狠狠的插入到底,几乎每次都碰到岳母的子宫口,岳母先是 每次我插入的时候都小声的啊一下,连续几十下之後,突然用手扯过边上的床单 放在嘴边捂住,鼻子?发出嗯嗯嘤嘤的呻吟,两条大腿死死的夹住我的腰,脚从 後面勾住我的屁股,另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一边乳房,我感觉鸡巴被紧紧的 夹住,我知道她高潮了,接着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精关一松,射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