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8岁的夏云杰曾经以为自己的生活就是那样,一天天日复日的就这样 过去了,要不是这几个月来老婆每晚的梦。这几个月来老婆几乎每晚都会做梦, 梦里总会叫到那麽一个名字「文辉」。夏云杰知道这个文辉,他是老婆的学生, 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也是儿子的好朋友。 说起夏云杰的老婆柳若云,要比夏云杰小十岁,今年才38,相貌说不上漂 亮,但岁月并没有将她的相貌改变太多,相反让她更多添了成熟的气质。柳若云 是市里重点中学的一名初中三年级的语文老师,而且因为云杰的收入一年也能有 个几百万,所以让柳若云有足够的财力去做保养,因为保养得当,依然有着白皙 滑嫩的肌肤、浑园挺翘的美臀和坚挺的胸。 夏云杰从下午就一直坐在小区边上这个柳若云小姐妹开的花店茶室里,面前 的茶已经有很久没有碰了,他就这样一直坐着。他不知道若云和这个叫文辉的小 男孩到底发生了什麽,但他知道,若云和这个小男孩一定有点什麽,说不定若云 已经爱上了这个小男孩。 云杰就不明白若云怎麽可能会爱上这个小男生呢?是,自己48了,床上的 能力也一直在走下坡路,这几个月来甚至已经有些阳萎了,基本上很难被唤醒, 但那也是因为这个家,年轻时太拼命的结果,现在虽说生意不太好做了,但也能 有个上百万的年收入,应该说给若云他们母子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生活条件,甚 至连自己孙子一辈的生活都可以无忧了。 可是在钱越来越多的时候,生活和云杰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自己的老婆至 少是精神出轨了,而出轨的对象是自己的学生还是自己儿子的同班同学好朋友, 这是什麽事儿呀? 在发现自己开始有点阳萎的时候,云杰也不是没有想到过老婆会出轨,但绝 对没有没想到过会这麽快,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小男生。坐了 一下午,云杰想了很多,很多时候心里总是有种被堵着的感觉,可也不确定有那 麽些时候,好像心里也有那麽一丝的轻松和愉悦,总之这种感觉怪怪的。 「杰哥,要给你换下茶吗?」若云的小姐妹王韵走了过来。 「不用了,就这样可以了。」 「杰哥,有心事?是工作上的?」 「没有,就是想发发呆。」 「没事就好。杰哥平时你也该停下来,享受生活了,钱是赚不完的,而且你 们现在的钱应该足够你们一家花的了,不要那麽拼了,再不享受生活,你连自己 儿子怎麽长大的、老婆怎麽变老的都不知道了。」 「是啊,该停下来了。谢谢你,王韵。」 「跟我还客气什麽呀!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你一定不知道,这段时间你儿 子的晚饭都是在这里吃的吧?」 「哦,小齐每天都是在你这里吃的?那若云呢?」 「她现在是毕业班的班主任,哪有时间给你家小齐做吃的?每天都是要搞到 快八点来钟才能回来,回来以後也是在我这里混吃的。你呀,你自己想你有多久 没陪他们一起吃饭了?」 「也是,忙都是自己找的藉口。今天我去接小齐放学,然後跟儿子吃个晚饭 吧!」云杰突然有个想法,想找儿子小齐了解一下这个叫文辉的小男生。 「那好吧,如果你要去接你儿子共用晚餐,我就不准备你们父子俩的了。对 了,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要接儿子,慢慢散步过去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几点放学?」 「正常是6点。」 云杰看了下手表,还有半小时,云杰决定听王韵的建议散步过去,在路上还 可以好好想想怎麽和儿子开口问文辉的事。 「儿子,这里!」云杰看到了自己的儿子,高喊了声。 「他怎麽来了?平时也不见他,今天他跑来干吗?不是影响我的晚餐嘛!讨 厌。」小齐看到自己老爸并没有露出欣喜的样子。 「今天太阳从哪出来的呀,夏老板怎麽有时间过来呀?」 「混小子,有你这样说你老爸的吗?今天想吃什麽,KFC?」 「不吃,垃圾食品有什麽好吃的,你以为我还小呀?」 「看不出,我家小子长大了啊!那我们去吃西餐吧,家门口那家的味道还行 吧,要不咱今天就去那吃?」 「不叫我妈了?」 「今天就我们俩,如何?」 「那行,就给你个面子吧!」 几分钟後,父子俩来到了家门口的西餐厅,要了个小包厢,点好了菜,云杰 却不知道怎麽开口了,心里还有些紧张。云杰想用喝水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可拿 起杯子手却轻轻的抖了起来。 「爸,你今天请我吃饭是有什麽事吧?说吧,我心里承受得了。」 「我能有什麽事,叫你吃个饭还能有事?」 「你不会是和我妈离了吧?」 「你这熊孩子,什麽离了,我和你妈好着呢!」 「好什麽好呀,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一定有问题。」 「我们有什麽问题,我怎麽自己都不知道?你说说看。」 「其实吧,我也说不上来,但感觉你们之间就是有什麽问题。感情问题?你 又说没有。哦……一定是性不协调了吧?」 「混小子,说什麽呢,你知道什麽叫性不协调?」 「老爸,大家都是男人嘛,现在电脑上什麽没有呀,有不懂的一问度娘还不 都有了。再说了,我也不小了,放在古代也是可以结婚的了。」 「你这个小屁孩子。」 「其实也正常,老爸你今年都48了,性能力下降也是正常的吧!嘻嘻。」 「行了,别胡说八道,不懂装懂的了。」云杰被儿子这样一说有点下不来面 子:「你平时是不是都是跟你的那个什麽狐朋狗友文辉学的呀?尽不学好。」 「什麽叫不学好呀,你是不了解他,你要了解他,你又该和我妈一样总说好 好跟文辉学学。」 「哦?那你和我说说这个文辉吧!」 「这个文辉呀,学习那是没得说,不仅是学习好,那体育也是没得说的。更 不得了的是,他还很会炒股,那个怎麽说呢,感觉他虽然年纪和我一样大吧,但 那心呀就像是要大我很多一样。」 「哦,他还会炒股?」 「嗯,他不是我们市里人,他家好像是在一个很穷的地方,具体什麽地方一 直没听他说过。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跑了,他爸就出来打工,後来他也跟着过来 上学了,听说是他五年级的时候他爸因为车祸死了,他得了一笔赔钱,他也不知 道从什麽地方听说了股市,就用他奶奶的名字去股市里开了个户,他想家里以後 平平安安的,就买了一个叫中国平安的股票,让他碰到了死老鼠,赚了一大笔, 然後他就开始对股票上了瘾了。也该他赚钱,反正现在他是自己一人在这里,搞 着股票上着学,自己养活自己。」 「哦,那是很厉害呀!那他奶奶呢?」 「他奶奶住不惯城里,他就在老家给奶奶起了房,让奶奶养老了。对了,老 爸你今天是怎麽了?怎麽感觉怪怪的。」 「怪吗?」 「你自己不是老说『事出反常,其必有妖』吗?你今天很反常呀,还不怪? 而且还有意没意想了解文辉。」 云杰没想到自己儿子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日子里已经长那麽大了,而且心思 是那麽细,那麽的聪明。云杰为自己今天的表现和儿子的反应,不知该如何评价 了,是自己老年痴呆了,还是儿子真的长大了?一时间云杰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正好这时点的菜上来了,也缓和了下气氛。 「老爸,你是不是发现文辉什麽了?」 「嗯?我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人都没见过几次,能知道他什麽?」 「真没有?」 「废话。你知道什麽?」 「有些事你不知道最好……」小齐小声嘀咕着。 「你知道什麽就说。」 「没有呀,我能知道什麽?」 「小齐!」云杰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好吧好吧,我说。有一次我去文辉家里玩,无意中看到他的一本笔记本, 里面是他自己的画,画的对象你认识。」 「谁?」 「我妈。」 「嗯?一本都是吗?」 「是。看他书架上还有几本一模一样的笔记本,我也偷偷看了,也全是画的 我妈,所以我猜想文辉一定是暗恋着我妈。不过想想也正常,他自己一个人生活 也从小没妈,像我妈这样一个热爱学生的好老师,他会暗恋也不奇怪。」 「你还什麽都懂啊,是不也是暗恋着谁吧?」 「我才不会暗恋呢,要恋就大胆恋。」 「哦?有对象了?你才多大呀!」 「看你又来了吧,怎麽总是见风就是雨呀?」 「好好好,不说你。我还真没发现我们小齐现在还真是长大了啊,分析事情 起来一套一套的。」 「那是,主要是基因好。」 「那是那是,也不看是谁的种。」 父子俩对看一眼,都笑了起来。 「小齐呀,你是真大了,老爸今天是有心事,本来也就是想找你吃个饭散散 心的。」 「不是工作上的吧?你工作上的事我完全不懂呀!」 「不是工作上的,是家里的事。」 「家里的事?那你说给我听听,有事我们一起扛,谁让我们是一家的呢!」 「这事吧,还真不知道怎麽和你说。」云杰一下子也不知道要不要说了。小 齐也不急,慢慢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扒。 云杰长叹了一口气:「你妈好像心里也有文辉。」 「什麽?你说什麽?我妈心里有文辉?你是说我妈出轨了?对象是文辉?」 「你小点声,」云杰突然感到一阵紧张,几个月没有起色的小兄弟,也突然 有点擡头的迹像:「有没有出轨我不知道,不过以我对你妈的了解,出轨应该是 没有,应该也和文辉暗恋你妈一样,你妈可能也暗恋着他。」 「老爸,你怎麽知道的?」 「你说对了,我现在性能力是不太行了,所以也很少有和你妈有过夫妻生活 了。你妈以前很少说梦话的,这段时间她时常会说梦话,梦里总是叫着文辉的名 字,所以我猜你妈也是暗恋着文辉吧!」 「靠,这也太狗血了吧,像电视剧一样。」 「混小子,你这什麽话,你来听说书的啊?」 「老爸,那你现在是怎麽想的,找人干掉文辉?」 「你当你老爸是混黑道?还找人干掉文辉。你不是很懂吗?现在帮老爸我分 析分析,我现在是一头的雾水了。」 「时间会让一起都变成历史,不管他们,也许过几年就过去了,再过几年文 辉年纪大了就会移情别恋了,老妈也老了,就安心了。老妈现在会有这种想法主 要还是生理不满足加上你一天到晚忙你那个公司,也很少管我们,所以这心理加 生理的原因……你懂吧?」 「是,我是对你们母子关心太少了。唉!」 「现在还来得及。呵呵!」 「你说我们不管他?那他们会不会自己……」 「应该不会吧,我老妈不是那种主动的人。而且我妈是人民教师,现在对师 德什麽的抓得那麽严,我妈是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的。师生恋,那就是电视剧的 里有,现实还不被清出教师队伍啊!」 「也是。那我们就不管他?」 「不管他。」 「那行,不管他。快吃吧!」 就在这个时候,若云从西餐厅的门口走过,小齐正打算起来出去叫上若云, 突然见到文辉远远的跟着自己的妈妈,就说:「爸,你看我妈。」 「哦?」云杰擡起了头:「你去叫你妈进来一起吃吧!」 「不是。你再看那边,看到了吗?那个男生,他就是文辉,他跟踪我妈呢! 而且我妈好像知道文辉在後面,你看我妈走路是不是和平时不一样?」 「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云杰拿起手边的电话,直接拨了若云的手机,若云 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声吓了一跳。 「喂,老婆你是不是在路上?快到小区门口了吧?」 「是,你怎麽知道的?」若云的口气像是很心虚的样子。 「我在小区门口的西餐厅跟儿子吃饭,看到你从门口走过。」云杰尽量让自 己的语气和平时一样:「你进来吧!」 「哦!」若云松了一大口气。 「等下你妈进来,不要乱说话啊!」 「知道,老把我当小孩。」 「对不起,我的错,我家小齐是大人了,以後不把你当小孩看了啊!」 「妈,这里。」 一阵香风吹过,若云站在了父子俩跟前。 「快坐吧!想吃点什麽?」 「今天你们爷俩怎麽会在一起?」 「哦,今天没什麽事,回来得早,正好碰到儿子,就叫儿子一起吃饭呀!」 「你今天没去你韵姨那吃饭,和她说了吗?」 「没有哎,老爸说请我吃饭我就忘了。没事的,韵姨不是小气的人。」 「你这孩子,怎麽这麽不懂事啊!」说完若云就拿起电话,把今天不过去吃 饭的事告诉了王韵。就在她要放下电话的时候,若云眼下意识的往窗外看去,看 到文辉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窗前走过,眼也一直往里面看过来,若云赶紧低 下了头装作在看菜单,眼角余光一直紧张的看着窗外,直到看不到文辉的样子。 「唉!」 「怎麽了?」云杰问道。 「没什麽,都不知道吃什麽,要不你帮我叫一个吧!」若云怕父子俩发现什 麽,急忙找了个藉口。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其实文辉从窗前走过时若云的表 现都被这父子俩看在了眼里,父子俩相互对看了一下,云杰苦笑了一下。 晚餐就在这一家三口各怀心事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找着无聊的话题过程中很 快完成了。吃完饭,路过王韵的店门口,小齐趁着爸妈没注意看了一眼店里,正 好看到王韵擡头看出来,两人会心的笑了一下,小齐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到了家,一家三口就开始各忙各的了,云杰来到书房,拿出茶叶开始一边泡 茶一边继续想着若云的事,今天晚餐时若云的表现和文辉对若云的跟踪,让云杰 知道这事不管是不可能的了。只是要怎麽管?和若云摊牌?还是找这个叫文辉的 男孩?云杰心里特别乱,茶也被他泡得特别苦。 若云进了房间,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衣服也懒得换了,随手拿起自己的手 机,随便找了一部电影就为了让房间里有点声音。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自 己的家里是各自忙各自的,在家也是一人一间房,这个云杰也是只有睡觉时间才 会进来,房间成了若云自己的一个小天地,在这个小天地里若云是孤独的。 想起今天文辉的跟踪,若云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这个小男孩鬼鬼祟 祟的样子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跟着自己,其实自己早就知道文辉每天放学都会悄 悄的跟在自己的後面回家,其实两人并不顺路,但这小男孩还是每天跟着自己。 若云是知道这个小男孩对自己的感情,那不是师生之情,不是小辈对长辈的 感情,是赤裸裸的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慾,是赤裸裸的男人对女人的情慾,是完完 全全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感情。而若云也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小男孩,只是…… 若云胡思乱想了很久,突然感觉自己的下体有液体流出来,若云脸一红,为 自己的下贱感到脸红。这种感觉在云杰身上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若云平复了下自 己的心情,起身来到洗手间,想用水冲去自己的胡思乱想。 脱完衣服,若云看着镜子里的裸女,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快四十岁的她拥 有着一副美艳成熟的身体,皮肤依然光滑富有弹性,像剥了皮的白鸡蛋,那张没 有化妆的脸上显出的成熟干练是正处在青春期的小女生无法相比的美丽。 丰满的乳房如同两个熟透的果实,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成熟的光彩,本应 是一丛黑色的阴毛包围着阴部,现在却是那麽的白皙可爱,和这具成熟的躯体不 太相衬,但又让人生起怜爱之心,那一抹红色如画般的点缀在一双浑园笔直的长 腿间。 是的,若云很讨厌自己的阴毛,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若云就会用腊纸自己脱去 这让她讨厌的阴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若云又没来由的一阵脸红。 在水流过阴部时,若云不自觉的轻轻哼了一下,她知道自己,心里那条虫子 开始让她骚动不安了。她闭上了眼睛,用心感觉着自己的中指,准确的落在了娇 嫩的红豆上,腿上一软,若云把自己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打开了双腿,一种难 以言表的快感油然而生,手上加快了速度,若云知道自己湿了,湿得一塌糊涂。 那种快感很快就冲上了大脑,汁液像小溪般从阴道流出,流过了肛门,流到 了浴室的地上,很快就被水冲到了下水道里。那快感的火苗不停地向上窜动,若 云开始呻吟,但她不能让自己发出声音,於是用嘴咬住了自己的左手,她的中指 已经伸进了自己的阴道,在湿滑的肉穴里搅动着。 她很清楚自己的敏感点在什麽地方,很快地就开始全身抖动,欲罢不能的抖 动,水越来越多,她猛地伸直了脚,手在下面快速的抽动……刺激,让人忘掉自 我的刺激!心里的那条虫子就要冲出来了,她要帮助它,她要让它冲出自己的身 体,冲出自己的灵魂。终於,她成功了,在那成功的一瞬间,一个名字「文辉」 从若云的嘴里也冲了出来。 若云喘息着,慢慢放下左手,让自己可以自由痛快地呼吸。她脸红了,为自 己的行为脸红了,为自己作为一个有夫之妇的成熟女人暗恋着一个和自己儿子一 样大的小男孩脸红,也为了自己高潮的瞬间叫出的那个名字和喷射出的水脸红, 一行泪悄悄的从脸上滑了下来。她累了,随便的冲了下水,拿了块浴巾围着身子 就出了浴室的门,套上件睡裙就睡下了。 就在若云在浴室里自我战斗的时候,云杰也想和她聊聊,可打开自己卧室门 的时候就听到浴室里隐隐约约的传来呻吟声,这个声音云杰太熟悉不过了,云杰 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就静静地站在浴室边上听着那熟悉的呻吟声在浴室里欢歌。 随着一声「文辉」的叫喊声从浴室传来,云杰的小兄弟猛然擡起了头,那种 说不出来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云杰悄悄关上了卧室的门,再次坐在书房茶台前, 云杰对自己小兄弟的表现感到十分不解,为什麽会在听到若云叫喊出「文辉」这 个名字的时候擡头了呢?若云是真的爱着那个叫文辉的男孩,既然文辉也爱着若 云,自己要不要成全他们呢?这个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也许若云就不可能站在 讲台上了,她将背付多大的罪名呀?唉,真让人头痛。不管了,先睡吧!也许就 像儿子说的那样,不管他,让时间冲淡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