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就这样失落了,人就这样迷失了。在喧闹的尘世中,失落的人,爲什麽会 这样彷徨痛楚无助? 1.和他,相遇是一种缘分 那一年的九月底,那个时候的我,每天跑完一个区的店面,回到家,就是忙 着开出今天的订单,安排公司仓库出货,然後一杯化不开浓浓的黑咖啡,听着各 种老歌,百无聊赖看着肥皂剧,一边漫无目的浏览着那些不知道是什麽的网页, 刷着QQ的巧遇卡,当一个又一个不熟悉又熟悉头像从你面前过,就那般寂无聊赖 的机械式刷着一个又一个巧遇对话,有事回一句「哦,你好」,没事就一句感叹 号,加了一个又一个人,删了一个又一个好友。 忘记了从什麽时候起,或许两天前,或许某天,反正近着国庆放假,因爲那 几天全部店面都休假了,而我依然漫无目的,毫无章法,上着网,听着歌,一成 不变,刷着巧遇卡,一遍又一遍,反正主动加我好友的人,我也无所谓的加,不 主动加我,也从来不会提,也就这样,他出现了,我永远记得,那句话,始于偶 然止于永久,我的心好像被什麽触动似的,很意外主动加了他好友,开头只是注 意那一句说说,隔了好几天,我们才互相问候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浅尝而止 「你好」 「哦,你好」 等等之类 或许一天,或许两天後,反正我记得那天,依然是那样机械式问候,我从来 没想过会有另一个男人,走入你的现实生活,自从他总是能猜中我的心事和那一 刻我的脑海中想法後,我觉得或许应了那句话,爱情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他「你一个人?」 我「是啊」 他「你爲什麽在巧遇卡?」 我「闲着」 他「那你肯定离婚了」 我「咦,你怎麽知道」 他「其实我会算挂」 我「开玩笑的吧?」 他「你是不是有两个孩子?」 我「咦,你怎麽知道的?」 他「我说了,我会算卦」 —— 他「你是不是在想一个人」 我「咦,神棍,看来你真的会算卦啊,呵呵」 他「不敢,不敢,本神算也就这点本事了」 当我们熟悉之後,而这所谓的「神算」,我才知道,原来都是从我的片言只 语和空间的说说猜出来的,他说他整整翻了我空间50多页,靠着这点点内容,慢 慢的去猜 我没想到我那一点点无病呻吟的伤秋风,竟然让一个人如此深刻的熟悉了自 己,我却对他一无所知,让我不免去猜,他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人? 短短几天,长夜漫谈之後,我知道他比我小,已经工作了,我们有这很多相 同的兴趣,一样爱听一些老歌,造就我与他,有着互相倾诉的欲望,我慢慢希望 了解他,告诉他,我每天的经历,我每天的感受,我每天遇到的人,我每天遇到 的事情,各种各样 我也想他告诉我,他每天过的怎麽样,他每天在做什麽,他每天在想什麽 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我「你有女朋友?」 好像经过了漫长的时间,看着QQ?那个笔一直在画,我以爲很快的回复,却 很长很长的时间等待 原来,他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 他经常跟他老婆吵架,因爲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是钱,可能是孩子,可能 是人生观,现在他们已经分房睡,甚至也已经闹到回娘家的地步 那个时间,我有点失落,有点失望,他竟然有老婆,还有孩子,只是那失落 中意外的带着松了一口气 因爲当时的我,应该是没有喜欢他的可能,离异的我,还带孩子,甚至因爲 过去的原因,我对于精神出轨也好,身体出轨也好,都是充满了厌恶的,所以那 一口气,真的很长很长 所以我也告诉他,我离婚了,带着欲哭无泪的伤痛,孩子留给了父母,从深 圳离婚,一个人义无反顾的来广州,这一个没人认识,没人知道,我固执认爲, 这才是我真正的开始,自己在车陂城中村租了房,自己搬家,自己工作,疯狂的 工作,一点一滴,我们互相的倾诉着。 2.生日,一场风花雪月日子过的很快,其实我很害怕,这样让一个人深深吸 引着,有时候我故意不去理会,他总是能心领神会的说,若是离开,就真的离开 了,那就永远不会再有了,也明明知道,不应该,可不可自拔的想「或许,还是 有机会的」,我一直想,我好想见见他,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去试探,我要知道他 的心意,他总是风轻云淡的回,当你想我的时候,我总会在你身边,当你不想在 你身边,我依然只会这样默默的看着你。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我们总是在打情骂俏中度过,每一晚总说一句 晚安,我才能安眠我「我要睡了,晚安」 他「一起睡,抱着睡」 我「我要洗澡了」 他「我帮你洗」 甚至他一些其他勾勾搭搭的语言,我并没有感觉到反感,甚至深深的被他吸 引了他「看你相片,你那?真的好大」 我「哼,色鬼」 他「好想摸摸」 我「你敢」 他「宝贝,我想你了『我」我也想你了「有时候我也会逗着他玩说他」我想 抱着你亲亲,亲遍你全身,亲遍你每寸肌肤「我」哼,好啊,你来,看我怎麽处 置你这个坏人「 自我们认识过去了快一个月,某天,他很失落的向我倾诉,说今天是他的生 日,他说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家 ?,感觉很孤单,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一样。 那天早上,我不知道怎麽回事,看到这些话,心突然抽了一下,就在电脑上 打出了「我要见你」,QQ很快就回复「好的,马上到,车陂地铁口见」 我「嗯」心?忐忑不安的,却异常开心的紧张 那天突然很久没化妆的自己,拾了起来,收拾了一下妆容,上了底妆,抹了 口红,化了眼线,擦了指甲油,一件V 领黑色连衣短裙,立在镜子前,感觉自己 还是不错的,婷婷玉立而不缺端庄,打扮算整齐也不妖艳,手机突然响起「宝贝, 我到了,你在哪?」 那时候一听到耳中传似曾相识又陌生的声音,心情突然好紧张,深吸了一口 气「我在D 出口等你吧」,穿起高跟鞋,推开门下楼去 远远的我看到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衣,黑色西裤,脸很白净,鼻子很大,然後 阳光的微笑,比想象中朝气,站着桥底下东张西望,应该在寻找人群的我,我静 静的走了过去,立在他背後,悄悄的拍打他的肩膀 我故作镇定的说「嗨,我在这呢」,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憋见他偷偷 瞄了一下我的胸部,然後才看着我,我反而却脸红了起来,然後才听到他说「走 吧,我们吃饭去,顺便帮你庆祝生日」 我当时很讶异「不是你生日吗?」 他说「你不也说过,从来没人帮你过生日吗」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争气,变的好小女人了,眼睛不自觉好像进水了似的, 他竟然也记得,我很开心「好呀,听你的」 我们两人肩并肩往东圃方向走,时不时护着我,让我走在?道,突然你会觉 得原来有个人关心,这种感觉也挺满足的 突然他牵起我的双手,那个时候我突然有点生气,想挣脱的,可是他竟然笑 嘻嘻看着我,说「你忘记看路了」然後继续紧紧抓着,而我已经满心蹦蹦跳,手 ?都是汗,内心又紧张又喜悦,就这样给他牵着手,最重要的,这样走在他身边, 时不时的身体接触在一起,好像触电一般 擡头看着他左望望右往往,其实他不熟悉这边,也不知道怎麽走,我也很少 自己出来吃饭,然後看到旁边百货有一间莱茵阁,我们就上去了 他选了一个靠窗比较静的位置,他对着菜单问我,喜欢吃什麽,我就说你随 意就好,他就说「来一个意大利面,一个热奶茶,一个冷饮,一个牛扒」看着他 好像还要叫下去,我故意打断他「够了吧?」 然後他笑着对我说「你是北方的,喜欢吃面,我看了这?就这个面了,你平 时胃部不舒服,要喝热的」然後他突然又加了一个水果盘「你要多吃水果,整天 在外面跑,多补补水」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爲什麽他比我小那麽多,但爲什麽他总是那麽细心,想 到我从来不会想到的问题,看他不时帮倒点水,不时切点肉给我,虽然我一直说 我已经够胖了,不能吃太多肉,他还是固执的给了我,还说「我就喜欢肉肉的女 生,抱起来舒服」,我心?竟然很无言的笑了,哪有这样的,我答应给你抱了吗? 就这样,我们这个环境下,我体会他无微不至的关心,我第一次感觉到别人 照顾的温暖和开心,一瞥一笑,深深的记在我的脑海?,结束了晚餐 「要不,我们去你住处坐坐?」吃完那一餐後又漫无目的走在大马路边上, 他好像苦于不知道该找那个地方似的 我也觉得实在无聊,外面又好热,可觉得自己住的地方会不会不好,但看着 他满脸期待,就答应了「嗯,好吧」 走在楼梯间,时不时向他解释,这?如何,那?如何,这只是租的,地方小, 对面很吵,不过算便宜,他也时不时答一句,表示他也住城中村过,理解的。 当我跨进门的时候,我才想起那个时候爲了化妆,匆匆出去,根本没收拾了, 连胸罩内衣底裤都没收拾,一下子脸就红了,急急忙忙的关了门,走过去想收拾 起来 突然我整个身子给他抱到怀?,他深情的看着我「宝贝,我喜欢你」,然後 双手就抓着我的胸部,擡起我的脸颊,直接对着我,亲了下去,这时我一脸震惊, 很想挣脱,可是他紧紧抱着不放,又亲我好舒服,不自觉的闭着眼回应着他 或许,在我提出见面的时候,我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幕,况且性爱方面,早 已经不是当初小女孩,今天,当他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帮撑伞的时候,他的手肘 之处,总能时不时碰到我的胸前一团,然後偶尔偷瞄一下,而我总是无法淡定的 像触电一般,然後脸红起来,我已经感觉到他那?下面总是鼓鼓的,偶尔甩手间 还是能触碰到那火热的男根,我们会心照不宣的尴尬,可能是我这种不介意之间, 让他以爲我们彼此都准备好发生关系了,而脑海此时的我心?很矛盾,又生气, 可又紧张 三下五除二,我就被脱光剩下胸罩和底裤,他抓着我胸部说「宝贝,都说你 这?好大,一手都抓不过来」 我噌一下脸更红了,只能低着头,不敢看他,此时他却把我抱着放到在床沿, 身子压在我身上,那鼓鼓的地方顶着我下面穴口,时不时的摸着,好难受,一手 大手不时抓着我胸部,做着各种形状,他嘴?一边赞叹,一边又亲着我的咪咪, 时不时还舔出声音,让我实在无法侧目,那种痒痒般痛苦并快乐的煎熬,实在很 难受 内心总是羞愧中带点刺激,此时的我下面湿了一大片,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淫 荡,很羞耻,可是又很想要,很想让他尽快插进去满足我,我的放任,放佛在鼓 励他继续施爲,当他扳开并撑起我双脚成M 字型的时候,我早已迷失了,他竟然 用手故意抹了我下面一下,然後故意摆在我面前道「宝贝,你看看,你好多水」, 我只能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坏人,你太坏了」 然後他蹲下低头,舌头稍微一点在我穴口,舔到了我的阴蒂,从上往下,又 从下往上,那滋味真真是起起落落,又时不时的左右转圈似的舔着两瓣阴唇,我 觉得整个人爽翻了,两眼一下子红潮起来,好像胸口冒着不知名的欲望,整个人 好像沈迷在另一个世界似的,又好像晕了过去,酥麻酥麻的,心?又是痒痒的, 屁股总会不时的摇摆扭曲,一时间突然喊出「坏人,不要再玩弄人家了,人家要 受不了了,快给我」 我只好双手一直寻摸着他的男根,又泪汪汪的看着他「坏人,真的,不要玩 人家了,给我好吗」 他才坏坏的看着我「宝贝,你要什麽?要告诉我」 我实在憋着难受「坏人,人家要你插我,用你的肉棍插我,给人家啦,求你 了」竟然会说出如此言语 然後他整一个人突然褪下裤子,抓着他的男根对着我的穴口一直摩擦,摩擦 着,我整一个人在那?,一直「啊啊……」受不了的难受的叫着 他突然一顶,整一根肉棍就插到我小穴?,我突然高喊一声,「嗯……」 好满足,好充实,整整两年没跟人做爱了,个中滋味,就是解渴似的,或许 我太敏感了,在他插进去的瞬间,我就高潮了,然後我不自觉的冒着眼泪,嘴? 大叫着「坏人,坏人……你太坏了」 「宝贝,你奶子真大啊,小穴好紧」 「不要叫坏人,叫老公『他竟然让我喊他老公」老公,老公啊,我爱你,我 好喜欢你「 啊啊啊啊 在我的叫床声中,他突然抓紧我双乳,亲着我的嘴,我感觉他身子好像一紧, 我知道他要来了 紧接着,他的精华就这样注射到了我?面,满满的,他抱着我抱歉的说, 「对不起,宝贝,你实在太性感了,我没忍住,射进去了」 或许是我们是第一次爱爱,或许本身是性爱的刺激感,他竟然射完没有软下 去,在看到我没有继续抗拒的情况,对着我穴口又插了进去,然後我各种姿势配 合着他,那天只要醒过来就是做爱,床上,阳台,厨房,厕所,整整一天,我不 知道我来了多少次,我的胸部流满了他的口水,我的穴?流满他的精液,我觉得 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愿意爲他付出我的一切 而当情欲退却後,我脑子挥之不去的不是舍不得,也不是惶恐,而是一种深 深的怀疑,他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人? 这是一夜情吗? 他骗了多少人? 望着他白皙的脸盘,抚摸着他的胸膛,我怎麽会变成这样? 以前,若是有这样的人,我是不会多看一眼的以前,我心?总会想工作他是 不是只是爲了我做爱而已? 他会不会只是看上我的身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