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是经过我的同学介绍的,当年我应该还是很得女孩子喜欢的,可是 和几个女孩子总是因为种种原因阴差阳错,在这个时候同学电话给我,她的单位 新来一个女孩,她认为很正点,就想把她发给我。 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去见了面,见面後双方都认为很有必要继续交往。妻穿 了一件牛仔小衫,一条热裤,白花花的长腿差点晃花了我的眼,我想当时我肯定 猪哥像十足,因为她在不停地看着我笑,看这她的大腿和笑脸,我决定一定要把 她拿下!那时她二十岁。 她不是处女,交往了两个月後我们上了床,刚认识时妻就告诉过我她交往过 一个男朋友,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她的丰胸和大腿,对她的话也没往心里去,虽然 对这件事有过心理准备,可是当我第一次没有任何阻碍地进入她的身体时,还是 感到了一丝失落和酸楚。 由此引发的後果,就是我无休止的在她的身体上鞑伐,直到妻连连求饶。後 来我曾经经过很激烈的思想交锋,一度想到离开她,但我们的感情也很深了,妻 也很眷恋我,最後我们终於结婚了。 妻外表靓丽文静,很淑女,骨子里却是个闷骚型女人,特别在床上时更是风 情万种,对於我提出来的各种花样也勇於尝试,总是顺着我的意思侍候得我舒舒 服服的。平时的一言一行也是女人味十足,这样的女人很难不引起别人的关注, 特别我总是出差,很少在家时。 妻性格浪漫,迷恋美好的性事带来的快乐,很久以後她自己坦言,对於来自 她自己有好感的男孩子的诱惑很不懂得拒绝。 自从知道了她有过别的男人後,经过开始时的阵痛,我发现自己的思想慢慢 经历了一次质的转变,毕竟是发生在我们相识前的事情,她并没有对不起我,而 且每次想到她曾经在别人身下婉转娇啼过,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不可告人的兴奋, 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平时也了解很多前卫的事情,思想上也受过熏陶, 只是轮到自己一时转不过弯来。 想通以後,每次做爱时我都忍不住问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细节,开始时自 然是不说的,我於是锲而不舍地总问,平时也给她灌输一些我的想法,在网上找 了一些这方面的资讯让她看,看我的确不是哄她。 妻开始时断时续的给我讲她和她第一个男人的经历: 「第一次在哪做的?」 「在他家。」 「都用了什麽姿势?」 「我在下面。嗯……」 ……从语焉不详到精确到每个细节。 後来做爱的时候,我们都要进行这种一问一答的游戏,渐渐地她也放开了, 有些东西不用问也自然而然的说了,每次在我身下蠕动的时候都要提起另一个男 人。 渐渐地,她也沈浸在这种错乱的情景里,并且开始迷恋这种感觉,叙事时的 语气越来越娇媚,说的情节也越来越刺激。後来我们故事里的主角不止局限在妻 的前男友身上,不断地有新的角色出现在我们的故事里,有同学、有朋友、同事 等等,都是我们彼此熟悉和有好感的男男女女。 「不要,快放开我,我老公就要回来了……嗯……还是进来了,我老公会打 死你的!」 「打死我也不怕,能得到你的身子,死也值了!」 乐此不疲地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突然问她:「你和你的那个同事做过几 次?」 我感到本来在我身下娇柔的身子突然一僵,慌张的道:「没有的事,瞎说什 麽?」然後打死也不开口了。 那晚我察觉到妻的心情很不平静,虽然躺在床上不动,但我知道她并没有睡 着。之後又问了很多次,也有以那个男人为对象幻想过,每次彼此都很兴奋,可 过後她始终不承认和他发生过什麽。但我知道,他们肯定发生过,不要问我怎麽 知道的,男人在这种事上的直觉惊人的敏锐。 又一天晚上,男人在女人身上驰骋,同样的情节在上演: 「说吧!宝贝,你和他做过几次?老公绝对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在我们的生 活中增加点色彩。」 「嗯……不嘛!真的没什麽嘛!哥哥你别停,宝宝还要嘛……」 「宝贝你快点说吧!我都好奇得要发疯了,你告诉我,我就给你来几下痛快 的。」 僵持了一会,妻犹豫很长时间:「好吧,我都说了……」换来妻一阵娇喘: 「我和他上过床……」 这一句话听得我差点一泄如注。尽管妻和前男友有过性关系,可那毕竟发生 在我们认识之前,虽然刺激,可不如现在这样感同身受,一时间我感官出奇的敏 锐,兴奋中夹杂着痛苦、酸楚、愤怒、狂乱,各种感觉纷踵而来。 妻的第三个男人是她单位的同事,我们姑且称他为「H」。 那个男人我见过,高高大大的很帅。那时我们还在热恋,有一次出差回来到 妻的公寓,恰巧在妻出去的时候,那个男孩子来了,因为我比他们都大,很热情 地接待了他。 出於男人的直觉,我感到他对我存在着隐隐的敌意。後来知道,他当时正在 疯狂地追求着妻,一直延续到我们婚後。 他对妻很痴情,追求的技巧也很高,种种作为都能恰倒好处地击到妻内心里 最柔弱的地方。那段时间里她既甜蜜又彷徨,既觉得对不起我,又放不下他的温 柔,已经快要坚守不住了。(妻告诉我,H待她绝对比我待她要好,我听了很惭 愧。) 在这种痛苦又幸福的煎熬中,H的生日到来了。那晚他们喝了酒,笑了,也 哭了。在他喃喃的倾诉里,他们不知不觉的很自然地拥抱到了一起,很温馨。抱 着他的头在怀里,妻的内心有种柔柔的感觉,回想到他这麽长无果的苦恋,自己 终究不能和他在一起,对他亏欠实在很多,一刹那间放弃了内心的挣扎。 『算了,给他吧,就当作补偿他吧!』当时妻的心里充满了对眼前男人的怜 悯,用一种近乎壮烈的奉献心理到了H的家。 那是一个怎样迷乱的夜晚啊!从妻的叙述中、在她眼中的春情里,我确切地 感受到了。 那晚,他们都很疯狂,犹如一对世界末日的恋人,在没有明天的情况下忘我 地、不知疲倦地绵缠,互相用身体的每一部份满足着对方。听到这里,我感到了 一丝嫉妒,我和她都坚持认为,如果不是自己最爱的以及从心理接受的人,是不 会做出这种行为的。 妻是被他叫醒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妻穿了他的一件衬衫去洗漱,衬衫穿 起来显得肥肥大大的,应该是非常性感。因为他又跟了进来,搂着妻的细腰亲吻 着她的脖子,妻的臀部触到了他的坚挺,妻的上身伏到了洗手台上,从背後承受 着他的掠夺…… 「你们的关系持续了多久?」在听着妻的回忆时,我始终在她的身子里。 「一个月吧!到你那次出差回来,我们说好的,以後就做普通朋友。」 「都在哪里做过?」 「他家、酒店,嗯……还有咱们家。」她小声的说。 「什麽?在咱们家!是在咱们的床上吗?」 「是。」 我的心里更酸楚了,我和她的婚床上方就是我们俩的结婚照,妻说在我们婚 床上和别的男人做也有罪恶感,可因为这丝罪恶感引发的放纵快感却一发不可收 拾……我听得快要爆炸了,把她翻过来呈跪伏的姿势就干了进去……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丰富起来,每天晚上下班一吃过饭後,我就迫不及待地把 妻抱到床上做那爱做的事,恨不得天天腻在床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得到了妻後庭的第一次。说实话,之所以有这个要求,是 因为妻和我一起时不是第一次,要说心里一点不介意那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内 心存在没得到妻初夜的遗憾,潜意识里想用这个方式弥补。 妻在坦白了和H的事情後,也许对我也心有愧疚,於是在我几次要求後答应 了我。过程就不细说了,总之是一次酣畅淋漓的经历,意外的是在做的时候经过 初始时的不适後,妻竟然也得到了高度的快感,尽管事後身子觉得不舒服。 妻说那种感受很另类,倒不是事情的本身有多少快感,主要的感觉是心理上 的,就像一个高贵的小姐正在被粗俗野蛮的强盗欺负一样,这是完全两个世界的 人,身份存在巨大的差异,本来不会存在什麽交集,悬殊的身份带来极大的倒错 快感。 我进入妻後庭时她就是这麽想的,以至於让她欲罢不能。以後我们又这样做 过几次,但考虑到妻娇嫩的身子怕承受不了,以後也就不再做了。 在我们夫妻的性事里除了H外,後来又加入了一个新的元素,主角是我的小 姨子,我小姨子的身材比妻还要火爆,说实话,平时对她也没有别的龌龊想法, 可是在做爱时拿她来意淫一下也无不可。 妻对此也没有异议,还经常配合着我,有时扮演她的妹妹叫我:「姐夫,快 来……」像个小妖精似的诱惑我。有时在我耳边给我讲她和妹妹怎样在一起服侍 我,情景自然是极其香艳的,让我在幻想里达到姐妹通收的最高境界。有时我觉 得她就是个狐狸精一样,早晚我会死在她身上,我想。 闺房之乐当然只是生活的一部份,这期间我依旧是频繁地出差,所幸这时候 网络已是很普及了,於是除了电话外,视频聊天作为经常使用的联络工具介入了 我们的生活。 感谢现代化的通讯手段,不但能听到娇妻的声音,还可以直接看到使我深深 迷恋的身体。这时,妻对我的吸引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外面的女人,直接的证据就 是从那个阶段开始,我外面的女人数量急剧的减少,每天忙完事情,回到酒店就 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和妻卿卿我我。 那时第一次体验到了裸聊,尽管是亲密无间的夫妻,可带给我们的冲击也是 巨大的,没想到天各一方也能藉助网络平台达到兴奋的顶峰! 在和我联系之余,空闲的时候,妻也开始尝试着在网络上聊天,打发闲暇时 间,对此我是抱着鼓励态度的,并且也是有意识引导的,毕竟我不经常在她的身 边,结交一些新朋友也是不错。 一开始妻不是很同意,因为她的天性浪漫多情,和别人相处很容易全身心的 投入,对每份感情都会认真地对待,即使这份感情的对象是网络上的虚拟人物。 她很怕陷入这份注定无结果的感情里,怕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而且自从发生了 H的事情後,她觉得非常对不起我,不想再伤害我了。 对此,我们曾认真的谈了一次。我让她首先认识到网上交朋友不同於普通意 义上的婚外恋,肯定了这种行为在夫妻生活中正面的、积极的因素,并且让她相 信我们之间的感情能经受住任何考验。我告诉她,夫妻交朋友只是调剂下我们的 生活,趁着年轻使我们的生活里增加一份可供将来回忆的色彩,作为生活的一部 份,它注定不是主旋律。 我们这麽做不是不爱对方,恰恰相反,是我们是我们的感情已经达到了一个 成熟、深厚的标志,只有能深刻理解这份感情并甘於付出,以对方幸福快乐为最 高目的的夫妻才能做到。 「只要你的心在我身上,不管你走得多远,最後也会回到我这里的。犹如风 筝一样,飞得在高,线始终都掌握在我手里。」我说。 虽然我们彼此的观念已经是比较前卫了,但选择朋友的标准还是很苛刻的。 我经常要求妻把她和网友的聊天记录发给我看,开始时她不好意思给我看,我坚 持,戏称这是领导检查工作,她才扭扭捏捏的同意了。 以免看着妻把许多人迷得神魂颠倒,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不过有时看 着自己的老婆和别人近乎打情骂悄的聊天,感觉既复杂又沈迷那种情绪,这种感 觉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是没办法体会的。 素质好的朋友是可遇不可求的,抱着随缘的心态,日子慢慢地走过。 没多久,我回到了家里,小别重逢自然是尽享鱼水之情。欢乐之余问起妻交 友的进展,妻不答,小脸红红的扑到我怀里撒娇,身躯像蛇一样扭动,企图转移 我的注意力。 我知道有戏了,装作不知,顺水推舟的把妻压在了身下……妻眼神迷离的呓 语道:「你个大坏蛋……坏死了……你……噢……」 之後我有意地留意了一下妻,发现她经常背着我偷偷的收发短信,我知道她 是害羞怕我知道,看着她那张发着亮光的娇艳的小脸儿,我出奇地没有吃醋的感 觉,心里反而充满了柔情,真心的替她感到高兴。 婚後我们的感情虽然还是如胶似漆,可相濡以沫的感情成份多了,终归失去 了热恋时的那份热情,对妻这样多情单纯的小女人来讲,未必不是个遗憾。『就 让她再体验下恋爱的感觉吧!』我宠溺的想,就这麽把风筝线稍微放松一下。 以後的日子里,我们都欣喜地发现,它居然产生了一种美妙的化学反应,我 和妻都更加依恋对方。婚姻生活迎来了第二个蜜月期,我对妻愈发的视若珍宝, 妻对我也更加柔情似水,双方都充份感到感情升华所带来的幸福。 妻也经常会到网上和朋友聊天,有时不避讳我,可有时就会把我「野蛮」的 推到门外,这时我就知道她的网上恋人来了。 人是无法遏止自己的好奇心和窥探他人隐私的欲望的,妻的QQ号是我替她 申请的,当然密码我也是知道的,後来趁着妻不在的时候打开她的QQ,这个傻 丫头,密码都不知道改,可能妻原本也没打算改。 我找到一个聊天记录明显比其他人要多的号,进去一看,目标锁定。她的这 个朋友我们後来称呼他为「涛」。 涛为人温文,谈吐大方、善解人意,从他们的聊天里我得到了一个初步的印 象。聊天的内容充满了浓情蜜意,双方都有许多肉麻的情话,如同一对真正的恋 人。他比妻要小一岁,妻叫他涛涛,他则亲昵的称呼妻的小名,从他和妻谈话的 语气来看,显得成熟很多,好像一个宽容的兄长在纵容他淘气的妹妹一样。 妻偶尔会耍些小性子,还会提一些孩子气的无理要求,这些都是我熟识的, 也是妻对人不设防的表现。从这些表现里我知道,妻又有了一个甜蜜的感情经历 了。 他们还没有见过面,只有视频过,两个人都有些忍不住想见到对方,不过妻 的意思是先徵得我的同意,可是她又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我,只好搁了下来。 妻最近也在酝酿着勇气想和我提这件事,涛也在不停地鼓励着她。第二天晚 饭後,妻磨蹭到我身边,期期艾艾的想说什麽却又说不出口。我心里偷笑,知道 她想说的是什麽,看她那难受的模样,决定替她解开心结:「宝贝,不管你想做 什麽,只要你觉得高兴,老公就支援你,并且决不後悔!」 妻感动地亲了我一口:「谢谢哥哥!知道你最疼我了,我永远最爱你!」接 着转身跑向书房,我知道她是给涛报喜去了。 我比妻大5岁,她有些恋父情结,平时都叫我哥哥,有时情动的时候还喜欢 叫我爸爸,反正她叫我什麽我都爱听。娶个小老婆好处在於既可以当老婆用,也 可以当女儿来养。呵呵! 我坐在客厅无聊地看了会电视,耳边听着妻时而「劈哩啪啦」的打字声,时 而细语的聊天声,终於看不下去了,正好这时妻那边半天没有发出声音,於是我 起身打算去看看。 走到书房门口,透过虚掩的房门,看到妻慵懒的靠在椅子里,身上的睡衣不 见了,从椅背上露出的细嫩的肩膀上也没看到胸罩带子,接着我在椅子扶手上搭 着的睡衣上发现了那个我熟悉的小可爱。我觉得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心 脏也剧烈地跳动,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妻在别的男人面前袒露身体,以前所听到的绝对没有现在 这样直接的感受,幸亏在睡衣上我没发现她的小内裤,应该还穿在她的身上,否 则我真怕自己受不了这种刺激。 我赶紧回到沙发前坐下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是我们夫妻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 交朋友,感受果然无与伦比。说是夫妻交朋友,其实也不确切,之前我和妻谈论 过,她不好意思让我加入,怕到时尴尬;我呢,也不勉强她。 首先对於我来说,也很享受妻有外遇那份刺激,至於其它,时机成熟自然水 到渠成。其次,就像上面所说的,真心希望妻再重新品嚐一下恋爱的感觉。目前 来说,想到美丽的妻被外人占有,那种刺激的感觉甚至超过了我对夫妻交朋友的 那分预期。 我也很期待事後妻带给我的描述,从开始时的遮遮掩掩到最後的全盘吐露, 犹如事情又重演了一遍,又重温了一次美妙的性爱之旅。 过了不久,妻关上电脑出来了,满脸带着情慾的嫣红,我故意地问:「怎麽 出来了?不进行你的恋爱游戏了?」 「哥哥,我想你了,我要和你……」 「被别人引出的火却要我来救?」 「我不管,我就要你!」接着,她粗暴地把我往床上推。 其实,自发现她把裸体露给网友看後,我也一直慾火很旺,於是顺水推舟的 把她压在身下,飞快地掀开那半遮半掩的睡衣…… 「哥哥,他想见我,我该怎麽办?」妻在我耳边喘息着说。 「他叫什麽?」 「涛。」 「你怎麽想的?」我边动边说。 「嗯,我听你的。」 「那就不用去了!」 「嗯……讨厌!」 「哈哈……是不是想和他上床了?」 「……」 「老实说!」 「是的,我是想和他上床了。涛,我好想你!涛……」 「只要你喜欢,他想怎麽样都可以。」 「老公,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只是想事情成了後再告诉你,你不会怪 我吧?」 我靠在床头,拿起一支烟,妻依在我怀里,乖巧的替我点上。 「我说过,只要你高兴,我就不怪你,按着你内心的指引去做吧!」 「可是我最爱的是你,但为什麽一想到他,心里还是很激动呢?我是不是很 坏啊?」 「每个人潜意识里都存在对异性的向往,这种向往在遇到自己有好感的人尤 甚,这是人的天性。我们日常所说的对待感情忠贞不二、一夫一妻的制度等等都 属於伦理道德和法律的范畴,道德法律是後天的人为的规范,而天性是不受这些 压制的,虽然平时被束缚了,但有个契机便会被释放出来。我这麽说不是否定夫 妻间的感情和责任,我相信你会很好地区分感情与慾望,一定能处理好二者的关 系的。」 「哥哥,能得到你的理解真好,我会再仔细想想的。」 「我相信你!」 妻和涛约会的日子来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似乎在印证着好事多磨这个道理。 在那个周末,我们一个久违的老朋友突然来访,我们自然非常高兴,接待的 闲暇时候给涛打了电话,约好第二天再见面。谁想第二天涛也突然临时有事,只 好把约会的日期往後推迟了一周。 这一周里,妻和涛依旧是白天短信传情,晚上则上网聊天,因为对即将的见 面都是充满了期待,两人的热情明显地比以往高涨,妻也变得愈发的性感迷人、 风情万种,在我和涛面前肆意地张扬着她的妩媚。我对此也有意的不予理会,以 便在妻向我揭晓之前,想像的空间更大一些。 周六下午,妻打扮一新的从房间里出来,她穿了一条短裙,露着被黑丝袜包 裹着的修长美腿,稍稍低胸的上装,乳沟微现;黑色的高跟鞋显得身段更加的婀 娜;一头秀发在头後挽起,身上飘着着淡雅的香水味,整个人既显得知性高贵, 偏又散发着成淑女人的性感风情。 妻在我面前娇俏的转了下身,看得我两眼发直,禁不住把她抱入怀里,双手 忙个不停,酸溜溜的想:『便宜那小子了!』 亲热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放开她:「去吧,玩得开心点!」妻歉 然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我赶紧安慰她:「没事的,不要想那麽多,今天你把什麽 都放下,开开心心地当好新娘子比什麽都好。」 她笑着打我一下:「真讨厌!」 「呵呵,好好渡过这愉快的时光。时间你自己掌握,如果觉得快乐,想和他 多聚一会,晚上可以不必回来,到时给我个电话就行。」 「嗯,知道了。」 「去吧!」 「好,我走了。」 看着妻走出房门,心里的感受还是很奇特,有别於以往的是:这次是我亲手 把她送到别人怀里,由始至终都是我在主导着这一切。现在,终於到了花开蒂落 的时刻了,今夜妻将在别人的床上尽情地绽放她的妩媚。想到这些,百般滋味一 起涌上心田。 这次他们约会的地点选在涛的家里,他是独子,一直和父母同住在一起,他 的父母最近出外旅行了,正好留给他们单独的空间。见面的地点在一家雅致的餐 厅,他们打算用餐後再去看场电影,最後在回涛的家。日程是早就商量好的。 妻在见到涛後,抽空给我发了个短信,告诉我说,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并且 感觉很不错。 这天余下的时间里,我无心去做任何事,端着一杯酒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 『现在他们应该吃完饭了吧,气氛还好吗……现在电影应该上映了,在哪家影院 呢?他们是不是抱在一起看的?他的手是不是已伸到她的衣服里了,妻有没有试 过抗拒……现在应该到他的家了,已经洗过澡,去到床上开始做了吧……』 一直到很晚,妻才发来短信,说她不回家了,并且告诉我,她觉得很快乐, 至於过程,明天回家再详细向我汇报。 看完短信我觉得异常刺激,想到美丽的妻此刻正和另一个男人情浓似火、肉 裎相对地厮磨亲昵,禁不住血脉贲张,无奈的是救火队员现在却在别人家尽情地 忙碌着,我只有乾熬了。 这晚我折腾到很晚才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了,妻还没有回来,起 床後胡乱地弄点吃的,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等妻回来。 直到下午快4点了,妻才走进家门,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迎了上去,妻脸红 红的不敢看我,把头扎到我怀里不好意思擡起。我嗅着妻的头发,虽然已清洁过 了,但彷佛还能感到昨夜狂欢後遗留的爱慾气息。 「做了?」我无话找话地问。 「嗯。」 妻的声音像导火索一样把我从昨夜就充斥全身的爱慾一下子再度引燃,使得 我一秒钟也不想再忍受,拦腰抱起她,把她擡到了我们的大床上,随即饿虎扑食 般压了上去,连脱衣服的时间对我来说都不能忍耐,半脱半拽地解除了我们的武 装,没有前戏…… 所幸妻也很激动,我的孟浪才没有造成她的痛苦。也许是刚发生的事情影响 着我们,这次做爱的质量感觉比以往更好,我们一边呼着对方的昵称,一边不住 地亲吻,我抱着身下的妻,感觉在抱着一块珍宝。 两个人尽兴地挥洒着自己的爱意,觉得怎麽都爱不够对方,恨不得融入对方 的身子成为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妻在大床上以各种姿势承受着我的撞击,高潮 也一波接一波的到来,两个人都大汗淋漓,直干到觉得快要虚脱的时候才不得已 停下来。 中场休息的时候,妻伏在我怀里,把昨晚的经历向我娓娓道来。 昨天他们初见面的时候感觉就特别好,没有一点初次见面的局促,因为在网 上大家都非常熟悉了,甚至连隐秘处都互相坦呈相对过,因此就如同真正的的老 朋友一样言笑甚欢。 妻和我吃饭时有个习惯,如果她和我并排坐的时候喜欢把腿架到我腿上。他 们吃饭的时候,因为气氛很好,妻也就把腿自然地放到他腿上。结果便宜了他, 一顿饭吃下来,涛的手就没停过。 妻的大腿修长丰润,不但看起来漂亮,摸着手感也特好,平时连我都爱不释 手,何况初次享受个中滋味的涛。後来妻不堪骚扰地把腿拿下来也无济於事,涛 的手如影随形地跟了过来,弄得妻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了。 妻以前经历过的男人包括我都比她大,对她都像小女孩似的宠爱,在家里虽 然有个妹妹,但生性单纯的妻在她面前却反而像妹妹一样被照顾。女性天生固有 的母性很少有释放余地,心中不免微微有些遗憾,这次遇到了比她年纪小的涛, 正好得偿所愿,而涛有时也聪明的投其所好,耍耍赖皮提个条件什麽的,大多数 时候妻都会满足他。 两个人愉快地吃过饭,互相依偎着走出餐厅,这时夜幕也渐渐降临了。餐厅 不远处就是电影院,步行过去就行了,到了外面,为了避免碰到熟人不好解释, 两人分开行走。 涛先到达买了票,等到电影快开演才先後走了进去。涛买的是情侣包厢,据 妻说演的什麽她根本不知道,好像是个什麽大片,场面好像不小。接近两个小时 二人基本上就没注意过银幕,走进包厢後就拉着手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等灯光灭了以後,涛就俯头深深地吻住妻,妻和涛的舌头热情似火地互相缠 绕、抵触,妻激动得快要窒息了,一边亲吻,双手一边无助地揉搓着涛的头发。 一个长吻过後,妻犹如离开水的鱼又重新落回到水里一般,幸福的大口喘息 着,等她好不容易回过气来才发现,上衣的吊带不知何时已经被褪到了肩下,涛 的双手已经开始隔着胸罩在忙碌中了。 过了一会,妻觉得胸前微微一凉,解除了束缚的双峰马上欢快地跳动在黑暗 中,紧接着被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给覆盖住了。妻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坐在 涛的腿上,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被动地承受着来自涛 的侵犯。 好不容易等到涛的手从胸前抽离了,妻刚松了一口气,浑身却突然绷紧了, 涛的手移到了她的腿上来回爱抚,接着头又移到了她的胸前……妻的双手也无意 识地在涛的身上抚摸着。 涛牵引着妻的手,把它拉到他想要她爱抚的位置……两个人四只手都在对方 身上最敏感、最希望得到抚慰的部位游移着、套动着,彼此都在剧烈地喘息,浓 郁的暧昧气息在小包厢里不断弥漫…… 浑身瘫软的妻再也无法在涛的腿上坐稳了,慢慢从涛的腿上滑落到座椅,无 力地靠在他的胸腹间,鼻息也不断地喷在眼前用手握着的勃起上……她从未想过 自己有朝一日会如此疯狂,竟然在公众场所为初次见面的男人进行口舌服务,尽 管当时四周一片黑暗,但周围毕竟坐满了人。 妻彷佛自己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无耻地进行这种放荡的行 为,承受着围观众人的鄙夷与指指点点。这种感觉让妻羞得无地自容,思维愈发 混乱起来,可是嘴巴却舍不得离开那根极其诱惑的肉棒,所幸还存有一丝理智, 又或是怕涛忍不住就此射出,在他不舍的神色中,妻强迫自己停了下来。 听到这里,我的情慾被刺激得愈发高涨、愈发欲罢不能,刚才还没有发射子 弹的武器在妻的手里也变得更加滚烫和坚硬。刚才的讲述也强烈地刺激了妻,看 到她那兴致昂扬的样子,乖巧地挪到我双腿间,附身把我的阴茎深深送入口中。 我喜欢妻这样服侍我,当初为了让她练好这方面技巧没少下功夫。随着妻口 舌缠绕,头部一阵急剧的摆动後,积攒了两天的情慾终於找到了发泄的渠道…… 清理过後,我们互相搂抱着靠在床头,亲热了一会,妻继续给我讲述昨天香 艳的经历。 彷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终於熬到电影散场了,从影院出来後,两个人都无心 干别的,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涛家。一跨进门,两人就边亲吻边挪到沙发旁边,搂 抱着把自己摔倒在上面,互相急切地给自己同时也给对方解除着束缚。很快,两 个人犹如初生婴儿般把自己的隐秘完全坦露在对方火辣的视线前,已经为接下来 的戏码做好了充份准备。 这时做任何别的事都显得多余,两人急切地期待与对方融为一体,妻用娇嫩 的洞壁温柔地包裹着他的坚硬,长久的等待在今夜终於有了个圆满的结果。在涛 时而温柔、时而猛烈的撞击下,妻的身体很快地迷失了方向……直到涛把灼热的 精液喷进她腔膣的最深处时,妻才从不知道第几次高潮中被烫醒过来。 与涛的交往是妻除我之外最投入的一次,妻後来也承认,和涛做爱时的那种 美好感觉和当初我们热恋时很相似,後来在再认识的朋友中,则没人能带给她相 似的感受。 对於这点,妻比较不满意。她是那种感性的女人,没有一点特别感觉、朋友 式的交往也是她所喜欢的,但绝不会和床联系起来,即使他们相处得再融洽也是 如此,因此,妻网上的朋友最後理所当然的都变成了普通朋友。 此後,妻与涛保持了长时间的亲密关系,经常频繁约会,在酒店、涛家、我 家都留下了他们亲热的痕迹。往往在第二天妻带着满身疲累但又相当满足的表情 回到家里,我急急脱掉她的内裤、掰开双腿观察一番时,才发现昨晚的战况是多 麽激烈。 妻本来闭合的花瓣已经像绽放的鲜花一样向外张开,漆黑的草丛淩乱不堪, 上面仍沾附着不知是她的还是涛的分泌,将顺伏的柔软毛发黏成一堆堆,也许是 整晚只顾住疯狂根本就腾不出空,又或是妻经历过狂风暴雨的洗礼後遍体酥软, 懒得清洗就这样和涛相拥着在床上睡到回家前的一刻。 在此期间,涛从来不知道这些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也从未想过要暴露我的 存在,因为当初就是想让妻独自享受这种偷情的感觉。後来我认为总是听妻事後 给我讲述经过已不能满足我越来越旺盛的好奇心,希望自己能亲眼得见的愿望很 是强烈,於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希望能看到他们做爱的DV。 经过一番艰苦的劝说,基於妻对我的爱,虽然不太愿意,但最後她还是忸忸 怩怩的同意了。 又是一天傍晚,看着妻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拿出DV机放到包里,脸红 红地走出家门,我心里的兴奋好似要炸出来一样,在家里坐卧不安的等待着。天 已经很晚了,可我还是丝毫没有睡意,脑海里不断地想着妻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一个个诱人的场景像放电影似的闪现在我的眼前…… 熬不下去了,必须要做点什麽,我拿起电话,顾不上打扰他们了。电话接通 了好一会才听到妻有些发腻的声音,这声音我太熟悉了,只有她在某种剧烈运动 中才会发出。从这声音判断,他们的缠绵还没有结束。 「干嘛打扰人家睡觉……」妻和我撒了会娇,并暗示我一切OK。为了不引 起不必要的意外,我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满腔慾火无处发泄,看来只好自己解 决了,看着亢奋昂扬的小弟弟,我无奈地把手伸了下去…… 由於昨晚睡得太迟,所以一上午的时间我基本上都在大睡,妻回来的时候我 还没起床,当妻捏着我的鼻子,我才悠悠醒来。看到妻满面春意、神采飞扬的站 在床前,我二话不说立刻把她抱上床,利索地把她脱得一丝不挂,手口并用了好 一会才想起正事。 我跳下床取出了DV,一边看一边听妻说起了昨晚的事。他们在一起一共做 了五次,昨晚上四次,今天起床临回家前又再做了一次。我打电话去时,他们第 二次刚做了一半,妻当时是趴伏在床上接的电话,涛本来跪在她後面冲刺得正起 劲,一听我的声音马上吓得不敢动弹,抽插得硬梆梆的肉棒也差点软了,後来发 现没事才恢复正常。 涛在妻和我讲电话期间,在背後把着她的臀部缓慢地抽动着,接着动作越来 越快,但为了不发出撞击的声音,每次进入都没有插到底。即使这样,妻的感觉 也非常强烈,尽量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憋得非常辛苦,以至偶尔还是喘出粗重 的呼吸被我这边听到。 可能是因为一边在和自己老公通电话,一边被涛抽插着的关系吧,妻感到这 次的快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刺激和猛烈,刚一放下电话,就立刻到达高潮, 大声的呻吟出来…… DV摄录的是他们昨晚的第一次做爱,全长一个多小时。妻告诉我,为了能 让我得到最大的视觉享受,她昨晚做得很投入,从画面上也看得出来,互相亲吻 爱抚等前戏做得很充份,之後又用了各种姿势性交。涛的动作既温柔又狂野,更 有近距离的大特写,可以清楚看到涛的阴茎是如何在妻的阴道中出出入入,妻的 小穴如何由开始的洁净清纯,到後来被涛干成一片狼籍、淫水飞溅。 看得出双方都很放开地在享受着肉体上的欢愉,妻的叫声更是销魂,即使不 在现场也可以感染到那份淫糜的气氛。尤其是结束前涛在我妻子体内射精後把阴 茎拔出外那一刹更是撼人心魄,画面上妻缓缓张开双腿,涛的精液在她阴道口汩 汩流出的情景,我看得几乎就此兴奋得射了出来。 以前虽然听妻讲过不少,可是当真正亲眼见到妻和别人在一起忘情做爱时的 画面,还是对我造成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全身上下都处於极其强烈的亢奋中, 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萤幕,爱不释手地在妻全身抚摸着。 妻一边陪着我观看DV,不时加句旁白解说,一边也在旁边乖巧地爱抚着我 的小弟弟,时不时还伸出舌头在龟头上刺激一下,终於我忍无可忍地将这个小妖 精压在身下,把DV摆放在我们两人面前,模仿着涛的体位和节拍在妻的阴道内 纵情抽送…… 我忍了一晚上的慾望终於有了宣泄的地方,妻的呻吟声画里和画外的交织在 一起,在我们的卧室里尽情地飘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