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妻结婚不到2年,觉着老婆越来越懒惰自私,脾气也一天比一天暴躁,因此,我们天天吵架,吵到最後,结果很简单— 离婚了事。 前妻也很快就嫁了。这很自然,我当初会娶她,就是因为她的美丽。 离婚後,我一时也不想再找对象。 偶然机会,在一个饭局上碰到前妻的现任丈夫。两个男人原本无话,客套寒暄後,几杯酒下肚,我终於忍不住,询问他的婚姻状况。 那男人相貌普通,说话却直接明白:「她是个很好的女人,特别地温柔体贴,家务全包,还那麽疼我,对我的亲戚朋友也是该豪爽就豪爽,该关心就关心,这样的女人,真是不多了。」 我当时就觉得脑袋『嗡』地一下,心说:「她有那麽好?自己怎麽就没发觉呢?这些话,是他要面子唬弄我吧?」 不久之後,巧的很,我在超市买东西,远远看见前妻与她的现任丈夫,我躲在一边观察良久,终於确认,他们很幸福。 那种幸福,刻在前妻的如花笑颜,藏在她身边那个男人的温情拥抱。 我心里好嫉妒,看着前妻诱人的身材,姣好的面貌,之前夜夜欢好的画面又浮上心头,我渴望和前妻能再续前缘,当然只剩肉体关系。 命运女神果真特别眷顾,在超市远处看过前妻美丽的身影後三天,我接到他丈夫的电话,他约我吃晚餐,有事要和我谈。 几瓶啤酒下肚後,这幸运的男人鬼祟祟在我耳边讲秘密话:「我是离过婚的,因为我要看着老婆和别的男人做,我才会有性慾。」,「所以你老婆不干,就拆夥了」「是的,谁也不会接受这种变态,不过这次不一样,刚好我老婆就是你前妻,我允许你和她尽情做爱,让我旁观,但私下你们不能有交往。」这番约法三章,让我喜出望外又目瞪口呆,我问道:「Amily同意吗?」,他喝了杯啤酒,舌头舔了舔嘴角残沫,轻描淡写的说:「我会说个理由先离开,等你插入时,我会在旁看」,我有种怪异的感觉,但能再和前妻一亲芳泽,也就不管其他了。 当晚,和他一起回到住处,Amily已经在客厅等候了,她知道我会来,但态度冷冷的,我也淡淡和她打声招呼。我们三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一阵,她老公起身说出去买点东西,要我们别拘束。 一阵沈默後,我明白的说出今天来这儿的缘故,前妻还是一样淡淡的表情,可是讲出的事让我很惊讶:「他性无能,又有窥看癖,要我暴露在陌生男人面前,他才有性刺激,才会勃起,可是他的时间很短,大概插入进出两下就射了。」,我尴尬的问道:「你有感觉吗?」,她还是淡淡的口气,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我们交往三个月就结婚,第一次约会,他就热情的吻我,抚摸我的胸部,手指插入我的阴道,非常灵活巧妙的抚弄我的阴蒂,我的底裤湿透了,也的到性高潮,我渴望他插入,他说等新婚夜吧。蜜月旅行第一夜,我们住在威尼斯的饭店,进了房间,他开始吻我,脱去我所有衣服,我已经半陶醉了,他扶我到椅子坐下,两脚架在扶手上,跪下要为我口交,我要去清洗一下,他反而说这野性的气味让他兴奋。绵绵不断的高潮,我不停呻吟,这时门铃想了,我还在恍神时,一位高大帅气的服务生端着香槟酒进来,我完全赤裸暴露在他眼前,双腿叉开,流着爱液的阴部大胆的敞开,剥开一切羞耻的障碍,我知道丈夫的意图,那一刻,我知道他根本无法阴茎性交,我情慾高涨,我等着合法婚姻的合法性交」。我听得目瞪口呆,缓缓拿起酒杯,和前妻示意,我们一乾而尽。酒精进入胃里,温暖的刺激,我情不自禁的勃起,她解开我的裤裆,掏出阴茎,柔软的手抚弄龟头,还是这麽善解人意。我解开她上衣扭扣,白皙丰满的乳房满足了我的视觉与触觉。 「我看着那帅哥解开裤裆,掏出一根像大支香蕉的阴茎,我激动又疯狂的吸吮,眼睛余光瞥到老公涨红的面庞,他已经脱得全身赤条条,一根小小的肉棒垂耷着,义大利种马的阳具很容易就完全没入我的阴道底部,似乎抵到子宫,我近乎晕眩,他两手抚弄我的乳房,有些粗鲁,我喜欢这种被侵犯的感觉,我握着他粗壮的臂膀,他受到鼓舞,插送冲刺更卖力,满满的爱液与阴茎摩擦,发出扑扑扑的声响,我高潮数不尽,然後感觉阴部陡然塞满,一股热流喷入,第一次清楚感受到精液洒进阴道的感觉』